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聚焦中国空间站中文界面:该轮到中文上场了

2021-06-24 09:04:40 澎湃新闻

6月17日,航天员聂海胜、刘伯明、汤洪波顺利进驻中国空间站,3名航天员将在轨驻留3个月。而中国自主研发的空间站麒麟操作系统和中文操作界面近几日持续引发中国香港和台湾地区媒体的关注。

麒麟操作系统

中文操作界面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台湾岛内媒体中时新闻网6月23日凌晨刊文《天宫启动新兴太空语言 外国航天员加紧学中文》。

文章写道:“全世界所有的天文与太空科学爱好者,对于各种太空科学影片中的受访者使用英文与俄文受访已相当习惯。不过自从中国启用了空间站之后,国际空间站也可能在数年之后退役,有关太空科学的国际媒体与网络论坛正在议论纷纷,许多国家的航天员除了原先的英文与俄文之外,早已开始加码学习中文,否则上了中国空间站会连操作界面与作业手册都看不懂,也不见得能跟中国航天员沟通。这些有关全球航天员学中文的现象,让许多大陆与海外华人忍不住感到自豪与骄傲。”

台媒在文章中写道:不论是电视或网络的科学与探索频道,过去主要都以英文为主,受访者如果是俄罗斯人,则会使用俄语。最近太空科学网络与论坛已开始讨论,中国空间站启用后,“操作手册与使用接口使用的是中文吗?”甚至有人主张,方便未来可能登上中国空间站的外国航天员,可以考虑中英文并列。绝大部分的人都认为,上了中国空间站跟上了中国船舶一样,使用中文是必然的过程,这也是为什么欧盟一些航天员早就开始学中文。欧洲太空总署官员说,有几位已经学了3年中文,为的就是将来搭乘中国载人飞船登上中国空间站。另有一名意大利的女航天员克莉斯多佛瑞蒂(Samantha Christoforetti)则是大学时期就开始学中文,她有可能成为首位登上中国空间站的外国航天员。

文章回顾了美国和苏联在太空中的合作往事:“从美苏在太空中握手之后,两国的太空机构与航天员交流频繁,双方都努力学习对方语言。美国太空总署(NASA)的航天员表示,在训练当中最头痛的是学习俄文,甚至比失去方向感或失去重力造成晕眩呕吐还要痛苦。而为了要学好英文与俄文,美俄两国会安排航天员到对方的太空部门居住与学习,同时加强语言训练。”

“今年美国SpaceX火箭完成国际空间站补给任务,联盟号预备退出国际空间站运载任务,但是各国航天员又有新的难题了。国际空间站因老化与经费问题,大约会在2028年至2030年之间除役,届时可能只有中国空间站在轨道上工作,而且中国也欢迎其他国家参与中国空间站的运作与研究工作,目前已知会有17个国家的航天员陆续登上中国的天宫空间站。”文章分析。

现在,中国人说:“该轮到中文上场了”。

文章认为:“未来各国航天员将在中国的火箭发射场与天宫空间站上与中国航天员互动,显然中文会是主要语言,英语有可能会做为辅助语言。还没有学习中文的外国航天员,恐怕就得加把劲了,因为环境险恶的太空中,指令传达与理解错误可能会造成灾难性的结果。至于有关太空领域的科学研究,也将会有愈来愈多的论文以中文发表。按此情势发展,中文即将成为新兴的国际太空语言,只要谨慎经营,中国成为太空强国也是指日可待。”

另一方面,香港媒体注意到了空间站的“中国大脑”——中国自主研发的麒麟操作系统。操作系统是整个信息系统的核心,而正如麒麟研发团队成员所说:“对于国产操作系统来说,任何一段操作系统代码,都是我们可以掌握的。”

6月23日,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发布《从火星到月球:中国航天任务背后的计算机系统》一文介绍说,无论是中国的火星车、空间站还是带回月球样品的月球探测器,它们背后都有一个鲜少有人知晓的系统。麒麟操作系统的核心部分被视为国家机密,而它在中国航天工程中的应用刚刚得到了官方证实。

上周日,央视《新闻直播间》节目指出,操作系统是计算机的灵魂,而我国自主研发的麒麟操作系统已经在“天问一号”成功着陆火星、中国空间站、北斗工程、金融、能源、交通等领域得到广泛应用,为国家重大项目贡献了“中国大脑”。

延伸阅读:

中国空间站意外带火这部8年前的美国电影:是时候学中文了

这几天,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第三步”取得突破性成就,让一部2013年的美国电影,重新火了一把。很多网友“考古”发现,好家伙,科幻片变“纪录片”。

8年前,著名导演阿方索·卡隆操刀的《地心引力》里,女主角命悬一线,驾驶俄罗斯“联盟”飞船,开向中国天宫空间站,试图驾驶中国飞船返回地球。

天宫空间站种菜,网友表示“种花家传统艺能”

然而在中国空间站,女主角面对写满中文的控制台却犯了难,只能使用“点兵点将”大法。

最终,女主角有惊无险地驾驶神舟,回到了地球。

这两天,央视等中国主流媒体,历史上首次曝光了中国天宫空间站的操作界面,网友们发现:嘿,真跟《地心引力》里一样!

网友温馨提示:想来中国空间站,要先学好中文哦。

无独有偶,在TikTok上,一位长期关注中国新闻的外国博主也重看了这部电影。

这名TikToker6月19号感慨,“是时候学中文了。中国空间站的控制系统全是中文写的。Gravity(地心引力)这部电影已经变成了Reality(现实)。”

楼下一名加拿大华裔说,“我同意,我从没机会学习普通话。”觉得学中文很有必要的网友还真不少。

但也有人觉得,中国的空间站这么先进,肯定能选择语言的辣。

还有评论“卖弄”起自己学到的中文。实际上,英国广播公司(BBC)2018年发布了一篇文章,题为:为什么欧洲的宇航员都在学习中文(Why Europe’s astronauts are learning Chinese)?

文章爆料,欧洲宇航员正在努力学中文,因为想去天宫空间站。在轨运行的国际空间站由美国宇航局主导建造,最早将于2024年退役。

回想27年前,国际空间站建设时,美国不允许我国航天员入站。现在,我国自主建设的天宫空间站在发射前就广泛开放合作——已有数十个国家向中国提出申请。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主任助理季启明16日在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已遴选出来自17个国家的9个项目。

我国还不计前嫌,接纳了美国的“入站”申请,但奈何美国的项目“不争气”,意外落选了。

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外国航天员入住“天宫”了。虽说操作系统支持多语种不难,但就像TikTok网友建议的,学习中文,还真是很必要的。

讲真,追中国航天比追剧还爽。因为现实里发生的事情,爽文都不敢这么写。

北京时间2021年6月17日9时22分,搭载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的长征二号F遥十二运载火箭,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点火发射。当天,一名外国TikToker就兴奋地分享了这一消息。

北京时间2021年6月17日18时48分,航天员聂海胜、刘伯明、汤洪波先后进入天和核心舱,标志着中国人首次进入自己的空间站。

这一“历史性时刻”到来后——17日,有网友在TikTok的视频下方评论感叹,神舟十二号只花了4小时,就完成了对接。

中国航天的三位帅哥,还要在空间站待3个月。他们面对的繁重工作,可不像“拆快递”、“装WiFi”这么简单。

航天英雄杨利伟18日在北大演讲时介绍,航天员仅螺丝就要卸1000多个。

杨利伟冲上热搜的演讲,还提到了一个英文单词——Taikonaut。

翻译翻译,什么叫Taikonaut?

如果留心的话,欧洲航天局第一时间向中国发来的祝贺,就使用了这个词。连天和核心舱的名字,他们都细心地给出了Tianhe的注音,和括号里Heavenly Harmony的意译。

“Taikonaut”是由中文“太空”的拼音和英语单词astronaut混成的拼缀词,已经被牛津词典收录,意思为Chinese astronaut(中国宇航员)。

作为仅有的三个独立载人航天国家,美国、俄罗斯和中国航天员的称呼各不相同。美国或其他国家的航天员名称一般是“astronauts”,俄罗斯航天员被称为“cosmonauts”。

随着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外媒也逐渐开始使用“taikonauts”来称呼中国航天员。

网友也“活学活用”起来!

“神舟十二号将3名“中国航天员”(taikonauts)送上太空,要完成中国第一个空间站的建设。”

“祝贺这3位中国航天员”↓

这位叫Martijn Peters的TikToker,他18日说着荷兰语,开心地介绍,“环绕地球的轨道上,从此多了一些人!”

还有这名经营者自己的科普频道的博主,详细地给网友们科普“天宫空间站背后那不可思议的科技”。

还有,对中国了解颇深的俄罗斯航天爱好者,18日向俄罗斯用户传播着中国空间站的进展。

中国航天“天团”,也有自己的粉丝了~不仅是这次的航天员,那些曾经搭乘神舟的英雄们的历史资料,都被找了出来。

每当我们感慨航天事业的伟大艰辛时,自然也会思考,人类为什么要探索太空?

毕竟地球不是苍蓝一片,开发戈壁、荒漠这些地方,比移居火星的可操作性高得多。

但是,当我们成为在树上生活的柯希莫,像汤洪波一样,从400千米高空向下一望。

那种摄人心魄的美丽,让地球上某些西方势力挑起的反华行动、炒起的阴谋论显得更渺小,更可笑。

到时候,我们会不会用新的角度看待世界,看待他人?

星辰大海是我们的征途,但不是我们的征服。中国正在用一种独有但普世的东方价值观,书写着新的星际故事。

为什么去“追星”?因为这是属于Homo Sapiens(智人)的终极浪漫。

2012年,神九航天员景海鹏、刘旺、刘洋全部进入天宫一号实验舱内

2021年,航天员聂海胜、刘伯明、汤洪波奉命出征,并成功进入中国人自己的空间站,TikTok立即“同步直播”了相关盛况。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胡淑丽_MN7479)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