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年前,那个受到追捧的“世界最美检察长”,如今怎么样了?

2021-06-18 21:58:46 世界华人周刊

从检察长到“保皇党”,她为何退出政坛?

2021年6月12日,俄新社采访了“世界最美检察长”娜塔莉娅·波克隆斯卡娅

时下正是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选举的关键的时刻。

谁也想不到,波克隆斯卡娅会向众人高调宣布:她会放弃参加国家杜马选举,自此以后不再担任议员。

● 波克隆斯卡娅

消息一出,人们对此充满疑惑。

要知道,波克隆斯卡娅一直给外界一副“女强人”的形象。大家原以为她会留在莫斯科,从国家杜马的议员继续晋升,甚至进入克里姆林宫。

2014年克里米亚入俄的那场风波全世界认识了波克隆斯卡娅,这位来自克里米亚的女性以靓丽的外形,犀利的言辞和对俄罗斯民族主义的坚定支持让她迅速走红于网络。

● 网友绘制的波克隆斯卡娅漫画形象

她好不容易才从偏僻的克里米亚走进了莫斯科,如今却要放弃一切,实在是让人不解。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波克隆斯卡娅选择了离开莫斯科?这一次离开,是又是否意味着她将会淡出人们的视野,彻底走向沉寂呢?

娜塔莉娅·波克隆斯卡娅今年41岁。

她的家乡并不是让她出名的克里米亚,而是乌克兰东部的卢甘斯克,她的父母是集体农庄里平凡的苏联农民。

一直到波克隆斯卡娅7岁的时候,她才跟随父母搬到了克里米亚,在那里读书上学,度过了美好的少女时代。

波克隆斯卡娅从小学习成绩就好,她酷爱历史,音乐和俄语文学,弹得一手好钢琴,同时也是虔诚的东正教徒。

● 波克隆斯卡娅的故乡卢甘斯克

在她的少女时代,她经历了物资短缺的80年代,看着苏联一步步解体,又经历了乌克兰最为动荡的90年代,看到了乌克兰寡头们如何抓住机会掠夺财富。

而这一时期,正是波克隆斯卡娅价值观形成的重要阶段。正因为如此,波克隆斯卡娅日后对苏联和乌克兰并没有多少好感。

● 克里米亚

从叶夫帕托里亚国内事务大学毕业后,她选择考取公务员,成为一名检察官。她从辛菲罗波尔(克里米亚首府)的一名小助理做起,逐渐有了名气。

后来,她被调往基辅,成为了乌克兰总检察长办公室的高级检察官。如果没有2014年的那场危机,按她的年龄和升迁速度来看,波克隆斯卡娅完全有机会在乌克兰混得更好。

然而,2014年的广场革命改变了一切,让她无法再待在基辅。

● 广场革命

乌克兰国内一直存在严重的分歧,相当多的乌克兰人希望加入北约和欧盟,远离俄罗斯。而当时的总统亚努科维奇,以及不少东部地区的俄罗斯族更加亲俄。亚努科维奇在关键时刻拒绝了与欧盟的经济谈判,接受了俄罗斯的天然气优惠。

这让很多乌克兰人感到愤怒,他们推翻了亚努科维奇,赶走了“莫斯科佬”。乌克兰的亲西方派彻底掌握了国家。

为了打击亲俄派,他们甚至提出了一些过于激进的方案。比如,禁止使用俄语,与俄罗斯全盘断绝关系……

这种做法让东部地区的俄族非常担忧,他们掀起了武装冲突,与基辅政府发生了战争。作为一个俄族人口占多数,常年享有自治权的地带,克里米亚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危机的波折。

● 波克隆斯卡娅的家乡卢甘斯克是当年交战最激烈的地区之一

当时,俄族和乌族的矛盾非常严重,有不少来自基辅的流氓混混和极端民族主义者进入了克里米亚,他们宣称要教训克里米亚的“莫斯科佬”,甚至要取消克里米亚的自治权。

克里米亚总统亚历山大·阿克肖诺夫决定向俄罗斯求援,彻底投入俄罗斯的怀抱。而在当时,基辅方面派遣的检察官并不支持阿克肖诺夫投俄,波克隆斯卡娅正是在此时被任命为克里米亚检察长,用于对抗基辅方面的压力。

或许连她自己也没想到,正是因为这次任命,让她站在了风口浪尖上,名扬天下。

● 阿克肖诺夫

波克隆斯卡娅成为检察长之后,积极支持克里米亚入俄,并严厉追究先前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的挑衅行为。

她不止一次向媒体表达对乌克兰的失望。她说:“我所做的一切都会让孩子们以我为荣,我希望她生活在一个像俄罗斯那样伟大的国家……活在诚实的国度里,而不是尔虞我诈的班德拉巢穴。”

在这番发言中,波克隆斯卡娅所说的“班德拉巢穴”正是暗指颜色革命后的乌克兰。

班德拉是二战时期乌克兰臭名昭著的法西斯分子,波克隆斯卡娅用这样的言辞评价乌克兰,已经表明了她与乌克兰方面恩断义绝的立场。

果不其然,她惹怒了乌克兰,也惹怒了整个西方世界。

波克隆斯卡娅不仅上了欧盟和乌克兰的制裁黑名单,不允许她进入乌克兰和西方国家的土地,被限制交易。乌克兰法庭也判定她有罪,发出了通缉令。

对于制裁,波克隆斯卡娅毫不在乎。就像她所说的那样,她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去西方赚钱和玩乐,自然也不怕西方的制裁。

俄罗斯人相信波克隆斯卡娅是一位美丽的爱国者,她成为了当时俄罗斯最负盛名的政坛新星,受到俄罗斯人的信赖。

波克隆斯卡娅抓住时机,利用自己的超高人气,在2016年9月成功当选为俄国家杜马议员,踏入了俄罗斯的权力中心。

当上议员后的波克隆斯卡娅还是像以往一样经常抛头露面,甚至在2019年访问过叙利亚。俄罗斯政府乐于利用她美丽,亲和的形象为国争光,而她本人也时常宣扬“美丽拯救世界”,用以吸引选民。

波克隆斯卡娅的所作所为确实表现出了对俄罗斯的忠诚和热爱。然而,她的爱意,却带有一份偏执,夹杂着对沙皇俄国的怀念。

确切地说,波克隆斯卡娅是一位怀念旧沙皇,彻头彻尾的“保皇党”。

波克隆斯卡娅很崇拜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她收集了大量关于尼古拉二世的绘画,雕塑和手稿。甚至在她担任克里米亚检察长期间,她在办公大楼的附近提议建立了一个小教堂,每天上下班都要去那里为末代沙皇祈祷。

2016年,波克隆斯卡娅公然宣称:“有一天晚上,我亲眼看见了沙皇现身”。

要知道,当时的波克隆斯卡娅已经是国家杜马的议员,如此装神弄鬼,说出“沙皇现身”的话,实在是有失体统。

● 波克隆斯卡娅办公楼对面的沙皇半身像

她不仅崇拜末代沙皇,对沙皇制也非常着迷。她甚至在一次为尼古拉二世的塑像揭幕仪式上宣称:“尼古拉二世的退位不具有法律效应!”

也就是说,波克隆斯卡娅认为沙皇一家依然拥有对俄罗斯的“统治权”。然而,谁都知道沙皇早已在100多年前被推翻了。波克隆斯卡娅的表态,几乎是否定了俄罗斯的现代史,否定了苏联,甚至俄联邦的合法性。

这还不是波克隆斯卡娅干过最离谱的事儿。

2016年11月,波克隆斯卡娅批评当时的一部电影《玛蒂尔达》是在“黑沙皇”。她对采访的记者们说,沙皇尼古拉二世功大于过,他为俄罗斯的现代化“劳苦功高”。随后,她话锋一转,声称列宁和希特勒一样是20世纪的恶魔,双手沾满了鲜血。

波克隆斯卡娅的评论引起了轩然大波,且不说惹怒了俄共这样的左派,就连她所在的统俄党也对她的放肆非常头疼。然而,波克隆斯卡娅从未因此负过责任,也没有任何歉意。

● 波克隆斯卡娅与沙皇画像

其实,像波克隆斯卡娅这样的沙皇崇拜者在俄罗斯并不在少数。苏联解体以来,为了宣扬俄罗斯民族主义,从叶利钦到普京,有不少人对沙皇时代进行了粉饰,甚至搬出宗教和沙皇来教育民众。

而在俄国传统文化中,东正教会赋予了沙皇一定的“神性”。

在这种时代背景下,许多人认为沙皇尼古拉二世可怜,追封他为东正教圣徒。波克隆斯卡娅作为虔诚的东正教徒,其少女时代正赶上苏联崩溃,局势动荡的八九十年代,产生“保皇党”的观念并不奇怪。

● 波克隆斯卡娅手举沙皇画像游行

从波克隆斯卡娅的保皇经历不难看出,波克隆斯卡娅并不是一位城府深厚,顾全大局的政治家。

尽管她很聪明,善于利用美丽的外表和强硬的言辞吸引人气。但在莫斯科,她既没有自己的势力,也没有足够强大的政治智慧,她的仕途并不坦荡,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因为美貌原谅她的不成熟。

2018年4月,她因为反对普京总统的养老金改革,被要求退出统俄党。同时,她被迫离开了重要的反腐败委员会,被安排了闲职。

此次议员选举前夕,波克隆斯卡娅选择退出政坛,只能说是她无奈之中的抉择。

眼下的波克隆斯卡娅坦然接受了政坛上的失意,她说:“放弃参选,是因为我决定转行干其它的工作,新工作与议员工作无关,但对于我而言是有趣的。人生道路上的转型,总是复杂痛苦的时期。”

但愿她尽快渡过这段痛苦复杂的时期,但愿年过40的她尽快找到新工作。文/朱染子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