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俄罗斯的普京能消灭寡头,而韩国总统却无法清除财阀呢?

2021-06-18 16:16:59 飞花坠雪雪

“谁敢判我!我就让他马上下台!”

乐天集团创始人辛格浩曾经竟然在法庭上这般公然叫嚣,然而事情的真相是真的没人敢判他。

所以说,韩国财阀不是没办法解决,而是不能解决,或者说是压根就解决不了,网上就曾流传着这么一句话:

“三星是韩国的,韩国是三星的。”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发达国家,像韩国一样,财阀掌握所有的产业,财阀控制所有的行业,韩国前十财阀的财富占韩国整个GDP比为44.3%。

这是对韩国财阀赤裸裸的揭示,财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韩国政坛甚至能够起着支配地位,而那些财阀的后代们几乎都能含着金钥匙出生,他们与生俱来就拥有特权和地位。

无冕之王,拥有至高无上的特权!

虽然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有人一出生就已经在罗马了,这是韩国的真实写照,这种畸形的社会现象是很危险的,但这些东西貌似对韩国高层来讲,反倒是不痛不痒。

同样是被类似财阀大亨干预的国度,反观俄罗斯来讲,虽然此前俄罗斯也面临着寡头把持政治的现象和风险。

普京上台之后对此毫不留情,可谓是手起刀落,凭一己之力解决掉了横亘在俄罗斯政坛的七大寡头,

虽然普京没有彻底解决俄罗斯的寡头,但至少这些寡头都再也不敢和政府或国家为敌,给俄罗斯乃至整个世界都树立了良好的榜样。

俄罗斯的寡头和韩国的财阀在本质上属于同一性质,首先这群人都是有钱人,他们在国内混的风生水起,有权有势,他们也热衷于干预决策,做政治的摇摆钟,影响国家的民主化进程。

有问题就需要改,自金融危机后,21世纪以来韩国历代总统都对财阀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但效果都不明显,而反观俄罗斯国内,自普京上台之后,在处理寡头政治方面可谓收获了不小的成绩,两者之间为何会差距这么大呢?

俄罗斯寡头是一夜暴富,没有稳定的根基,韩国财阀在韩国已“枝繁叶茂”

俄罗斯寡头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那些借国家制度变迁过程中的私有化之机攫取了大量财富且在一夜之间暴富的那群人,他们控制国家经济命脉,操控媒体,染指政治,干预决策,他们表面上虽然看起来风光无比,暗地里却是滋生着无限的腐败。

确切的来说,不管是韩国的财阀还是俄罗斯的寡头,如果没有一定时期政府的放纵,他们是绝无可能有生存的空间的。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苏联解体,叶利钦继承了前苏联最大成员国俄罗斯联邦的总统之职,他上台之后为了一改俄罗斯经济发展的窘境,在听取西方专家的建议下,实行了所谓的休克疗法经济政策。

很多人可能对休克疗法不是特别了解,在这里我稍作解释,所谓的休克疗法就是政府减少对市场的干预,把定价权交由市场自行决定。

同时,叶利钦政府把国家所有财产按人头平均分配,形成证券机制,当时俄罗斯总人口大概是1.5亿,而俄罗斯的GDP总值大概是在1.5万亿卢布,平均算来,大概每人可以分得价值一万卢布的私有化证券。

但是呢由于叶利钦政府放任市场价格导致通货膨胀严重,卢布不断贬值,很多人觉得自己手上的证券会越来越不值钱,便以最低的价格抛售出去,他们卖给谁呢?

当然是卖给那些有长远眼光且有一定家底的小撮人,就这样,慢慢整个俄罗斯最诱人的一些财产都落到了一小撮人手里。

在私有化后期,俄罗斯国内的通货膨胀达到了非常严峻的地步,1.5万亿卢布仅相当于6000万美元,也就是说仅需要6000万美元就能从整个老百姓手中买下整个俄罗斯,这给了一小撮人顺势而生最大的契机。

人对金钱的欲望从来没有句号,这些人赚得盆满钵满后便把注意力放在了有利于自己发展最大空间的拓展上。

要想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让自己的财富永不外流,将手伸进政治领域就是不可避免的首选,因此这群人便成为了著名的俄罗斯寡头,而在他们的影响下又出现了寡头政治。

当时的叶利钦为了自己能够连任,不仅放纵这些寡头们的成长,而且和这些寡头们有着间接或直接的利益交往。

1996年,在叶利钦与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竞选总统的对决中,那些寡头们都全力支持叶利钦,叶利钦得到连任的机会,而这些寡头们又利用手中的财力进入了政治领域的上层,

他们的势力开始渗透在俄罗斯政坛的方方面面,开始掌握俄罗斯经济命脉,同时甚至可以干预和决定俄罗斯政府的决策。

但不管如何,他们形成的时间不长,在俄罗斯国内并没有扎稳脚跟,所以普京在解决他们的时候并不像韩国那么费力。

而韩国的财阀是指那些在事业上获得典型成功的企业家或者其整个家族,他们在经济领域获得绝大成功之后便将势力渗透到其他领域,形成超强垄断,也最终将手伸向政治领域,成为韩国政治的摇摆钟。

韩国财阀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日本殖民时期,不过那个时候他们的实力还非常薄弱,他们正在不断的寻求自我救赎之路,后来他们明白一个道理,只有和政府展开合作才能获得最大的发展空间,这和俄罗斯寡头的形成有异曲同工之点。

发展需要一个和平的历史背景,而这些财阀们真正壮大和发展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且和某个人有直接的关系,这个人就是朴正熙。

1961年,朴正熙顺应民意取代韩国原政府建立新军统政府,他上台时韩国的人均收入才达到68美元,属于低收入国家,他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尽快恢复国民经济,而且刻不容缓。

朴正熙执政期间贯彻的理念可谓是一直向“钱”看,对一些大企业实行的是无微不至的关照,甚至是那些此前有过犯罪前科的大企业也被朴正熙颁布赦免令将其进行赦免,让其将功赎罪,投入到韩国的经济建设中来。

可以这么说,但凡是那些财阀们提出的要求只要能够满足的,朴正熙都能满足他们的要求,前提是他们要为国家发展经济助力。

比如说在1972年,一些大财阀们因为在银行或地下钱庄借了大量的高息贷款面临破产关门的尴尬窘境,朴正熙为了能够让他们活下来,下令全国所有银行进行业务整改,将高息贷款业务转变为长期优惠贷款业务,这无疑是给那些财阀们绝处逢生的机会。

正是在韩国政府竭力保护和维持下,这些财阀们如久旱逢甘露,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在韩国的这块谈不上肥沃的土地上滋生发展壮大起来。

到上个世纪80年代,韩国的财阀经济几乎进入了全盛时期,多达五十家财阀几乎掌控了整个韩国的经济命脉,其中势力最强大的是这五大财阀:按照排名,他们依次是三星、现代、SK、LG、乐天。

其实韩国财阀不同于俄罗斯寡头的还有一点就是,这些财阀们表面上看似经济体量十分庞大,实则他们是处于“虚胖”的状态,他们在各类项目上巨大的资金投入既不是来自于长期的利润积累,也不是靠发行股票,而是靠举债,即伸手向政府和银行借钱。

这种高高筑起的债台一旦倒塌,那么对韩国经济将会是致命打击,所以也有人说韩国其实就是用泥塑起来的巨人,随时都有粉身碎骨的危险。

这些财阀们过分专注于利益追逐,他们几乎垄断了整个韩国的金库,而不愿意投入大量资金用于改善民生。

他们搞世袭,滥用特权,势力大了自然想和政府分庭抗礼,因此他们和韩国政府之间的关系由最先单纯的利益合作变成了勾心斗角,互相利用,社会阶层逐渐固化。

鉴于此,韩国人发明了一个词即“企业型犯罪”用来形容这些财阀们的恶行,韩国的民主化进程也因此受到了非常巨大的负面影响,但要彻底改变这种状态路还很长,因为韩国的财阀制度已经病入膏肓,不可能在短期之内就能彻底解决。

韩国财阀和财阀之间,财阀和政府之间相互联姻,形成了一个非常复杂的关系网

韩国有一个学者叫做孔贞子,他对自己国内的财阀有过专门研究,他研究了韩国近40年以来100个财阀家族中的200多件婚姻事件,经过研究发现,这些财阀们之间相互联姻,通过这种特定方式形成了非常庞大的黄金关系网,甚至他们还和某些特定政府机关人员进行联姻。

他们的惯用伎俩就是:

这些财阀们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其他的财阀家庭或者说是一些条件非常优越的家庭,而为自己的儿子取来手握大权的韩国高官们的女儿,有着血缘关系做彼此沟通的交流,韩国想彻底解决财阀政治是非常困难的。

就以韩国第一大企业,也就是韩国最著名的财阀企业三星来说,它的创办人和首席CEO李秉喆,有三个儿子和四个女儿,通过婚姻,李秉喆结识了韩国社会上很多的名流,在政界和商界也建立了很多铁的关系网,特别是他的二女儿嫁给韩国著名幸运金星集团老总的三儿子,被韩国人称为是两大著名财阀的合作结盟。

俄罗斯寡头虽然也将自己的势力深入渗透到了政府机关当中,但他们的这种渗透方式更多的是出自于人事的调动,比如说安插自己的亲信或者自己的心腹到重要的岗位。

没有血缘关系的关系网在利益面前充满着未知的变数,而他们一旦发现风头不对就会立马转变立场,普京在解决寡头上用的就是这招瓦解法。

但韩国不一样,正是因为这种联姻现象的存在,某些手握大权的政府高官和财阀们有着直接血缘关系的存在,手心手掌都是肉,这让他们狠下心来去解决那些财阀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关键因素:韩国政府没有军权

韩国政府没有军权,这其实才是最要命的原因所在,因为军权在美国手里,如果韩国总统不照顾韩国财阀的生意,和财阀对着干,实际上就是和美国对着干,在美国的暗中操纵和支配下,韩国每一届总统都不得善终。

美国从军事上和经济上殖民了韩国,从文化上也殖民了韩国,美国一直对韩国输出民主,尤其是独裁者李承晚和朴正熙的纷纷下台,韩国接纳了美国的民主,就是接纳了美国的文化,在思想上成了美国的俘虏!

韩国非常依赖美国,离不开美国,被美国牵着鼻子走,乖乖增加军费,乖乖为美军修建平泽基地,韩国已经不是韩国人的韩国,韩国是美国的韩国!

正是这三个关键原因的存在,让本是两个具有同等命运的国家却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普京几乎是铲除掉了所有原先阻碍国家发展的寡头政治,而存活下来的寡头唯普京之命是瞻。

可反观韩国就不一样了,虽然现在的韩国财阀势力开始衰落,但他们对韩国政治或是政府决策依旧有很大的影响,正如开头所住的那句话:三星是韩国的,而韩国是三星的,

要想改变这种尴尬的窘境,可以确切的说,韩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