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炼金术士,黄金和月入10万,都是真的

2021-06-24 16:31:17 新周刊

颖宝

黄金提炼行业里的“点石成金”,以及深藏的B面。

我是黄金提炼人,不是神棍。/视觉中国

随着“脱金水”的倒入,电子元器件被脱去镀金外衣。黄金元素“溶”进了水里,经过化学反应,又变回固体纯金。

6月初,博主“名郑言顺”发布了这条炼金视频。早在十年前,他就听说过提炼黄金,感到十分好奇,如今终于约到愿意实操演示的专业师傅。

他花了1000多元回收了3袋废弃的镀金电子元器件,最终提炼出4.1克、市面价值近1600元的黄金粒。虽然离“炼出一条大金链子”的目标还差很远,但至少没亏损,还满足了求知欲。

金钱、冷门与“变出金子”,视频内容恰好触及网友们的兴奋点,光在抖音上就取得近300万个点赞、10万条评论、18万次转发。“黄金提炼”话题随之发酵,并将存在近20年但一直低调的炼金行业,推到了舆论中心。

电子元器件能炼出黄金?啥原理。/@名郑言顺 视频截图

质疑往往伴随热度而来。“炼金术是什么邪术” “化学反应过程中会产生废气、污水吗” “干这一行的人,健康会受损吗”,这些声音,忽然从四面八方涌来,包围了一众“炼金师傅”。

他们中的一位邹师傅,近日接受了新周刊记者的采访,一一解答这些疑问,并描述自己眼中的“炼金术”。

“我们自称炼金术士”

2002年时,邹师傅已经入行,属于国内较早的一批黄金提炼人士。

打拼了近18年,他在广东已经拥有了稳定的工作团队、物料供货商、炼金及污染物处理工厂。有合作关系的回收厂,会定期将物料筛选好、直接送入产业园。要知道,他在年轻时,还得每天到废品回收厂蹲点、跟厂家谈回收价格、亲身检验物料质量。

物料,就是有镀金表层的废旧电子器件,包括电路板、CPU、内存条等等,出自电脑、手机、冰箱等电子产品。金元素具有极高的导电性、抗腐性和延展性,广泛出现在电子器件的凹槽与连接部位上。

镀金非常薄,单个电子器件的黄金含量微乎其微。邹师傅拍过一个科普视频,讲一位男士用剪刀刮电路板,捣鼓了半天,结果两手空空——或许有刮出一点金,但细微到难以察觉。

但对于家电回收市场的基数而言,这些金色尘埃是一座座金山。据《中国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及综合利用行业白皮书》透露,2015年我国家电产品的理论报废量为1.24亿台。到了2019年,这个数值已增长至1.7亿台,在短短4年内增长了37%。

在电子芯片的引脚处镀金,主要为增强产品的导电性与抗腐蚀,其他电子元器件亦如此。/图虫创意

20年前,邹师傅还未满20岁,独自跑到广东佛山的电脑城当学徒。他打算学会修电脑的技术后,自己租一个铺位做生意。干了一段时间,老板见他工作态度好、脏活累活都肯干,就问他愿不愿意学习提炼黄金。

起初,他拒绝了好几回。他对提炼黄金早有耳闻,但不了解,“不清楚到底是做什么的,而且(炼金行业)不在三百六十行的范畴内”。行内人自称“炼金术士”,给他一种神神叨叨、捉摸不透的感觉,因此心生抗拒。

之后,在工业操作间里,亲眼看到师傅提炼出真黄金后,邹师傅决定拜师。炼金行业早期沿用师承制,年轻人必须跟随一位师傅,而且师傅只传授操作手法、仪器使用等知识。师傅临近退休时,才会告诉徒弟们核心的化学配方。

在今天看来,想搜到环保的炼金步骤 并不困难,甚至有公司为此专门申请了专利、公开到网上——拆解含金废料,将其浸泡在酸溶液中进行溶解,再将液态金还原,最后铸锭成固态金。操作期间产生的酸性液体,进行中和反应、变为中性废水后,便可正常排放。

邹师傅也拍摄过黄金提炼的演示视频。/邹师傅的视频截图

实际上,炼金配方是在近两三年,因短视频与直播教学的兴起而传开的。此前,“师傅 - 徒弟”的单线传播方式限制了这个行业的发展规模,加之炼金师傅们认为闷声才能发大财,所以炼金行业长期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

“但(它)冷门,也就意味着竞争不大。”邹师傅觉得,以前的炼金钱,“还挺好赚的”。

钱好赚,也易亏

21世纪初,邹师傅学到核心技术后,到广东惠州创业。他在惠州朋友多,而且相比佛山,惠州离深圳更近,便于他往返华强北电子市场。

最初几年,邹师傅是公司老板,也是唯一的员工,每天要忙活十多个小时。累归累,但赚得多,在广东平均月薪约为1400元的时候,邹师傅已经尝到月入数万的甜头。

黄金提炼能让人日进斗金。类似“XXX一个晚上就赚了两三百万”的句式,邹师傅连续听了十多年,耳朵都听得起茧子了。在博主“名郑言顺”的视频中,炼金师傅也透露,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月能赚10来万。

发布于2015年的《再生资源工作通讯》中提到,1000克的手机主板大约能提炼0.28克金、2克银、100克铜、0.1克钯。

这是什么概念?相当于约25部废旧手机中,能提炼出1克黄金——根据当年的平均国际金价,价值人民币近265元。

来自同年金羊网的报道,中国每年有近8000万部旧手机被淘汰。假设所有废旧手机都被送去提炼,将能获得价值高达84.8亿元的黄金。

这一现象也引起了政府关注,早在2012年,《国家“十二五”科学与技术发展规划》便结合环境污染问题,提出要“将包含废旧电子电器在内的大宗废物合理资源化”。

黄金提炼的方法如果用对地方,或许能缓解电子垃圾堆积的问题。/澎湃新闻 截图

哪怕是到目前,全国也仅仅只有一二十万人掌握了专业的黄金提炼知识。邹师傅经常接触业内人士,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来自广东和湖南。广东人在广东讨生活很正常,而湖南人主要是从郴州过来。

郴州下辖的永兴县,每年的白银产量占全国总量的 1/4,而且全部是从工业三废中提炼出来的,被称为“没有银矿的中国银都”。当地人从小对炼银技术耳濡目染,长大后,一部分转行到了稍有相似的炼金行业。

蛋糕大、分食的人少,每个人分到的就多。

但天底下没有免费午餐,容易赚钱的行业,也意味着容易亏钱。只有经验丰富的炼金师傅,才能真正将钱收进口袋。

不同种类、甚至不同生产批次的电子产品,镀金含量都不同。一部分废品回收商,会将含金量低的产品,混入正常含量的产品中。缺乏经验的炼金人,往往忽略检测步骤,照单全收。提炼完后,才惊觉黄金价值还没回收费用高——亏大了。

2012年时,邹师傅就曾因“太过天真”,一夜间亏损了10万元。

只有两种人能通过炼金赚到大钱,一种是经验丰富的,一种是运气爆棚的。/图虫创意

如今他只跟讲信用的回收商做生意,偶尔会用专门检测金属含量的机器,对物料进行抽检。类似的跟头,他再也没栽过了。但邹师傅坦承,即便在日益规范化的今天,这个行业仍存在很多套路。

质疑、误解与深藏的猫腻

2019年秋末,邹师傅感到广东省内的物料供给渠道已稳定,想触及省外的渠道和市场,便注册了短视频号,将公司的联系方式公开在互联网上。他希望这是一座新的桥梁。

但这座桥,后来延伸得比想象中远,甚至有些超出他的掌控。

最初他主要做科普向,比如录制如何分辨纯度、如何辨别真假黄金、什么是提炼黄金等视频。

流量让他扩展了物料来源,也让他遇到心思各异的人。有人假装记者,想借采访的名义套出配方公式;有不少人提出要拜他为师,最年轻的只有17岁、还未成年,想学点赚钱快的门道。邹师傅忍不住反问他,你家长知道这件事吗?

黄金的诱惑很大。/视觉中国

慢慢的,他的视频开始聚焦行业 B 面,比如“偷金”。视频中,邹师傅把纯金项链放进一种像清水一样的液体中,仅仅涮了3秒,项链的重量就轻了 2 克——金子,被这看似清水的液体“偷走了”。

邹师傅说,一部分商家会借助维修或清洗金饰的名义,暗暗偷一点金,“如果被顾客质疑,他们会说这是正常的维修损耗。其实,超过 0.1 克的损耗,都是不正常的”。

该视频发布后,邹师傅连续多天接到同行们的辱骂电话。他不得已,将视频账号关停了4天,以避风头。但他并不后悔,他要让顾客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的利益。

正常清洗黄金的溶液,是稀盐酸。部分商家会在稀盐酸中再加入硝酸,两者一混合,便可溶解黄金。/邹师傅的视频截图

流量也放大了来自行业外部的指责声。视频下方的评论区内,不少网友认为“提炼期间排出的废气和污水,极度污染环境”,更有网友直言“赚到了钱,丢掉了良心”。

这类言论并非空穴来风。位于广东汕头的贵屿镇,被称为“电子垃圾第一镇”,曾在2006年被央视报道披露,当地几乎每家每户都在从事电子垃圾的拆解与提炼工作。小作坊内没有任何废物回收装置,刺激性的烟气在室内、天空弥漫。

这种现象令大众愤怒,有媒体甚至将黄金提炼称为“危险的财富来源”。

成堆的电子垃圾,曾是贵屿镇之痛。/视觉中国

邹师傅觉得,这是源于工业园与小作坊之间的误解。2013年,贵屿镇政府启动了工业园项目,引导金属拆解与提炼从业者们环保作业。据汕头市潮阳区环境保护局的监测数据,2018年上半年,贵屿镇的环境空气质量指数(AQI)达标天数占 90.4%,剩下近 10% 的不达标天数均为轻度污染。虽然镇内仍有部分电子拆解提炼产业,但环境大大改善了。

邹师傅与广东地区的炼金师傅们,早就统一进入了深圳的工业园炼金。园区里的公司,全都配置了活性炭吸附器、等离子净化器、UV光氧催化净化器等污染物处理仪器。

虽然他会在视频里演示炼金步骤,但他其实是仗着经验丰富,才敢直接上手的,“许多网友看了几期视频,就自己在家提炼,这样非常危险,化学药剂可能会灼伤手部”。

邹师傅进行炼金作业的工业园一角。/邹师傅 供图

发光的金子、隐秘的炼金术士、深藏的猫腻、诱惑的深渊……这些标签始终围绕着炼金行业,但其实很大一部分,都是行内人给自己贴上去的。

这是一个被过度神秘化的行业,邹师傅说。

在互联网的浪潮中,但愿这个神秘的行当,能被更多人了解。

(文中邹师傅为化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