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贿金额巨大!又一个检验科主任被查!

2021-06-18 12:08:48 检验沙龙

来源:医学检验沙龙

近日,贫困县医院院长受贿2600万,被中纪委曝光。而该院检验科主任也因受贿金额巨大落马!

01

贫困县医院检验科主任落马!受贿金额巨大

6月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上发布了一则文章,揭示了四川省医疗领域反腐的内情。

文章称,在反腐风暴的持续作用下,2020年5月至今,四川医药卫生领域共摸排相关线索5万余条,主动上缴违规违纪资金的人数就多达12420人,上缴资金总额达4858.2万元。

这其中,一个名叫谷运麒的院长被中纪委点名。他被查出的个人回扣款就高达1370万元。

谷运麒是阿坝州人民医院的院长。2008年汶川地震中的汶川、理县、马尔康等地,都是阿坝州范围之内,因此,阿坝州人民医院多年来一直是四川省重点帮扶的地区医院。

阿坝州是集“老少边穷”于一体的特困地区。作为脱贫攻坚的重点区域,2020年全州13个县最终实现脱贫。

就在这样一个曾经的特别贫困地区,却滋生了令中纪委发文的特大医疗腐败窝案。除了该院院长谷运麒,被调查的阿坝州人民医院科室负责人包括检验科主任罗玉雷、设备兼总务科科长谢建华、药剂科主任李永富。

早在今年4月,金川县监委对阿坝州人民医院检验科主任罗玉雷严重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调查。

经查,罗玉雷法律意识淡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服务对象香烟和茶叶,违规入股从事营利性活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取供应商汽车一辆,收受多人现金且数额巨大。

罗玉雷严重违反廉洁纪律、国家法律法规,并涉嫌受贿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等有关规定,经会议研究,由州监委给予罗玉雷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金川县监委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罗玉雷简历

罗玉雷,男,汉族,1966年2月生,重庆綦江人,在职大专学历。1986年7月参加工作。

1986年7月至1994年7月,在阿坝州人民医院工作;

1994年7月至1998年3月,任阿坝州人民医院检验科副主任;

1998年3月至1998年7月,任阿坝州人民医院检验科副主任、血库副主任;

1998年7月至2007年9月,任阿坝州人民医院检验科主任、血库副主任;

2007年9月至今,任阿坝州人民医院检验科主任、输血科副主任。

02

大批检验科主任相继落马!

近年来,全国各地医疗卫生反腐的重点对象已经开始倾向检验科,可见检验科腐败问题已由来已久。除了被扒出来的检验科主任受贿案,相关企业也没能幸免。检验科收受“赞助费”的潜规则也逐渐曝光在世人面前。大批检验科主任相继落马,看着这些曾经的医界精英倒在了贪腐的道路上。

今年3月5日,安徽纪检监察网发布通报: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检验科主任管世鹤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管世鹤

教授,主任技师,博士生导师;皖江学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项目函审专家;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评估专家;安徽欧美同学会理事;安徽省学术和技术带头人;安徽省卫计委领军人才;安徽省教育厅临床检验诊断学省级教学团队带头人。现任安徽医科大学临床检验诊断学系副主任,第二附属医院检验科主任、教研室主任。

2020年4月17日,郴州市北湖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郴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谷东阳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滥用职权罪案。为他人在设备采购、检验科合作、医用耗材供应、基建改造、空调能源管理、职工住房团购等事项上提供帮助,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价值共计289.52万元。

2019年5月10日,柳州市工人医院原党委委员、原医学检验科主任戴盛明因被控受贿968万元,在柳州鱼峰区人民法院出庭受审,公诉机关建议判处13年以上15年以下有期徒刑。

2019年1月初,望谟县医院检验科主任韦某某,主要在采购检验试剂方面为医疗用品供应商谋取利益!受贿金额62.045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

2017年,由海州区人民检察院侦查、起诉的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原检验科主任吴惠毅受贿案一审获判,被告人吴惠毅因犯受贿罪,被海州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03

“清水衙门”,为何变医疗腐败重灾区?!

这些检验科主任原本应该有个风光无限的大好前途的,却一个个倒在前赴后继地倒在了贪腐受贿的道路上,令人扼息的同时,不得不反思,为何出事的科室大多集中在检验科中?

在不少人眼里,检验科是个清水衙门,每个月的绩效在医院排行都属于偏下。但事实上,检验科属于一个油水不少的部门。

在大部分人看来,医院能够拿回扣的部门应该是进一些大型设备的科室,而检验试纸并不值钱,所以很多人并没有太多关注检验科这边。事实上,检验科每天都要做大量的检验,即便每张试纸所能拿到的回扣不多,但日积月累,也是一笔不少的数目。

譬如,有媒体报道,检验科会在购进体外诊断试剂的过程中,会按照试剂售价的3%~10%向企业收受回扣。而医疗器械公司为了达到长期与检验科合作的目的,也会通过各种赞助,或者在逢年过节给主任送礼物等方式拉拢检验科主任。

在畸形的医疗卫生体制下,医生不能光明正大靠着技术吃饭,只能靠着外来“赞助费”获得优质生活,而这样的“潜规则”竟然还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而这一切归根究底又该是谁的责任?值得深思!

反腐道路任重而道远,医院领导权力缺乏监管,医疗费用改革不到位,如何健全制度,加强监管,既要反腐,更要“防腐”才是真正当务之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严聪敏_NB21798)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