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中考,一个顶尖民办初中家庭的挫败与释怀

2021-07-23 12:54:29 芥末堆看教育

图片来源:unsplash

七月下旬,各省市的中考录取分数线陆续公布。今天要分享的故事,也是与刚刚经历完此次中考的一名初三学生与他的家庭有关。

当初,这位学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全市数一数二的民办初中,却在日益内卷的环境中备受打击与挫败。这一次他正常发挥,考入全市市重点,却在最后毅然选择体制外的赛道。

今年夏天的暑假,他的妈妈感叹:生活终于回归了正常,从未如此幸福。虽然这幸福之中,又添了一丝新的隐患……

*以下叙述来自阅读第一对该学生妈妈的采访。为方便阅读,内容将以第一人称方式进行叙述。从佼佼者到成绩中下游

事情要从儿子小升初的那一会儿说起。

那时,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被誉为本市顶尖民办初中Y中。

每年,Y中学生中考的平均分,基本就意味着可以进入上海所有的市重点高中

作为在小学时并不怎么管教孩子学习的散养型家长,我们都为他感到骄傲。

小升初的暑假,当我们还在放任他玩耍时,却没想到这场预备赛早已打响。

进入初中,猝不及防,学校对孩子的要求变成了跳跃式的增长,知识点从小学一下子拨高到了高中。

在预初和初一,Y中学生就已经开始做高考英文题。他们背的是高考考纲,直接跳过了中考。

似乎有一些我不清楚但其他家长早已熟稔的不成文的规定:比如,在小升初的那个暑假,补课被视作理所当然。理科强的孩子正在全力抢跑,他们在外面已经上过一轮、甚至两轮的初中课程。进入学校,他们很有可能已经再上第三遍了。

鸡血型的家长占了七到八成。学校老师也不止一次问我,有没有可能做全职妈妈。儿子班上也确实不乏全职妈妈。

似乎在我们学校已经约定俗成,尤其是初三最关键的一年,一定要有位家长腾出时间全程陪伴。

以至我先生朋友一听说我孩子在Y中就回应:“那你太太肯定是全职太太咯”。

不像我们家孩子的孤军奋战,许多家庭都是全家托举、一家三口甚至是五口集体奋斗。学校周围的酒店、宾馆,常年都被家长订满。

显然,与鸡血早已打好、对游戏规则也提前摸透了的家庭相比,我的孩子在进入Y中以后就显得很不适应,成绩也难以跟上。我也没有摸清那些“潜规则”。

不是他跑得慢,而是别人早已开跑。

与此同时,孩子进入青春期,自我意识变强,个性也开始外显。小学取得的优秀成绩,使他认为他有自我管理的学习能力。他渴望在逆境中证明自己,也不愿再听家长的建议。

但现实,往往与他的实际能力和自我期望都有落差,整个过程显得十分挣扎。

小学他是佼佼者,鲜花掌声也都属于他,到了初中却变得没有那么出色,成为一个泯然众人、成绩中游的孩子——作为家长,我也难以接受,产生了情绪上的波动。

一直以来,他都是让家长放心的孩子,突然间却表现得不再那么优秀,好像什么事也轮不到他。横生这样的心理落差,我也难免会责怪、批评他,觉得自己的孩子怎么不行了,为什么不听自己的话。

全员内卷,感觉看不到天亮

早上7点15进校,晚自习到9点半才出校门,回家再做作业直至凌晨12点。初二升初三的暑假,他的时间几乎全部被补课排满。每周安排两小时的羽毛球课,已经实属奢侈。

平常的周末,一天在外上课,另一天留出来做课内课外作业,但还不比更鸡血的家长:他们只留半天做作业,一天半的时间都在补课。

“鸡娃种类”(图片来源:网易数读)

在学习与考试的高压下,我能感到,孩子的兴趣正一点一点消磨殆尽。读书和知识变成了重复性的刷题,没有了钻研与探索的味道。

那时,我对他最大的感受是他的灵气没有了。他曾经阳光、活泼,对万物充满好奇,但几年以来,那份对外界的好奇心与新鲜感正在消失、剥离,学习占据了他80%到90%的时间。

初三时,我也有一定的疏忽,没有摸清体制内学校的具体招生情况。我不清楚一模*不再只是中考前的一次热身赛,更是重点高中自主招生的一块敲门砖。

*一模、二模:中考前各区县会组织至少两次模拟考试,用以检查学生对初中三年知识的掌握情况,也对各区县教学质量进行一次综合评定。通常,一模安排在初三上半学期。二模安排在初三下半学期。

好的一模成绩,是诸如冬令营、开放日等这些自招方式一张重要的入场券。以至当我反应过来,孩子并不理想的一模成绩,已经使我们错过了第一次的机会。

学校也未能提供任何的升学指导,或者在初三开学时就向家长开诚布公,介绍清楚事关招生的具体流程。

因为它默认鸡血型的家长能自己打听,了解周到。也因为在他眼里只有一所高中——S中学。

每年,有100多位学生从Y中考入S高中,占学生总数的三分之一。一个我观察到的奇妙现象是很多学生不再愿意报考S中,认为会是初中生活的翻版与延续。(当然,他们叛逆的结果可能是报考F与J附中等,全市最优质的“四大名校”之二)

上了初中以后,我也一改小学时佛系家长的作派,开始更多地参与孩子的学习。当然,这也是学校予以家长的责任。开卷考,家长要帮忙把重点内容抄在书上,平常要整理错题,以便腾出更多时间让孩子专心学习。

一模考完以后,孩子也清楚自己错过了第一次的机会。在一模与二模之间的三个月,可以眼见他的努力,成绩也在逐步上升。

但或许是过于在意成功,瓦伦达效应也尽数体现在了他的身上:因为太想考好,到头来反而考砸,成绩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这就像是一个难以打破的魔咒:在头部初中,他的成绩起起伏伏,徘徊在中下游。待稍微好一点时又遭遇一记重锤,令人感觉像是永远看不到天亮。

萌生动摇,小试牛刀

虽然坊间流传“学霸靠自招,普娃走统考”的说法,但我也并未因为孩子的一记失利就责怪他,认为仍有中考的机会。

但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让我第一次产生动摇的事情。

二模成绩是保密的,只有家长与学生本人知晓。二模的失利让孩子的在校压力空前加大,可孩子在学校得到的反馈,却是因为他自己不努力不认真,所以才把自己的一手牌全部打死。

——我听得真是十分难受,老师的批评与提醒我能接受,毕竟人不能总是听顺风话,但我不能接受孩子肉眼可见的努力被彻底否定,分数作为了唯一的结果导向。这一刻他需要的更是鼓励与肯定。

我开始反思:在未来的高中三年,我真的想让他像现在一样辛苦,面临高压的环境,承受巨大的压力吗?

这时,公司的一位把孩子转到体制外的同事与我建议,应该把孩子转到体制外,让他看到更大的世界与舞台,“像你儿子这样的,目标就应该奔着G5”。

那时已经是五月,距离中考不到二月。当时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G5,也已经被磨光了自信。我说不可能,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看了同事发我的资料,像是突然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又有家长与我分析,在体制内一路过关斩将进入市重点,在除四大名校以外的重点高中,也需拼到年级前20%至30%才有望进入复旦交大,否则就是其他的985、211大学。

但,如果在国际化的学校拼三年,手里的Offer至少是香港大学、G5或美国的一些小藤学校,选择性莫不是更广、更好?“何况你儿子基础扎实,还有天然的优势”。

我把去世界名校的可能性转述给孩子听,又怕他觉得爸爸妈妈是认为他不行了,才萌生了把他转到体制外的想法。谁知,他听了以后两眼放光,立马问我是什么学校。

但那时已经很晚,整个五月都被体育考、自招考、实验考等各种考试占据,除了五月底A校的考试外,他没能参加任何一个国际化学校的入门考试。

暂且先让他去A校小试牛刀吧。

重拾信心,完美假期

A校的入门考分数学与英语两门。考完以后,他自信心爆棚,说自己的数学卷子可以作为范卷。还说有一道出得不甚严谨的题目,让他涂满了整个考卷,试图论证这道题本身的漏洞。

不到一星期,他就拿到了A校的录取通知,还被告知有申请奖学金的机会。这份经历给了他极大的信心,令他觉得无论如何都不用太过担心自己的未来,总有可以走的路。

考完试以后,他的整个心态都变得不一样了,可以说是恢复了正常。他开始明白不一定非要在这个世界把自己憋死,还有另外一个广阔的天空,让他可以看到自己的实力。

我回头反思,在青少年时期,孩子们很容易把身边的小环境当作全部,带来很多片面的、错误的自我认知。而这一次考试把他带出了这个环境,也让他敞开了心扉,重拾了自信。

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看到了他很多的闪光点。考试前,他会忽然和我发消息,说这学校他不考虑了,连手机都不管。考生们进考场还带着手机与蓝牙耳机,考试前还在刷屏。

我发现他对自己是有要求的,对学校管理与身边的同学都有自己的标准,也清楚怎样的校园环境才最适合自己。

提前交完卷他坐着自忖:我之所以可以如此轻松地做完这套试卷,是因为这四年间我已经完成了试炼。

可以看到,在Y中的四年,他虽然挫败挣扎,却绝非恨之入骨,能辩证理性看待,也依然对他学习能力的培养心存感激。

前几天中考出分,在松弛的心态下,儿子发挥正常,考了709分(满分750分)。根据坊间的预估,这个分数上四大名校的可能性不大,但基本够得上四大以外所有市重点高中与全区最好的高中。

但最终,中考以后,他参加了校风更严谨的国际化学校G校的入学考,也决定去那里上学。

从在重点高中与国际化学校中选择,再到即使考上了重点高中也毅然要去后者,他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

这一方面是这两条路拼名校可能性的数据对比在推动,另一方面,他也觉得自己有机会也有能力去看广阔的天地,尝试更好的世界名校。

但令我欣慰的是,他并没有脱离苦海、去走捷径的想法。他认真准备中考,假期过得既松弛,却也自律。

在他同学被名校预录、翌日就已开始无缝衔接上高中预备课的这个暑假,他紧绷的弦终于松了下来。我们过得格外幸福与平静,似乎从来就没有这么幸福过。

他早上打球,下午学习三四个小时再打游戏。吃完晚饭,他重拾初二以后就未再碰过的钢琴。晚上十点半,他已经安然入梦。他过上了这个年龄段孩子该有的生活,把自己安排得井井有条。

我们的亲子关系也在改善,气氛不再剑拔弩张。全家可以一起看体育比赛,聊聊F1的赛事,我突然间觉得,生活还是很幸福的。

但,也有一份洋赛道也内卷的气氛在悄悄蔓延。

在新学校的家长群,我感到体制外的家长也同样自觉、鸡血。就算校长与老师已强调数遍,除英语语言外,并不提倡家长在外拼命补习或提前预习学科类的内容,但很多家长仍持怀疑的态度,会一遍遍询问是否应该报班,或已经开始讨论正在上的课外课程。

看来无论哪个环境,都有很鸡血很活跃的家长,在群里如火如荼地讨论鸡娃。我不禁产生了新的疑问:是否换了赛道,大家又在拼“洋高考”了呢。我觉得自己又成了一个佛系的家长。

但卷了四年,真的卷不动了。还是想给孩子一点喘息的空间。我在群里潜水,默默地不说话,最后把家长群给屏蔽了。

有关鸡娃的弊处,已有不少前文周述。但现实是,尚处在青春期的初中生,就已经要面临在一定程度左右他们人生的第一次分流。成绩中下游的学生,家长要尽全力把他们送入普高,头部初中的学生,先天就在鸡娃的培养池,当游戏开始,几乎所有人都开始抢跑时,再佛系的家长也难以安然坐定。

这不是一篇分析鸡娃与应试教育利弊的议论文章,只是从个人的亲身经历出发,展现一个家庭在当前的时代环境里对孩子教育的考量,家长及孩子面对如今中考大棒、教育高压与内卷环境等情形下自己的感受、挣扎以及度量。

最让人触动的是,当孩子跳脱Y中的小环境、参加国际化学校的入学考试时,(虽然仍是借由外界的回馈),他得以瞥见一个不一样的自己,固有的自我评价体系由此打破。

自我认知与自我价值的确立往往是个人成长中最为重要的一环,但在如今主分数论的同质化小环境中,孩子们对于自己的认知往往是偏颇的、充满自我怀疑的。

当打开另一扇天窗,或者在很多年以后进入更广阔的社会舞台,他们才能重新找回成长中缺失的自我价值与自信心。

千军万马走过中考、高考这两座独木桥,使得不少学校与家长对孩子的培养都着意在各学科的具体知识与细枝末节的内容之上,但教育也应打开一扇天窗,让孩子们能尽早瞥见自己、认识自己、评价自己,完成自我的探索。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阅读第一“(ID:Readfirst),作者郑夜。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国际学校
  • 高中
  • 考试
  • 教育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