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解决卡脖子问题,我死不瞑目”

2021-06-22 13:53:55 澎湃新闻

央视新闻

“我看到了党与党的事业的伟大、正确、光荣,党的事业的必然胜利与艰巨性,看到党对青年人的期望,看到了党员是怎样一个人。人活着应当使人民感到有益……”

他曾和同事钻研8年

换来中国集成电路的突破

他还曾带领上百名专家

一举打破西方技术封锁

他就是微纳电子学家

86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王阳元

他用一生奋斗践行着

65年前入党申请书中写下的初心

受老师与前辈影响

21岁时他写下入党申请书

王阳元1935年出生在宁波的一个小镇。年少时,他为自己取了“宇耕”的笔名,立志成为一名物理学家,做宇宙的耕耘者。

1956年,国家制定实施“12年科技规划”,王阳元作为北京大学半导体物理专业的第一批学生被重点培养。这一年,中国共产党的党员数量增至1073万,谢希德入党、邓稼先入党……尊敬的老师和物理学前辈们胸怀祖国、服务人民的奉献精神深深打动了王阳元。

王阳元:只有共产党才把中国革命从一个胜利引导到另外一个胜利,只有共产党才能够帮助全中国人民翻身解放过好日子。我要做一个对人民有贡献的科学家,一定要做个共产党员,成为工人阶级先锋队的一员。

1956年,21岁的王阳元郑重地写下了入党申请书。

时至今日,他依旧清楚记得递交申请书的日期,“真正写申请书是1956年12月5日。你可以看到我的字虽然小,但是很苍劲有力。”

“我们是同志了!”

1956年底,王阳元加入中国共产党。当他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爱恋的女同学——已经是共产党员的杨芙清时,杨芙清笑着说了6个字,“我们是同志了”。

志同道合,携手相伴。毕业后,喜结连理的二人选择留校,研究方向分别是半导体与计算机,都是当时国家最迫切需要发展的学科。

带领团队攻克难关

换来中国集成电路事业突破

那时集成电路刚问世,发展前景并不明朗,国外资料也很难获得,但王阳元认定微电子技术将是未来信息社会的基石。他决心带领团队研发速度更快、体积更小的存储器芯片。

王阳元:当时没有专用设备,没有厂房,没有技术,只能靠实践学习,每个人都 为这个奉献力量。 不管凌晨3点还是凌晨5点,大家没有任何怨言。

王阳元和同事们用八年钻研,换来中国集成电路事业的突破。1975年,中国继美国和日本之后,第三个拥有了1024位MOS动态随机存储器。

当时西方国家的封锁,让中国决定自己开发集成电路计算机辅助设计技术。1986年,王阳元临危受命担任专家委员会主任,带领全国17个单位的118名专家学者开展攻关。

1993年,我国第一个按软件工程方法开发的超大规模集成电路计算机辅助设计系统问世,一举打破西方的封锁和禁运。

王阳元:我们不攻克这个难关死不瞑目,人家卡我们的脖子,我必须得把这个问题解决掉。这种国家最需要的时刻,正是我们科学家们献身报国的最好时机。

“科学无国界,但科学家有祖国”

从研制存储器到开发芯片设计软件,再到参与创建国内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集成电路制造企业,王阳元为中国的芯片产业开辟出一条探索之路。这里有无数个从零到一的开拓,更有无数个艰难险阻的挣脱。

如今,王阳元的博士生培养出来的博士生都已经是国家级重点实验室的骨干,但他依然忙碌在科研一线。小小的芯片展示着一个国家的科技实力,也凝结着王阳元一个甲子的不懈追求。

当再问起他是如何看待入党申请书中的那句“人活着应当使人民感到有益”时,他回答道:“生逢盛世、肩负重任,我没有虚度年华。科学无国界,但是科学家有祖国。”

初心如磐,使命在肩

他们甘于牺牲、勇敢逆行、无私奉献

用实际行动践行

共产党员的忠诚与担当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

是初心,更是信仰的力量

本期编辑 周玉华

延伸阅读

中国曾被迫用4吨黄金买西方旧货 今逆袭掌国防重器封锁西方

文 | 华商韬略 吴苏

近些年,中国苦于芯片等被欧美卡脖子,但在客观上,卡脖子也有“好处”,这会让中国人努力攻坚,越挫越强,乃至实现完美逆袭。

挖泥船便是典型例子,从被西方禁售到禁售西方,给了欧美一次有力反击!

不要看到“挖泥”,就觉得高端不到哪里去。

2006年以前,中国大中型挖泥船基本依赖进口,不管是设计还是核心建造技术,都由荷兰、比利时、德国等欧美国家垄断,美国还直接将挖泥船列入军方控制范围。

你可能会疑惑,一条挖泥船为何会遭遇卡脖子?答案很简单,垄断带来暴利。

举个例子,1966年,中国为建设天津新港,特批170万英镑,用了约4吨黄金的价格,从荷兰买回一艘技术已经过时的挖泥船。

请注意,这是上世纪60年代,当时中国还处在困难时期,粮食要用“粮票”配给。中国砸下巨资购买,是为了国家发展,却被荷兰狠宰一笔。

同样,1985年,中国从日本进口绞吸挖泥船,尽管只是每个小时挖2500立方米的中型设备,还是付出高昂代价。

中国边从国外进口大中型挖泥船,边自主研发。

上世纪70年代,中交上航局自行设计建造出耙吸式挖泥船,但因主机功率小,挖泥航速低,生产效率差,到80年代封船停用。

“起点”不高,但中国人没有懈怠,而是继续研发。据媒体报道,上世纪90年代,小型挖泥船均为国产。

随着中国发展港口和挖泥疏浚的需求激增,大型挖泥船成为“非拿下不可”的项目。为此,业内专家想到用“货船改挖泥船”的策略,发力自主建造大型挖泥船。

消息传开,欧美挖泥船巨头冷嘲热讽,不仅“不屑一顾”,更断言中国“根本没有研制大型耙吸挖泥船的能力”。

2001年,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第708研究所开始了12000立方米大型耙吸挖泥船“新海象”号的改装设计。谁也没想到,仅仅10个月后,“新海象”正式亮相,中国当时最大的挖泥船应运而生。

这一行动打开了“新天地”,国产大型挖泥船研发生产驶入快车道。

2010年,由上海交通大学与德国企业共同承担设计,中国第一艘自航绞吸挖泥船“天鲸号”交付,疏浚能力位居当时亚洲第一、世界第三,标志着我国大型绞吸疏浚装备设计制造迈入世界先进行列。

彪悍到什么地步?“天鲸号”能24小时不停工作,每小时可挖泥4500立方米,被誉为“造岛神器”,作业时科幻感十足。

2013年至2015年,在中国某海域作业近200天,“天鲸号”吹填量1000万立方米,以迅雷之势造出几座岛,被欧美媒体炒成“网红”。

至此,在大型挖泥船领域,中国彻底打破欧美垄断!

战绩抢眼,相关团队仍在深耕。2017年11月,各项性能指标均超过“天鲸号”的自航绞吸挖泥船“天鲲号”下水,成为新晋“亚洲第一”。

监造组船体工程师孔凡震透露:“假如使用‘天鲲号’挖掘填满一座‘水立方’,功率最大的情况下只需要6天半时间。”

媒体称,“天鲲号”是国内首艘从设计到建造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重型自航绞吸船,其成功研制填补我国自主设计建造重型自航绞吸船的空白,将大幅提升我国填海造陆、航道疏浚、港口建设等领域能力。

同一年,中国商务部公告,“为维护国家安全,对大型挖泥船实施出口管制”。

国产大型挖泥船自我“改命”,美国坐不住了。前几年,说中国填海造陆“破坏东南亚风水”;去年,又宣布制裁包括研制“天鲲号”的中国交建等24家中企。

欧美紧咬不放,中国越挫越强,难道欧美的角色,是帮我们“打掩护”?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戴丽丽_NN4994)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