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中,为何一座城市突然失去互联网,将生活打回原生态

2021-07-23 23:02:11 AI财经社

文 | AI财经社 郑亚红 牛耕 唐煜

编辑 | 赵艳秋

暴雨下找不回的电脑

持续的强降雨摧毁了郑州的水电,也将无处不在的互联网冲“垮”了。

7月21日,刘清新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后,装满她工作资料的电脑与出租车一同朝着与她相反的方向急驶而去。就像一滴水汇入汪洋一样,在城市网络“罢工”的时刻,刘清新花了两天时间,用尽了各种办法,至今未找到当时乘坐的那辆出租车以及落在车上的笔记本电脑。

前一天晚上,因为一天的暴雨,刘清新所在的公园道1号小区开始停水停电断网,跟郑州大部分地区一样陷入了黑暗之中。

7月21日,她得知亲戚家还有网,就决定去蹭网干下手头的工作。由于前一天她出门采购时发现超市断电断网,已经无法扫码支付,只收现金,所以出门的时候,她特意带了现金。

网约车是不可能了,所有约车App都上不去了,她只好在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路上天又突然下起了一阵急雨,司机跟她说“等会儿我得赶紧回家,怕雨再下大”。刘清新也感到一丝紧张,想着下车得走快点。下车时由于无法扫码支付,她付了现金,一关车门,司机一踩油门急驶而去。

走了几步,她突然发现,电脑没拿,落在了出租车后座上,但这时车已经开得老远,车牌号也看不清。接下来两天里,为了找回丢下的笔记本,刘清新尝试了几乎所有想到的办法。

她告诉AI财经社,她先后去了上车点和下车点所属的派出所,结果由于断网断电,两间派出所表示都无法查看监控和车辆信息。

实际上,即使能查看,恐怕摄像头当时也没能记录下来。一位视频监控行业人士告诉AI财经社,道路上普通的摄像头,“断电断网之后就起不到作用了”。那些城市中随处可见的视频监控摄像头,除了需要电,一般也会通过网络传输数据。而这次暴雨后,郑州大面积断电断网,摄像头很可能已经不工作了。

图/视觉中国

另一位行业人士表示,道路上的视频监控“三分建设、七分维护”,设备的生命周期一般只有三年。如果不维护的话,甚至在没有暴雨这种恶劣天气的情况下,一年下来,有些地方只有5%的摄像头能正常工作。

派出所调取监控无果后,刘清新又在亲戚家上网查了出租车客运管理中心的电话,结果对方告知目前中心也是断网状态,如果是以前,他们可以根据用户提供的车辆行踪信息、上下车时间锁定车辆,但没有了网络,这一切都不再能实现。

有出租车司机告诉她可以打给12328,或许有希望。这是全国交通运输服务监督电话,不过由于断电断网,她从7月22日上午打到下午,才终于拨通。工作人员告诉她,如果她有发票信息或者是网络支付了车费,就能帮助她查询车辆信息。遗憾的是,这些刘清新都没有。

她想到可能司机也发现了电脑,却不知道怎么才能联系上她,于是她还打给了交通广播电台,希望用这种形式能让司机捕捉到自己留下的讯息。但工作人员告诉她,现在电台的所有精力都用在寻找失联人员,已经顾不上找一台落下的笔记本了。

“我非常理解,就这样吧。”她无奈地表示,“我已经放弃了,谁让正好卡在这样的时间点丢。”

在刘清新找电脑的短短两天里,她发现几乎所有公共部门的基础设施都在暴雨的蹂躏下走向了瘫痪。比如,相关部门统计,截至 23 日 8 时,郑州因灾退服(推出服务)基站 3.52 万个,占到基站总数的45%;目前已恢复部分基站,但退服基站仍占基站总数的 10.5%,导致部分地区无网或者信号微弱。

电和网络的停运让人们回到了原生态的过去。从7月20日晚上8点半开始,卡卡所住的小区就已经完全断网了,这引发的最大困扰就是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没法用了。21日早上,卡卡去附近批发市场买东西,老板上来先问有没有现金,有现金才能拿货。

但是,有的人发现附近的ATM取款机也无法取款了。有银行人士告诉AI财经社,ATM设备也需要电和网络,才能与后台业务系统联网。也有一些银行网点因为大雨积水,考虑人员安全对ATM进行了断电处理。

在商店门口,很多人一遍又一遍地刷网络,最后无功而返。

电梯停运,既打不了电话也发不了微信,住在高楼层的人一切通讯全靠喊,卡卡看到,很多人站在楼下喊楼上的家人送钱或者下来提物资,觉得小区里简直比过年还热闹。她的一些同龄朋友更惨,家里基本没留什么现金,也没法到ATM机取款,只能到处借钱买东西。

习以为常的外卖更是没法点了,没水洗菜的情况下,卡卡和家人们只能用燃气煮泡面吃。以前饭后大家的消遣就是各自玩手机,而这两天的夜晚,他们则是靠在烛光中打扑克度过。

互联网为何突然瘫痪?

为什么大雨一下就冲垮了互联网?

“支付宝、微信走的是移动互联网。移动网络断掉有几种情况。”Strategy Analytics无线网络服务总监杨光告诉AI财经社,首先是基站断电。郑州大雨后,市政供电大面积中断,虽然基站通常有备电,即蓄电池和柴油发电机,但郑州作为河南省会城市,市政供电是比较可靠的。“大城市基站配备柴油机的可能性不大,就靠蓄电池,电池用完就宕机了。”

除了断电,基站有很多部件直接被大水浸泡损坏。对于4G和5G网络,有相当多的基站是路边站。这些基站的射频虽然安装在高高的抱杆上,但数字信号处理的部件仍放在杆下的机柜里。这些机柜虽然经过一定防水设计,但经不住长时间浸泡。因此这些路边基站也纷纷罢工。

除了基站,光纤传输也遭遇类似问题,光纤节点的路边站容易泡水而损坏,而局部塌方或沉降,也会让光纤断裂,修复起来十分耗时。这不仅影响手机信号,家里的宽带也会中断。

此外,运营商的机房如果断电进水,也会造成没有网络。

在风雨飘摇之时,一些小区的业主会交流起哪家运营商还有信号。在媒体的报道中,21号下午有人准备骑共享单车回家,很快就扫开了锁,而身旁的人已经开了一个小时了。“当下的我只能感谢中国移动虽微弱但至少有的信号,立马跟小哥共享了热点,让他开了另一辆共享单车。”扫码开锁的人称。

但杨光告诉AI财经社,“这是赶巧了”,恰好这个人附近有中国移动的基站还在工作。

图/视觉中国

“其实郑州是中国联通的‘地盘’。”另一位行业人士称,理论上,中国联通在那里的机房多,可以有更多的基站设备放在机房里,如果不断电、不进水,联通的网络会更好。但客观来说,几家运营商在大城市的布网都很密集,信号水平都不会太差。

大雨后,郑州部分移动通信已经开始恢复。由于市政断电导致的通信问题是最容易解决的。但如果设备被水浸泡,需要换零部件,则要等到运输和供应正常,可能耗时几天。

而本次郑州大雨后,即使通信已经恢复,有部分市民仍发现网络应用无法使用。这是因为数据中心宕机了。

景安网络是郑州最大的民营数据中心,它在经济开发区的数据中心有大约1000个机柜。“河南很多龙头企业,如宇通、思念、三全,以及郑州大学、奇虎360的部分互联网应用都放在这个数据中心。”景安网络人士告诉AI财经社。

图/微博:景安网络官博

景安网络人士称,他们的机房因为地势较高,并没有被水淹。但由于市电中断,在7月20日晚上七八点,机房断电。7月21日,景安网络建议客户远程关机。直到7月22日下午四五点市电恢复,景安机房重新上线。据AI财经社查询,几家大客户网站都在陆续恢复正常。

值得注意的是,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这家亚洲最大的医院,页面仍无法打开。这说明其后的数据中心还没有完全恢复。

理论上,大的数据中心都会自备柴油发电机。“在极端天气能存储大概24小时的油量,一旦柴油发电机没油,或者柴油运输不到,就没有电力支持了。”某互联网数据中心人士张艺称。

但遇上这样千年一遇的大雨,就连很多柴油发电机也派不上用场了。数据中心研发人士罗鹏告诉AI财经社:“虽然数据中心建在二层或更高,但配电室、列头柜、柴油发电机这些,都在一层或地下室。”如果进水被淹,机房也只能宕机。

罗鹏就是河南人。在这次大雨之后,他打算未来自己买太阳能板和储能电池包。“个体的电力供应会越来越自主化,可以自用也可以卖到电网。”他认为,许多设施的电力供应会更自力更生。

杨光感叹,“我们的城市是非常脆弱的,通信设施是建立在更底层的供电之上。”根据郑州供电公司的数据,此次暴雨导致郑州市电大面积断电,停运配电线路473条,736台变压器受损,77.5万户用电因而受到影响。

有电网人士告诉AI财经社,电力从发电站出来,经过输配电最终到达用户,其中任何链条泡水都会引起断电。其中配电线路和用户配电房泡水可能性最大。“大部分用户的配电室都在一楼或负一楼,遇到持续大雨最先遭殃。”

这样的暴雨,其他大城市能抵挡吗?

7月22日,郑州市工信局局长范建勋表示,力争在22日晚间恢复对高层居民小区、一二类用户的供电,力争23日基本完成市区恢复供电任务。

对于移动通信,郑州市通管办主任朱焰天说,一旦供电保通,全市基站可以在1天内恢复正常。

郑州这座城市正在顽强地恢复过来。而这场大雨能给我们什么启示?

杨光告诉AI财经社,尽管郑州的移动通信遭到重创,但他不认为此前的建设有什么错误。“如果北上广遇到这样的极端大雨,网络状况也不会太好。”他解释说,如果雨下到积水一米深,市政供电部分中断,无论什么通讯设备都束手无策。

“郑州是遭遇了极端情况。不可能每个基站为此都配一个柴油发电机机,设备达到军规级防水,然后覆盖300个地级市,这从成本考虑就不现实。”

他认为,这次暴雨中,更值得借鉴的是中国移动的“翼龙”无人机模式。7月21日,搭载着通信基站的翼龙无人机从贵州起飞,直抵暴雨受灾最严重的米河镇通信中断区,为大约50平方公里范围内提供移动网络信号。很多民众都收到了短信:“受翼龙无人机滞空时间限制,公网恢复时间只有5小时,请尽快报告情况、联系家人。祝平安!”

图/微博:中国移动官博

如果遭遇大规模的暴雨、地震、洪水等天灾,地面设施很难马上恢复,应急通信车也开不进去。但空中无人机、气球和飞艇却可以提供大范围的通信网络。“这种高空平台的能力,也是近两年在国内和国际上,通信行业讨论比较多的。”据他了解,中国移动从去年就开始做试验。

2017年美属维尔京群岛遭遇飓风袭击,谷歌利用Project Loon热气球为当地民众提供了网络。2020年9月,日本软银测试了无人机Sunglider,可以在20千米高空提供移动通信网络。杨光认为,未来运营商可能会加大这方面投入。

除了空中基站,中国电信也在此次暴雨中用到了卫星通信设备,将100台“天通卫星”运往河南,帮助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某院区转移了11350名患者。据公开资料,“天通卫星”是中国自主建设的第一个卫星移动通信系统。

根据郑州气象局披露,从7月17日晚八点到20日晚八点,郑州全市降雨量617.1mm,是以往一年的降雨量,相当于将317个西湖倒进了郑州。这对内陆城市郑州无疑是个巨大挑战。但在积极救灾和科技的帮助下,这座城市正在迅速恢复建设。

图/中国电信视频

从7月23日开始,一些区域的网络在缓慢恢复中。AI财经社打通了郑州一家工商银行分部和在河南只有一家分支机构的客服电话,两家银行的工作人员称ATM现在已经可以使用。

几位郑州市民对AI财经社称,7月23日早上醒来后发现手机有信号了,微信能用了。不过,住在郑州北三环的小麦发现,网络信号不稳定,只能看文字信息,图片和视频仍打不开。

国家电网客服告诉AI财经社,郑州已经集全省的人力进行24小时抢修,但有的区域设备泡水了,受损严重,需要等烘干之后才能检修,什么时候来电无法确定。位于郑州市南四环外厂房里的一位男士,与AI财经社通话时,他的声音仍然时断时续,只有几个字能被听见,其他文字听起来像是被不稳定的电波扭曲成了一段不可解开的密文。

7月23日早上,小麦在楼下扫出了这几天第一个付款码,花6元买了一个鸡蛋灌饼。而卡卡尝试点了一个外卖,她等了20分钟都没有骑手接单,最后找了街边已恢复通电的商铺解决了午饭。这也意味着尽管吃喝住行的App恢复了正常,但要正常使用,仍要等待商家、骑手、司机和一系列从业人员的复工,以及水电各类基础设施的到位。

复苏刚刚开始。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