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陪妻做产检,妻子很正常,他却住院3年花了60万,啥情况

2021-06-23 17:24:26 大河乡土

“我生病后,是妈妈和我妻子在身边照顾,但大部分时间里妻子要回家照看女儿,平时只有妈妈一个人留在医院。妈妈一辈子生活在农村,没见过世面,不擅长与人交流,可为了我,她还是硬着头皮和医生沟通,向病友打听治疗方案。每次看到她局促不安的样子,我心里都很难过,心疼她,我觉得自己不是个孝顺的儿子。”在山西太原市中心医院的一间病房中,申少帅看着在一旁忙着给自己准备饭菜的妈妈,心存愧疚。

今年33岁的申少帅家住山西长治市潞城区翟店镇西天贡村。患病前,他曾是一家小餐厅的厨师主管,妻子是餐厅服务员。2014年,女儿的出生,给他们这个家带来了欢声笑语,也让申少帅感到了安宁幸福。为了让女儿有一个伴儿,他和妻子计划着再生一个孩子。2018年5月9日,申少帅陪着怀了二胎的妻子去做产检。“妻子的产检很正常,但医生随口说的一句话,让我的生活发生了变化。”图为申少帅和妻子、女儿的合影(家属提供)。

“当时,医生看到我的脸色不好,建议我做一个全面检查,我完全不以为然,觉得是自己太劳累了,缓缓就好了。没想到做了抽血检查,又让我做骨穿,就这样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后,我被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m5。”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般砸向申少帅,一向乐观开朗的他,大脑一片空白。

原本就是家里的顶梁柱,全家老少全靠他支撑,这一病,把申少帅推到了痛苦的深渊。他不肯相信这样的结果,又先后去了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和河北陆道培医院,报告结果让他彻底灰了心。图为病床上的申少帅。

“没什么好的办法,必须骨髓移植。”听到医生的建议,申少帅打了退堂鼓。“我一个普通农民,做小饭馆厨师的工资一个月也只有5000元左右,骨髓移植一下子要拿出几十万,我到哪里找那么多钱呢?”面对巨额医疗费,申少帅决定不做骨髓移植,就在长治的医院进行化疗。

考虑到要给申少帅治病,如果二胎生下来,一家人肯定忙得应接不暇,申少帅的妻子无奈去医院做了流产手术。看到生活一下子变了模样,申少帅实在接受不了,他跑到妻子看不到的医院角落,狠狠地哭了一场。图为申少帅每天服用的药物。

开始化疗后,申少帅的母亲就赶到了他身边。56岁的申红娥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平时很少外出,一辈子养儿育女勤劳耕作,还沉默寡言。“来长治的时候,我不知道路,就一边坐车一边问,也顾不上那么多,就只想赶紧来到娃跟前,能好好地照顾他。”这是申红娥说得最长的一句话,因为和她说话时,她总是用“嗯”来回答所有的问题。图为申红娥端着给儿子做好的饭走在医院的走廊里。

2018年5月16日,申少帅肝脏真菌感染,持续发烧。“我们当地医疗条件有限,医生建议我转院治疗,可我根本转不起啊,我没有经济能力去更好的医院治疗。我看到我妈去求医生,让我继续留在这里治疗,我实在是心里难受,眼泪就忍不住下来了。”觉得自己很没用的申少帅,心灰意冷地想要去死,他不想拖累父母和妻女,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花钱的无底洞。图为申少帅坐在病床上输液

生病前,申少帅是当地雷锋志愿者协会的义工,经常去敬老院看望孤寡老人,也常常去福利院看望残障儿童。“我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被帮扶的对象。”申少帅说,他确诊后,义工朋友们积极帮他筹款,开导他,社会上的爱心人士也为他捐款助力,他的心态慢慢地没有那么消极了,“我想,这么多人都在关心我,我好不起来,我对得起谁?”

在大家的鼓励下,申少帅开始积极面对病魔,他为了不让亲朋失望伤心,在化疗两年多后,终于做了骨髓移植的决定。图为患病前的申少帅和义工朋友到福利院做活动。

但长期的化疗,已经延误了移植的最佳时间,虽然医生帮助申少帅联系了3个捐献者,可最终还是没有如愿。“那时,我一边四处借钱筹款,一边等待捐献者,但是钱总也凑不够,一次次地错过机会。”之后,申少帅的爸爸和妹妹又和他做了配型,结果只有爸爸是半相合。“这个结果并不理想,但是活下去才是唯一可以报答亲朋好友的机会,我就没有犹豫,开始做移植的准备工作。”在熬过了8次化疗后,申少帅准备用爸爸的骨髓进行移植手术。图为护士在检查申少帅的输液情况。

2020年11月7日,申少帅在太原市中心医院进仓,11月18日顺利进行了骨髓移植。“我爸爸年纪大了,他的骨髓质量肯定不够好,但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活着,活着才有无限可能。”申少帅躺在病床上,无奈地说。从确诊到现在,他已经花掉了60多万,家里也变卖了所有能卖的东西,只剩一套农村老房,全家人的生活仅靠爸爸在村里打零工挣的钱维持。图为申少帅举起双拳鼓励自己。

移植后的排异,各种感染和指标的不正常令申少帅痛不欲生,他看病友们一个个的出院,内心很不是滋味。医生说后续排异治疗大概还需要20万左右,申少帅觉得自己被打败了。“我妈一直安慰我,说别人都出院了,我也没问题。我不忍心看着老人家这么大年纪了,还跟着我寝食难安、为钱发愁,我的苦闷只能憋在心里。”活在母亲的安抚中,申少帅感觉自己是个不孝子,他希望自己能够活下来,有机会可以报答妈妈,报答帮助过他的所有人。图为申少帅在妈妈的搀扶下回病房。大河乡土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