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车还没造出来,宝能汽车先开始欠薪了

2021-06-30 08:33:21 豹变

「核心提示」
社交媒体上,一边是宝能汽车融资120亿,要发布高端新能源品牌“BAO”的新闻,一边是宝能员工简洁的评论:“欠薪”“还钱”。宝能系“掌舵人”潮汕大佬姚振华是资本运作高手,2017年进军高端制造,要造车。接连收购了观致汽车和长安PSA,还在全国布局了多个整车制造基地,规划的总产能远超300万辆。四年过去了,宝能汽车真正量产的主要是观致7这一款燃油车,但是销量惨淡,自身毫无造血能力,现金流紧张,拖欠员工薪资再次伤及信誉,宝能汽车要如何撑得起姚振华的野心?

作者 | 潘涛

编辑 | 邢昀

2020年11月8日,西安西咸新区的秦汉新城,宝能汽车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剪彩仪式。

这一天,宝能汽车的西安基地正式建成投产。这场仪式还有着另一层更为重要的意义——宝能“自主研发的新能源xEV平台首车”也在同一天下线。

出席这场仪式的嘉宾们来头不小。宝能系大老板姚振华,也特意飞到西安,参与了此次剪彩。

近几年来新能源市场一片火热,造车新势力中并不乏自建工厂的企业。基地落成、首车下线,本来就是新兴车企发展的常规流程,但宝能这次剪彩却并不普通。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此次仪式上出现的“首车”,事实上并非由宝能西安基地生产。“这些车全部都是从深圳临时拉过来的,跟西安没关系。”

而在刚刚调试好的机器旁边,现场作业的工人也不是真正的工人,他们是从宝能西安研究院临时抓来的演员,大多是刚刚入职的应届生。

整个仪式,宛如一场群戏,而这也正是整个宝能造车故事的缩影。

1、强制裁员,5月工资未发

按照姚振华当时在西安的讲话:

“未来10年到15年时间,宝能集团力争成为集汽车制造商、移动出行服务商和综合服务提供商为一体的汽车集团。”

大半年过去了,宝能汽车不见汽车,现金流越来越紧张,引发了一系列危机。

现年50岁的潮汕商人姚振华是宝能系“掌舵人”,2015年利用金融杠杆成为万科门口的野蛮人,在资本市场上一战成名。此后宝能系从保险、投资等拓展到高端制造业,2017年正式加入造车大军。

造车是个烧钱的活儿。背靠“宝能系”,宝能汽车看起来比其他造车新势力更有“家底”,接连收购了观致汽车和长安PSA,还在全国布局了多个整车制造基地,规划的总产能远超300万辆。

每一步操作都称得上高光,也让外界不免留下这样的印象:宝能汽车最不缺的,可能就是钱。

然而,愿景是宏大的,现实是残酷的,“不差钱”的宝能近期深陷“欠薪”风波

每月12日通常是宝能发放工资的常规时间,以往遇到节假日会提前。距离6月12日已经过去一段时间,5月份的工资却迟迟未发。

有些员工之前已经感到了不对劲。一位就职于宝能汽车的员工对《豹变》表示,5月公司突然出了一本手册,“里面默默写了,工资发放遇节假日延后”。今年前几个月已经出现报销难,管理层自己垫钱的情况。

社交网站上,有用户6月15日发布了一则“宝能汽车欠薪日记”。该日记显示,宝能汽车从2020年12月之后就再未缴纳公积金,已欠缴6月;社保自2021年3月缴纳之后,也有3个月没有缴纳;更为关键的是,5月份的工资,宝能汽车也没有按时发放。

面对未能按时发放工资的意外情况,公司层面并未给出任何书面通知,“也没说法,薪酬这边通知我们都是电话通知,没有文字信息。”此外,有员工表示,宝能汽车将在6月底或者7月初补发5月工资的消息,也是采用了口头告知的形式。

欠薪风波引发了众怒,宝能汽车的员工只能在各种社交媒体上声讨。

更奇怪的是,有员工向《豹变》表示,社保和公积金在“我们这儿有扣除,但是公司却没有缴纳”。

《豹变》就欠薪一事向宝能汽车求证,得到回应:目前正分批次解决欠薪问题,时间大概在七月初,除了一些不受影响的板块,广州目前基本解决了欠薪问题。

其实,宝能汽车的欠薪危机在农历春节前就初有端倪。按照常规,宝能的年终奖为2个月工资,但这笔钱却并没有按时发放。

“直接就没有了,所有人都在猜,是不是没有年终奖?还是快到位了?”有宝能汽车员工对《豹变》称,不仅普通员工面临这样的情况,管理岗位同样如此,他们只能设法稳定军心,告诉大家年终奖一定会发。

不过,最终大家等来的不是年终奖,而是裁员。今年3月,宝能汽车展开了一场人员调整,按照公司发布的公告,这只是一次年度性的、常规的人才优化和组织结构调整,但宝能的做法却并不“常规”。

“一是不给补偿,二是让你一周之内立马走人。”上述宝能汽车员工说。

面对宝能的强势,员工也不甘示弱。一位前宝能汽车员工告诉《豹变》,有员工在和人力谈话时甚至直接掏出手机录视频,对着镜头表示:自己没有提出任何主动辞职的要求,如果要裁员,除了补偿,其他条件概不接受。

这场裁员风波的结果是,一些敢于主张自身权利的员工,最终获得了一定的补偿,在上海和广州,一些员工因为“闹得凶”甚至获得了全额补偿,但“公司让你走你就走的,一毛钱补偿都没有”。

关于欠薪的原因,有内部人士分析称,过去几年宝能整个集团扩张过快,新投入的板块没有形成稳定的现金流,因此造成了短期的流动性困难。

2、销量惨淡,造车不如演戏

6月15日,就在员工为保障权益在社交网站发布“宝能汽车欠薪日记”的同一天,姚振华现身广州科学城,出席了宝能集团与广州开发区的战略合作协议签约仪式。

根据双方的协议,宝能新能源汽车总部将落户广州开发区,而广州开发区则将为宝能新能源汽车提供120亿元的战略投资。

不过这笔投资目前还只是框架协议阶段,真正到账看起来还有一段距离。

而宝能汽车此前一直大手笔买买买,摊子铺的不小。

2017年3月,宝能汽车有限公司成立。9个月后,宝能汽车以66.3亿元的价格收购了观致51%的股份,随后又在2019年,再投15.6亿元,将手中的观致股份增持至63%。2019年、2020年宝能还花费30多亿元全资收购了长安PSA公司股权。

观致汽车是宝能汽车的重要根基,但在宝能汽车手中貌似并没有发挥应有的价值。

观致汽车的外方母公司Kenon 2020年年报显示,2020年,观致一共售出了约12600辆汽车,而2019年时这个数据还是26000辆。2021年一季度,观致只卖出去大概700辆。

宝能汽车的销售有多不理想,线下销售人员最有直观感受。一位在门店工作的宝能员工告诉《豹变》,宝能销量一部分还是靠员工购带起来的,因为店里有员工购指标,无奈之下他只能自己掏钱买了一辆,然后再转手卖出去,因为卖的对象都是亲戚或熟人,所以也几乎不会从车上赚钱。

线下销售乏力,员工也赚不到钱,在他所在的门店,原先一共有12个销售,现在只剩下1个。对此,宝能汽车也开始了门店优化——陆续关停并降级部分门店。

车卖 不好,宝能汽车自身造血能力孱弱,姚老板虽然对造车野心很大,也下了一番“功夫”,但更多是荒诞。

在宝能汽车工作,每天的第一件事情是8:20前到公司打卡,然后参加每日必开的晨会。

“宝能全集团的人员,每天早上8点多,就站在电视机跟前,跟着姚老板一起唱司歌。”宝能汽车员工对《豹变》表示,姚振华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不仅“必须要开,而且每天都要开”。据说为了避免晨会迟到,车开到宝能大厦后,姚振华甚至会让司机提前停车,自己跑步前往会场。

其实,所谓的晨会,不过是员工们一起唱唱“我爱宝能……”的司歌,然后观看时事新闻和集团新闻。整个流程至少花费20分钟。

这样的情况在其他车企是难以想象的,这项类似于“早朝”的仪式被不少宝能员工吐槽,“就像在保险公司一样。”宝能也做过调整,比如“时事新闻”后来就去掉了,但“集团新闻”依然保留了下来。

如果说这样的晨会更多是从老板的个人癖好衍生而来,那么宝能造车的模式,则是公司文化、组织能力的投射。

在宝能,加班是被鼓励的,不加班会得到领导的直接批评,但这并不意味着就能得出相应的结果。“看起来很勤奋,但都是做了一些无用的工作。”有员工这样总结。

一位员工举了这样的例子:从2020年开始,公司就一直计划做一款A0级的SUV,但是项目进行到今年3月份时,突然宣布暂停,让团队把项目资料移交给另一个部门,原来的团队重新做一个A00级别的小电动车项目。

这让他非常不解。

但工作更久的员工,渐渐接受了这样的现实。有2018年入职的员工表示,自己已经参与研究过多个项目,包括小面包车、大大小小的SUV都没做成。

相比项目中途而废,更不专业的,是宝能汽车的工作流程。

在汽车研发中,项目组需要统筹整车的开发进度,包括造型、工程开发、测试、验证、制造。有员工告诉《豹变》,在宝能汽车,一个项目的某项工作经常会因为缺少足够资源推进缓慢,然后无法完成既定任务,公司就无法给到更多资源,反过来让项目的推进更加棘手,有时甚至无法推进,陷入死循环。

碰到需要超前规划的工作更加恼火。“比如定好了显示屏,需要马上去找供应商交流,提供技术标准。”这个过程可能涉及到费用,但宝能往往一到这个时候就打起了退堂鼓——暂停项目或者更换跟进部门。这让员工怀疑宝能想要造车的决心。

因为宝能汽车前期在合作中的一些不专业,许多供应商都吃了暗亏,直接将宝能“拉黑”了,不愿再与之合作。

新能源汽车核心零部件供应商精进电动在科创板招股书里也披露,自己对宝能(西安)汽车研究院起诉追讨货款(321万)、开发费(817万)、模具费(733万)等。

3、宝能的小算盘,盖房总比造车快?

上演剪彩“群戏”以及“自主研发新能源xEV平台首车下线”的宝能西安基地,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量产消息。

有意思的是,宝能旗下楼盘——宝能创智国际却已经开盘售卖。该楼盘距离其西安基地不到两公里,主要项目包括别墅、公寓以及Loft。

除了西安基地,宝能还先后拿下了广州基地、昆明基地、昆山基地、贵阳基地、常熟基地(观致汽车)、深圳基地(原长安PSA)等。

宝能部分基地情况/数据来源:企查查及公开信息

在这些计划中的产业基地,宝能规划的总产能约350万辆。这个数字和宝能近两年的汽车销量对比来看,已经到了离谱的程度。

在不少汽车业内人士看来,在多个区域同时搞基地,除了资金需求量大,更需要足够丰富的产品体系,以及良好的销量保障。而宝能控股观致后,量产的也只有观致7这一款燃油车,虽然宝能试图主推新能源车,不过到现在也没什么进展。

种种迹象表明,相比造车,宝能的野心可能早就放在了别处。

除了西安基地,在贵阳,宝能也有类似的楼盘项目已经开盘。车没造好,房子先卖,宝能也继承了地产商造车的优良传统。

6月中旬,《豹变》致电宝能贵阳基地相关人员,对方表示,自己一两个月前已经离职,离职前该基地完成了厂房封顶,对于目前的情况并不清楚。

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宝能方面表示该项目将力争在2021年10月底建成交付。至少可以肯定的是,该基地的首车下线,还需不少时间。当然,为了追赶进度,西安基地的剪彩大戏或许随时可以再次上演。

几年时间内,宝能在深圳、广州、昆山、昆明、西安、贵州等6个城市已经至少拿下18宗地块,总面积将近500万平方米,其中约8万平方米的土地为住宅用地,余下土地除了极少的仓储用地,绝大部分是工业用地。

拿地太多已经为人诟病,更让人诟病的是这些工业用地的建设进度十分缓慢。广州基地尤其明显,2020年底,曾有媒体实地探访宝能在广州的新能源项目基地,该基地计划在三年内建成并投产,但三年过去,厂区只搭好了框架,地面则干脆长起了荒草。

2018年5月10日,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成立,随后7月,特斯拉获批在临港地区建设特斯拉超级工厂,此后10月拿地,12月完成土地平整,次年1月超级工厂就启动了开工建设。2020年初该工厂正式投产,目前年产量50万辆,和宝能广州基地规划的一期产能相当。

和特斯拉夸张的速度相比,宝能造车显得心不在焉。

不仅是对拿地情有独钟,宝能还将触手伸到了包括生鲜、手机通讯等多个板块。和造车的扫货模式相似,宝能也入手了如南玻集团、中炬高新等造车产业链企业,但是总体看起来姚老板的心思也并不在产业链,而在资本运作。

去年11月,国家发改委调查国内新能源汽车投资情况,特别点名,各地上报恒大汽车、宝能汽车两家车企的项目投建情况。

今年上半年,还没有一辆车量产的恒大汽车市值一度登上4000亿港元。这样的光辉,很难不让让同样是从地产跨界而来的宝能羡慕。

拖欠薪资的舆论浪潮还未退去,6月24日,宝能汽车宣布旗下要推出高端新能源品牌“BAO”,今年将推出两款车型。

就像威马创始人沈晖曾在微博吐槽,“恒大汽车就差汽车了”,这句话也可以送给宝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