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变市场,司法权威何在?

2021-06-21 13:31:01 戎城法眼

原创来源:“笑看寰宇”公众号

01

还是先讲一个不是笑话的笑话:

北京市某律师事务所律师翟某某因为来北京时间短,案源不足,就别出心裁,写信给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许法官、东城区人民法院金(实为全)法官、田法官、赵法官及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刘法官。信的基本内容如下:

我历来注重案件来源的多样性,有选择地和有限地与部分法官的合作是多样性之一。

基于这一点,我想与您进行友好的合作,一来交个朋友,二来在维护当事人利益的前提下,共享诉讼资源,同分可得收益。

在您主审的民事和经济案件中,在同时具备以下3个条件而又有可能的情况下,您可以将当事人的一方介绍给本人:

1、争议金额30万元以上的;

2、该当事人未聘请律师或可以再聘请的;

3、该当事人有可能胜诉或减少一定经济损失的。

我可以按所收代理费总额的40%作为介绍费支付给您(代理费一般按争议金额的5%收取)。

本人以为我们一年合作1-2次是可能的。

最后,随信附有翟某某律师的名片。

02

结果,诉讼业务没有揽到,还被法院举报了。

北京市司法局查实后,给予翟雪俊吊销律师执业证书的行政处罚。

人们怀疑翟某某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居然写信提出给法官诉讼业务提成。

翟某某被称为史上最奇葩的律师,是指这种方式奇葩。

有一点像大街上的小姐,不摸底,不试探,不含蓄,看见一个男人走过来,就直接拉进去要打炮。很多男人肯定反应不过来,也不适应这种方式。

但是,翟某某的奇葩行为,却揭开了司法腐败的一个隐密规则,即现在许多法官和辩护律师已经结成了利益共同体,特别是民事领域

可以说,很多律师尤其是民事律师,已经变身为司法掮客

律师看家本领,不再是辩护能力,而且勾兑能力强。不是晒证据,而且堆钞票。

官方只是推行医疗产业化和教育产业化,并没有提倡司法产业化。

但是,一个不容争辨的事实是,现在的律师和法官已经成了利益共享的关系。

不仅仅是律师,也包括相当多的法官,都是为稻粱谋,而不会真正信仰法律的公平正义,更加不愿意践行维护法律的公平正义。

通过律师和法官的市场自觉,司法勾兑成功实现产业化。

03

因为判决书的曝光,济南中院3名法官受贿案,牵出64个律师行贿。64个律师行贿金额798万,最高一人行贿122万

其中,济南中院原副院长孙永一受贿案的一审判决书被曝光后,牵扯出向其行贿的24名律师,共计549万余元。

孙永一受贿案曝出后,两位济南中院法官乔绪晓和戴伍建受贿案的判决书接连被曝光。

深一度根据判决书统计,其中乔绪晓共收受24名律师贿赂,共计价值近112万元;戴伍建共收受16名律师贿赂,价值共计137.4万元。

据判决书显示,在行贿的律师中,山东盈德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建新行贿金额最高。

在三起法官受贿案中都有李建新的身影。他曾向戴伍建行贿10万元,还先后25次向乔绪晓行贿共计22.6万元,加上输送给孙永一的90万元,行贿金额达122.6万元。

04

从左至右依次为:孙永一、乔绪晓、戴伍建

法官受贿,律师行贿,不只是济南中院,而是司法的普遍现象。

只是因为经济差异,受贿和行贿,南方和北方的金额也有差别。

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张家慧案中,一审判决书显示,向张家慧行贿的18名律师,直接或间接向张家慧行贿超过2000万元。

今年2月,海南省高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原副庭长王庆伟因涉嫌受贿罪,被海口市检察院提起公诉。

媒体报道,检方起诉书指控,2014年至2019年,王庆伟利用副庭长、审判长、案件承办人、合议庭成员的职务便利,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本人直接或通过其胞弟贿赂的款共计2186万元(其中50万元为未遂)。

给王庆伟送钱的11个律师中,行贿最多的律师名叫王夏,王庆伟在4个案子中收受王夏649万元,仅在其中一个案子就收受现金400万元。

05

北方一个法官受贿几百万就自我感觉良好,可是南方法官动辄上千万,要是只收几百万,非郁闷不可。

再看律师行贿呢,山东盈德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建新,虽说被新闻报道行贿金额最高,总金额也才122.6万元,而且是行贿了三个法官。

李建新25次向乔绪晓法官行贿,共计才22.6万元,平均每次不到一万元。

而海南律师王夏给王庆伟一个法官就是649万元,仅在其中一个案子给现金400万元。

南方律师比如王夏,要是像北方律师比如乔绪晓一样,一万或者几万的送,绝对觉得没有脸见法官,自己首先就会羞愧死了

良性市场经济必须是公平经济。

既然法庭是法官和律师交易的市场,就得公平交易。

法官又怎么会舍得自己吃亏呢?律师又怎么敢让法官吃亏呢?

北方法庭是蔬菜零售市场,而南方法庭是海鲜批发市场。

这不是南方律师觉悟高,也不是南方法官胃口大,而是南北经济基础距离决定了司法市场的档次。

有什么样的经济基础,就有什么样的交易市场。

有什么样的交易市场,就有什么样的交易方式。

06

司法市场的档次不同,但是交易的主体却有着共性。

具体一点说,就是行贿的律师清一色红顶律师,也就是说都在律师协会有一把交椅,有的还是官方荣誉等身。

红顶律师都经过了政治考验,这样一来法官也放心。

既然组织上已经考察过了,法官就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再者一说,坐交椅也罢,获荣誉也好,都要舍得投入。

换一句话说,他们已经有了丰富的交易经验。

给济南中院原副院长孙永一行贿的律师中,有一位是中国法律援助基金会理事,山东省律协监事,“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维护职工权益杰出律师”、“全国三八红旗手”。

她谈到自己给法官行贿的理由就是“为司法公正”而行贿

这就是红顶律师的市场优势,可以将行贿提升到政治高度,把行贿说得那么伟光正。

07

警察抓了一批小姐,问她们为什么要这种事,小姐们总是说要自食其力,不想给政府添麻烦。

警察只有依法处理。

只有一个小姐说是为了公平正义,想一己之力践行核心价值观

警察第一次听到这样有政治高度的说法,就问具体怎么一回事。

小姐说男人没有女人或者女人不在身边的时候,有了她们姐妹们,就可以随时随地保证男人的基本权利。

有了人权才有公平正义。

警察一听有理,说道:“只要让我也体会到公平正义,你就可以出去,继续光大公平正义”。

所以,像翟某某律师给法官写信,一看就是市场小白,连组织考验都没有,哪个法官敢当真?举报都来不及。

市场经济也是门槛经济,不是什么人都能入场交易。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