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豪宅”遭前夫盗卖,受害者只能“认栽”?

2021-06-18 20:58:55 中国青年报

摘要

中青评论

金女士的前夫能一路“过关”、顺利得逞,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件正常的事。

近日,一则令人直呼“荒唐”的法治新闻,在网上引发了不少关注。 据北京电视台《法治进行时》报道: 常年在日本打工的北京市民金女士,发现自己在北京拥有的一套“千万豪宅”,竟然被离婚18年的前夫伙同他人,以身份信息造假的方式非法售卖。 由于买方的购房行为在法律上属于“善意取得”,无法取回房屋产权的金女士只能向警方报案,追缉作为事件“罪魁祸首”的前夫。 然而,对此有所预计的前夫,早已带着卖房取得的赃款逃往国外。 对此,金女士的选择,也几乎只有“认栽”。

事件曝光后,金女士的不幸遭遇,很快引发了众多网友的同情。面对如此荒唐的现实,许多人都不由得为金女士感到委屈。在整个过程中,金女士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不论是当年与前夫离婚、花钱买房,还是在事发后试图以法律措施维权,金女士的每一项举动,都完全符合法律的规定与要求。在这种情况下,让她独自吞下损失超过千万元的苦果,在公众的观感中无疑是一件极不合理的事。

在整场交易里,并不知道其中内情、已经足额缴纳了购房款项的买房者,确实没有什么过错。从本质上看,买方虽然不必承担经济损失,但和金女士一样,都是金女士前夫所设圈套的“受害者”。在事件中负有责任的,显然不止金女士的前夫一人。与其前夫联手制造骗局的同伙,以及任由他们拿到虚假身份证件、完成虚假交易的有关部门同样难辞其咎。

看到这则新闻,所有读者都会好奇:金女士在离婚之后购买的房子,凭什么会被已经与她毫无关系的前夫轻易盗卖?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在交易产生的登记信息中觅得蛛丝马迹。查阅信息时,金女士发现:其前夫在交易房产时,登记的所有信息都与金女士个人信息一致,但照片上的人却完全是另一个女人。在这种情况下,其前夫要么是带着同伙前往公安机关,以金女士的名义“冒领”了身份证件,要么是用伪造的身份证件,配合同伙完成了过户交易。

一直以来,公安机关对户籍信息、身份证件换领的管理工作都极为严格。如果说金女士的前夫随便带一个人,就能在金女士不知情的情况下,以她的名义拿到新的身份证件,其背后必然是极为严重的管理漏洞。如果金女士的前夫在交易中使用的是自行伪造的虚假证件,负责监管交易的房管机构,又怎能连证件的真伪都不联网核对,就让一场千万规模的交易如此轻易完成?

金女士的前夫能一路“过关”、顺利得逞,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件正常的事。对此,逃往海外的前夫当然要被中国警方追缉到底。与此同时,有关部门也应认真调查:这桩离谱的交易,到底是怎么完成的?本应在身份造假与交易环节中奏效的防范机制,又为何会在本案中层层失守?其中,如果有工作人员在审核环节中失职、失察,理当为其疏失承担相应的责任。而如果像部分网友怀疑的那样,有人与金女士的前夫里应外合,那也该付出应有的代价。

从立法精神上看,包括我国在内,多国民法之所以在不动产交易中保护“善意取得”一方的权益,主要是基于降低交易成本、维护市场效率的考虑。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自身财产权被他人非法处分的受害者就“活该倒霉”。作为市场秩序的监管者与维护者,有关部门理当充分履行其职责,有效防范这类冒名虚假交易。当侵权事实在层层监管之下依然发生时,有关部门绝无“隐身”之理。在具体的个案中,不论有关部门是否有责,受害者都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也只有在作出解释的同时及时查漏补缺,有关部门才能收获公众的信赖,让社会感受到公正与安全。

撰文/杨鑫宇

编辑/任冠青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出品

相关新闻

女子北京千万豪宅被前夫变卖:他跑了 我还要承担巨额赔偿

近日,一位金女士求助媒体,十分火急。金女士称自己在北京东三环的房产,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竟然被前夫卖掉了。

金女士家在朝阳区双井,6月3日,记者刚走进金女士家,她激动地痛哭不止。金女士哭诉着,她从买房,到20年后,房子被前夫骗卖的委屈和无助。

金女士是吉林省蛟河市人。2001年,东环十八公寓开盘销售。东环十八公寓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双井,紧邻东三环,距国贸CBD仅几百米的距离,交通十分便利。金女士一眼就看中了这个小区,当即就全款150万买下了其中一套166平米的三居室。

房子是精装,拿到房子钥匙置办好了家具电器,金女士便把父母接到了新房,自己则前往日本打工赚钱。这一去,就是十多年。

金女士称,她和前夫性格不合并且前夫在外有女人,于是2001年就离婚了,孩子也归金女士抚养。

孩子长大后金女士就把孩子接到了身边,在日本读书。每过半年,金女士父母会到日本看望金女士和孩子。金女士称,那段日子平静、幸福、有奔头。

直到2019年6月,金女士收到了前夫的一封信,正是这封信打乱了金女士平静美好的生活。

离婚18年,收到前夫的信,但信的内容对金女士来说却是晴天霹雳。从信中,金女士知道了自己名下的房子被前夫卖了的消息。信中还称,无论金女士动用什么手段,找什么律师都不可能再将这套房子要回来的,让金女士认了。

金女士实在想不通,自己名下的房子前夫是怎么把房子卖出去的?

2020年,全世界爆发新冠疫情。尽管金女士非常着急,但无法回国。直到2020年12月,金女士才顺利回国。为了了解情况,她立马赶往户籍所在地——吉林省蛟河市。

当地派出所民警告诉金女士,她的二代身份证被前夫领走了。金女士瞬间懵了。金女士说,自己在日本10多年,一直使用一代身份证和护照,从没回国办理过二代身份证。民警向金女士出示了二代身份证登记信息,可二代身份证上信息都是自己的信息,但照片却是另外一个女人。

金女士怀疑是前夫带着其他女人冒充自己,骗领身份证。身份证到手后,前夫到房产交易大厅以房产证丢失为由,重新办领了新的房产证,并通过中介卖掉了金女士名下的房子。

2018年5月,金女士前夫以1150万元的价格把房子、家具以及房子里的所有物品给卖了。前夫向买房人谎称:这套房是自己父母在住,自己在青岛给父母买了房,准备接两位老人养老。

当时金女士前夫还向买房人提了一个要求:2019年6月后再交房,为此,金女士前夫交付了近一年的房租。

金女士说,每年6月,父母都会去日本看望自己和孙子,前夫之所以选择6月交房,就是为了打时间差,怕事情败露。2019年6月,父母去日本后,前夫就找开锁公司把锁撬开,然后在房子里伪造了一些自己生活过的场景,营造出在这里生活过的感觉,然后把房子交给了买房人。

小区物业负责人称,当年自己接到一个电话称,要卖房子需要交接。物业负责人很吃惊,这件事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来办交接呢?于是询问对方是否是金女士本人来办理?对方称,是的。负责人则表示不可能,金女士十几年都没回来过。最后房子交接失败。

由于房屋交接失败,买房人把金女士告上了法庭。因金女士身在日本,没有接到法院的开庭通知,没有参加庭审。

2019年,朝阳法院缺席判决金女士,在判决生效十日内交房,并赔偿买方延迟交房违约金二百三十万元。

金女士说,前夫卖完房子,就拿着钱逃到美国了。面对突如其来的财产损失,金女士几近崩溃。

北京市律师协会的刘凝称,在没有违法犯罪行为的情况下,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所以这里首先涉及的就是刑事犯罪问题。首先是金女士前夫找人冒充金女士办理二代身份证涉嫌使用虚假身份证件,盗用身份证件罪。金女士前夫违法出售不属于自己的合法财产他获得收益涉嫌盗窃罪。

目前,金女士已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吉林省蛟河市公安局以金女士前夫涉嫌盗用身份证件罪立案侦查。目前金女士前夫已被全网通缉,截止记者发稿时,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超_NB12814)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