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十几万「换脸」的男生:我被困在「美貌陷阱」里

2021-07-06 08:14:05 豹变

「核心提示」
在颜值经济盛行的当下,水光针、热玛吉、精灵耳这些医美项目已经不是女性的专属,很多男性也希望靠医美“改头换面”。有数据显示,2020年男性医美消费平均客单价是女性的2.75倍。男性医美的时代到来了吗?

作者 | 刘霞、潘捷

编辑 | 刘杨

割双眼皮、抽脂、磨骨,到水光针、热玛吉、精灵耳,在“颜值经济”盛行的当下,医美成了年轻人日常消费的一部分。

而且,拥有容貌焦虑的不只是女性,越来越多的男性也成为了医美机构的常客,投身于“改头换面”的事业中。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新白领消费行为研究报告》,医美人群中男性的占比已经高达30%,19-22岁年龄段开始尝试医美的男性比例甚至已经超过女性。

在“颜值焦虑”的驱动下,男性不断向脸“砸钱”。某互联网医美平台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男性医美消费平均客单价是女性的2.75倍。一位医美博主告诉《豹变》,他已经在脸上做了50多个项目,最近做的精灵耳,一次就要10万元。

医美机构的整容价格也水涨船高。医美咨询人员章涵对《豹变》表示,自己工作的医美机构目前眼部整形的价格1万元起,鼻子3-10万,下巴2-4万。很多前来整容的人都选择了套餐项目,比如眼睛和鼻子手术,手术费用至少5万元。

《豹变》找到了4位男性医美消费者,讲述他们的“换脸”的故事,以下是他们的口述。

1、天生好看的人就像中了彩票

我只是用钱缩小差距

Kris小何同学,29岁,医美行业从业者

让我下定决心去整容的是我的两个高颜值朋友。

在成都春熙路上,每天都有很多帅哥美女被街拍,而我的朋友恰好是那种长得好看的人。我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了,摄影师举着相机,将本来三人行的队伍拆成“我与他们”,他们在镜头下被街拍,而我是角落里那个帮忙拎包的人。为了像我的朋友一样被注意到,我鼓起勇气去整容。

“鼻子塌、没有下巴、脸太肥”,这是四家医美机构的医生给我指出的共同问题。综合这些建议,我决定去做“隆鼻、假体下巴、面部抽脂”这三个项目。

可能因为我胆子比较大,又加上20多岁的年纪“无知者无畏”,满脑子只想着该做就去做。最终我辞了工作,问父母要了手术需要的5万块钱,踏上了去成都整形的路。

一口气做完三个项目后,我周围的朋友都说我变得好看了。不过,在变美这条路上,是没有尽头的。我发现我每次拍照都要P颧骨,于是我就在网上搜索如何降低颧骨。了解到磨颧骨手术之后,我就去了韩国。选择去韩国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我喜欢鹿晗

之后,我经常会去韩国做手术,面部修复轮廓、鼻子修复、下颌角手术、下巴磨骨手术……七年时间里,因为大家的审美在不断变化,我不停地往返中国韩国。后来我又在北京做了唇部和眼部的手术。

相较于风险比较大的手术,近两年我比较沉迷玻尿酸、瘦脸针、水光针这些风险系数较低的微整形。我皮肤不太好的时候,几乎每个月都会去“做脸”,一个月打针的花费差不多是几千块钱。

虽然整形医美花了我几十万,但它也改变了我的生活。

整容之前,我做的是电话客服工作。现在我在朋友的一家整形医院工作,因为我算是一个比较成功的整容案例,所以朋友希望我能帮更多患者了解整形。

我觉得,天生长得漂亮的人都是中了彩票的人,我只是用钱缩小差距。我喜欢漂亮,我也愿意承担整形带来的风险。

我一般不会为了追赶潮流去整形,我只会去做那些适合我,让我变得更好看的项目。我不否认整形是存在风险的,也有人因此丧命,我周围也有那种花了一百多万,但颜值也没什么提升的朋友。

2、十四五岁我就想整容

为了还贷当过保安

小鱼,23岁,旅游自媒体从业者

我有4年的整容史,十四五岁时,我就有了整容的想法,但是没有想到具体的项目,16岁的时候我确定了第一个整的部位——鼻子。

我高中是学习表演专业,身边的同学长得都很好看,而我长得很一般。外貌优势在排戏的时候就体现出来了,那些长得好看的男同学都能挑到好角色,担任主角,而我这种长得不好看的学生,只能分到那些不重要的角色,心里有很强烈的落差感。我的五官很扁平,嘴很秃,连我的好朋友都叫我猴子,让我很难过。

上了大学后,身边的人都在偷偷变美,大家像换脸了一样,但又看不出来哪里变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私底下去整容了,这让我更想去做隆鼻手术了。

从16岁开始,我就给自己攒隆鼻资金了,到了19岁我去整形医院做手术时,手里只攒够了1万元。当时的隆鼻手术价格在3万元左右,我的钱远远不够,但是我不想再等下去了。我用学生证做了医美贷款,剩下的2万元我要在1年内还清。

还钱的那一年是我过得最惨的日子,每天我都在想如何赚钱还清贷款,白天我在学校上课,晚上我就去餐厅当服务员。为了凑够每个月的还款额,我不得不翘课去打工。我同时打几份工,除了餐厅兼职,还干过小区保安。

我爸妈不知道我打工还贷款,他们也不支持我整容。做隆鼻手术的前一天,我才跟我妈说去做鼻子整形了,当时我妈觉得我在开玩笑,她认为我没有钱,也不敢做隆鼻手术。在我术后第三天,快出院的时候,医院看我一个人不太放心,就悄悄给我妈打了电话。

我爸妈跟我视频聊天,看到我术后的那张脸,我爸立马就哭了。在我印象中,我爸不会因为任何事情哭,但是他看着我的脸就哭得不行,可能是觉得我嫌弃父母亲给的容貌吧。我爸哭完后就开始骂我,之后一个月都没有跟我说过话。

整了鼻子之后,我还断断续续做过十几个大大小小的项目,现在我爸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做完鼻子之后,我觉得自己的气质完全变了。我之前在社交媒体上发一些内容都没有什么关注度,但现在数据比以前高很多。还会有很多平台主动找我做一些资源置换,让我做直播和一些医美测评。

也有很多男生主动问我一些整容方面的问题。我记得一个男生,对自己的鼻子有一种病态的执念,他做了4次鼻子整形手术,鼻子组织全被破坏,鼻腔里边的支架都已经空掉了,一流鼻涕或者打喷嚏,鼻子就会受到影响。

我身边还有医美博主去做颅顶填充,在头颅上注射40支玻尿酸。这个项目价格几十万,一般人是做不起的。

3、我花10万做了精灵耳

感觉脸小了一圈

小马,27岁,医美博主

我是一名博主,经常要出镜录一些视频内容。我发现,视频中自己的脸太大,上镜特别吃亏。如果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我就需要做颌面手术,但是这个手术要动骨头,会在脸上留下很大的创口,于是我就想到了精灵耳。

精灵耳是把耳基底抬高,让耳朵露出来。手术分两种,一种是在耳廓后面直接植入膨体或硅胶,但是这种手术不可逆,另外一种就是我选择的玻尿酸注射。

我花10万元注射了20支玻尿酸,手术后感觉脸小了一圈。相比贴面的耳朵,外露的耳朵让我变成了头包脸。

我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了精灵耳项目,得到了1000多条的网友评论,很多都是负面信息。有人说我审美有问题,误导他人;还有人评价说,做完精灵耳的我更像猪八戒。

说实话,我个人并不在意这些负面评论,毕竟精灵耳确实满足了我把脸变小的需求。

当然了,精灵耳也不是适合每一个人,毕竟大家的审美层次和经济条件不同,现在韩国品牌玻尿酸的市场价格不会低于5万元,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得起。

我在脸上动了50多个项目了,刚开始是入门级别的瘦脸针,后来就是各种整形手术项目。

在变美的路上,我也踩过坑。2015年,我看到了微博大V的推荐,坐飞机去医院做了整鼻手术。我想把鼻子做高、做翘,但是这家医院技术极差,术后我的鼻子没有变高变翘,还出现了挛缩的情况,不得不花钱做了好几次的鼻子修复手术。

后来我才知道,很多网红医院推崇“网红经济”,专门打造网红项目和网红医生,推荐的都是高利润的手术项目。

现在的审美在不断变化,整容风格也在转变,比如大家不再崇尚“网红脸”,而是“妈生脸”,力求术后看不出整容痕迹。我自己也在不断提高自己的审美和美商。

4、我走出了“自卑”的深渊

但也陷入了“美貌欲望”的陷阱

Kevin,22岁,模特、演员

我就是大家口中“为爱情整容的傻子”。18岁那年,我认识了一个网红,她全身从上到下除了眼球和牙齿是自己原装的,其他部分都是后天加工出来的。

这段爱情最终以她出轨而结束,而她的出轨对象是一个整过容的男生。失恋后,为了证明自己不比任何人差,我一气之下,拿着自己攒下的几万块钱,去广州开启了我的整容之旅。

因为底子不错,我只做了一些微调,并没有做磨骨之类的有生命风险的手术。瘦脸针、双眼皮、眼角、M唇、鼻综合……四年下来,这些项目差不多花了十几万元。

整容后,我获得了更多的关注,走在路上会有女孩主动加我微信。记得有一次搭出租车回家,手机没电了,我让司机小姐姐记下我的微信号,回头转车费。但是加上微信后,她并没有收钱,反而不停地主动找我聊天。

我整容后为了验证自己是否变帅了,去模特公司试镜。结果我不仅得到了模特这一工作,老板还介绍我去做演员,可以在网剧里演一些青春学长之类的角色。

不过,了解整容医美这行久了,我发现,为了多挣钱,很多人,包括整容医生也会给出不负责的建议,那些没有经验的小白特别容易被坑。

我自己第一次割双眼皮时,并没有要求开眼角,但是医生擅自给我开了眼角。当时医生告诉我开眼角更好看,虽然感到奇怪,但也没有和他理论。之后我才知道,开眼角能让他多挣5000元。

总之,做医美还是要慎重,毕竟每一刀下去都是带着不确定性的大胆尝试,这是一个风险大于收获的投资。

整容之后,我走出了“自卑”的深渊,但也陷入了“美貌欲望”的陷阱。尽管周围的人都说我现在已经足够好看了,但我还是决定接下来去做鼻子手术。整容让人欲罢不能,在整容这条路上,我可能停不下来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