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界大地震,“药神家族”暴跌4000亿!

2021-07-21 22:41:16 投资家

“作为A股医药巨头恒瑞医药的掌门人,孙飘扬堪称现代版‘药神’。”来源 | 投资家(ID:touzijias)作者 | 赵思蕊

而孙飘扬的妻子钟慧娟,也是医药界的一位重量级人物,她名下的翰森制药早已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是港股市值最高的医药类上市公司,与恒瑞医药并称“药业双雄”。

孙飘扬、钟慧娟夫妇组成中国当代的“药神家族”,并以2000亿元身家在去年的《胡润全球富豪榜》上排名第四,仅次于马云、马化腾、许家印家族,稳坐中国医药界首富宝座。

进入2021年以来,事情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恒瑞医药和翰森制药双双遭遇股价暴跌,两家上市公司总市值蒸发超4000亿元,孙飘扬、钟慧娟夫妇也遭遇财富“大清洗”。

面对此情此景,外界忍不住猜测:恒瑞医药和翰森制药到底发生了什么?“药神家族”能否带领两家上市公司重回巅峰?

近日,恒瑞医药发生了人事“大地震”。

恒瑞医药公告称,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周云曙因身体原因申请辞职,公司董事一致推举董事孙飘扬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直至董事会选出新一任董事长为止。

去年1月,孙飘扬卸任恒瑞医药董事长,称要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公司战略发展规划等方面,将企业的具体经营交给职业经理人,根本出发点是让企业永葆活力,打造百年恒瑞。

接任者周云曙,是孙飘扬的同门师弟,自1995年从中国药科大学毕业后就进入恒瑞医药,历任发展部副部长、副总经理、总经理、董事等职务,参与和见证了恒瑞医药的每一步成长。

在恒瑞医药历时长达26年的周云曙,早已是公司内部的元老级人物。在周云曙担任董事长的一年内,恒瑞医药总市值一度突破6000亿元,创出历史新高。

这次人事交接非常突然,这意味着离职不足一年半、现年已经63岁的孙飘扬要重新出山,再度承担起恒瑞医药当家人的重担,此举引发外界无数猜测。

在孙飘扬重掌帅印的背后,是恒瑞医药股价暴跌的现实。进入2021年以来,恒瑞医药从最高97.23元跌至最低58.38元,期间累计大跌近40%,公司总市值蒸发超2400亿元。

恒瑞医药最新收盘价报62.98元,公司总市值降至4029亿元,较年初高位缩水近2200亿元,并被迈瑞医药和药明康德联手反超,沦为A股医药板块“市值老三”。

恒瑞医药的股价走势与公司基本面直接挂钩。2021年一季度,恒瑞医药实现营收69.29亿元,同比增长25.37%;实现归属净利润14.97亿元,同比增长13.77%。

表面来看,恒瑞医药的业绩增速还算可以。但需要指出的是,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因素影响,恒瑞医药的营收和净利均受到较大冲击,可比基数较低。

梳理恒瑞医药历年财报可以发现,2011年至2019年,即疫情之前的9年间,恒瑞医药的业绩增速始终处于20%-40%之间,与历史成绩相比,恒瑞医药当前的业绩增速并不乐观。

作为中国抗癌药领域的“扛把子”,恒瑞医药始终是各路资本争相追捧的香饽饽,自2000年上市以来,公司估值一路看涨,股价走势就是最直接的证明。

过去20年间,恒瑞医药股价累计暴涨300倍,秒杀A股许多所谓的“十倍大牛股”。像恒瑞医药这样神一般的存在,如今怎么突然就不行了呢?

一切还得从公司基本面入手,而基本面又与业务布局息息相关。目前,恒瑞医药在国内市场已经是抗肿瘤药、手术用药和造影剂的重量级供应商,相较之下国际化业务成了最大短板。

从2009年起,恒瑞医药开始发力海外创新药临床布局,但至今仍未给公司带来大规模收益。而在高端制剂出口业务中,除了环磷酰胺表现不错,其他多个产品均没有形成预期销售。

这也体现在营收构成上,2020年年报显示,恒瑞医药国外业务收入仅有7.58亿元,在277.35亿元的总营收中占比仅有2.7%,这与公司的龙头地位明显不匹配。

在国际化业务毫无建树的同时,恒瑞医药又迎来国内医药领域重大改革,不得不面对药品集采所带来的利空影响。伴随药品集采品种数量持续扩大,公司的业绩压力也越来越大。

今年6月,第五批国家集采中标结果公布,中标药品品种达到61种,是历次国家药品集采品种数量最多的一次。业内专家预测,本次中标药品平均降价56%,差不多打了“5折”。

在第五轮全国药品集采中,恒瑞医药有6个品种中标,2个品种丢标。但无论中标与否,都免不了承受业绩下滑的压力,未来甚至可能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境地,这是行业共识。

为了缓解药品集采所带来的业绩压力,恒瑞医药将更多精力投入创新药研发,以期创造新的利润增长点。不过,新药研发既需要金钱,更需要时间,短期之内难以生效。

2021年一季度,恒瑞医药业绩增速不及预期,主要原因是研发费用大幅增加,公司当期研发费用高达13.16亿元,同比增长62.3%,比2017年之前每年的研发费用总额还要高。

近年来,随着创新药受关注度越来越高,看好这门生意的不只恒瑞医药一家,各路玩家们都砸下大笔真金白银搞研发,想以最快的速度研发出新产品,走到行业最前端。

以恒瑞医药的竞争对手百济神州为例,2017年至2020年,百济神州的研发费用总额超过213亿元,行业排名遥遥领先,比恒瑞医药更胜一筹。

此外,恒瑞医药的差旅费也明显高于可比公司,而不时曝光的行贿丑闻或是背后主要原因。常年笼罩在行贿阴云之下,也让公司的未来业绩增加了更多不确定性。

在孙飘扬一手创办的恒瑞医药遭遇诸多烦恼的同时,妻子钟慧娟执掌的翰森制药日子也不好过。

开资料显示,豪森制药是国内第一大精神疾病类制药企业,主要聚焦于中枢神经系统、抗肿瘤、抗感染、糖尿病四大领域,此外还布局了消化道和心血管治疗领域。

根据弗诺斯特沙利文的数据显示,自2014年起,翰森制药连续蝉联国内第一大精神疾病类制药公司,市占率达到10%左右。

与此同时,从销售规模来看,翰森制药还是国内第四大抗肿瘤制药公司,在糖尿病领域的销售额位列国内制药企业第七名。

值得一提的是,翰森制药生产的格列卫,就是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的神药格列宁的仿制药,孙飘扬、钟慧娟夫妇获得“药神家族”的名号,可谓实至名归。

2019年6月14日,翰森制药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交易,上市当天盘中最高价达到21.2港元,公司总市值一举突破1000亿港元大关,成为港股医药板块的“市值一哥”。

通过赴港IPO,翰森制药最多募资超1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80亿元),发行规模在当年港股市场新股发行中排名第二。

据招股书显示,翰森制药的真实毛利率高得吓人,多年来公司毛利率都维持在90%以上,比A股公认的“现金奶牛”贵州茅台还要高,堪称“医药界茅台”。

一系列闪光点,让翰森制药成功吸引了投资者目光,公司股价节节攀升,在2021年1月创出历史新高46.623港元,公司总市值逼近2800亿港元,成为港股医药板块“最靓的仔”。

坐拥恒瑞医药和翰森制药两大医药上市公司,孙飘扬、钟慧娟夫妇身家暴涨,成为各大富豪榜的常客。据胡润百富榜显示,孙飘扬、钟慧娟夫妇已经连续多年蝉联医药行业首富。

正当外界期盼翰森制药能像一颗新星冉冉升起之际,变故突如其来,公司股价登顶后便进入下行通道,在今年5月跌至年内新低28.723港元,区间累计跌超30%。

翰森制药最新收盘价报30.05港元,总市值1780亿港元。相比年初高位,公司股价累计跌超30%,总市值缩水约980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817亿元)。

算上恒瑞医药,两家上市公司总市值蒸发超4000亿元,孙飘扬、钟慧娟夫妇遭遇财富“大清洗”,药神家族风光大不如从前,甚至可以说是苦不堪言。

结语

与恒瑞医药的“亲密关系”,是翰森制药走向资本市场时的一大营销亮点,但与恒瑞医药的深度捆绑,也让翰森制药一直难以摆脱外界质疑。

据悉,翰森制药与恒瑞医药之间的关联交易长达18年,涉及药品生产销售、公司股权转让等多个方面。上交所曾向恒瑞医药下发问询函,要求其说明与翰森制药的关联关系情况。

此外,翰森制药产品线与恒瑞医药同质化严重。翰森制药旗下产品包括抗肿瘤、抗感染、手术用药、心血管治疗药。其中,抗肿瘤、抗感染、心血管治疗药与恒瑞医药存在交集。

尽管翰森制药已经赴港上市,但它与恒瑞医药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很容易让外界将二者放在一起,这大概就是翰森制药跟随恒瑞医药节奏“跌跌不休”的原因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