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暴雨亲历者讲述:四个小时,我终于在地铁5号线里找到了妻子

2021-07-21 19:09:05 生活报

7月21日凌晨4时,郑州发布通报,郑州地铁5号线列车在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被困人员已全部疏散,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5人受伤(均已送医)。

“生离死别惊魂动魄的一晚!感谢所有所有!”7月21日凌晨4时许,郑州市民宗先生在医院陪着从郑州地铁5号线解救出来、还惊魂未定的妻子,以自述的方式讲述妻子被困以及他拼尽全力救援妻子的全过程。

回家路上,妻子被困地铁

20日下午4点多,老婆说要早点回来接孩子,然后说要坐地铁,我劝她不要坐,她为了节省时间还是坐上了1号线,到5点多说转到5号线了。

我虽然很担心,但是还是期待应该没啥事。6点多开始,妻子说在海滩寺停车了,我让她下来,她没听,在海滩寺等了20分钟开始继续往前走了。

结果没多久她说车停了,这时候我已经预感不好了,我让她想办法下车,还没有停,坐那儿等救援,这时候危险开始逼近了。

过了会儿,列车上的工作人员开始通知人往车的前门走,这时候车厢还没有水。但是人太多,走得很慢。当我妻子走到前面第二个车厢时候,前面人让退回来,结果她跟着又退回到第三车厢。

这时候,水开始慢慢涌入车厢,后来我得知,其实最前面的好多人都已经下了车出去了,而退回到三、四车厢,甚至更后面的人在原地等待救援。

车厢里水已经快到脖子了,妻子说她已经开始缺氧

此时问题已经很严重,水漫到腰部的时候车厢还有电,但是所有人不知道前面什么情况,问前面的人也没有回应。

我猜测,刚才已经有人把驾驶室玻璃打碎了,开始往外出人了,只不过人太多,都在各自忙着脱险。因为这时候我老婆听见有砸东西的声音,她们都以为是车顶消防员在砸,准备从上面救她们。

过了一会,水更深了,已经到胸口了,他们开始站在车厢的座位上等救援,又过了一会就开始缺氧了(按时间推算,这里时间应该在20日晚7点至8点)。

我从6点多就开始从家里出来,因为楼下水深都1米左右,只能趟着水出来,我一路狂走,偶尔跑,先跑到月季公园站,结果封闭了,大概有三四个站在那里等家人。

我问了情况,赶紧继续沿着西站路往嵩山路走,这时候我已经很崩溃了。

当7点28分,我走到嵩山路沙口路时候,妻子说车厢里的水已经快到脖子了。

我在附近遇到防洪人员,在挡着沙口路下穿隧道和黄河路下穿隧道,因为已经全部是水。我哭着让他们领导送我去沙口路地铁站,但是他们在执行任务。

最后我让一位领导给他上级反映出大事了,5号线被困几百人,水已经到胸口了。他给他领导打了个电话,我又让他想办法给其他部门联系,他说他联系也都是市长热线、消防之类。我给群里家人说让他们帮忙打。

我继续往嵩山北路走,恰好有一辆城管车过来,我趟着水跑过去拦住喊救命,说了情况,让他们送我。副驾驶领导说他们确实是去河医,但是嵩山路水也特别深,怕过不去。我说我跟着你们过去,我直接翻身上到他们工具车斗里。

这时候老婆说已经开始缺氧了,我在车上一路大哭。

被困车厢妻子,已经有二三十分钟没有消息

还好,车顺利上了农业路高架,刚拐到京广路就看到前面黄河路下桥口堵死了,我二话不说,跳车下来开始往前狂跑,赶着去沙口路地铁站。

当我趟水过到对面站口,站了两位工作人员不让进地铁,门口有大概三四十从地铁出来的人,很多都是车厢里第一次往前走时,脱险出来的。

我问他们情况,他们都说大家都在往外走,我问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竟然说车厢已经没人了,都在车道上往回走了。我知道她(工作人员)不清楚情况,我赶紧给老婆视频,这时候还能联系上,让工作人员亲眼看见里面情况。

这时候车厢里面已经没电了,我老婆说话已经非常虚弱了。我让这个工作人员尽快给她们上级领导反映,但她们还是不让我下去。

我硬冲下去,第一层进出站口没问题,但是也没有见到任何人,追我下来的工作人员说都在下面救援。

我说我也要去,拦着不让,最后我给广播室人员跪下请求我下去,还是不行。我在地铁口上面开始大哭,开始给在场其他人说现在里面的情况,让他们帮忙联系所有热线电话。

这时候还有人安慰我说没事的,大家都快出来了,我给老婆连着发信息,已经有二三十分钟没有回了。

砸窗后,站在座椅上,车厢里的水位下降到胸口

随后,又有一个男士冲下去要救他的家人,两个工作人员追他去了,这时候我跟着也冲进去了,后面应该是还有个医生也跟着我冲进去了。

这时候我终于看到负二层了,里面全是水,站台的水至少还有50公分。

我快崩溃了,这时看到负二层有一名工作人员,我给她讲情况,她才知道目前情况多危急,她问我还能联系上不能。

我赶紧继续开始联系,没想打电话我老婆接了。这个工作人员说让我老婆打视频电话,视频连上后,问了现在车厢内外水位等情况。

我此前让他们砸玻璃或者打开车门,结果我老婆说里面人有人不同意,怕外面水进到车厢更不行。

其实这时候水位正在下降,但是缺氧还是没解决,所以砸玻璃是对的,工作人员就让我老婆砸,车厢里人都听到了才开始砸。

水位这时候下降到胸口——站在车厢内座椅上,水到胸口。

在救人时,“我听见后面有人叫我名字,是我老婆”

我看站台水到脚脖子上了,赶紧冲下去。

冲到巷道才发现,只有几个民警、地铁工作人员和消防人员,总共还不到30人左右。

我立刻也跟进巷道开始救人,这时候出来的人很少,几分钟才出来两三个。我在上面拉过十几个人,也跳到水里,走到前面的巷道上,往车厢方向跑。

跑了一路,看到至少四五个完全没有知觉的女乘客,两三个民警勉强抬起来一个。

我这时候一心想进车厢救我老婆,快跑到车头的时候,大概还有10米,被两个民警叫住,让我赶紧帮忙救一个女的,两个人架着完全没知觉。

我直接蹲下,我说你们把她放我背上,我背着想往前走,但是前面好几个都是没有知觉的,但是他们确实拉不起来。

我着急回去救我老婆,我背着这个人绕过一个躺在地上的继续往前跑,这时候这个女乘客的头老是往左边下滑,还好后面过来两个男乘客帮我扶正了一下。

这时候我有意识的摸女乘客的手腕,已经没有任何跳动了,我坚持背着她往前走。

前面越来越慢,当快到过水的地方,我听见后面有人叫我名字,是我老婆,我看见她离我大概三四米的地方,这个时候我终于完全放下心了。

妻子安全后,他开始放心救别人了

我把人背上站台,看到地上躺了几个人,好像已经没有气息了,和我一块下来救人的医生,开始嚎啕大哭,催工作人员叫120!

我把人放下来交给工作人员,继续跳到水里开始救人,水比较急,整个巷道是一个大下坡,水往列车方向快速流。

这个时候水里已经站了有十几位消防员了,我们手拉手让顾客拉着我们爬上了站台。很快我老婆也过来了,我拉着她送到下个救援人员那里。

这时候我开始放心救别人了。

就这样,在水里又救援了大概不到一个小时,救援的人开始多了。一个工作人员来到我身边说让我上站台休息会,我看人挺多了,就开始上来了。

上来后赶紧找工作人员要我的手机,想联系老婆。刚找到手机,也找到我老婆了,她在站台靠墙地方盖了个绿色被子,还有好多人都在那里全身发抖,惊魂未定。

这时候站台上救援人更多了,我陪着老婆,让她稳定了会儿情绪,搀着她开始往上走。

差不多晚上10点多了,快到出口的时候,大量的医护,担架,还有应该是领导,都开始下地铁站里面了。里面不缺氧,水位下降,我想大家能坚持到走出车厢的都能活下来。

感谢奋战在一起的恩人们!也对逝去的生命深深感到内疚,今晚注定是我的不眠夜。

来源:河南商报

相关报道:

郑州记者被困地铁亲历惊险3小时 车内积水一度漫至头

7月20日,郑州地铁5号线五龙口停车场及其周边区域发生严重积水现象。雨水倒灌入地下隧道和5号线列车内,乘客困于车厢中。其间,不断有5号线列车内的消息及视频传出,视频显示,车厢内积水一度漫至成人的胸部乃至头部。

7月21日3时10分,地铁隧道内被困人员已全部转移至安全地带。

据央视新闻,此次暴雨洪灾,郑州地铁共疏散群众500余人,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5人受伤送医。

丁小佩是河南交通广播的一名记者,在完成采访乘地铁回家时,和其他乘客一起被困在了5号线上。被困后,她在社交媒体上不断发出现场视频记录和求助信息,受到各方关注。

她当日晚18时左右被困,至晚上9点半左右被救出。她回忆,当时,随着车厢内的水位越来越高,上层的空气越来越稀薄,缺氧成为被困人员遇到的最紧急的问题。后来有人拿着消防器材砸车厢窗户,窗破后氧气问题得到缓解。“自救是为了后面的获救”。她说。

“前面有光了,有人来救我们了!”随着救援人员的到来,车厢内开始有人开始高喊。令丁小佩印象深刻的是,消防员到达现场后,现场的节奏开始变得平稳,大家主动让被困的老人小孩先离开现场。

【以下是丁小佩的自述】

紧急疏散走出列车后又重新回到车厢

今天(7月21日)早上,郑州的雨还在下,我已经回到了家中,而昨晚经历的险境仍历历在目。

昨天下午,我和同事完成采访任务准备回程。外面下着大雨,我家就在地铁口附近,我想着坐地铁还是安全的,所以准备先乘坐地铁回家换衣服,等换完衣服再坐地铁回到单位,等待因暴雨随时可能出现的应急直播任务。

17时40分左右,我乘坐地铁到海滩寺站然后换乘5号线。当时坐上地铁走了一站,还没有到沙口路,车就不动了。

地铁上的临时广播播报说是临时停车,所以我没有太在意,也没有跟家人说自己怎么样。虽然外面是大风大雨,但是地铁里面密闭的空间让我还是很有安全感的。

但是等到18时左右,地铁开始往反方向开动,开往海滩寺的方向。可是,开了不到200米左右,地铁就无法再前行了,透过车厢玻璃往外可以看到,两边好多的水漫到了地铁洞内。当时,我们都还没有觉得存在危险,因为毕竟窗户外面的积水还没有那么高。

我当时想,如果能够及时地疏散救,问题应该不大。

接着,我们就跟随列车长进行紧急疏散,大概走了五分钟左右,走到了地铁轨道边上约60公分宽的紧急疏散步道,但是快走到站台的时候,就突然听到有人说:“往回走”。具体为何要往回走,我们也不知道,或许是前方通道不畅。

于是,我们又陆续回到了车上。我回到座位后,看到不少男士都在帮助其他乘客,扶他们(其他乘客)回到车上。

水位升高开始缺氧,有人砸了车厢玻璃

当时地铁里还有电,车门就关闭了。我们当时也没觉得这个事会严重到什么程度,没有预判。甚至我当时都没有在手机上跟家人说我在哪。没想到,后面积水慢慢灌入车厢,水位一点点升高。

直到我发朋友圈的那一刻,19时32分,水位已经在我们胸部了。在现场,我似乎已经看不到希望了,才想通过社会的救援力量来救我们。

在车厢里,手机信号没有问题,但是当水没过胸部的时候,很多人的手机就进水了。有些人比较有救援意识,提前拿塑料袋把手机装起来了。我当时也给我的同事们打了电话,因为我手机没有电了,只能借别人的手机打。

我的同事们不停地联系郑州消防的人,后来郑州消防还给我打了电话。电话里他们说:你们坚持,我们马上就到。我当时就跟车厢的人说:“我们坚持一下,消防员马上就到。”

我当时是在第一列车厢,车厢里的水位已经淹到我的胸部,外面的水位已经高于里面的水位,推测大概有两米深。

在消防人员到达之前,车厢内的水位越来越高,上层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我们很多人已经缺氧了。然后就有人拿着消防器材砸窗户砸了好久,我印象里面他砸了至少有10分钟左右。他把窗户给砸烂之后我们能呼吸了,缺氧的感觉就没有那么严重了。

车厢内大家在互相鼓励,因为那个时候我们能做的只能是等待救援,能坚持一秒是一秒。把窗户砸开,争取到更多的氧气,首先保证自救,才能为救援人员救我们争取一些时间。

消防人员给我打完电话,我跟大家说,“消防员马上就到”,那一刻,我觉得有希望了。

“前面有光,有人来救我们了”

然后又过了没多久,大约20时35分,我听到车厢内有人喊,说前面有光了,有人来救我们了。那一刻前,我们所有的人心都是揪着的。

消防员到达之前,车里的水位已经在逐渐降低,我们推测消防员救援之前,就已经在外面布局了。水位降低了之后,消防员又再次给我打了电话,第二次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接到了,说第二批救援人员马上就到,你们再坚持一下。

消防员到了之后,车厢内的节奏是非常稳的,真的要对第一节车厢内的男士们鞠躬。他们说先让老人、孩子先走,然后我和车厢里的乘客就往回传话,让老人和孩子先走。然后第二批是已经体力不支的女性,一些女性没有体力已经走不了了,只能被背出来。之后,我们为了加快救援节奏,能走的妇女就赶紧走。

第一节车厢内的男士是等救援完所有的人才出来的。他们一直在车厢里不停地搜寻还有没有遗漏的人,直到最后才离开。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本来那个车门打开之后,我们一脚就可以抬到救援的疏散步道上的,就像是我们在地铁乘车一样,它都是紧邻着步道的。可是那个车门已经被冲得移位了,我们离步道还有两米左右的距离,消防员就这样一个一个抱着乘客,还用手中的救援绳帮助乘客。我们能走的抓着扶手往前走,不能走的由消防员背出去。

严格来讲,我整个被困的时间是从18时至21时30分。因为我是被救出来比较早的,所以就留在站台做志愿者。

站台还有一些医生乘客参与救援,一些乘客惊吓过度及在水里浸泡了很久后出现了失温的情况。他们给予这些乘客安慰,并进行了其他一些救援工作。

晚上10时,我才从站台离开,大概是凌晨1时走到家的。当时的雨下得非常大,路上都是积水,还停电了不好走,我绕了好远也不知道该怎么走,后来又返回到高架桥上走回来。

作为亲历者,我真的特别感谢每一个网友的扩散转发,每一次的关注,感谢所有的救援人员,感谢每一个牵挂我以及5号线车厢所有乘客的朋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