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待、裸照、潜规则上位,这场开了25年的秀背后竟全是黑暗!

2021-06-18 18:03:33 邻读

已经成为历史的维密大秀要卷土重来了吗?

前天,维多利亚的秘密,突然宣布了一组新的模特。

和之前每一个都是前凸后翘细腰长腿的美丽模特相比,这一组模特,却有一些不一样。

她们不再是以身材著称的“标准维密天使”。

而是女性力量的倡议者——

南苏丹难民模特Akech,摄影师Cadenet、滑雪运动员Elleen Gu,女足队长Bapinoe、大码模特Elsesser,宝莱坞制片人Chopra、变性模特Sampaio。

如果按照维密一贯坚持的完美身材标准,身高1.76-1.8米,腰围不超过60厘米,体脂不高于18%……这些新模特并不合格。

如果是2019年以前的维多利亚秘密,一定会对她们嗤之以鼻。

然而现在,维密却大张旗鼓地宣传、欢迎着她们的加入。

这也意味着这个内衣界曾经的先锋品牌,固守原有印象的维密在跌落神坛后,正式开始转型,顺应潮流。

维密天使,也将正式走入历史……

毫无疑问,维多利亚的秘密是所有女性内衣品牌中最著名的之一。

提到「维密」,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是维密大秀?惊天大长腿?天使翅膀?摔跤的奚梦瑶?Miranda Kerr?还是别的关键词?

慧慧先发几张美照,给大家养养眼——

25年,维密秀绝对当得上「定义」性感的先行者。

性感神话

2021年,维密已经44岁了,中年危机名副其实。

从诞生到大放异彩,维密的发展过程伴随着多个为人津津乐道的故事,替妻子选购内衣的罗伊·雷蒙德发现了商机,在旧金山创办了维密。

1995年维密大秀拉开帷幕,T台将人称“维密甄嬛”的Normi带火,也将维密的知名度打响;1996年,传奇超模Claudia Schiffer首次演绎了天价Fantasy Bra,随后Fantasy Bra成了维密大秀每年的重要看点;1997年,“维密天使”的概念应运而生,第二年,维密翅膀诞生;2001年,维密大秀正式登上电视直播,由超模Heidi Klum演绎的价值1250万美元的Fantasy Bra引来一众关注,当年,大秀的收看人次达到1240万人次,为维密秀史上最高收视人次记录。

2003年的“众神之战”更是让全球记忆犹新。也是在2003年,伴随维密大秀的声名远播,维密品牌开始大放异彩。当年,维密的销售额已高达28亿美元,在全球拥有超过1000家门店。2007年,维密天使甚至成为了首个在好莱坞星光大道留名的商标。

这种态势一直持续到2009年,回顾维密过去43年的历史,2009年是当之无愧的高光时刻。平均每分钟卖出600件内衣、年销售额达到107.5亿美元、大秀转播权超过2000万美元,维密一时风头无俩。在维密蒸蒸日上的同时,赚得盆满钵满的卫克斯奈,也多了个“内衣界巴菲特”的称号。要知道,在1982年接手维密时,卫克奈斯只花了100万美元,

急转直下是从2015年开始的。当年,维密大秀的收视率暴跌了30%,这仿佛一个开关,打开了维密走上下坡路的闸门。2014年维密秀收视人数为929万人次,2015年仅为659万人次,到2018年,收视率仅为330万人次。2019年,维密大秀正式停办

与此同时,销售额也日渐走低。2016财年,维密的销售额为77.8亿美元,2017财年至2019财年分别实现营收73.87亿美元、73.75亿美元、68.05亿美元。关店也在持续,2018年,维密关闭30家,2019年则关闭了53家门店。

但停播背后,不仅仅是收视率的下滑,还有来自企业内部的黑暗。

去年2月《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多家媒体揭露了维密背后的黑暗潜规则: 上百名在维密工作过的模特和女性工作人员实名控诉维密公司存在性骚扰,欺凌,厌女以及性交易等等罪行。

被这些潜规则所困扰的人中不乏知名模特,包括曾经连续入选维密三年大秀的Andi Muise,乃至一直为维密工作的Bella Hadid。

这不是维密第一次牵涉进情色丑闻了,早前的Jeffrey Epstein性侵案中,就出现了维密母公司L Brands CEO Leslie Wexner 的大名。

性交易,侮辱性的言辞,咸猪手… …这些下作的事情,几乎每一天,都在维密发生。 从最初的乍舌到之后的习以为常,每个人都在「绝对权力」下被关上了对外的通道。

这次被控诉的焦点人物是Ed Razek,他是刚刚提到的Leslie的助理,也是维密母公司L Brands 的前首席营销官。

维密大秀就是他一手创办的,除此之外,他还负责挑选模特,确定广告等。某种程度上讲,他算是将维密从一个内衣店变成一个全球时尚内衣品牌的“第一功臣”。

正是因为拥有这些和模特「生死」息息相关的权利,才使得他们的恶劣行为有了施展的空间。

高管带头性骚扰

埃德·拉泽克 (Ed Razek),曾维密的首席市场总监,负责为公司挑选模特,投放广告,一年一度的“维密大秀”也是他的作品。

1983年进公司的他,是公司的元老级人物,也是创始人兼大老板的左右手、代理人。

(维密母公司L Brands CEO Leslie Wexner与拉泽克)

可以说,除了维密创始人外,他是整个公司里最具有权势的男人。

然而,身居高位的他,没有谨言慎行,反而凭借着这种绝对权力,在公司简直无法无天。

粗暴的强吻模特;要求模特们坐在他大腿上拍照;在2018年维密大秀的后台当众摸了“天使”的下体……

天使们也曾经想过反抗,向公司高层投诉他,但往往毫无回应,甚至会遭到报复。

正如拉泽克的口头禅:“你们的职业生涯就掌握在我的手中”。

加拿大模特安迪·穆伊斯(Andi Muise)就是受害者之一。

作为一位曾经的维密超模,她三度登上维密大秀,斩获了不小的成绩。

然而,她的天使之路就突然结束了,因为她拒绝了拉泽克的单独晚餐邀请。

(安迪·姆伊斯维密走秀)

2007年,年纪19岁的安迪收到维密的试镜,她在试镜中遇到了拉泽克。当时拉泽克对她十分热情,甚至邀请她共进晚餐,作为一个年轻的模特,获得公司高层的赏识,安迪一开始是非常开心的。

然而,当天的晚餐打破了她的美梦。

拉泽克找了一辆配有司机的车接她,在去餐厅的路上多次强吻她。在她明确拒绝的情况下,拉泽克依然毫不在意,甚至在晚餐后的几个月,反复给她发骚扰邮件,要求她去他的住处,还说要和她同居。

(安迪·姆伊斯硬照)

邮件的用词也十分露骨:

I need someplace sexy to take you!

初出茅庐的安迪不敢贸然顶撞这位业界大佬,只能尽量礼貌地回绝了。但不久后她又一次被要求去拉泽克家里吃单独晚餐。

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安迪直接拒绝了。

但没想到拒绝的代价如此大——拉泽克最后一次给她发邮件,告知她已经被解雇了。在此后的十几年里,她再也没有登上维密大秀的机会。

安迪不是唯一一个受害者。

(贝拉·哈迪德)

2018年,维密大秀之前,贝拉·哈迪德(Bella Hadid)去试装,当其他人正在为她量内裤的尺寸时,

拉泽克坐在沙发上突然来了句:“别管内裤了,” “不知道电视台能不能让她露出她完美的奶子走T台。”

在那次试装中,他还把手放到了另一个模特的胯部,而那个模特当时只穿了内裤。

模特Alyssa Miller曾经形容拉泽克是一个随处带着有毒的“大男子主义”的人。

而且不止模特,就连公司其他文职女员工也受到羞辱。

泰勒(Crowe Taylor)曾经是维密公关部员工,在一次公司举行的自助午餐中,她因为再次取餐被拉泽克当众羞辱。

当时身高177,体重63公斤的泰勒被拉泽克拦下,大声训斥,让她以后不要吃面包和面条。

(泰勒)

她当时就受不了,跑到厕所大哭,后来她跟HR投诉,却没有收到回应,所有人都习以为常。

最后,她选择了辞职,她受不了这种对女性的轻视和不尊重。

最让我害怕的是,他们对女性的这种态度已经根深蒂固。

各种对女性的伤害,他们都可以一笑而过,所有人就像被洗脑了一样,任何人想要反抗,不是被无视,而是会被惩罚。

(最右边:泰勒)

维密公司里,对每一位模特都存在着大量的偏执与成见,不管她是普通员工还是超模,一名优秀模特离开秀场的原因也许不是她在T台上的表现有多么的糟糕,而是她拒绝去参加一场所谓的名流们的“高级宴会”……

维密高层的纵容乃至亲身上阵的威胁,使得和他们关系亲密的摄影师也都十分大胆。

Greg Kadel便是其中之一,2018年他就被波士顿环球报曝出他曾经侵犯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维密模特。对方在高中还未毕业时就被灌醉,Kadel强行将她带到酒店并侵犯了她。

在那之后她也被要求“闭嘴”,用以交换的条件是源源不断的和维密合作的机会。这种「被迫式」的合作在Kadel看来无疑是一种默认。在她持续为维密工作的时间里,Kadel也一直在持续着对她的骚扰,直到她忍无可忍拒绝再合作。

Russell James,维密的御用摄影师,也是利用职权为己谋私的一员大将。

他和Ed Radek算是密友,基本算是穿一条裤子的兄弟,观念上自然也是大差不差。Ed Radek已经有权有势了,所以他想做的不过是炫耀自己的权力,想尽办法让人臣服于自己。

James不一样,比起性和女人,他更需要的是“名望”。

据公司的高管和模特反映,他经常在秀后询问模特们是否要拍裸照,很多希望出名,害怕得罪人的新人都不敢拒绝这个要求。

“他很受欢迎,他有让女人舒适的诀窍。此外,他还与Razek有密切关系,所以女孩们经常都会同意。”

最重要的是,这些裸照全是免费的,但James却拿她们来牟利。2014年,他出了一本摄影集《天使》,里面全是未授权的裸照。

一本摄影集卖到了1800美元以上不说,他还将这些照片展览,甚至摆在了维密门店里,丝毫不顾及被拍摄的模特的肖像权。

除此之外他还以为维密工作作为诱饵,四处办一些以慈善为名实则拉皮条的活动。Alison Nix就曾经参加过一个由James主办的活动,这个活动给她最直观的感觉就是 “大家都是来调情的”。

很多在场的模特都很疑惑:“我们被运到这里,没有人和我们谈工作,我们被有钱人玩弄。这究竟是做高级妓院还是做慈善?”

显然,这不是在做慈善。因为James还有另外一个目的,他让所有模特排着队等待他拍裸照,并且宣称“如果James喜欢你,那么你就可以开始与维多利亚的秘密一起工作”。

多么“划算”的交易啊,在无数美名之下,维密就像是一个黑洞,让许多人深受其害却又无法逃离。 于他们而言,这些都不是罪行,甚至称不上错误,或许仅仅只是一场「钱货两讫的交易」罢了。

他们物化女性,要求在维密的所有人都必须“以瘦为美”,哪怕是员工维持中等身材都会被Ed Radek羞辱太胖了,CEO Leslie Wexner也曾抨击过女性的身材“没有人会对整形医生说,把我变胖一点。”

维密确实是个造梦公司,因为这一切盛世都是伪装。 他们对女性的不尊重,对男权的谄媚,才是本质。

而那些不愿遵循“公司文化”的人,都被迫离开了。

对了,一个有趣的发现,19年8月,Epstein自杀后,Ed Radek就离职了。

再次注释:

Jeffrey Epstein:维密母公司CEO曾经的理财顾问,好友。因涉嫌性交易,儿童性侵犯被指控入狱,19年8月在狱中自杀。

Leslie Wexner:维密母公司L Brands CEO。

Ed Radek:维密母公司 L Brands 前营销总监,CEO的左臂右膀之一。日前被控诉十年来对维密模特及女性员工有多次侮辱及侵犯行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