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孕妇带两女儿去看丈夫,出车祸致大女儿胎儿死亡孕妇高位截瘫,丈夫拿走赔偿款还要离婚?

2021-06-19 16:35:20 视野新闻周刊

你知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是什么意思吗?

这句话用来形容夫妻可以共同享受富贵,却不能共患难,用来形容在关键时刻把丈夫(或者妻子)抛弃的一些自私自利的人。近日,在江西新余,一男子的行为就“完美”地诠释了这句话的含义。

  • 孕妻带俩女儿探望丈夫出了车祸
  • 孕妻瘫痪成为丈夫的累赘

2021年6月19日,据siar星视频报道,在2018年,怀孕的小芳(化名)带着两个女儿去探望丈夫,没想到在途中遇到了车祸,大女儿和胎儿遇难,小芳高位截瘫,小女儿昏迷两个月才醒过来。

现在小芳已经瘫痪在床上快三年了,瘫痪后都是母亲在照顾她,丈夫已经将近一年都没来看过她了。

小芳的母亲表示:“以后我若是老了,死了,她就会送到养老院去了,该怎么办啊?我每天都是想找个事情,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

自从瘫痪那天起,小芳就成为了丈夫的累赘,而他们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丈夫不止对小芳不管不顾,甚至还捏住了家里所有的经济命脉。即便是丈夫对她这样,小芳却明确地表示不想离婚。

小芳说:“当初所有赔偿的钱,还有捐赠的钱,这些钱都是他一个人拿的,什么都是他管的,你把我离了,我父母又会老,我这样直接就是在这里等死啊!”

  • 此事登上微博热搜

此事经过媒体报道后,引来无数网友的围观和谴责,此事件甚至登上了微博的热搜榜,进而引发更多网友的关注。

网友们知道此事后,义愤填膺,口诛笔伐,在为小芳揪心的同时也在思考,为何会如此?难道夫妻之间的关系因为发生重大事故,真的就应了文章开头的那句话吗?

  • 小芳丈夫的做法是否违法?

据小芳所述,丈夫已经近一年的时间没有来看自己了,同时也拿走了属于自己的赔偿款,还要同自己离婚,女子的遭遇让人同情。那么小芳丈夫的行为违法吗?

丈夫的行为已经违法,我们可以从刑事和民事两个方面来看这件事:

首先,刑事方面。

夫妻之间有相互扶养的义务,这是法定义务。只要二人一天没有解除夫妻人身关系,丈夫就有义务对妻子进行医治、照顾的义务,可这件事中的丈夫却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不问不管妻子了。很明显,丈夫的行为已经违背了法定义务,可能涉嫌构成遗弃罪。而丈夫将捐款所得据为己有的行为则可能涉嫌诈骗罪。

其次,民事方面。

一,妻子可以在不离婚的前提下,要求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而妻子已经发生的治病费用,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二,因交通事故给付的赔偿金,该女子自身的那一部分赔偿金属于女子的个人财产,丈夫无权霸占。大女儿因此死亡的赔偿金,属于赔偿给所有近亲属的费用,该女子应当享有自己应享有的份额。

  • 小芳该离婚吗?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小芳丈夫在婚姻存续期间对小芳不管不问,就算不离婚,小芳其实还是没人照顾的。既然,小芳丈夫主张离婚,那么小芳可以在离婚的过程中,将自己应该得到的财产都争取到手,然后合理地安排照顾自己起居的人。

目前,这可能是小芳唯一可行的办法,指望丈夫照顾她后半生希望并不大。

其实,婚姻如同一条长河,并非总能风平浪静。伴侣间的爱、信任和相互尊重,是婚姻的“守护神”,可保其长久;而一些坏习惯,如傲慢、自我则会破坏婚姻的平静,甚至引起“狂风骤雨”。

而信任是能超越语言和行为,信任能培养“感同身受”的夫妻默契,双方能“喜你之喜,悲你之悲”,有了这种默契,夫妻关系必然能牢固、持久,发生意外之后的承担精神可能就会更加强烈。

相关阅读: 孕妇出车祸高位截瘫:丈夫欲离婚,为何这不只是抛妻弃子的事儿?

江西新余一位孕妻车祸高位截瘫后,她的丈夫因欲离婚触发舆论喊打。事情的梗概是:孕妻带着两个女儿去探望丈夫途中发生车祸,大女儿和腹中胎儿不幸遇难,小女儿重伤,孕妻也因此高位截瘫。按照当事人的说法,从自己瘫痪在床那天起,他(她)们的婚姻就名存实亡,而丈夫还提出要离婚。

坦白讲,仅就这些报道中释出的有限信息来看,很容易将舆论之火燃向“抛妻弃子”的干柴堆。所以舆论上出现“一边倒的棒打局面”,似乎也就不足为奇。只是回到事件本身,如果只是用道德尺度去审视俗世秩序中的纷杂,可能永远都无法触摸到当事人们真正的心绪。

在一定程度上,介入报道的媒体虽然没有直接表明立场,但是透过报道的框架和氛围,还是能看到些许倾向性,起码就舆论声浪涉入的动作来看,是借助报道本身明显的控诉性所发出的愤慨。

不过有必要说明是,事情发生在2018年,而高位截瘫女子提到丈夫时强调“最近一年没来看她”,言外之意,丈夫出事儿的前两年应该也是对她有照应的。所以对于“抛妻弃子”的理解,还应该铺开来看,而非理解成出事儿后就“抛妻弃子”。

之所以这样强调,倒不是为高位截瘫女子的丈夫辩护什么,而是作为理解世俗秩序下的婚姻离散,仅靠悬空的道德尺度是不够的,还需要基于现实的结合图景和人情图景去具体看待,只有如此,我们所控诉的才可能被在意,才可能走近现实值得人们去守护。

因为在类似的家庭变故下,真正能继续维持的家庭并不多,并且对于“抛妻弃子”和“抛夫弃子”来讲,可能都是存在的。于此有人强调“如果丈夫高位截瘫,妻子一定是不离不弃”大概也是基于报道的瞬间愤慨,因为这种判断即便没有经过调查,也是经不起推敲的。

要承认世俗婚姻秩序本就是残酷的存在,无论是结合过程,还是分离过程。而那些真正把婚姻家庭经营好的人们,多半不是选择相信什么,而是选择忽视什么。至于什么爱情宣言,浪漫典礼,都不过是掩藏残酷的仪式感而已。

实际上直到现在,世俗婚姻秩序依然还没有清洗掉女方之于“从夫居”交换系统中“货币”的底色。所以从婚姻构建来讲,其实就是充满残酷无情的,而这种残酷无情只有经过生育弥合,婚后打拼才能逐步消解掉,要不然遇上家庭变故,基本上都会鸡飞蛋打。

只是让人感到吊诡的是,世俗道德往往是不问前后因果的,这就使得“抛妻弃子”和“抛夫弃子”的人即便清楚自己会被周遭唾弃,但也会孤注一掷的做出自己的决定,而大多数时候,即便是满嘴道德正义的人也会最后走向“久病床前无孝子”的弥合逻辑,不得不说这就是世俗命理。

另外高位截瘫的女子在谈到自己的遭遇及丈夫的表现时,虽然略带愤懑之感,但还是表现得相对平静。反倒是她的母亲满脸苦涩并哭诉:“我要是老了、死了,她就去养老院,还是怎么办?我每天都在想这个事情,不知道怎么办?”老实说,对于经济本就不怎么富足的家庭,还摊上个高位截瘫的老闺女,这种情况下,怎能不感到绝望呢?

只是对于高位截瘫的女子来讲,既然丈夫已经亮出底牌,那么再怎么强调自己的悲惨又能怎样呢?说到底,丈夫选择离还是不离,也只是形式而已,因为在离的底牌亮出后,不离其实也意味着是火坑,只不过是跳的方式不同而已。

所以最为关键的倒不是离婚与否的问题,而是她如何能较为顺畅的生活下去,比如丈夫该为她活下去做些什么。因为依照世俗婚姻秩序,他的丈夫如果有传宗接代的家庭任务,他(她)们的婚姻终究是无法走下去的,并且对于经济条件一般的家庭来讲,让丈夫不去干活照顾她一辈子,也不是个现实的问题,除非是真感情下的绝对守护。

不过就高位截瘫的女子在谈到车祸赔偿时称,无论是赔偿的钱,还是捐赠的钱,都是丈夫拿着,并喊话丈夫:“你把我离了,我父母又会老,我这样直接在这里等死吗?”从这个层面上看,显然离婚也只是时间问题,而现在她能做的只是如何最大限度地争取自己的利益。

不得不承认,安顿自己的前提是,不要有重大的灾难落到自己头上,有重大灾难落到自己头上的时候,谁也安顿不了,从这一点上说,人是可怜的。就如周国平曾强调的,我们人类很自负,觉得自己是宇宙的主人,是自己的主人,其实绝对不是。人类只不过是大自然一个偶然的产物,其实人类的生存总是充满灾难的,而且人类最后的结果也是不妙的。

从这个意义上理解高位截瘫女子怀三胎保卫婚姻的方式(怀三胎的目的不出所料,应该还是想生儿子),总让人觉得有些讽刺的意味。所以关于生活中的该不该、幸不幸,有时候还是多考虑一下生活本身的意义,要不然当灾祸来临时,都不知道抓手在哪里,支撑在哪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康开利_NB23017)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