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还没开始,1.2亿日本人已经无地自容了!

2021-07-23 18:00:55 金错刀

文/ 金错刀频道

东京奥运会(以下简称东奥)今晚开幕,日本却还是一片愁云惨雾。

两个月前,据《朝日新闻》的调查,有83%的日本民众反对今年举办奥运会。

反对声音之大,吓得不少赞助商都不敢去了。

最大的赞助商丰田公司近日表示,“东奥正在成为一项由于‘各种原因’而难以获得支持的事件。”他们撤掉了广告片,取消所有奥运活动,免得触犯众怒。

为了缓和气氛,日本接连放了两个大招。

先是在东京放了一个高20米的人脸气球,名为“正梦”,寓意“能应验的梦”。

到了晚上,它还会一闪一闪地发光。

美梦能不能应验,谁也不知道,吓得人不敢出门倒是真的。

这还不是最诡异的,他们又搞了一个十米高的巨型人偶,将阴间艺术进行到底...

血亏千亿的东奥,原本只是被看作史上最惨奥运会。

如今看来,它还很可能是口碑最差的一届奥运会。

1

最让运动员不爽的奥运会,

韩国代表团就差动手了!

对东奥的怨言,除了来自日本民众,还有便是各国代表团。

这注定是会让很多代表团“不爽”的一届奥运会。

例如有一项很重要的娱乐活动消失了。

本届奥运会按照惯例,发放了15万个避孕套。但是,因为疫情,奥运会规定选手之间连握手都不能握,更别说其他亲密交流。避孕套发了个寂寞。

不过也不是全无用处。撑开后会发现,这些避孕套上面还带有浮世绘图案。

不仅能当特产带回家,还能满足部分人的幻想。

避孕套的事只是个小插曲,简陋的奥运村更让运动员们头疼——房间里不提供热水壶、微波炉和冰箱,连个晾衣服的地方都没有,想要什么都得自己买。

一名美国华裔羽毛球运动员透露:16栋楼,只有3个洗衣点。为了不浪费时间排队洗衣,中国代表队自带了洗衣机。

还有运动员睡的床,为了环保,都是用纸板做的。中国举重队运动员李雯雯,体重近300斤,选择睡在地上,让网友别担心她。

就连中国乒乓球队,也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由于防疫规则,乒乓球运动员不能拿手擦球台、吹气等,中国乒乓球协会主席刘国梁说必须尽快磨炼运动员的抗压、抗干扰能力。

“就像是折好了纸飞机,起飞前不能吹气一样,失去了灵魂。”网友一语道破真谛。

还有就是场地问题,比起其他世界大赛小了许多,球员跑动不方便。运动员许昕在训练完了说道:“有几个侧身球都要撞到屏幕板上了。”

听到中国乒乓球队的“怨言”,一些日本网友讽刺道:这是在为输球找借口。

中国运动员当然不会去和日本人斗嘴,但是其他人就没这么客气了。

7月15日,韩国代表团在奥运村的阳台上挂出一条“抗日横幅”,上头写着“臣还有5千万国民的声援和支持。”灵感来自韩国抗日英雄李舜臣的名言“臣还有12艘船”。

日本人怒了,最后奥组委不得不出面调解,让韩国代表团撤下横幅。

横幅刚一撤下,韩国代表团又挂了一幅“猛虎图”,同样意有所指。

这只老虎形似朝鲜半岛,而传说日军大将加藤清正曾在朝鲜战场遭遇老虎袭击,“猛虎图”的意思就是朝鲜半岛对日本的复仇。

以古讽今还没完,韩国代表团又给东奥挑了不少毛病。

比如吃的方面,日本奥组委执意要拿有辐射风险的福岛海鲜产品当食材,而且直到奥运闭幕后,他们才会公布哪些菜使用了福岛食材。

这是要让人吃得疑神疑鬼、胆战心惊的节奏。

于是韩国代表团拒绝奥运村提供的食品,还专门对食材进行放射性核辐射检测,自己做东西吃,一点面子都不给日本留。

很多日本人算是看透了:韩国人来参加奥运会,就是来找茬的。

虽然不爽,日本人却无能为力。

东奥上,有97%的比赛都将空场举办,不仅造成了900亿日元的票务损失,想去现场给韩国运动员喝彩也成了空想。

对于大多数运动员,空场的氛围必然不如人山人海,甚至影响发挥。

因此奥委会想了一招:播放往届奥运赛场的欢呼声。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说,这样能“让运动员感到他们仿佛被观众包围着”。

话说的好听,这种做法恐怕只能算聊胜于无。

不过,如果真的要放,强烈建议播放2008年奥运会的欢呼声。

2

看到东京奥运会的骚操作,

日本民众都无地自容了...

如果只是娱乐活动匮乏了些,设施简陋了些,比赛氛围少了些,还不至于说东奥很可能是“口碑最差的奥运会”。

更根本的原因是,东奥的里里外外都透露着“糊弄”二字。

中国乒乓球队到日本时,一个日本网红在机场摘了口罩,强行拉运动员合影,现场没有任何安保人员及措施。

还有比这更严重的安保问题。7月17日,在开幕式会场里,一个乌兹别克斯坦留学生强奸了一名日本20多岁的女性。几天之前,还有4个美、英国籍的奥运工作人员吸毒...

再看最要紧的疫情防控,说得好听,做起来也一塌糊涂。

日本推行的是“气泡防疫法”:比赛期间,运动员和教练员只能在奥运村、训练场和赛场内活动,往返也只能乘坐专车。如同将人装在一个气泡之内,最大限度地减少与外界的接触。

但是现实很打脸,接连几天,东京单日新增感染病例都破千。

埃及、法国、立陶宛、塞尔维亚等代表团均出现了感染人员,吓得美国体操代表队“逃出”奥运村,自己找酒店入住。

为什么做得这么差?“气泡防疫法”没问题,是人不靠谱。

按理说,海外人员到日本需要隔离14天,然而隔离期间,他们却可以随意出入酒店的各种设施,跑到大厅也无妨。全程无人管控,靠的是隔离人员的自觉。

在中国帆船帆板队下榻的酒店,只有入住时会测体温,其余时候再无测体温的流程。而且,他们居住的酒店封闭程度不足,还有运动员与游客混住同一楼层的现象。

一名新华社记者还爆料,各国媒体人要“自测核酸”。根据指示,他们自己填表格、注册app,自己采集样本等等,于是有了惊悚的一幕:各国的媒体人先后在同一个小隔间里吐唾沫...

不过对自己人,日本就上心得很,做得非常到位。

为了解决疫情传播问题,日本东京一家酒店的电梯门口,贴上了“日本人专用”和“外国人专用”的标识,把自己人和有新冠风险的海外人员区隔开来。

这是要让其他人都感染新冠,让日本运动员不战而胜吗?

除了安保和疫情防控,东奥的不专业,还体现在对工作人员的选用上。

7月22日,东奥开闭幕式节目导演小林贤太郎被解雇,因为曾经参与制作了模仿犹太人大屠杀的视频。

7月19日,东奥开闭幕式的作曲家小山田圭吾辞职,因为被曝光曾经在学生时期霸凌残疾同学。

3月18日,东奥开闭幕式总导演佐佐木宏辞职,因为他提出一个恶心人的开幕式表演:让身材肥胖的日本艺人渡边直美扮成猪,关在笼子里从天而降,并发出开心的猪叫。

这一切都是为了Olympig(奥运猪)与Olympic(奥运会)谐音梗......

不靠谱的人一个接着一个,日本网友都看不下去了: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不对工作人员,而且还是核心工作人员进行背景调查?

还有一条热门评论痛心疾首地写道:

“连日向世界暴露日本的耻辱啊,尽是丑闻。申办前装模作样,如今却是这个样子。非要在疫情当口强行举办,又丑闻不断,看来是要成为历史上最差奥运会没跑了。”


3

曾经的“国家希望”,

正在让无数日本人绝望

2013年申奥成功时,当时日本国内的主流舆论与现在截然不同。

拿下举办权的东京,成为了世界第五个举办过两次奥运会的城市,日本人的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干劲十足。

为了做奥运奖牌,日本民众捐出家里的旧手机和家电,光手机就捐了500多万部。

日本企业也抢着赞助。数据显示,东奥从63家日本企业募集到了超过31亿美元的赞助,几乎是北京和伦敦奥运会的三倍。

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卖力宣传。在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他化身马里奥压轴出演。

花起钱来,日本更是大胆。

东奥的主会场“新国立竞技场”,最初工程费预算高达2520亿日元,后来在民众抗议下,更换成了一个省钱版的方案,但最终还是花了1569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00亿元)。

什么概念?咱们的鸟巢造价才35亿,它是鸟巢的近三倍。

如此不计成本办奥运,安倍晋三一语道破原因:“我想让奥运会成为扫除通货紧缩和经济衰退的触发器。”

当时据日本媒体报道,从2013年到2030年,东京奥运会预计能够给日本带来3200亿美元左右的经济效应。

如今一切皆成空,奥运不仅没能刺激经济,还注定血亏,日本人也由爱生恨。

线上线下,到哪都能看到拒绝东奥的活动。

那些原本打算在奥运期间大干一场的人们,更是成为了反对奥运的中坚力量。

截至今年6月,已有50家东京奥运会周边商店,因为亏损严重而关门大吉。其他幸存的店铺,也无奈缩短了营业时间或暂停营业。

这些人前期为了东奥投入巨大,不少人是通过银行贷款扩大生产,如今骑虎难下,所以一名商会负责人表示:政府如果有继续举办奥运会的资金,还不如把钱用来支援日本的中小企业。

不过东京奥运会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日本民众再如何反对,也只能接受现实。

另一边,日本政府既然坚持要办,那接下来就请拿出“工匠精神”,而不是“躬匠精神”去展示在世界面前。

费时费力办奥运,何必让自己人心寒,又被他国小瞧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