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迈入群体免疫:口罩令全面解除,国际旅行逐步放开

2021-06-18 23:13:36 凤凰WEEKLY

文/徐亦凡 编辑/漆菲

从日增病例一度破万的峰值,到每天感染降至20人左右;从全国封锁、经济活动停滞,到出门悠闲喝咖啡看电影,以色列仅仅用了六个月。

截至6月16日,以色列已有59.5%的人口完整接种过两剂疫苗,成年人的接种比例超过80%。

6月14日,人们在特拉维夫的商场购物

高接种率带来了显著成效。从今年2月起,以色列的新增病例明显减少,近三个月感染曲线持续走低并趋于平缓。6月8日和9日这两天甚至未出现新感染者,自疫情暴发以来,还是首次出现零新增的情况。

对抗疫情是旷日持久的战争,种种迹象显示,以色列已经迈入群体免疫。凭借着无可比拟的疫苗接种进展,以色列成功控制住疫情,成为供全球参考的样本:群体免疫能多快实现?疫苗如何挽救感染率以及如何推动社会复苏?

疫情得到控制,让以色列人感受到了久违的自由。

目前,以色列取消了几乎所有疫情限制,学校与企业大多恢复正常。曾用于证明疫苗接种状况或核酸检测结果的“绿色通行证”(Green Pass)也于6月1日停用,无论接种疫苗与否,餐厅、体育赛事、文化活动等向所有人开放,聚会规模也不再设限。

甚至在封闭的公共场合,人们也不再需要佩戴口罩。该国卫生部宣布,室内戴口罩的要求从6月15日起正式取消,机场也将涵盖在取消口罩令的范围内。

2021年6月1日,音乐家在特拉维夫的一家医院表演,庆祝疫情限制措施基本取消

不过,学校仍是例外——由于16岁以下人群尚未进行大规模接种,孩子们在课堂上仍需佩戴口罩。以色列卫生部表示,如果低感染率趋势可以保持,且儿童接种运动顺利的话,未来也会考虑在学校取消此要求。

以色列最大医院谢巴医疗中心主任埃亚尔·莱舍姆说,“如果来以色列,你会感觉这是一个没有新冠的国家。”

但在疫苗运动获得成效之前,以色列也付出过巨大代价——80余万人感染、6400余人死亡,还因疫情反复进行过三次封锁,学校停课、商店停业,造成了数十亿新谢克尔(1新谢克尔约为1.98元人民币)的经济损失。

放松限制的新政让企业主们迎来了彻底的喘息之机。一名餐饮从业者告诉当地媒体,“6月1日于我们而言就如同节日,取消绿色通行证意味着我们的战斗结出了果实。”

过去一年间的三次封锁使得经济活动大受打击,餐饮、娱乐和休闲业基本处于关闭状态,导致失业人数骤增。随着这些行业的恢复,就业情况不断好转。《以色列时报》援引数据显示,今年4月以色列失业率降至5%,空缺岗位数量增长了10%。

巴伊兰大学免疫治疗实验室负责人西里尔·科恩

疫情远去让社会得以重回正轨,但可能不是所有人都乐见于此。在疫情补助政策下,许多年轻人并不太想重返工作岗位。就业服务部门表示,这些人获得的失业救济金和工作所得到的收入相近。

如今,以色列财政部打算“斩断”这条后路——从7月1日起,28岁以下且没有孩子的国民将不再领取失业救济金。

由于绝大多数有意愿的成年人已经完成接种,以色列的接种运动虽仍在进行,速度已经放缓。从6月6日开始,12岁至15岁的儿童成为最新一批可以接种的对象,大约有60万人符合接种标准。

西岸的巴勒斯坦人在接种疫苗

以色列卫生部表示,不会为这一群体强制接种疫苗,接种仅是建议,最终取决于儿童父母的意愿。

虽然低龄群体的接种率很低,不少医学专家认为,以色列已经达到群体免疫的门槛,或者至少非常接近。

《自然》杂志在3月刊文指出,这一门槛通常只有在较高的疫苗接种率下才能触及,大多数估算认为,实现对新冠病毒的群体免疫需要60%至70%人口获得免疫力,方式包括接种疫苗和感染过该病毒。

西里尔·科恩(Cyrille Cohen)是巴伊兰大学免疫治疗实验室的负责人,也是以色列卫生部疫苗咨询委员会成员。他向《凤凰周刊》指出,“目前看来,我们已经实现了群体免疫。”

现已停止使用的“绿色通行证”

他分析称,有不少人还没接种疫苗,这导致接种运动遭遇到“玻璃天花板”,不过这一情况在预期之内。对于卫生部未推荐儿童接种的决定,科恩解释称,因为该群体感染病例很少,且不属于高风险人群。

科恩表示,“以色列16岁以上人群中有85%至90%的人已经完成接种,这似乎足以实现群体免疫。我们会持续关注海外疫情的发展,疫苗接种也会向有意愿的人保持开放。”

莎伦·埃尔罗伊-普雷斯是以色列卫生部公共卫生主管,她未明确说以色列是否已实现群体免疫,但她将群体免疫定义为“人们生活正常,且互相不会传染病原体”。埃尔罗伊-普雷斯表示,只有不戴口罩之后,才会知道病毒是否真的无法再传播。

耶路撒冷的一个市场基本恢复正常

另一位顶级传染病学家纳达夫·达维多维奇则称,群体免疫是可以渐进实现的,“我很自豪,以色列成为模范国家,正从令人赞叹的疫苗接种运动中收获果实”。

以色列能遥遥领先推进接种,得益于多个因素,包括政府果断高价购入疫苗、覆盖所有国民的完善公卫体系,以及较小的国土面积和人口规模等。

尽管上述独特优势难以为别国复制,但以色列短期内的庞大接种量依旧为全球提供了珍贵参考数据,证实疫苗在遏制疫情扩散中的关键作用。

近几个月来,以色列的疫苗接种效果经受住了考验。4月下旬,数万以色列人聚集在一起参加犹太教节日篝火节,导致极为严重的踩踏事故。

一位高中生在特拉维夫接种疫苗

到5月下旬时,以色列与加沙之间爆发自2014年以来最严重的冲突,双方交火长达十余日,大量以色列人被迫聚集在防空洞内。

然而,该国的感染曲线未因为这些事件发生波动,依旧保持在较低的水平。今年4月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谢巴医疗中心主任莱舍姆表示,在以色列不断放松疫情限制的情况下,感染数量仍能保持下降,群体免疫是“唯一解释”。

虽然以色列国内势头良好,但没有哪个国家是孤岛。

仅是巴勒斯坦的防疫进展,就可能对以色列产生影响。上个月,有卫生部官员呼吁为巴勒斯坦人接种疫苗,否则会损害以色列的接种成果。

而且,以色列与约旦河西岸以及加沙地带之间虽有屏障,但整个地区依然被视为一个流行病学单位。

以色列放宽疫情限制后,人们在耶路撒冷的一个市场喝咖啡

据以色列《国土报》6月17日报道,以色列计划在未来几天内向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提供120万剂辉瑞疫苗,但由于该决定来自前任总理内塔尼亚胡政府,至今尚未得到落实。预计总理贝内特会在未来几天内宣布此事,并与卫生部和国防部进行协调。

除了以色列周边,世界上绝大多数地方疫情依旧肆虐,新病毒变种层出不穷。为了保证现有成果不受冲击,以色列在边境依然保留了最严格的限制措施。

就在以色列放开国内限制前夕,越南发现新变异病毒,疑为印度和英国变异病毒的混合,可通过空气迅速传播,不确定现有疫苗是否对其有用。以色列卫生部官员表示,出于这些担忧,尚未接种疫苗的入境者仍需接受检测和隔离要求。卫生部也建议,不要进行不必要的出国旅行。

鉴于多国感染率仍在上升,以色列不断调整旅行禁令名单,包括俄罗斯、阿根廷、乌克兰、印度、南非等国,这些红色名单国家与以色列之间的往来被完全禁止。

与此同时,该国也有选择地为国际松绑。

以色列人在耶路撒冷的一家电影院看电影

早在今年2月,以色列就与希腊和塞浦路斯这两个地中海国家达成协议,未来允许完成新冠疫苗接种的旅客在双方之间往返。此后,以色列与多个地区和国家探讨互认“疫苗护照”的可行性。

从5月开始,以色列首先对少部分团体游客敞开大门,要求游客在登机前往以色列前进行核酸检测,在抵达该国机场后再进行血清抗体检测,证明其确已接种疫苗。

如今,旅行限制有望进一步放松,除团体旅客外,以色列打算从7月1日起允许来自特定国外的个人游客入境。

《以色列时报》报道称,以色列内政部、卫生部、外交部等相关部门已进行协商,决定允许来自部分国家且已接种疫苗的个人游客以更简化的程序入境。但这一程序具体如何简化、特定国家又包含哪些,仍有待确认。

内政部长阿耶·德里表示,“存在放松外国人入境标准的空间,改变现行的批准入境手续也可以减轻以色列驻外部门以及移民管理部门的压力。”

以色列已拉平感染曲线

以色列旅游部长奥里特·法卡什-哈科恩对新举措深表欢迎,她在推特上表示,“是时候开放以色列的旅游业了,可以利用我们的接种优势为经济谋利。”

旅游业是以色列的重要经济来源之一。在2019年,以色列旅游业收入超过75亿美元,有445万人次赴以色列旅游。然而受到疫情冲击,2020年入境以色列的游客数量骤降81.3%。

随着旅游禁令的进一步开放,以色列的接种成果将迎来新考验。“就目前情况来看,我们认为不会有疫情卷土重来的可能性。”科恩告诉《凤凰周刊》,“只有当免疫记忆减弱或者输入新病毒变种的情况下,才可能再次暴发疫情。”

专家也呼吁,保持谨慎仍是必要姿态。耶路撒冷哈达萨医疗中心内科主任德罗·梅沃拉赫表示,以色列人不应急于出国旅行,尤其是有孩子未接种疫苗的家庭,“此刻我们在以色列是安全的,但不意味着永远安全。孩子可能会在别处感染新冠,一小部分未能得到疫苗充分保护的成年人也可能感染。我们需要等待世界的其他地方也从疫情中摆脱出来,这需要耐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