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卖猪要亏10亿?猪价再低下去,会出现第一个倒下的巨头吗?‖奇舒农牧特约·周一见

2021-06-22 20:42:07 农财宝典畜牧版

一个月卖猪要亏10亿?猪价再低下去,会出现第一个倒下的巨头吗?‖奇舒农牧特约·周一见

《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 吴昊晖

没有最低,只有更低。这就是最近猪价的真实写照。根据新牧猪价指数,6月6日,全国均价两年来首次跌破8元/斤,大家还没缓过神来,6月17日,猪价就已经跌破7元/斤,并且丝毫不见有止跌之势,截至6月21日,全国均价6.22元/斤。笔者半个月前曾经撰文形容,猪价要梦回2018年非瘟发生之前,然而如今的价格甚至已经低于2018年8月的6.77元/斤,这已经是不折不扣的养猪人的噩梦了。

伴随猪价暴跌的,自然是养猪人的深度亏损。目前新牧猪价指数已经下探到了55.59,这也是自2013年指数首次发布以来的历史最低值。这意味着全国养殖户的平均亏损率已超过40%。而根据各大媒体的报道,养殖户头均亏损1000元的比比皆是,外购仔猪育肥的养殖户最高甚至可以达到头均亏损2000元。有的养殖户辛辛苦苦养500头猪,去年还是盈利100万,今年瞬间变成亏损20万。这种强烈的对比,再一次印证了“家财万贯,带毛不算”这句老话。

养猪行业一直以来强烈的周期律其实大家并不陌生了。许多分析一直将这种猪价的周期性剧烈变化归咎于散户占比过大,投机性过于明显。不可否认,这一波巨亏的有很多是去年明知道天价猪苗,还要进场搏一把的“赌徒”,赌输了确实只能怪自己。不过此前同样有很多分析认为,随着近两年大集团出栏占比的提高,猪周期将趋于平缓,目前来看显然失灵了。那么被寄予厚望的巨头们,在这一波暴跌中,表现的又怎么样呢?

要看清楚家大业大的巨头们的实时业绩,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口说无凭,上市企业的公告才是权威。首先来看最直接的业绩报告,半年报还早,目前只有一季报,但一季报只包含了1-3月,虽然这一轮猪价大跌从2月就开始了,但重头戏在4-6月,一季报只能反映部分情况,但其实也可见端倪了。

根据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的统计,18家畜牧类上市企业中,就有多达10家的一季度净利润出现同比下滑,温氏、正邦、新希望等巨头跌幅均超过50%。事实上除了龙头老大牧原一枝独秀的69亿净利润之外,其他企业的净利润全部都低于10亿,正虹科技更是直接报告亏损。大部分企业对利润暴跌的解释都很直接,就是猪价跌了。

如果说一季报还只是凛冬将至。接下来的几个月可以说是真正的考验了。上面提到猪价跌破8元的时候,很多人都将它视为一个标志,为什么呢?因为这正好是牧原此前公布的一季度商品猪生产成本,就是8元/斤。这意味着连牧原都要开始亏钱了。

猪价可以短期大跌,养猪巨头的成本肯定不会瞬间剧烈波动。这也给了我们一个大致分析的角度,用巨头们一季度公布的生产成本和目前的猪价比较,再乘以每月的最新出栏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看出他们的盈利情况。

由于并非每一家上市企业都主动公布了生产成本。根据目前的出栏数量,上市猪企可以说形成了一超三强的局面,牧原、温氏、正邦、新希望从规模上已经和后面的企业拉开距离。我们就以这四家企业作为代表,简单推算一下。

此前根据农财数读的调研,这四家巨头一季度的成本分别是牧原8元/斤,温氏15元/斤,正邦10.8元/斤,新希望10元/斤。显然温氏这个成本不太正常,温氏也对此进行了详细的解释,主要原因是公司前期部分外购仔猪育肥后在一季度上市,外购猪苗成本比自产猪苗高。再者是一季度肉猪出栏量同比下降,费用分摊拉高单位成本。此外,温氏北方区域公司主动淘汰了部分低效种猪等,当期一次性计入营业成本。

考虑到其他三家都是主打的自繁自养模式。为了尽量在同一维度比较,笔者选取了温氏此前公布的2020年全年成本11元/斤参与对比计算。

首先我们来看看5月的情况,5月的出栏数据,销售收入以及卖猪价都已经公布。我们可以首先用收入/(出栏数*售价)算出各家的头均重量。然后再用(售价-成本)*出栏重*出栏数算出这个月的盈利。

四巨头5月盈利推算

根据这个推算结果,可见牧原依然凭借强悍的成本控制能力,守住了盈利线。而另外三家不可避免的迎来了亏损。正邦的可能亏损甚至高达8亿元一个月。其中一个比较异常的数据是新希望推算出来的出栏重明显低于正常值,显然新希望出栏了不少小体重猪,原因暂时未见公司做出相关解释。

接下来我们可以按照这个思路来推算一下,6月这些巨头们的盈利状况会有什么进一步的变化呢?显然猪价的下跌,巨头不可能独善其身。6月巨头们的最终的平均出栏售价极有可能低于7元/斤。我们乐观的以7元为参考值。本月的出栏量同样值得推敲,按理说面对低价,大部分猪企都会放缓出栏,以待后市反弹。但对于巨头而言,恐怕并不容易。农财数读此前统计上市猪企2021年的目标平均是2020年的2.5倍。因此2021年每个月的出栏逐月增长是必然的,就算现在踩刹车,起码也会保持和5月一个水平,所以我们假定6月和5月出栏一致。

然后就是生产成本了。任何养猪人在低价期都会加大对成本的控制力度。比如温氏就明确提出,公司未来外购猪苗大幅减少,自产苗增加,猪苗成本将大幅下降;公司产能释放,产能利用率提升,将迅速分摊固定成本费用;加强服务部管理,提高上市率,减少异常损失,成本也将大幅减少。公司2021 年全年生猪养殖完全成本目标为10-11.5 元/斤。

正邦则表示1~3月份正邦科技完成35万头低效母猪淘汰,每头亏损约4000元。主动淘汰相对较差种猪,替换更新性能较优的种猪,都有利于公司成本的快速下降,最大化资源效率。新希望也同样表态停止外购仔猪,目前后备情况能支撑产能规模且有一定富余空间,形成这个体系之后成本会大幅度下降。

既然各家企业都对成本控制信心满满,我们也乐观的相信他们都能比一季度再压榨出1元/斤的成本。让我们来看看这种情况下的6月盈利推算结果。

四巨头6月盈利推算

目前看来牧原如果能够重新控制回到2020年报公布的6.75元/斤的成本,应该能勉强保住不亏。其他三巨头即便成本能比一季度大幅改善1元/斤,数亿元甚至超过10亿元的亏损都难以避免。

正所谓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上市巨头们虽然肯定是财大气粗,这样每个月几亿的亏出去,究竟能支持多久呢?普通人持家都知道无非开源节流两条路。猪价的大势连巨头也很难左右,开源恐怕一时半会很难做到。节流估计会成为各大企业接下来的必选项了。近期多家企业都传出裁员消息,某大集团的员工减少数量更是以万计。而许多动保企业都反映销量大幅下跌。巨头们也要开始勒紧裤头过日子了,毕竟坚持到最后的胜利者,得到的回报可能将远远超出现在的亏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