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霸热搜两个月,却是这“年度网红”的不幸

2021-06-21 14:58:31 她刊

这两天大家吃瓜吃的,还记得我们的“大象旅行团”吗?

这一两个月来,它们不仅频频登上热搜,成了全民关注的“天团”。

还一路火到了国外。

@梨视频

网友们就像追剧一样,有人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大象到了哪里”。

各大网络平台关于大象的视频也是不断刷屏。

简单说明下情况。

去年3月,16头本来生活在西双版纳州勐养子保护区的野生亚洲象,不知怎么的,忽然离开了栖息地,一路向北。

微博@人民日报

如此长距离的迁徙,十分罕见。

一年多的时间,这群大象从西双版纳到普洱、红河州、峨山、玉溪等地,进入昆明。

来源观察者网

一路上“蹭吃蹭喝”、“玩玩闹闹”,好不热闹。

但“要价也不菲”。

自4月16日进入玉溪以来,在40余天的时间里,肇事412起,破坏农作物达842亩,造成经济损失近680万元。

@凤凰网

所幸的是,因为提前预警,并未造成人员的伤亡,对于大象造成的破坏,也会有政府进行赔偿。

因为有意的引导,象群的行走路线也避开了人类聚居区。

对于这次十分罕见的野生亚洲象群一路向北的迁徙活动,很多人在关注的同时,心里不免打了个疑问:

为何它们会“一路北上”?会不会返回栖息地?不返回又会在哪里安家?

一群野生象的“出走记”

这群大象因为鼻子较短,被称为“短鼻家族”。

微博@西双版纳发布

一开始,它们只有16头,去年12月又出生了一头象宝宝,变成了17头。

来源:央视网

今年4月份,它们继续北上,开始踏足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

不得不说,这群野象在这一路的旅途中出现了很多有趣的画面。

走到酒厂附近的时候,有2头大象喝醉了酒,醒来后觉得不对劲,原路返回,回了老家。

剩下的15头大象则继续向北活动。


途中,有一头“吃了200斤酒糟醉倒掉队”的小象,成为人们口中的“萌宠”。

但,这个“小象醉酒”只是个谣传。

其实,根本没有“象吃酒糟喝醉”这回事。

事实上,是因为睡过头,这头小象掉了队,脱离了象群。

@新民晚报新民网

所幸,5月25日晚上8时左右,这个掉队的小象找到了大部队,回归了象群。

5月27日,这群大象又跑到了峨山县城街道“走街串巷”,无视路上的各种障碍,并欢快地在街道上小跑了起来。

除此之外,它们会在河水里“悠闲自得”地泡澡。

在田野里觅食,轻轻松松地将两个大棚的玉米吃光。

央视新闻

白天拖家带口地在村里、田间闲逛。

晚上跑到村民家门口敲门。

在村民家里撞坏鸟笼,玩累之后径直离去。

玩酒缸塞子玩得不亦乐乎。

还闯进猪圈,不仅把猪圈踩塌了,还用鼻子把小猪给抽了。

吃饱了,自己打开水龙头喝水。

@环球时报

还有6头大象闯进一家汽车销售店,喝干了店里的两吨水。

来源@北京时间

逛累了还可以等待被投喂,对于投喂的玉米、菠萝,还挑食,只捡甜甜的玉米吃。

@紧急呼叫

吃了庄稼,村民也不生气,还帮着打圆场:“大象也饿了,它又不是故意的。”

“这茬种不好,还有下一茬。大象没了可就没了”

@央视新闻

除此之外,很多人也被象群之间温馨有爱的画面给圈粉了。

比如,在迁徙的过程中,它们会一路护着小象,永远把它们保护在队伍中间。

在两头小象踩空掉入水渠之后,成年象会第一时间赶来营救小象。

集体躺着睡觉时,会把小象严严实实地围在中间睡觉。

@人民日报

昨天,无人机还拍到两头小象在泥地里“打架”,你来我往,颇为可爱。

@新华社

截至6月17日18时,象群总体向南偏西方向迁移7.4公里持续在易门县十街乡附近迂回活动。

有一头单独离队的公象离群12天,与象群直线距离18.8公里。

但15头象均在监测范围内,人象平安。

你所不了解的大象

这一次云南野象向北迁徙的现象,无疑让更多人对大象有了更深的了解。

对于人类来说,大象是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大型动物。

但了解得多了,你就会发现在这么一个大型动物却是聪明可爱温柔又有家族爱的动物。

大象5年怀孕一次,要怀胎22个月才能生下小象,一般一胎只生一只象宝宝。

小象不是一生下来就会使用自己的鼻子,刚开始的时候,甚至不能和自己的这个器官好好相处。

不会喝水,只能埋头在池子里“吨吨吨”。

还特别喜欢玩水。

因为小象特殊的视野,它们会看不到距离比较近的东西,走路会撞到树,一不小心就会摔倒。

真的是一种天然可爱的小家伙。

大象也很重感情。

看到有人在河里游泳,还会以为这个人溺水了,赶紧跑过去救他,还用鼻子把他护在自己的身体下。

你对它好,它会永远感激你。如果你伤害过它,它会恨你一辈子。

曾经有兽医救助了一头小象,没想到十二年之后再次相见,它还记得这名兽医,并亲切地和他打招呼。

一只被囚禁几十年的大象,被解救之后,流下了感动的眼泪。

大象极具社会性和家族观念,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幼年小象。

它们的情感也远比我们想象中要细腻丰富复杂得多。

曾经一头3岁的小象不慎失足,被瀑布席卷着坠入悬崖。

5头大象为了救它,也从瀑布坠落。

@泰国头条新闻

幸存的两头大象站在附近的悬崖边,无助地哀嚎悲鸣。

对于大象来说,它们不会遗弃任何一个伙伴,也不会放弃自己的朋友和家人。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群体,在人类的杀戮和掠夺之下,变得越来越少。

@拯救表演动物项目

被驯养来供人类驱使。

来源@迷惑新闻大赏

为了获取象牙谋取利益,人类疯狂猎杀大象。

《奇遇人生》

目前,我国现存的亚洲象总数仅300头左右。

就连这仅存的300头大象,也在面临着栖息地丧失、割裂,和人象冲突的威胁。

一路“象”北并不“浪漫”

虽然在这次象群的“奇幻冒险”之旅中,我们看到了大象可爱的一面,也看到了人类对大象的爱护。

但不可否认的是,人象冲突越来越多。

野生亚洲象属于大型凶猛野兽,攻击性强,奔跑速度也远超过人类。

因为错过了引导其回栖息地的最佳时机,对于这群大象,我们并不知道它们会去向哪里。

一旦它们进入大城市,人象冲突就难以避免,会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毁坏田地、拆毁房屋,只是财产损失。

攻击人类,造成人员伤亡,才是更可怕的事。

尤其是近30-40年来,因为野象造成人员死亡的事件并不在少数。

2020年8月,云南澜沧县一48岁村民被野象攻击不幸死亡。

@红星新闻

2019年4月,勐海县勐阿镇、勐腊县勐腊农场分别发生野象伤人事件,造成2人死亡。

@北京青年报

2018年2月,云南普洱市澜沧县两名巡象员在日常巡逻中遭遇象群围攻,造成一名巡象员死亡。

@黄骅司法

2017年8月,云南西双版纳,村民韩玉中携妻儿骑摩托车外出打工。途径勐阿镇时,未听澜沧县野象监测人员劝阻。途中遭遇象群攻击,其妻儿2人不幸遇难。

@澎湃视频

人与象的冲突并未在社会的发展之下减少。

央视新闻

一方面,虽然保护力度加大,使得森林覆盖率大大提高,但却也导致大象的主要食物野芭蕉、粽叶芦等林下植物越来越少;

另一方面,由于野象种群数量的增加,作为进食量超级大的吃货,它们不得已到保护区外觅食,但保护区外也被人类大量开发,用以种植橡胶、咖啡、茶叶、芭蕉等经济作物。

这就导致了双方的冲突。

“自然界中,没有一个物种是想毅然决然地离开故土的。”

@南方周末

作为应该生存在西双版纳的热带森林里的亚洲象来说,更是如此。

我们可以享受象群带来的娱乐,但却不会知道这一路,对它们来说有多么艰难。

@财新网

所以,我们更不能把此次野象迁徙“浪漫”化了。

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它们背井离乡,走了那么远的路到底是为了什么。

人类有家园,那么何处才是它们的家呢?

如果人类自己的行为不改变,保护区也无法成为它们最后的家园。

在这里,她姐想展示一份非常残忍的数据:

1880年,海鼬灭绝;

1910年,荒地盘羊灭绝;

1936年,袋狼灭绝;

1980年,因遭大量猎杀,西亚虎绝种;

最后一只野生华南虎,死于1994年;

2014年至今,至少643头犀牛被杀;

2019年末,长江流域再无白鲟踪迹。

非洲象可能会在20年内灭绝;

我国仅剩300头左右野生亚洲象。

曾经,在冰雪王国里作为捕猎者的北极熊,因为冰雪融化,无家可归,在人类的垃圾桶里翻找食物,饿得瘦骨嶙峋,没有食物只有等死。

《小小的追求》

这边是动物灭绝,生存空间压缩。

那边是人与动物的冲突。

4月份,发生一起东北虎伤人事件。

@央视新闻

之后,杭州野生动物园逃出来3只金钱豹,野生动物园为了票房瞒报半个月。到现在还有一只生死不明。

@头条新闻

现在谁还记得第3只金钱豹呢?

5月25日,河南南阳丹江孔雀谷景区两只老虎咬死饲养员出逃,随后两只老虎均被击毙。

@头条新闻

而后续调查的结果是,河南伤人老虎所属的马戏团并无养虎资格。

@人民网

越来越多的野生动物成了牟利工具,人类对它们毫无尊重可言。

保护动物,也只是空有口号而已。

可人类、动物和自然,本来就是一个命运共同体。

人类也本应与动物、自然和谐共处。

可如今却反其道而行之。

我们要明白,保护动物和自然,其实就是在保护我们自己。

这个星球上,除了人类,还有别的居民,它们和我们一样拥有生命的平等权,也应该有权利享受自由。

目前,北迁象群小范围迂回迁移,但仍然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会回到栖息地。

另一群南下的17头大象也滞留在中科院西双版纳的热带植物园。

@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

庆幸的是有很多人在关注,也在身体力行地做出一些行动。

期待大象们早点找到自己的栖息之处,不再奔波流浪。

也期待有那么一天,我们能够真正实现人与动物的和谐,各自有各自的家园,互不侵犯,互不打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