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发表辞别信即将回国,和张文宏的“约酒”要有着落啦

2021-06-22 14:33:06 纵相新闻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周安娜

当地时间21日,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官网发表致全美侨胞的辞别信,表示将结束8年多的任期,返回中国。

根据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官网公告的信件全文,崔天凯表示,这是他外交生涯中最长的一次驻外任期,给他留下了很多终生难忘的记忆。

崔天凯指出,“中美建交42年来,两国关系取得历史性成就,两国利益早已紧密交融。当前中美关系正处在关键十字路口,美国对华政策正经历新一轮重构,面临在对话合作和对抗冲突之间作出选择。”

他还说,希望中国在美侨民从捍卫自身在美生存和发展权益出发,从维护中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从促进世界的和平稳定和繁荣出发,继续做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的坚定促进者和积极贡献者。

公开简历显示,崔天凯生于1952年10月,1974年进入上海师范大学外语系学习,后在该校任教,1981年成为联合国总部秘书处会议服务司中文处译员。

1984年,崔天凯进入外交部工作,历任外交部国际司处长、参赞,新闻司副司长、外交部发言人,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公使衔参赞,外交部政策研究室常务副主任、主任,亚洲司司长等职。

2006年,崔天凯任外交部部长助理,一年后出任驻日本大使,2009年回京任外交部副部长。

2013年,崔天凯出使美国。当时,他以“任重道远,心诚志坚”八个字来描述对自己新任驻美大使工作。

(图说:2013年4月15日,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接受中国新任驻美国大使崔天凯递交国书)

(图说:2021年3月17日,崔天凯大使在安克雷奇就中美高层战略对话接受媒体联合采访)

今年4月,崔天凯还在上海纪念中美乒乓外交50周年系列活动开幕式上通过视频发表致辞,重申“中美关系正面临何去何从的关键选择,双方更应继承和发扬乒乓外交所承载的相互尊重、求同存异精神,使合作成为中美共同的选项,确保两国关系行稳致远。”

(图说:崔天凯在上海纪念中美乒乓外交50周年系列活动开幕式上通过视频发表致辞。摄像:汪鹏翀)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3月底,崔天凯曾手写致信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感谢他在网络上向海外华人科普抗疫知识。张文宏更是在回信中写道:“待世界抗疫胜利之时,请您一定要回到家乡,我们一起在小酒馆把酒言欢。”

虽然因疫情关系,张文宏的这封回信在路上“漂”了一个月才真正落到崔天凯手中,但没有关系,即将回国的崔大使很快就能“赴约”,和张文宏“在上海某个小酒馆,感受‘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了!

延伸阅读:

崔天凯将离任回国,曾被称为“最了解美国的中国外交官”

崔天凯 出生于1952年10月,今年已经69岁,自2013年4月担任中国驻美大使至今已有八年,是目前历任中国驻美大使中任期最长的。

中国驻 美国 大使馆网站6月22日消息,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发表致全美侨胞的辞别信。信中提到,他将于近日离任回国。

新中国第一代同传译员

1952年,崔天凯出生在上海,从1969年到1974年他都在黑龙江农村插队。

1974年,他进入华东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在1972年5月-1980年7月改名为上海师范大学)外语系英语专业学习,1978年之后又相继在该校外语系和北京外国语大学联合国译员培训中心进修。

学成之后,他踏入外交领域,第一个身份是“联合国总部秘书处会议服务司中文处译员”。

1971年10月,中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在那之前,国民党当局的联合国代表发言一般都用英文,中文同声传译形同虚设,联合国文件也用不着都翻译成中文。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当时,中国代表团急需来自大陆的译员以更好地传达中方的意思,特别是1973年中文从联合国的官方语言提升为大会和安理会的工作语言后,中文翻译人才的紧缺一下凸显出来。

崔天凯出生于1952年10月,今年已经69岁,自2013年4月担任中国驻美大使至今已有八年,是目前历任中国驻美大使中任期最长的。

△1981年第一期联合国译训班毕业合影,崔天凯(三排右六)等和老师在一起

1986年,已经是 外交部 国际司三等秘书的崔天凯再次回到校园,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问题高级研究院学习,并获得了国际公共政策硕士学位。

2007年,该校公共交流和市场部部长克鲁伯斯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介绍,至少有9年公共事务管理和工作经验的优秀人才才能读这个专业。

吃遍外交部周边快餐店

崔天凯的外交生涯中有两次担任大使的经历。

2007年9月,55岁的崔天凯被任命为驻日特命全权大使。

当年10月,崔天凯在东京华侨会馆第一次以大使身份出席活动时对在座日本侨胞坦诚表示,自己从没有过在日本长期学习和工作的经验,也从未学过日语,要像“小学生”一样向“老师”学习。

2008年1月,日本厚生省向中国通报,日本发生消费者食物中毒事件,疑为食用了被农药甲胺磷污染的中国出口速冻水饺。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网站发布消息称,已立即暂停有关企业的生产和出口,对有关企业的产品进行抽样检测。

虽然是个别原因造成的偶然事件,但在当时给日本居民造成了所有的中国食品都不安全的感觉。

当年2月,使崔天凯到访西日本地区最大的华侨聚居地神户,在神户中华街上的老字号东荣酒家和当地华侨代表一边吃饺子一边交谈,而且这些饺子都是在中国手工制作的速冻饺子。

日本《关西华文时报》的报道称:崔天凯大使边吃边称赞“好吃极了!”

2009年,在驻日大使这个位置两年之后,崔天凯离任回国,出任外交部副部长。

2011年,时任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来北京上任,因为乘坐经济舱受到不少赞誉。在2013年的全国两会上,面对记者提问,崔天凯表示,骆家辉有作秀的成分,但外交官“作秀”并非一无是处。

“我跟骆家辉当面说过,星巴克我自己去过无数次,花自己的钱,以后也拍张照片放网上。外交部周边快餐店我了如指掌,每家我都吃过很多次,都是自己花钱,加班自己跑去吃快餐,只是没到网上说而已。他(骆家辉)的有些手法我们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中国外交官在美国,也注意节约、环保,做了很多好的事情,我们觉得是应该的。其实有时为了让大家都能做好事,有更多影响,可以宣传一下。”

最了解美国的中国外交官

2013年4月2日,61岁的崔天凯从美国纽约乘坐火车抵达华盛顿,履新第十任中国驻美国大使。

2013年6月7日,《纽约时报》发表题为《崔天凯,沟通中美的外交能人》的文章,称崔天凯是最了解美国的中国外交官。文章指出,作为中国外交部的高级官员,崔天凯参加过无数国际会议,他曾在这些会议上与美国外交人员展开较量,而且总能消除差异。

《中国日报》的记者曾撰文表示,崔大使发言和写文章擅长用英文短句子,善于利用美国的元素讲中国的话题。

在中美贸易战正酣的时候,崔天凯到多地演讲,讲述往来中美两国平凡而伟大的民众的故事,称他们是修补中美关系的“善良的天使”,这让听众很容易想起亚伯拉罕·林肯所说的“我们本性中善良的天使”。

今年5月6日,中国驻美国使馆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共同举办“新疆是个好地方”视频会。

崔天凯指出,美国一些势力要利用涉疆问题对中国发起大规模政治造谣运动,就是要以此为抓手从内部搞垮中国、分裂中国,这些人关心的不是真相,而是自己的政治图谋。有人声称是出于其所谓“价值观”,希望他们还记得罗斯福总统曾提出的“四大自由”。

“这些人的伪善之处在于:如果他们真的相信言论自由,为什么只许自己造谣惑众,却不许别人讲述真相?如果他们真的相信信仰自由,为什么总想发动针对不同宗教、不同文明的‘十字军东征’?如果他们真的相信要有免于匮乏的自由,为什么要破坏别国人民摆脱贫困、谋求发展的努力?如果他们真的相信要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为什么要替恐怖主义张目、纵容其继续残害人民?”

“中美关系正处在关键十字路口”

驻美八年,崔天凯也经常接受美国记者采访,与他们面对面“过招”。

仅在2020年2月初到7月中,崔天凯共接受了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哥伦比亚广播公司、AXIOS和HBO、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等多家媒体的的9次电视专访,很多问答都让观众印象深刻。

举两个例子。

1、2020年3月17日,崔天凯接受AXIOS和HBO联合节目的采访,就新冠肺炎疫情、媒体关系、涉疆问题、中美关系等回答记者乔纳森·斯旺的提问。

记者:周一晚,特朗普总统首次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您怎么看?

崔大使:我不是白宫发言人,但世界卫生组织在疾病命名方面是有规则的,就是要避免污名化,不予人病症与特定地理位置、人群甚至动物相关的印象。希望大家都能遵守世卫组织的规则。

记者:我读了《华尔街日报》专栏文章,我认为文章里似乎没有什么违法的内容,仅是批评政府而已。(2020年2月3日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的专栏文章。)

崔大使:如果你对中国历史有所了解,你就会知道那篇文章是对整个中华民族的极大侮辱。很多美国人也不赞同那篇文章的标题和语言,甚至感到很生气。

记者:大使先生,我相信人们会有不同意见,但问题是,因为此事驱逐记者是个好主意吗?

崔大使:也许首先该问的问题是,写这样一篇文章是个好主意吗?

2、2020年7月18日,崔天凯大使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GPS节目主持人扎卡里亚连线采访。

主持人:您认为特朗普总统是中国的朋友,还是对手?

崔大使:对中国来说,特朗普总统是美国人民选出来的。因此,中方愿同特朗普总统及其政府开展合作,致力于在中美这两个伟大国家之间建立更加稳定、强健的关系。

当然,任何一届美国领导人和政府都致力于维护本国利益,中国领导人和中国政府亦是如此。关键在于我们要找到两国日益扩大的共同利益,开展有利于两国人民共同利益和国际社会更广泛利益的合作。同时,必须以建设性的方式管控好分歧。这是中国一以贯之的政策。

离任之前,崔天凯也多次就中美关系和国际关注问题表达看法。

3月17日,崔天凯在安克雷奇就中美高层战略对话接受媒体联合采访。

他表示,我们并不指望一次对话就能解决中美之间所有问题,所以对这次对话也没有过高的期待或者幻想。希望这能够成为一个开端,双方开启一个坦诚、建设性、理性对话和沟通的过程。

4月10日,上海举行纪念中美乒乓外交50周年系列活动开幕式,崔天凯向活动致视频致辞。

他表示,50年前的乒乓外交创造性地为隔绝数十年的两国人民开辟了独特的交往方式,向两国和世界发出了中美改善关系的信号。今天,中美关系正面临何去何从的关键选择,双方更应继承和发扬乒乓外交所承载的相互尊重、求同存异精神。

6月22日,崔天凯发表致全美侨胞的辞别信。

信中提到,当前中美关系正处在关键十字路口,美国对华政策正经历新一轮重构,面临在对话合作和对抗冲突之间作出选择。

多说一句,美国驻华大使自2020年10月泰里·布兰斯塔德离任之后空缺至今。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胡淑丽_MN7479)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