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仲麟:波音空客放弃内斗共同对华?美国急了

2021-06-22 09:02:44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仲麟

美国当地时间6月15日,美国与欧洲终于达成了协议,一致同意搁置空客波音之间长达17年的飞机补贴争端。

本次达成的协议让美欧双方未来五年相互停止征收惩罚性关税,并将给波音和空客的补贴进行限制。

CBS新闻报道

在达成了飞机补贴争端的“停战协议”后,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在记者简报会上的表态无疑揭露了本次美国与欧洲达成和解的真正目的——

双方已同意将暂停关税的期限延长五年,同时共同应对中国在飞机领域的投资,尤其是来自国有企业的投资。

敢情这是“攘外必先安内”,和欧洲达成统一战线来应对中国商飞的C919啊?!

然而,同一天,美国商务部部长雷蒙多在接受彭博电视台的采访时道出了真正的目的:拜登政府正与中国进行接触,寻求中国批准737MAX的复飞。

哈,狐狸尾巴这就露出来了。

戴琪(视频截图)

飞机补贴之战

对波音来说,最大的敌人永远是空客这个占据世界民航机市场半壁江山的对手。如果让波音和美国政府选一件最后悔的事,那么上世纪七十年代没有扼杀萌芽中的空客,无疑是候选清单中排名靠前的一项,而飞机补贴官司则是美国打击空客飞机的一大抓手。

由于飞机属于人类最复杂的工业品之一,一个新机型的研发费用动辄几十上百亿美元,哪怕家大业大如波音空客,也无法将高额研发费用当作一个小数字;若是遇到机型失败,更是会遭遇严重挫折,进而影响到本国航空制造业。

也因此,九十年代欧美达成飞机补贴协定,允许欧盟向空客提供三分之一的研发费用,而波音则能从美国政府支持的研发工作中获益以补贴飞机研发。

2004年空客飞机全年交付量首次超过波音,来自美国的打击也随之而来。美国在WTO发起了诉讼,称欧盟十几年来一直在违规补贴——美国这时诉讼,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而欧盟也针锋相对地于次年在WTO发起了美国违规补贴的官司,由此拉开了长达17年的飞机补贴争端。

2019年10月,奉行单边主义的特朗普政府以飞机补贴争端为由,对空客客机征收10%的惩罚性关税,并在2020年2月将惩罚性关税加码至15%,严重打击了美欧之间的关系。

2021年3月,在拜登上台后不久,拜登政府就贸易争端与欧盟重新开展磋商,其中重点就是飞机补贴争端。

在3月的会谈中,拜登政府就与欧盟达成了暂时停战的协议,而如今的停战协议更是意料之中。

资料图来源:Skies Magazine

拜登政府这一终止欧美航空贸易战的举措,一方面是为“肃清特朗普余毒”,将特朗普政府时期一些堪称离谱的政策进行“拨乱反正”。除此之外,修复与欧洲的关系无疑也是重中之重。

与把欧洲得罪了个遍的特朗普政府不同,拜登政府有着强烈的意愿修补特朗普时期所破坏的欧美关系,并试图联合欧洲将矛头对准中国,将精力集中在中国这个主要对手上。

而欧盟虽然也有着修复欧美关系使之正常化的意愿,但中国显然并不是欧盟的主要对手,相反还是一个重要贸易伙伴。

中国是空客的最大单一国家市场,空客交付的飞机中中国市场占比高达20%。也因此欧盟对对抗中国这事意兴阑珊,所谓的“联欧制华”更像是美国硬扯上欧洲凑数,营造出“国际反华大合唱”的氛围,以对中国进行施压。

可笑的是,美媒还挑拨称:“随着中国和欧美之间紧张关系的日益加剧以及中国经济的放缓,波音自2017年11月之后再未接到中国订单,而空客也在2019年4月之后再无中国订单。”

波音2017年之后再无中国订单之事,笔者此前已撰文分析过,属于受中美贸易战的影响。美媒拿空客订单出来说事,事实是2019年4月中国与空客签订了300架的大订单足够满足未来多年的需求。加上2020年以来新冠疫情导致的民航飞机需求大幅削减,没有新订单下给空客属于极为正常的情况。

正常的市场供需关系却被美媒渲染为中欧之间的政经矛盾,想要借此挑拨中欧关系,“可惜”欧洲心里门清不上这当。

复飞与订单

美国对中国航空的施压,集中在中国商飞身上。

商飞的C919多个重要子系统与发动机都依赖于美国供应商(CFM国际、霍尼韦尔、柯林斯等),如果美国政府对C919项目进行制裁,断供美国关键子系统与部件,无疑会对C919项目造成重大挫折——当然,如今环境下美国供应商们丢了C919这单生意的话,日子也不会好过。

也因此,简报会上戴琪的“共同应对中国在飞机领域的投资,尤其是来自国有企业的投资”无疑成了一种赤裸裸的威胁。而美国的“联欧制华”、“应对威胁”等手段无疑都是为一个目标服务,那就是我们的老朋友——波音。

自2019年3月中国率先停飞波音737MAX以来,已经过去了两年又三个月了。在欧洲与北美大部分国家都复飞了737MAX的当下,首个停飞737MAX的中国目前仍未让737MAX复飞,也使得737MAX无法交付中国。

专为中国就近交付737MAX所建造的舟山波音交付中心在737MAX停飞之前刚投入使用,在停飞之前仅象征性地交付了数架737MAX,随后一直处于停摆之中持续至今。根据波音的订单与交付记录显示,中国共接收737MAX 81架,待交付104架。这百余架由于中国停飞而未交付的飞机,对波音意味着几十亿美元的现金无法兑现。

波音737MAX(资料图/维基百科)

除此之外,中国作为首个停飞737MAX的主要国家,其对737MAX的态度无疑会影响其他国家的相关看法,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波音客机未来的销路。也因此美国政府公开表示正寻求中国政府批准737MAX的复飞,让波音能彻底把737MAX停飞危机彻底翻页。

波音已不是几十年前的波音,而中国也不再是几十年前的中国。在美国商务部喊话复飞之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发布会上就对此表态,称中国民航主管部门一直就有关问题同美国联邦航空局和有关美国企业保持沟通,并且再次重申了中国复飞737MAX一贯的三原则(飞机的设计更改必须获得适航批准;驾驶员必须重新得到充分有效的训练;两起事故的调查结论必须是明确的,而且改进措施是有效的)。

纵使目前欧美已经复飞波音737MAX,但是FAA(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复飞审定中被爆出存在作弊放水现象。

具体表现为在进行紧急状态处置测试时,飞行员预先知道可以跳过哪些步骤直接采取最终措施以节约处置时间,使得在FAA审定中飞行员仅用了4秒就完成了处置。而另一个没有作弊放水的飞行员则是使用了16秒才按照规定的步骤完成了处置。

类比就是前者在考试中跳过解题步骤直接填写了被事先告知的答案,而后者老老实实按照解题步骤算出答案。两者进行处置的时间相差四倍,在分秒必争的空中特情处置中就可能是在记录本上填写事故征候与上《空难浩劫》节目的区别。

737MAX背后还没被曝光的问题有多少,或许只有波音自己才知道了。而今年4月以来有近四分之一的波音737MAX,由于电气系统问题被停飞进行检查则印证了这一点,也间接证明了中国民航局不批准737MAX复飞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除了737MAX复飞问题之外,对波音来说更关键的,莫过于尽快恢复来自中国市场的订单。

早在2021年4月,波音总裁卡尔霍恩就喊话美国政府“政治归政治,经济归经济”,要求尽快恢复与中国的贸易关系,并坦承美国航空制造业的业绩取决于中国订单。其于6月再次表达对中美经贸关系的担忧。

以2017年贸易战之前的正常年份数据来说,在2012年至2016年期间(走出金融危机后到贸易战之前)这一正常时期,来自中国的订单占波音订单总数的12%,是波音除了美国本土之外最大的市场。

尤其目前波音尚未从737MAX导致的危机之中走出来。根据波音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营收同比下降10%、净亏损5.6亿美元,是波音连续第六个季度亏损,而其中波音民机业务更是亏损达20%以上。

波音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

除了波音737MAX,波音787也深陷质量问题被FAA勒令停止交付,最新的宽体大型客机777X也由于疫情导致的全球国际航班大幅缩减带来的需求减少而销路不畅。在这时候,作为全球恢复得最好的民航市场,中国市场庞大的需求与订单对波音来说无疑就是救命稻草了。

而且波音需要启动下一代客机的研制计划,每一代新客机在研发之前需要获得用户的支持,中国作为美国之外最大的市场,其支持无疑也是极为重要的。

因此,对波音来说,恢复中国市场无疑成为迫在眉睫的事了。

自美国主动挑起贸易战,中国停买波音飞机开始,波音占据的市场份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而空客则节节攀升。

航空制造业是美国制造业的支柱产业之一,而波音无疑是美国航空制造业的基石,美国政府也自然急波音之所急,替波音解决难题,帮助其走出困境。无论是与欧洲停止航空补贴战争,还是要求中国尽快复飞波音737MAX、恢复中国市场,其目的归根结底还是帮助波音。

在中国商飞C919即将迎来最重要的节点之时,“联欧制华”试图打压商飞的目的也不言而喻。然而美国已经不是几十年前的美国、中国也不再是几十年前的中国,中国人民不吃这一套,想要玩这一套首先得问问中国人民是否同意。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