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塔利班总攻在即,事关中国西疆安全与稳定

2021-06-22 19:41:16 新民晚报

从5月战事全面扩大以来,塔利班武装的战果令人吃惊:阿富汗全境34个省,塔利班已占据17个;在最具象征意义的喀布尔,塔利班兵锋甚至距首都西郊仅20余公里……

不到一个月时间,中国外交部对身在阿富汗的中国公民的提醒,从“如非必要,请尽快离阿”变成了“尽早离境”。

这背后,是阿富汗国内局势的急剧恶化,安全变量急剧增多。阿富汗地缘政治地位独特,今年以来随着美国的阿富汗驻军政策发生重大变化,其局势变化对地区及国际社会都有重要影响。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研究助理郑海琦表示,阿富汗国内和平事关中国西疆的安全与稳定,其意义绝不仅限于在阿中国公民的个人安危。

战场态势“一边倒”

目前的阿富汗战场,几乎呈现一边倒的态势。一边是攻势如潮的塔利班武装;另一边是军心不稳的阿政府军

从5月战事全面扩大以来,塔利班武装的战果令人吃惊:阿富汗全境34个省,塔利班已占据17个;在本属于坚定反塔的原“北方联盟”控制区,塔利班已经攻入昆都士等大城市的近郊;在最具象征意义的喀布尔,塔利班兵锋甚至距首都西郊仅20余公里……

颇为讽刺的是,三周前,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信誓旦旦地称,阿富汗政府军有实力靠自己站稳脚跟。而三周后,世界所看到的是,大批受过北约训练的政府军士兵临阵倒戈。他们有的领取路费回家,有的甚至被塔利班收编,以操作先进的外国军械。

查看大图

被俘虏的阿政府军士兵。图源:liveumap

再度重燃的内战,受苦最深的还是无辜民众。在喀布尔郊区的荒地上,越来越多的难民在此搭起帐篷,度日艰难。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在阿富汗5岁以下儿童中,就有约130万人严重营养不良,遑论其它弱势群体。

查看大图

上月针对喀布尔一所女校的血腥恐袭,导致200余名女生死伤。 图源:Haroon Sabawoon

“普遍的腐败,以及缺乏民众支持,造成阿政府军战力总体低下。”郑海琦表示,“美国仓促的、不负责任的撤军,则给塔利班创造了战机。”

当地安全专家表示,在掌握空中优势、获得充分补给的情况下,阿政府军大体可以与塔利班保持均势。但阿空军的所有战机都是由美国承包商帮助维修和保养。美国仓促撤军,导致美国承包商不知所措,阿空军也陷入瘫痪。

美国总统拜登4月下令,所有美军将在9月1日前撤离阿富汗,以终结持续了20年的漫长战争。截至目前,撤军工作已完成近半。

美国图谋在巴驻军

撤与留的问题看似解决,实则不然。

五角大楼发言人约翰·柯比当地时间21日表示,鉴于塔利班武装在阿富汗全境势力扩大,美国军方可能会放缓从阿富汗撤军的步伐。

据柯比所言,虽然9月前全部撤出的最后期限仍然有效,但他强调,美军可以根据情况调整撤军步伐,“希望能保持这样做的灵活性。”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美国政府将于22日召开会议,以讨论在塔利班控制更多地区的背景下,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问题。

郑海琦认为,完成撤军事关给美国国内民众以交代,因此撤军的总体趋势难以逆转。但从确保阿富汗不再沦为恐怖主义温床,以及在大国地缘政治博弈中占据优势的角度出发,美国很可能会谋求在阿富汗,或者在中亚与巴基斯坦等阿富汗近邻实现其他形式的军事存在。

20日,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在接受美媒采访时正面回应了这一问题,他表示巴基斯坦“绝对不会”允许美国中央情报局在美军撤出阿富汗后,使用巴基斯坦领土上的基地执行跨境反恐任务。此前,美国媒体还出现在中亚重设军事基地的声音,但遭到俄罗斯的坚决反对。

查看大图

伊姆兰·汗在采访中还批驳美国媒体只知炒作新疆问题,却对印控克什米尔真实的“露天监狱”只字不问。图源:Axios

巴基斯坦对阿富汗和塔利班拥有特殊的影响力。郑海琦表示,同意美军进驻巴基斯坦对伊姆兰·汗而言无异于政治自杀,但美国有可能通过私下的让利,使得巴基斯坦在某种程度上配合美国对塔利班的限制和打击。

本月上旬,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表示,美国与巴基斯坦就确保阿富汗不再成为恐怖组织袭击美国的基地进行了“建设性讨论”。伊姆兰·汗在接受采访时也证实,中情局局长威廉·伯恩斯最近对巴基斯坦进行了非公开访问,商讨相关事宜。

周边合作至关重要

在重重生存压力下,阿富汗总统加尼和阿富汗民族和解高级委员会主席阿卜杜拉将于25日访问白宫。阿富汗政府一名高级官员表示,加尼将寻求美国保证在撤军后继续支持阿富汗政府军。

美国的支持不难有,但很难说是否足够。塔利班发言人比乌拉·穆贾希德15日在接受美媒《外交政策》杂志采访时声称,由于阿富汗政府拒绝履行承诺,塔利班会“继续战斗”,直到建立一个服务全体阿富汗人的“伊斯兰政府”。

郑海琦表示,塔利班之所以在美军尚未完全撤离阿富汗之际发动大规模进攻,主要希望在后续与美国和阿富汗政府的博弈中占据优势。

查看大图

驻阿美军5月2日将一座军事基地移交给阿富汗政府军,而这里恰恰是塔利班围攻的重点。 图源:Getty

去年2月,美国与塔利班达成历史性协议,约定美军从阿富汗逐步撤军。作为对应条件,塔利班保证对恐怖组织"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进行打击,并在外国部队撤出阿富汗后与阿富汗政府进行和平谈判。

“对于阿富汗政府而言,能否在9月,即外国部队撤军前遏制住塔利班的攻势至关重要。”郑海琦表示,目前的战局充满变量,不仅事关阿富汗政局走向,也关系到周边国家的安全福祉。

郑海琦认为,防止阿富汗再次沦为恐怖主义温床对中美两国都至关重要,这也许能为中美提供开展合作的空间。拜登4月宣布撤军命令时表示,美国将呼吁其它国家为阿富汗提供支持,其中包括中国。

值得关注的是,本月初第四次中国—阿富汗—巴基斯坦三方外长对话以视频方式举行。会议就推进阿国内和平和解进程、深化三方务实合作与反恐安全合作等达成重要共识。5月7日,中美俄巴四方会议还就阿富汗问题发表了联合声明。

查看大图

6月4日,中阿巴三国外长以视频方式举行第四次中国-阿富汗-巴基斯坦三方外长对话。图源:外交部官网

延伸阅读:

美国在中国旁边扔下的烂摊子,现在失控了?

阿富汗当前局势严峻危急到了什么程度?

在中国外交部发布建议在阿中国公民“尽早离境”的提醒后,一些人把它与中国外交部5月27日发布的前一则提醒对比,“如非必要,请尽快离阿”,认为这表明阿富汗局势更加紧迫了。

其实,对阿富汗局势骤然恶化,美国及其盟友在宣布撤军之初就已心知肚明。但他们现在想的只是尽快脱离“苦海”,不惜为此将阿富汗以及这个国家的民众进一步推向苦难的深渊。

美国和其他外国部队撤得有多急?早在5月25日,美国的亲密盟友澳大利亚就宣布将在三天内关闭驻阿大使馆,原因是美国和北约的撤军让当地“安全环境的不确定性大大增加”,“已无法保证外交人员的安全”。

美国之前说的是9月11日之前全部撤出,但实际撤军速度远超预期,预计7月中旬就能完全撤出……

在不负责任“一撤了之”的同时,美国一些官员、媒体和智库还酸葡萄心理泛滥。

他们各种渲染中国试图填补“后美军时代”真空,谋求在阿富汗拓展地缘政治影响,甚至声称中国和俄罗斯、伊朗等会将阿富汗作为与美国战略竞争的“战场”……

1

这一个多月以来,阿富汗正在陷入实际上的“内战状态”。

可能大家都还记得5月9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发生的那起骇人听闻的中学爆炸事件,造成至少58人死亡,150余人受伤,死伤者大多是什叶派的女学生,武装分子故意将其作为目标。

另外,联合国的援助工作者、脊髓灰质炎疫苗接种人员和记者,尤其是女性,都被单独列成了攻击对象。

事实上,这样的血色事件只是阿富汗人民正在承受的冰山一角。

对于阿富汗人来说,他们的前景简直令人恐惧。根据美国媒体统计,与2020年相比,今年1月至3月的平民伤亡人数增加了29%。仅5月一个月,阿富汗国内与恐怖主义有关的死亡人数为4375人,高于2020年的1645人。

而未来几个月,阿富汗人民要面临的局势可能更加不容乐观。根据媒体收集的数据,自5月1日美军正式开始撤出该国以来,塔利班通过当地调解、军事进攻和政府撤退,已经占领了50多个地区——该国一共大约有400个地区。仅在过去的24小时,阿富汗国内就有大约十几个地区落入塔利班手中。

而且随着7月中旬17000名美国承包商将全面从阿富汗退出,塔利班的占领之路可能还会继续加速。

阿富汗军队有多依赖外国尤其是美国承包商呢?

军队的维修、保养、加油、培训和其他维持其部队运转所必需的工作,都要靠承包商来完成。五角大楼司令部甚至有一个结论,认为在没有承包商支持的情况下,任何阿富汗飞机都无法维持超过几个月的战斗效力。

美军撤军以后,阿富汗人民还面临着来自ISIS和基地组织的新恐怖主义威胁。

6月17日,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美军从阿富汗撤军以后,基地组织可能会在两年内在该国迅速壮大,重新集结,卷土重来。”这也是拜登宣布撤军以来,美国方面对阿富汗恐怖主义威胁前景最具体的公开预测。

另一方面,疫情还在继续重创这个国家。6月以来,阿富汗正在重新席卷而来的第三波疫情中苦苦挣扎,多个地区的氧气正在耗尽。

24小时内该国新增感染人数从5月底的1500人上升到本周的2300多人,还有不少地区检测阳性比例高到65%——这被认为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都被大大低估了。与此同时,阿富汗国内的疫苗接种情况速度缓慢,目前3000多万人口只有17.7万人已完整接种疫苗,占总人口的0.5%。

2

看起来,美军撤离后的阿富汗危矣。

阿富汗看起来很可能会像上世纪90年代那样,重新成为滋生极端主义的温床。

事实真是如此吗?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周戎认为,我们需要对阿富汗形势有一个谨慎客观的评估。

第一,从2014年至今,除了空中支持和个别情报支持以外,阿富汗政府军单独与塔利班作战长达7年。

第二,阿富汗34个省中,目前没有1个省的省会在塔利班控制之下。

第三,塔利班所有武装加在一起有8万人,阿富汗国家安全力量是35万人,其中有1.8万阿富汗政府军特种部队,迄今为止这支特种部队没有遭遇过败绩。

第四,相当一部分美军武器留给了阿富汗政府军。而塔利班武器是黑市上买的,参差不齐,他们使用技术含量高的武器能力比较弱。

因此,有一种说法认为阿富汗政府军会在塔利班面前一触即溃,周戎表示,他对此并不认同;如果基于目前情况就简单判断说喀布尔很快会陷落,他也不认同。

周戎认为,现在的阿富汗人和过去的阿富汗人有很大不同。在喀布尔和喀布尔以北的青年人很多都是阿富汗战争以后出生的,他们有一种强烈的爱国主义热情。而且,阿富汗各派政治力量可能多少存在着政治分歧,但是它们和塔利班的联合并不是一种趋势。

当然,中国外交部发布“尽快离阿”的提醒,是一种临时性措施。基于对在阿中国人负责任态度而做出的建议。

未来半年,对阿富汗非常关键。

目前,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已经恢复在多哈的新一轮和谈,只是目前尚未取得实质进展。

本周五,阿富汗总统加尼还将前往美国,与拜登举行会晤,面对面讨论驻阿美军在阿富汗政府军和塔利班暴力升级之际的撤军问题。

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把话说得很漂亮,她说,“美国将在外交、经济和人道主义方面向阿富汗提供支持。”

然而,迄今为止,人们并没有看到美方提出一个可信的撤军安全计划。

华盛顿关心的只有一件事:所有美国士兵要无一伤亡地安全撤离。

为此,美国第五舰队和中央司令部在海湾的武装力量处于一级戒备状态,确保护送在阿美军全面且体面地撤离阿富汗。

那些曾经在战争期间帮助过美军的阿富汗人呢?

美国国会议员和退伍军人团体敦促紧急撤离那些人,但拜登政府尚未宣布任何此类计划。美国参议院试图通过“阿富汗特殊移民签证计划”法案,但赶在美军7月中旬撤离之前走完程序并实现救助,显然有些勉强。

五角大楼一边说会尽全力帮助他们,但同时也说,是国务院而不是国防部负责处理签证。

还有之前提到过的约1.7万名美国在阿富汗承包商,虽然也被命令撤出,但这些承包商们目前还是一头雾水,他们没有足够的信息,不知道要怎么做,也不清楚美军撤离后,他们的公司还要不要,以及如何继续支持阿富汗安全部队。

美国撤军,是“一个复杂而令人困惑的情况”。

美国前驻阿富汗大使罗纳德·诺伊曼在专栏中写道:“当阿富汗人在寻找明显迹象表明拜登承诺的支持将继续下去时,他们看到的只是(美军)匆忙撤离,并对撤离细节保持沉默。”

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痛斥道,那些带着目的来到阿富汗的部队和政权,他们留下的遗产是一个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正处于“彻底耻辱和灾难之中”。

是的,美国在阿富汗扔下了一个烂尾工程。“我走了,哪管洪水滔天”。

3

美国总统拜登4月宣布撤军阿富汗的决定后,美国一些媒体和智库立即活跃起来,想法设法淡化美军“一撤了之”的不负责任,同时拼命把撤军以及阿富汗问题往中国身上引。

美方撤军的一个主要借口,就是要集中精力和资源应对包括中国竞争在内的所谓“威胁挑战”。

我驻阿富汗大使王愚4月20日会见阿总统加尼时,当场就对美方一些人的“阴暗心理和根深蒂固的冷战零和思维”予以严厉驳斥,强调中国的发展不是为了超越谁。

除了生拉硬套地拿中国打岔,一些美媒还援引所谓分析人士的话称,美国撤军“将对中国在阿富汗利益造成打击”。

基于“中国利益受损论”,更有媒体炒作,说中国可能会向阿富汗派出维和部队以稳定当地局势;有人还自以为是地鼓噪,说美军撤离被认为是中国的一个机遇......

直到前两天,6月18日,美国大西洋理事会网站还在发文,基于地缘政治和对抗思维,声称俄罗斯、伊朗和中国将会“塑造阿富汗的未来”,将其作为与美国开展战略竞争的“战场”。

一位南亚问题学者说,其实从美国认识到自己不得不从阿富汗撤军开始,美国一些官员以及媒体舆论,就开始宣扬中国可能要借着地缘、经济以及所谓军事等方面优势,填补美军留下的真空了。

这是一种典型的酸葡萄心理。

美国实际并不想撤军,但无奈的是,阿富汗战争打了20年,美方损兵折将,耗费大量财力物力,但当时宣称的那些目标,无论华盛顿追求的反恐成效,还是阿富汗国内的民主体制建设,以及阿富汗的社会稳定和民众生活境遇改善,一个都没实现。

因此在撤离时,美国就以己之心度人之量,各种渲染其他一些国家尤其中国,想要借机谋求在阿富汗进行地缘扩张。

但实际上,这些年来中方对阿富汗的政策越来越清晰了。

我们坚决支持“阿人主导、阿人所有”原则,希望阿富汗保持外交独立;在多种场合强调政治解决是唯一出路,希望阿富汗结束内战;在此基础上,希望阿富汗成为一个温和的伊斯兰国家,能够维持国内稳定,坚决打击恐怖主义,这既有益于阿富汗自身也有利于地区。

在这些原则下,我们对阿富汗问题采取“建设性介入”态度,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至于外媒频繁提到的中方在经济层面跟阿富汗的联系,这其实是我们一直提倡也在实践的。

阿富汗问题,一个归根结底的原因在于经济乏力,在于阿富汗经济缺乏造血功能。作为负责任大国,中方正是抓住这个根本,以授人以渔的思维帮助阿富汗发展经济,尤其注重对阿基础设施和民生领域的援助和投资。

尤其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方也希望把中巴经济走廊等成功经验,在阿富汗得到尝试和拓展。

总的来说,进入“后美军时代”,中方对阿仍然是坦荡、负责的态度,并且赢得了阿富汗欢迎。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