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条狗,我被馋了19年的老男人吃干抹净了,讲讲全过程

2021-06-18 13:38:04 笔尖岛二

01.

我叫秦小白,其实在我5岁时,我还是不太会走路。

准确的来说,也不是不会,就是走不好,看起来像是一瘸一拐的,还容易摔倒。

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跟庄里其他小孩子不一样,父母每回看着我的腿也总是唉声叹气。

而庄里其他小孩总喊我“小瘸子”,这被喊的次数多了,我也开始有了自卑的心理,以为我天生有生理缺陷,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走路。

渐渐地,我将自己封闭了起来,不爱出门,不爱跟人交流,每日就端着一张小矮凳坐在家门前,看别的小孩子玩耍。

若是有人嘲笑我,喊我“小瘸子”,我也只能心酸地转过身去,偷偷抹眼泪。

那时候,我以为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直到,我遇到了季扬

02.

那是2000年的冬日,前天夜里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早晨起来时,我听到院子外有很爽朗的笑声。

我知道,那是庄里的孩子在打雪仗。

我也想参与到其中的,可我看了眼自己的腿,只能作罢。

最终,我像往常那样,端着小矮凳坐在门前看向院子外。

我发现,那片空地上打着雪仗的人里面,有个比其他孩子看起来要高不少的男孩子,他很面生,不像是庄里的人。

男孩也注意到了我,他大方又自然地喊我:“你要过来跟我们一起玩吗?”

这是第一次有人邀请我到雪地里去打雪仗,我是想去的,可我尝试着站起来时,庄里其他孩子对他大声说着:“她是个瘸子,她玩不了的!”

听了这话,我又默默地坐了下来,低着头不吭声。

可下一秒,我听见男孩不高兴地训斥了庄里孩子几句,当我再次抬起头来时,他已经来到了我跟前。

他很温柔地弯着腰跟我说:“没事的,妹妹,腿不利索,以后也可以治好的,去好一点的医院看看就好了。”

我的腿可以治好的?

他这番话,让我仿佛看到了光。

我不敢置信地,一遍又一遍地询问他:“真的吗?真的可以吗?只要我上大医院去看就可以正常走路了?”

男孩看着我期待的眼神,最后很肯定地说:“可以的。我有个远房姑姑也是腿脚不好,之后去大医院治疗,没多久就治好了。你还这么小,肯定也可以治好的。”

我还想问更多的事,可男孩的父母喊他,他站起来跟我挥了挥手说再见,随后便跟着父母走进了我邻居家里。

03.

之后,我开始缠着父母,我说我的腿是可以治好的,我说我想像庄里其他孩子那样正常走路、去念书,我让他们带我到城里的大医院去治。

可父母却犯了难。

他们困窘而无奈地跟我说:“白白,咱们家里没有钱,咱们上不了城里看病啊……”

如果有钱,他们也想带我到城里看病。

我也能理解他们的苦处,就跟他们说没关系,我也可以赚钱。

自那以后,我不再惧怕庄里其他人异样的目光,每日早早起来,拖着只大麻袋在路上捡垃圾,待傍晚时,再拿到废品回收站换钱。

但我能赚到的钱太少了,想要上城里的大医院治疗远远不够。

父母见我一直坚持着要上大医院去看,也决定为我搏一搏,跟庄里其他人借了一笔钱,带着我到了城里。

到了大医院看了后,父母才知道我不是真的残疾,我不过是身体缺钙,医生让他们给我补钙,建议我多晒晒太阳。

这个检查结果让父母痛哭,他们为自己的无知而落泪,也庆幸我一直坚持,不然他们就真的害了我一辈子。

父母带着我从城里回来后,按照医嘱给我补钙,我也不再躲在屋里,勇敢地走出院子去晒太阳,还努力地尝试像个正常人那样走路。

04.

渐渐地,我能正常走路了。

我很高兴,想去跟那个温柔的大男孩说这件事。

于是,我主动走进了邻居家,问邻居那个大男孩什么时候会再到我们庄里来。

邻居说:“你说季扬吗?他现在小升初,压力挺大的,估计暂时不会再来了。”

季扬,原来这是他的名字。

从那以后,季扬这两个字就一直被我记在心口,我也一直期盼着,他某一年的冬天会再次出现在我家院子前,温柔地邀请我一起去堆雪人打雪仗。

可我没有等到这样的机会,我的邻居在第二年冬天来临之前就搬到了城里居住,我再也没能见他一面。

但哪怕是这样,我也没有忘记过季扬。

我将他的名字记在了笔记本里,高考后,我也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南方的大学,因为他是南方人,我想着,只要到了南方,我就有机会遇上他。

大学毕业时,我亦选择留在了南方工作。

这一年,我刚满24岁。

我寻了季扬19年,终于生出一丝想要放弃的念头,季扬的模样也早已经在我的记忆里逐渐模糊。

然而大概是命中注定,也是在这一年,我竟然重逢了季扬。

05.

那日傍晚下班,我走得比较晚,邻桌的同事喊我:“小白,你今晚没约吧?跟我到公司对面小区楼下的宠物店挑只猫呗。”

我想着自己没什么事,便跟着去了。

跟着同事到了宠物店后,同事一直在看猫,我却一眼被店长给吸引住了。

那店长模样很俊,有点文艺大叔的味道,他眉间有一颗黑痣,特别突兀,但也是这颗黑痣吸引了我。

因为季扬也有。

我是记得很清楚的,19年前的那个冬日,他弯着腰看我的时候,我一眼就注意到了他眉间的那颗黑痣。

这个发现,让我欣喜若狂。

我盯着他看了许久,他却以为我跟我同事需要帮忙,便朝我走了过来,轻声询问:“小姐,你们需要帮助吗?”

一旁的同事刚想开口,我却着急地抢先回答说:“那个,我想买只比熊。”

同事很惊讶,拉着我问怎么突然想买狗了。

我没回答,因为我正盯着店长的胸牌看,那上面清晰地写着:店长—季扬。

真的是他!

我没有认错人!

最后,在季扬的推荐下,我买了只6个月大的比熊。

我付完款后,主动走到季扬的面前问他:“你好,我可以加下你的微信吗?”

一旁的女店员听到我这问话,看向我的眼神有点怪异。

季扬显然也是愣了下,没有直接答应,但我又解释说我是第一次养狗,怕养不好,加他微信是为了能向他请教,他这才答应了我。

那晚,我把季扬的朋友圈翻了个底朝天,看到他在几个月前,曾跟风发了一个朋友圈动态,那是他小时候的照片跟现在的照片,配的文字是:岁月真是把杀猪刀,我也老了。

那小时候的照片,正是我当初所见的模样。

我这些年也曾遇到过跟季扬同名同姓的男人,所以看到他小时候的照片,我才敢确信他真的就是我想要找的那个人。

06.

我打开了季扬的对话框,问他:“季扬,你2000年时是不是到过哈尔滨的一个小镇啊?”

季扬问我怎么知道的。

我说我是秦小白。

可他不知道我的名字,也不曾记得我。

他回复了个困惑的表情包,问我:“你认识我?”

我只好给他说了小时候的事,我说:“谢谢你,季扬,若不是你在那个冬日里跟我说了那番话,或许我现在还是个瘸子。”

我等了很久,到凌晨2点才收到他的回复。

他说:“很抱歉,我不太记得19年前的事了,但祝贺你治好了腿。”

话语的后面,他给我发了个拥抱的表情包。

虽然他忘了这事,但我还是很庆幸,觉得他还是一如当初那样温柔,就连他发的拥抱的表情包,都让我有些想入非非。

之后,我总爱在微信上找他聊天,我也不只是找他问养狗的问题,还会尝试着打探他现在的情感问题。

我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他说他很忙,也没有女孩子看得上他一个小小的宠物店老板。

他的回复,令我高兴了好几日,甚至在之后常常找借口到宠物店里看他,还会跟在他的屁股后转。

在他生日的时候,我更是把攒了2个月的工资,给他买了最新款的苹果手机,他收到礼物的时候,愣了下,转而轻轻将我拥入怀,说谢谢我的心意。

被他抱在怀里的那刻,我感觉自己恋爱了。

07.

我知道我是爱季扬的,但我不确定他对我的心意。

我每回到店里去找他,他从来都是对我特别温柔,会对我微微地笑着,会不经意地挽起我的发丝,又会很自然地搭着我的肩,可他从未表达过对我的心意。

最终还是我自己忍不住,主动向他告了白,我说我爱他,爱了整整19年,我说他这些年就像是我生命中的一道光,一直深深地吸引着我。

他的回复耐人寻味:谢谢你喜欢我,你对我来说也很特别。

我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像是答应了我的告白,又像是拒绝了我的爱。

可也是自从我向他告白以后,他对我的态度明显变得暧昧了。

他会主动跟我说早安,会在晚上10点时给我发来语音:“亲爱的白白,时候不早了,早点睡。”

他甚至会在没什么人的时候偷偷拉起我的手,还会亲吻我的脸颊和额头。

我想,他会对我做这些亲密举动,对我也一定是有感情的。

后来,我就在我生日的时候约他到我住的地方,一起吃饭一起喝酒,借着酒劲,我很主动地吻了他。

那一晚,我们睡了。

08.

我以为我跟季扬睡过以后,关系就会有所进展。

但事实是,我在我家里跟他睡了10次,他却连1次都没有带过我上他家里,更没有对外承认我是他的女朋友。

我质问过他是不是对我不够好,所以他不愿意公开我们的关系。

可他跟我解释,说他不喜欢在朋友圈里发自己的情感生活,觉得没有必要。

我信了。

而他第一次带我回家见父母,是因为我避孕失败,怀孕了。

我跟他说我怀孕了的时候,他显然是不相信,直到我把B超单跟验孕棒一起发给他看,他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问我想怎样?

我觉得他这个问题有些奇怪,但也没有细想,只是回复他:“你年龄也不小了,我也是,我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他似乎是思考了很久,到第二日才回复我说行,还让我把我父母喊来,说是要带我们去见他父母,两家坐到一起商量婚事。

我爸妈知道我未婚先孕的时候挺生气的,但我说孩子的父亲是季扬时,他们也只能叹了口气,说都是命。

他们也是知道的,我这些年一直念着季扬。

09.

嫁给季扬以后,我天真的以为,我的幸福生活终于要开始了,却不曾想,这正是我不幸的开端。

我在怀孕4个月时意外在季扬的手机里发现,她在微信里给我的备注是:备胎90号。

那是我第一次看他的手机,也是第一次知道,我在他的心目中,竟不过是个备胎,还是拿着90号的号码牌那个。

我还看到,他的好友列表里,几乎清一色的都是年轻女性,每个人的备注都是不同的数字。

我看了他跟她们的聊天记录,发现他跟每个女人都睡过,甚至在跟我结婚后,还约过5个女人到宠物店里出轨。

我想起我第一次在宠物店里申请加他微信好友时,店里的女店员看我的眼神,突然想明白,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其实,他并不是不爱在朋友圈公开自己的情感生活,也不是不喜欢公开我跟他的关系,他不过是在那个时候有更多的选择,不想因为我而舍弃整片森林罢了。

季扬从外面进来房里,看到我拿着他的手机翻看时,脸色变了。

他把手机夺了回去,质问我凭什么看他的手机,说我侵犯了他的隐私权。

那一刻,我觉得他真的很陌生。

原来,他早已经不是我童年记忆里那个人,也并没有我以为的那么好,他早已经变成了个令人生厌的渣男。

10.

痛定思过后,我决定跟季扬离婚。

我没有跟任何人商量,自己一个人到医院做了流产手术,事后才跟季扬提出离婚。

他没有挽留,很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要求,但表示我得净身出户,因为我俩才结婚几个月,没有婚内财产。

我同意了,没有跟他纠缠,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从他的房子里搬了出去。

但离婚不到3个月,我就发现季扬有了新欢。

那日,我亲眼看着他把女孩带回了宠物店,又亲眼看到他温柔地给女孩讲养宠物的注意事项,之后还像当初对我那样,暧昧地挽起她垂落在胸前的发丝。

原来,他对每个女人都一样。

老实说,我还是会有心痛的感觉,但不是因为他不爱我,只是因为我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好男人竟然是个渣男。

我想,我爱的,大概只是2000年那个冬晨弯着腰温柔地和我说话的男孩,而不是如今宠物店里的那个男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