俄媒:加强与叙利亚关系,中国在中东外交更主动

2021-07-24 06:38:40 环球网资讯

“今日俄罗斯”网站7月22日文章,原题:为什么中国加强与叙利亚的新伙伴关系?中国外长王毅在中东之行期间访问叙利亚并与巴沙尔总统会谈。这次访问特别值得关注。这是自叙内战开始以来中国高级官员首次访问。西方推动的政权更迭使叙利亚动荡多年。这一背景下,更令人关注的是,中国外长到访适逢巴沙尔宣誓就任新一届总统。访问结束后北京和大马士革做出一系列承诺。表态目前限于口头上,却是有意义的,这标志着在西方攻击下,北京与叙利亚的关系明显提升。

这并不等于中国立场或外交原则的改变,但在叙利亚问题上,中国发生转变——从后台走到前台。对大马士革来说,这种支持有助于叙利亚应对美国及其盟友的制裁和政治孤立。为什么是现在?此举其实反映了不断变化的地缘政治环境,表明北京对西方的战略态度在转变和趋向强硬。如今,中国正在中东地区扩大外交活动。过去,中国会把保持与西方大国的关系放在前面。然而世易时移,美国日益推动其盟友在战略上针对中国。因此,北京如今不太愿意再“安抚”这些国家,而是准备“限制”其议程,并加强与西方不喜欢的国家的联系。

在叙利亚,考虑到美国,北京一直采取低调做法。但现在,中国不会再给美国这样的尊重了。华盛顿越来越试图通过各种手段孤立北京,并开展地缘政治竞争。美国的种种作为将这个时代推向终结。

这种转变并不都针对西方,也涉及中东的区域性因素。加强与叙利亚的关系还令中国拥有地区战略影响力,从而在与地区其他大国打交道时更有底气。此次访问足以削弱西方计划,并展示中国不断扩大的足迹。(作者汤姆·福迪,陈俊安译)

延伸阅读:

王毅此次出访中东为何如此不寻常?

王毅同塔吉克斯坦外长穆赫里丁举行会谈

直新闻:

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结束中亚三国之行后,随即展开对叙利亚、埃及和阿尔及利亚的正式访问。你对此有何观察?

特约评论员 张思南:

我认为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此次出访叙利亚、埃及、阿尔及利亚三国,还是有一些颇为不寻常的地方的。

第一是行程安排,7月12日至16日,王毅对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中亚三国进行访问。17日,王毅又开启对叙利亚、埃及、阿尔及利亚的访问。从时间上来看,这一系列外事活动是连续进行的。

第二是时机考量。今年3月24日至30日,王毅7天之内访问沙特、土耳其、伊朗、阿联酋、巴林、阿曼6国,创下了中国外长一次访问最多中东国家的纪录。而在不到4个月之后,王毅再次展开中东之行,就中国的外交实践而言,这种密集程度是颇为不寻常的。举例而言,在此次访问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之前,王毅上一次访问中亚还是去年9月访问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中间间隔了差不过10个月。

至于此次出访为何如此不寻常,我猜测有两点原因。

一是为了促进叙利亚局势稳定。5月26日,巴沙尔·阿萨德赢得叙利亚全国大选,然而此次大选的结果遭到了欧美国家和叙利亚国内反对派的抵制。自2011年以来,叙利亚内战已经打了整整10年。目前在巴沙尔·阿萨德的领导下,叙利亚政府已经收复了大量失地,虽然短时间内结束内战仍旧希望不大,但如果叙利亚国内此时再次陷入选举纷争的泥潭之中,则结束内战将变得遥遥无期,不仅对于叙利亚国内,对于整个周边地缘局势也将产生巨大伤害。

周六,巴沙尔·阿萨德在大马士革总统府举行宣誓就职仪式,同日,王毅抵达叙利亚,并阐述了中方关于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四点主张。其中第一点就是要“尊重叙人民的选择,放弃政权更迭的幻想,让叙人民自主决定国家前途命运”。唯有如此,才能真正解决叙利亚问题,而这首先要求的就是任何国家都不应继续以叙利亚选举政治为抓手,扰乱叙利亚社会稳定。

二是提前布局应对美国不负责任的地缘战略所遗留的区域混乱。拜登政府上台后,加速从中东和中亚地区脱身。尤其是单方面宣布8月31日将完成阿富汗境内的全部军事力量撤离,导致阿富汗局势迅速恶化。而这让我们看到,美国在过去数十年里先后制造了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等危机后,根本无意愿负责到底,甚至不惜一走了之,将烂摊子留给当地民众和所在区域。

冤有头,债有主,本质上这并非是中国的责任,但作为一个真正有国际担当的大国,一个着眼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国,中国应该,也有必要和中东各国携手合作,避免美国给本区域带来更多混乱。如果美国无意在中东担负起应有的责任,甚至不惜在脱身前还要再不要脸一把,那继续任由美国掌握中东问题的主动权既是不理性的,也是不负责的,更辜负了中东人民对于一个公平正义的全球治理新秩序的期盼。

而一个安定的叙利亚,一个安定的中东,不仅事关当地人民,事实上对于所有寄希望于通过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来实现新一轮全球治理升级的国家而言,尤其是中国自身,也有着重要的意义。如果说叙利亚是“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整个中东就是“一带一路”的咽喉交汇。地处欧亚非之间,中东有着“一带一路”最为着眼的“互联互通”地缘价值:向东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能源安全的门户,向西则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通向亚欧大陆岛西侧市场的门户。

叙利亚外长米格达德7月17日在首都大马士革与访叙的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会晤。

直新闻:

你刚才提到,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同叙利亚外长米格达德举行会谈时,阐述了中方关于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四点主张,对此,你的看法是什么?

特约评论员 张思南:

我认为此次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所提出的解决叙利亚问题四点主张,和今年3月他在中东6国行时所提出的关于实现中东安全稳定的五点倡议,是一脉相承的。

五点倡议的核心包括中东是中东人的中东,中东由乱向治的根本出路,就在于摆脱域外大国的地缘争夺。而王毅此次表示,全面解决叙利亚问题,关键在于落实联合国安理会确立的“叙人主导、叙人所有”原则。

叙利亚过去10年来的悲剧,其实反映的是自第一个现代阿拉伯国家独立以来,整个中东地区的悲剧。从伊朗到伊拉克到科威特到沙特阿拉伯到约旦到叙利亚到阿曼,甚至与中东密切相关的阿富汗等,几乎没有一个国家在过去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没有遭到欧美国家的直接或间接干涉,甚至是武装侵略。

就像叙利亚,本质上是西方世界地缘博弈的牺牲品,但当这些域外大国争夺“你的还是我的”之际却永远想不到,叙利亚首先是叙利亚人的叙利亚,中东也首先是中东人的中东。

早在2013年,针对阿富汗问题,中国就明确表示,解决的关键不在于美国如何如何,也不在于美国之后别的国家或是国际社会如何如何,而在于“阿人治阿”,由阿富汗人自身决定自身的命运。到今年3月,王毅首次打出了“中东是中东人的中东”这一旗号,某种程度上这必然将是一个会载入中东世界史册的一刻。

讽刺的是,不在少数的西方媒体就表示,“中国是为了取代美国,是为了填补美国离开中东之后的真空。”这样的揣测看似符合现实主义的绝对利益考量,但说实话,能提出并认可这样问题的,也就只有霸权主义思维了。因为所谓的“真空”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如果能认识到中东首先是中东人的中东,又何来的“真空”可言?

这就是为什么王毅提出要尊重叙人民的选择,让叙人民自主决定国家前途命运,这也是为什么实现中东安全稳定的五点倡议头两条是相互尊重、坚持公平正义,这些条文看似“老生常谈”,但是它们所代表的原则是霸权主义思维根本无法理解的,因为它们追求的就不是以某个域外大国为主导的区域霸权秩序,而是基于互利共赢、平等协商的国际新秩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史建磊_NBJ1133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