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玉民被捕,2000亿华晨大厦倾覆

2021-06-21 09:29:46 灯塔知行社

作者 / 任娅斐

来源 /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6月19日下午,华晨汽车原董事长祁玉民,被朝阳市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的消息,引燃市场。

据辽宁检察微信公众号的消息:“日前,朝阳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对祁玉民作出逮捕决定。”

动作很迅速,4日前,祁玉民刚刚被开除党籍。

去年至今,祁玉民及华晨集团已经四面楚歌。现金流短缺、银行贷款、信托以及保险资金债权计划违约,不断爆雷,引发20余家华晨债权人集体向其讨说法。

辽宁省政府出手对华晨进行司法重整,解决债务问题,但无力回天。2020年11月13日,华晨汽车被格致汽车申请破产重组。

被申请重整后的第三天,华晨集团确认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达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据华晨集团2020年债券半年报,华晨总资产近2000亿元,负债高达1328.44亿元。

而在被申请破产重整的半年时间里,至今,华晨汽车仍未有任何进展。

作为中国第一个冲出国门,在纽交所上市的企业,华晨汽车的过往不可谓不辉煌,但历尽千帆,再被提及,却只剩下了1300亿债务和被宝马遮掩下的光芒。华晨为何会落入如此境地?

华晨的崛起,离不开关键人物仰融,他给业内人士的印象,素来是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

华晨汽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49年成立的国营东北公路总局汽车修造厂。

1959年,更名后的沈阳汽车制造厂试制成功“巨龙”牌载货汽车,由此揭开了共和国长子生产制造汽车的新篇章。

1988年,东北大型国企沈阳金杯汽车尝试股份制改革,向全社会发行价值1亿元的优先股票,每股100元。但改革受阻,一年多的时间里,才募集不到3万元,金杯汽车面临资金断裂风险。

关键时刻,仰融出现,1991年7月22日,他以1200万美元买下金杯汽车4600万元的股票,成为大股东。随后合资公司沈阳金杯客车正式成立,仰融占股25%。

不久后,仰融又安排了一次300亿元的关键性换股,将控股比例扩大到51%,成为金杯客车的绝对控股方。这一切的背后,都是为了海外上市,紧接着,仰融在百慕大群岛注册了一家用于收购的壳公司——华晨中国,作为在纽约上市的融资工具。

1992年10月,华晨汽车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融资7200万美元,成为中国首家在华尔街成功上市的企业

华尔街轰动了,《华尔街日报》在报道中说:“这是一个象征性的事件,也许从今天开始,中国真正融入到了资本主义的游戏中。”

市场行情也一路看涨。华晨汽车当时IPO价格为每股16美元,预计发行500万股普通股。但股票订购量一度高达6000万股,几乎是发行量的12倍,开盘34分钟后,就有87万股股票以每股20美元成交。

凭借强大的资本运作能力,仰融在此后的十年间成功打造出一个以华晨汽车为核心,包括至少4家纽约、香港、上海,上市公司及大量非上市公司,资产一度达到300亿的“华晨系”帝国。而华晨中华,正是仰融心目中“华晨帝国”的未来。

2000年,华晨中国公布业绩时,销售收入63亿元,轻型客车市场占有率60%,税后利润为创纪录的18亿元,在汽车行业里仅次于上海大众和一汽大众。

2002年,华晨中华第一代中华轿车正式上市,这款中高级轿车成为当时唯一有能力挑战合资中高级轿车的自主品牌车型。

为了这款车,华晨集团砸下了重金和资源,聘请宝马设计师,集成日本、德国多种精湛工艺技术,甚至底盘还经过了保时捷调教。这款车对之后华晨和宝马的合作埋下伏笔。

同年,华晨与宝马合资项目获得批复,并在次年5月,华晨中国与宝马集团的合资公司——华晨宝马正式成立。而就在华晨即将再创辉煌之际,公司发生变数。

2002年3月11日,财政部下发(2002)第五号函,认定华晨所有资产归国家所有,并直接拨给辽宁省政府。这成为仰融与辽宁省政府决裂的导火索,与华晨此后的股权纠纷也越闹越大。

2002年5月,仰融以旅游护照悄然赴美;6月,他将自己持有的华晨中国7901万元的股票全部抛售,正式出局。

经历一系列股权纠纷后,华晨一蹶不振。2004年,华晨中国的利润从4年前的18亿元,下降到4860万元,降幅之大,恍若隔世。

2007年,华晨汽车董事会宣布华晨汽车从纽交所退市,结束了赴美上市15年之旅。

2005年12月29日,时任大连市副市长的祁玉民,突然接到辽宁省委组织部通知,要他第二天到省委报到,并择日上任华晨汽车集团董事长一职。

任职那天,沈阳出现了难得一见的雨雪天气,原本计划开车前往的祁玉民,不得不临时改乘火车。路上,他给姐姐发了一条短信:“我在雨雪交加中,怀着难以名状的复杂心情,去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单位去从事陌生的工作。”

祁玉民去接手的华晨,正在破产边缘反复试探。2005年末,华晨集团3年来累计亏损已达32亿元,工厂几近停产。

上任后,祁玉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刻炸掉了仰融花费数百万造的假山,与过去作别。同时,停止华晨与罗孚和雷诺的项目;把和通用合作的项目,出售给上汽;仰融重金投入的中华轿车项目,祁玉民改变策略,走起了低端路线。

祁玉民迅疾对中华轿车发起价格战,当时仅有的一款尊驰车型,13万的降到11万,17万的降到14万,不久后上市的第二款新车骏捷,直接定价在10万以内。价格战带来的是直接的销量,2006年,中华轿车销量累计破了5.8万辆。

据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报道,那几年,祁玉民经常把华晨的新闻发布会地点选在人民大会堂。很多人都觉得,华晨,包括其自主品牌中华轿车,两三年内就会崛起。

然而2009年,华晨中国突然宣布,将中华轿车的业务以4.94亿元的价格,出售给华晨集团,得来的资金用在轻客和宝马的合资厂上。

指责声纷至沓来,有人愤怒指出,华晨中国这是在弃中华、傍宝马,原因是在与宝马的合作中,华晨中国已经几乎没有任何话语权。

2003年华晨宝马刚刚成立时的几个月里,公司的财务权、行政权和销售权都由华晨控制。但由于华晨中国缺乏运营高端品牌的经验,在最初几年,华晨宝马销量惨淡。华晨中国2003年年报显示,半年时间里,华晨宝马亏损2.5亿元。而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2004年1到11月数据,华晨宝马继续亏损3.49亿元。

为让宝马尽快走出低谷,祁玉民选择一再退让,此后三年,宝马不断从华晨手里夺权,除了财务权、销售权,市场推广、广告投放、品牌传播和渠道管理等,都一并由宝马掌控。

对合资板块的倾斜,让华晨宝马逐渐打开了中国市场,但其自主品牌的发展却变得日渐式微。例如通过市场换技术,华晨引进了宝马的发动机生产线,但却并没有在底盘、发动机、变速箱等方面投入精力来研发。这导致缺乏核心技术支撑的华晨中华、华颂和金杯三大自主品牌,在市场竞争中逐渐处于下风。

据盒饭财经了解,目前华晨集团共有6家整车生产企业,4家上市公司(华晨中国、上海申华、金杯汽车、新晨中国动力),此外还有160余家全资、控股和参股公司。虽然业务涉及零部件、汽车金融、新能源等领域,但其主要的营收和利润仍是来自于整车制造与销售。

2010年金杯客车市场保有量一度突破100万辆,市占率占到75%,但在上汽大通、江铃等竞争对手的不断赶超下,金杯经营状况开始每况愈下,为了缓解亏损,最终被华晨以1元价格将49%股权卖给了雷诺。

此外,自主品牌与其合资品牌华晨宝马,几乎呈现出两极分化的态势。

乘联会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华晨集团乘用车卖出了72.18万辆,其中仅华晨宝马就占到了54.55万辆,贡献率高达75%。而华晨中华2019年上半年累计销量仅为3000余辆。

华晨已经没有了自我造血能力。

华晨让权成就了宝马,却也为数年后被宝马抛弃,埋下伏笔。

2018年10月,宝马与华晨50:50的股比正式被打破,前者以290亿元,拟在2022年前收购华晨宝马25%股权,同时,合资协议延长至2040年(从2018年至2040年)。

这意味着,到2022年后,华晨中国每年只能从华晨宝马分红25%,宝马彻底拔掉了华晨的呼吸机。

据华晨中国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华晨中国营收14.5亿元,同比下降23.85%;净利润为40.45亿元,同比增长25.24%。其中,华晨宝马净利润高达43.83亿元,同比增长23.4%。如果扣除从华晨宝马得到的利润分成,华晨中国亏损超3.4亿元。

华晨宝马一直是华晨的利润奶牛。财报显示,2011年至2019年,华晨宝马每年贡献的净利润平均在17亿元—63亿元之间,占比高达94.9%至121%。以2015年至2019年为例,如果扣除华晨宝马的利润,华晨中国四年间分别亏损为5.4亿、6亿、8.6亿、4.2亿和13亿元。

市场的反应更为迅速和激烈。合资股比放开的消息一出,华晨中国的股票就应声下跌。与此同时,华晨集团股票、债券在资本市场上也受到牵连。

去年7月开始,华晨集团旗下多只债券在二级市场就已经开始闪崩。其中仅在8月12号一天,19华汽01就下跌了28.6%,18华汽01、18华汽02和18华汽03当日跌幅都接近20%。部分债券甚至从7月份的90多元跌到8月份的50多元,超过50%,目前这几个债券均已停牌。

股票暴跌后,为限制公司债的散户交易,避免出现抛售从而影响债券和股票估值,华晨汽车暂停了多只债券在上交所的公开竞价交易,仅采取报价、询价和协议交易方式进行。

但这依然没能缓和局面。据评级机构东方金诚去年6月份发布的一份评级报告显示,截至去年3月底,华晨集团负债总额高达1226.75亿元,资产负债率接近70%,其中有息债务达到677亿元,超过总负债的一半以上,且短期有息债务为484亿元,短期偿债压力巨大。

而据同花顺iFinD统计,截至去年11月5日,华晨集团还有13只存续债券尚未兑付,债券余额合计162亿元。从到期时间看,公司到期及回售压力集中在2021年、2022年,债券到期及回售规模分别为65亿元、92亿元,涉及债券分别为4只、8只。

巨额债务压顶,融资不利,华晨集团更是频陷股权冻结、高额诉讼的漩涡之中。

盒饭财经在梳理时发现,去年7月以来,华晨集团所持有的至少5家公司10笔股权,均被相关法院冻结,金额高达15亿元,时间最多长达三年。

此外,天眼查数据显示,去年华晨汽车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次数高达13次,执行标的累计近7400万。今年以来,华晨汽车的开庭公告信息已有18条,案件涉及合同纠纷、票据纠纷、不当得利纠纷等等。

为了偿还债务,华晨曾积极展开自救。2020年5月和7月,华晨先后两次将旗下上市公司华晨中国的6亿股股份(约12%股权)出售给辽宁交通投资集团,以换取资金续命。

但华晨内部已积重难返,已不是资金能解决的。

1300亿的债务如何解决?华晨的最终结局,是像力帆和夏利一样走向破产,还是成功完成破产重整?华晨还有没有未来?

根据“十四五”规划,华晨集团销量到2025年要达到195万辆,其中华晨中华销量要达到30万辆。所以即便重组成功后,华晨仍然要直面重塑自主品牌的挑战和破题。

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但华晨自主品牌该如何重新打造,已经没有人会再关注了。

参考资料:

《华晨的命运:以市场换技术大检讨》

《抱着宝马大腿,华晨为何走到今天?》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曹逸群_NB19194)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