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人要亏,自种太累,家里的田地要不要承包给谁?

2021-07-21 19:52:05 红网论坛

几天扯秧后,食指和中指都起了很大的泡,泡破后继续干活当然剧痛。带上薄薄的手套不是把秧扯断就是拔不出来,偶尔拔出来几蔸还费吃奶的劲,没有半点办事效率。

碰上儿子放暑假,发动他到田间体验生活。

“崽,我的手掌都肿了,这活是不是很累?”

“妈,我的手也起泡了,也肿了!”

“儿子,是不是读书容易点?告诉你吧!你只参与了农民生活的一小部分,其他一大部分爸爸妈妈担着。要是你读书成绩好,专业技术过硬,积极向上。将来进入公司吹空调,住舒适的房子,拿着高薪的时候就不要再做这些苦力活了。”

孩子“嗯嗯”回答。

“你说干农活必须经烈日晒、暴雨淋、虫子咬……受这种罪,哪有坐办公室吹着空调舒服?”我又提出问题让孩子思考。偶尔有人经过,会说:“孩子,别听你妈的干这活,还不如回家学习,这活不是人干的!”

是的,干过这活的人就知道这活还真不是人干的。得有牛一样脚踏实地,追求上进而不图太多回报的憨厚;牛一样吃苦耐劳,任劳任怨的勤劳;牛一样健康的体魄;牛一样为自己的目标任风吹雨打都不怕的精神。

有一个熟悉我家情况的同学说我家男人是头牛。我转达这句话时,男人一句话回复我:“农民不干哪里来?”

我们不是出生在有金钥匙的家庭,我们世袭着泥腿子,所以要摆脱贫穷,只有努力拼搏。

自始至终,我只是这些田地耕作者中的配角,主角当然是我丈夫。

我一般不帮忙干田间的活,但请人插田时一天数几千块钱出去实在有点心疼。干活的一天八小时正常,干九小时的话绝对是非常可靠、贴心的!我早晨五点左右到田里忙活,到九点左右回家吃早餐。之后在店里干些生意和家务活。下午三点左右再去田里干阵活,到傍晚八点回家,这样的话也算一个工。

农民正在扯秧。图片来源:时刻新闻

前一阵子晴空万里,秧田泥土雪白,干枯得像饥渴难耐,裂开了嘴在求救。丈夫买两台抽水机抽一夜才让秧田浸湿。由于生意上要送货,又加上这些田地亲力亲为,所以秧田的事被耽搁,拔秧成了很困难的事。

拔秧难就会误工,就我的工作时间一天扯百来秧不错。一天百来秧意味着只能插五厘田,五厘田光请人插田都要两百块的话,后期打药收割全部请人的话,意味着至少要亏几百块钱一亩地。

所以到后期丈夫改了原来的方案。把秧田的秧间隙拉宽,就是把秧集密的扯掉些。按照以前的一片一片扯掉然后插上的话,一是秧龄时间来不及,二是请人真的不划算。承包地是为了盈利,而不是亏损。

有人会问:“彭小红,现在都是机械化了,你们家也可以机械化啊!”

王定国老人写宁乡的时候写过:“你是一条深深的山巷。”

一条山巷,可以想象得到两边是山,中间有人居住。其良田有少数可以机械,绝对不是全部。

耕田请的机械,但田埂留余地太多,一般都有一米宽,角落里间隔距离一般人是令人难以想象。

“如果不整理,再过几年就有公路宽,而且都是留些难以除掉的杂草丛生!”丈夫在叹息的同时努力争取不荒芜一寸良田,用锄头硬是挖出那些大块角落未耕地。

曾经的寸土不让到如今到处荒芜,我只能留一声长叹。

扯秧几天后的一次家务时,发现自己扯秧的手不停颤抖,手掌浮肿,五指除了大拇指,其他手指弯曲着。想拉直,还有点疼。我想起如果去医院看手指的话,我这些天劳作的代价,可能远不及昂贵的医药费。

“老公,再这样我的手指要残了!”我伸出弯曲的浮肿的右手说。

同时还想起我遇到过的很多长辈们的手指,他们的手指也这样弯曲着。当我问他们疼不疼的时候,他们说刚开始有点,后来就没事了。是劳作时忘记了还是太多太长的疼痛让他们麻木了?我对畸形手指有些恐惧,所以提出了不扯秧了!我穿的,吃的不要求,只图过平平凡凡,安静的生活。

男人伸出自己的手告诉我:因为田里缺水,补禾时手指插入泥土硬硬的,他的手也受伤了。想着他比我更辛苦,夫唱妇随,相濡以沫几个词,我犹豫了。

“那还要干几天?我可不想我的手残废了!上医院治的话真不划算。”

“再干两天,秧龄太长也不好!”

干完秧田的活后,我经常按摩右手,十多天手指才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但灵活性以及柔韧性似乎比以前差了很多。

农村人畸形的手指和弯曲的身体,其实不是与生俱来的,因为他们长期忍受太多,长期经历太多造成他们身材走样!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