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市新城分局:办案警察让“我”寻找罪犯,他们找不到!

2021-06-18 19:42:17 花开知多少呦

我叫刘树刚,是呼和浩特市民,现已年近半百。我这几年与公检法打交道经历的事情,让我后半生都难以释怀。

为啥骗我钱的刘文艳能逍遥自在,而我却被迫卖掉公司还债?为啥她涉嫌诈骗犯罪,呼和浩特市公安局都立案挂网督办了,却在新城公安分局刑警五中队有案不立、立案不破?

我这几年追讨债务就像“闯关”,真的是过了一关又一关,本来感觉看到了希望,接下来却又是一段失望。更为离奇的是犯罪嫌疑人刘文艳就利用这段“不被收押”的空档,把好几处地段绝佳的房产按照2000多元的价格给她的朋友袁博做了抵押。

好朋友为啥骗我?

记得那是2015年的冬天,当时是中国银行新华大街支行企业科科长的刘文艳张嘴向我借100万元,她说是给企业倒贷,就用十天。

我真的相信了,因为刘文艳和她老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她老公是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国税局稽查大队大队长,我的公司和他有业务往来,而刘文艳又是我同学的上级,一来二去的,我们的关系还不错,所以我就借给她100万元。按照刘文艳的要求,我将钱打入了中信银行呼和浩特分行一个开户名为“海洋”的账户。

十天时间很快就到了,我借出的钱没有归还。刘文艳说,如果不当紧用钱,就把钱先放在她那儿,她支付我一些利息,当时我的资金也算宽裕,也就同意了。

2017年,刘文艳又以同样的理由向我借钱,第一次是100万元,接着说还需要300万元,我出于帮忙考虑,就找到亲戚朋友,一共周转了400万元,一起打入了“海洋”的账户。

400万元款项打过去十天后,我向刘文艳要钱,刚开始刘文艳还接电话,之后连电话也不接了,和我玩起了失踪。后来我才知道,向我借款400万元之前,刘文艳已经从中国银行辞职,她就是利用银行职员的身份,向朋友们举债贷款,然后再倒给他人放贷。

刘文艳借我的钱根本没有用在企业的倒贷上,而是直接打给了她的朋友袁博。刘文艳辞职后,还向其他人借款,这些借款也都转给了袁博。袁博是个什么人呢?他和刘文艳是小学到高中的同学,那个“海洋”也是刘文艳小时候一个院子长大的玩伴,平时就以姐弟相称,他们的关系非常要好。

2017年的四、五月份,刘文艳突然离开了呼和浩特,去了北京市。她说,去北京的原因是在外面欠款太多,非法讨债公司经常上门,有人要追杀她,出于自身的安全考虑,去北京躲避一下。

2018年夏天,全国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开始,刘文艳认为安全了,又回到了呼和浩特市。我听说她回来了,就找到她催款,她说没钱了,让我起诉她,她再起诉欠她钱的朋友袁博,找袁博要回房产,就会还上欠我的钱。

我为了要回钱,看到一点希望便开始行动,为了能让刘文艳起诉袁博,我在刘文艳的说合下,又给她支付了3万元的诉讼费。

现在看来,我那些单纯的想法都被利用了,一步一步地被人家给算计了。

一场无厘头的

诉讼

按照刘文艳的说法,她起诉朋友袁博,是因为袁博借给她7000万元,当时她用呼和浩特市某高档写字楼的一层楼和呼和浩特市几处高档小区的房子过户给袁博抵债,她连本带利还到了2.1亿元后,袁博没有把房产还给她。

刘文艳当时说,她起诉袁博就是要通过法院诉讼,从袁博手中要回这部分财产。

案件诉讼到了呼和浩特市赛罕区法院,刘文艳提供法庭的证据,是以每平米2000多元的价格将房子抵押给袁博的证据。法官看了这些证据后,认为这样的事情不会存在,这么低的价格做抵押不可能成立,而且也不会有评估公司出这样的评估报告,涉嫌虚假诉讼,于是法院没有支持刘文艳起诉袁博。

与此同时,刘文艳还提供了一份银行流水证据,是她的助手海洋和袁博的资金往来的证据,上面有交易日期和支出金额,刘文艳试图用这份证据说明她和袁博的资金往来。

我认为,他们做了一个圈套让我往里钻。什么样的圈套呢?就是刘文艳转移了财产,怕我和其他债主在法院起诉后执行财产,她从一开始就是要想着叼人。

赛罕区法院的法官表示,我与刘文艳的债权债务很明确,官司肯定能赢,但刘文艳名下没有任何财产,就算赢了官司也没法要到钱。

法官分析认为,刘文艳是以银行职员的身份揽储,实际上是用作自己资金周转,这是一种诈骗行为,建议我向公安机关报案。

要钱就像是闯关

通过民事诉讼追不回钱财,我就按照法官的建议从法院撤诉,到公安机关报案。我心想,就算讨不回自己和亲属们的血汗钱,也要把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免得他们继续在社会上祸害他人!

2019年2月份,我向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报案,报案理由是刘文艳涉嫌诈骗罪。呼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后,经过法制部门的严格审核,正式立案并将案件挂网督办。公安局的同志让我回家等消息。

不久,我等到了呼和浩特市新城公安分局刑警五中队的联系电话,五中队副中队长赵建宇和协警呼和受理了我的案子。他们传唤了我。

在做笔录时,办案的警官态度特别蛮狠,先是把我当成“嫌疑人”似的进行审问,还诱导我与诈骗犯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张嘴就斥责我说:“别说市局,就是公安厅、公安部督办我们也不理,我们只认新城分局”;之后又说我收了利息,就不能认定为诈骗。我对办案警官说,我前期借给刘文艳的100万元收了利息,后头借给她的400万元没收分文利息。于是,两位警官做完笔录后,就让我等消息。

等了三四天,新城区公安分局刑警五中队叫来了刘文艳,在刑警五中队的办公场所,让我与刘文艳当场对质。刘文艳承认借我钱,承认当初承诺只挪用10天,且没有支付利息的事实。双方对质后,办案民警没有对刘文艳采取强制措施。

我多次到刑警五中队询问,得到的回复都是不构成诈骗罪。之后,办案警官赵建宇被借调到其它部门工作,让我找中队长刘洪珍询问案件情况。而刘洪珍给出的答复同样是刘文艳不构成诈骗罪,不予立案。

我始终闹不明白,呼市公安局挂网督办的案件,为什么在新城分局刑警五中队就不给立案?既然不予立案,应该给我一个不予立案的通知书,然而,新城公安分局迟迟不给我“不予立案通知书”。

从2019年的4月到8月,我开始在呼市新城区公安分局长达100天的“上班”历程。那段时间,我每天上班前来到新城公安分局,等待有关分局领导上班,从局长办公室到法制大队,再到刑警大队,再到警务督察室,再到分局纪检书记……这些科室我都走遍了,终于要到了“不予立案通知书”。

2019年9月,我到呼和浩特市新城区人民检察院反映情况,新城区检察院受理了此案,新城区检察院要从新城公安分局调取有关案卷,但新城公安分局刑警五中队迟迟不送达案卷,就这样一直拖着。

直到一年又两个月之后,即2020年11月,因为公安系统要求结案率,新城区检察院、法院、公安分局召开联席会议,联席会议督办新城公安分局对我的报案进行立案,这个案件才算是见了一点阳光。而在此期间,我在新城区检察院又“上班”一年两个月,这起诈骗案件才在检察机关的监督下得以立案。

公、检、法三家联席会议决定立案后,这个案件又回到了不给我立案的新城公安分局刑警五中队,案件到了他们的手里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答案是可想而知的!我得到的回复是:本来不够立案,硬是勉强立案。

之后,磨洋工式的办案开始了:负责办案的警官先是说,刘文艳生了孩子(注:实际没生孩子),还在哺乳期,没办法抓捕,让我耐心等消息;后来又说找不着刘文艳,让我自己寻找刘文艳……还说“警力不够,每年两三千起案件,两三年没办的案子都有。”

就这样我经历了闯关式的讨债要钱过程,让我筋疲力竭。本来我是受害人,却得不到法律的保护?刘文艳是犯罪嫌疑人,却能生两个孩子,还能送到贵族幼儿园,还能悠闲自在地居住在呼和浩特市东岸国际小区的豪宅里,过着锦衣玉食的安然生活,即使警方已经按照诈骗立案,刘文艳也不受法律的约束。

而我为了偿还亲戚朋友们的债务,被迫卖掉了公司还债,现在身无分文,每天企盼着公安机关能给我做主,依法惩治这些坏蛋。可惜,这只是我的美好愿望,办案警官会保护穷汉吗?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时常以小人之心,回想办案民警的话:每年两三千起案件,两三年没办的案子都有……言下之意不就是在说,办案需要“排队”,若想快点办就得“加塞”,而“加塞”就得……除了凶杀案,打架斗殴案,有警察给穷人积极办案吗?!

我得向阿Q学习,得有阿Q划圆的精神——办案警官说找不到刘文艳,我一定要相信是真的找不到!要不党中央为啥要在政法系统搞教育整顿呢?因为办案警察经常找不到罪犯!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