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郑州隧道吼人下车的男子找到了:“我们逃出二十分钟后,京广北路隧道全淹了”

2021-07-23 20:09:31 环球网资讯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胡雨薇 樊巍 】全长1835米的京广隧道,是郑州市内贯穿南北的京广快速路的一个“咽喉”,沿着这条路,分布着郑州市内的多个重要交通枢纽,向北可抵郑州北站,向南可抵郑州客车汽运总站,而就在这条隧道的正上方还毗邻着郑州火车站的西广场。

7月20日,这条“串连”郑州主要交通枢纽的“动脉”因为郑州暴雨发生了严重的堵车。近日,几段流传于互联网上的视频显示,当天下午四时许,当大量的雨水涌入隧道形成严重内涝的危急时刻,一名男子挨个拍打隧道内堵塞车辆的车窗,组织茫然无措的司机撤离。就在司机们听从该男子号召,舍弃车辆到高处紧急避险约十余分钟后,京广隧道就被洪水全部“填满”了。

7月23日,环球时报赴郑州特派记者联系到了这位名叫侯文超的男子,听他讲述7月20日下午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传奇经历,侯文超称,“因为我本人经历过2012年的北京721特大暴雨,所以我清楚的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再不出去的话,可能大家都会有生命危险。”

以下为侯文超口述:

7月20日下午,我驱车从郑州北三环高架转入京广路,然后沿京广路向南行驶,下午四点钟左右,郑州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我进入京广北路隧道的时候,里面还没有积水。当我开车穿过隧道,正要上坡驶出北隧道的时候,前方已经发生了严重的拥堵,我的前面大概有几百辆车。在我后面也有几十辆车,排了几十米的距离。我坐在车内等了大约一个小时,车子也没能开出去,在这期间车子向行进了大约10米。

下午5点40左右,我接了一个电话,这次通话大概也就3~5分钟的时间,挂掉电话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周围开始涨水了,水位都已经涨到车轮的三分之二了。

因为我经历过北京2012年721特大暴雨灾害,当时的报道也说了一部分开车停在隧道内的司机,因为没能打开车门逃生最终憋死在车里了,所以我就意识到必须赶快出去,出去以后,我看到堵在前面的车里有一部分司机已经出来了,但还有一部分没有出来,我就开始大声喊话让他们赶紧出来。

当时有些人还是不愿意下来,我就过去逐个用力拍打他们的车窗,让他们赶紧出来,我当时想着也就是尽一份力量。其中有些人在我跟他说了以后,也意识到了危险,所以愿意配合我下车,我记得,大部分人应该都下来了。

我当时心想,这车是没法要了,水势来的也很快,然后我们开始想办法转移到隧道上方的地带,因为这个过程需要翻过栏杆,大家都很配合,齐心协力把老人和小孩给举过栏杆,然后到了上隧道上方就安全了。

等到了隧道上方,我再回过头一看,大水已经漫过许多车顶,我的车都已经找不到了,这时离我喊话让大家赶紧撤离也就20分钟左右。

现在想来从我四点多进入隧道到六点多逃出隧道,一共经过两个小时,然而涨水的过程也就20多分钟。

期间都是我们自发的在开展救援,我想当时整个郑州的情况肯定都不太好,很多地方可能比我们这里更严重,所以交警等一些官方的指挥救助力量可能也顾不上我们,因为郑州这场暴雨实在太大了,那个时候整个系统肯定是跟不上了。

因为我是最后一批撤离的,我觉得我走的时候应该绝大部分司机应该都走了。但当时可能也有一些司机不配合,我拍车窗告诉他们前方情况很危急,劝他们他们走的时候,他只是打开窗户点点头,然后又把车窗给关住了,我也不能硬把他们给拉走。

出了隧道之后,我们开始往北走,当时发现周围已经全部都是积水了,然后我们走上了陇海路高架,到了高架上面就彻底安全了,当时那是唯一一个没有积水的地方,其他的地方已经全部都是积水了。

我记得,当时“逃”到高架上的大概有上千人了,回过头再看隧道,水位已经涨到两三米左右,大家都已经看不到自己的车子了。

事后,我将我当时拍摄的视频分享到一个朋友群中,一位朋友称赞我说,面对生命的威胁有些人心存侥幸,有些人选择相信他人,其实你拍车窗提醒他们的时候,可能是他们逃生的唯一机会。世上哪有什么挥动翅膀的天使,只有拍他门的侯哥。

但我想,这些都是小事不值一提,当碰到这样的突发情况肯定是要尽微薄之力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