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抛弃的“女明星”

2021-06-17 16:06:43 万小刀

一、

邓萃雯出生时,她的妈妈只有17岁,按照现在的标准,还是个未成年少女,自己都还是个孩子,所以不会带孩子……

那是1966年,年轻的妈妈把女儿带得不停地拉肚子,瘦得像个扁水壶,眼看朝不保夕,她很害怕,就把女儿带回家给爷爷奶奶照料。

待邓萃雯长到5岁,爸爸妈妈离了婚,又各自再婚。因为有了另一个家,妈妈跟邓萃雯说:“女儿,你不要再叫我妈妈了。”

从此,邓萃雯就成了被父母抛弃的孩子,她的童年,除了做功课就是做家务……

别人家的孩子放学了就“玩做饭”,邓萃雯则是“真做饭”,要去菜场买菜,然后回家做好自己和爷爷奶奶的晚餐。

别人家的孩子晚饭后蹲在电视机前看动画片,邓萃雯只能跟着爷爷奶奶看粤语长片。孤单的小女孩很容易陷入剧情,在别人的故事里忘记自己现实中的烦恼。

爷爷对邓萃雯管教很严,邓萃雯筷子拿不正确他会打过去,邓萃雯参加暑期工,他也要跟过去看。

在这样的环境里,邓萃雯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快快长大,远走高飞。

而后来在邓萃雯生命中产生重要影响的两个男人,也经历了谈不上快乐的童年。

1984年,邓萃雯好不容易长到18岁,终于看到一个可以“远走高飞”的机会,这个机会将让她与这两个男人,陆续产生交集。

二、

邓萃雯很小就知道,没有人会为自己计划未来,所以一定要靠自己。

1984年,邓萃雯高中毕业,她看到TVB(无线电视台)艺员招募班的招生信息,盘算了一下:自己成绩不好,没背景没钱没人爱,做艺人不失为一个出路。

她瞒着生病住院的爷爷,报名并考入了第二期无线艺员招募班,和郭富城、邵美琪、黎美娴成为同学。

历经4个月的短期培训后,18岁的邓萃雯便正式踏足深浅莫测的娱乐圈。

训练班的化妆课上,老师曾说邓萃雯的样子完全不适合演古装剧,结果邓萃雯入行第一部戏就演了古装,还是女一号。

1985年,19岁的邓萃雯搭档28岁的万梓良,领衔出演《 薛仁贵征东 》,剧集播出后创下当年最高收视率。于是, 还是个新人的邓萃雯,时来运转,一夜成名。

这年5月,TVB当家花旦翁美玲自杀离世,和翁美玲有几分相似的邓萃雯立即被公司当成“翁美玲接班人”培养

后来,邓萃雯还曾用“从未做过配角”,来形容当时戏如云来的盛况。

只是,人生福祸难以预知,喜极之时,或许也正是悲来之际。

三、

《薛仁贵征东》尚在拍摄时,邓萃雯病中的爷爷去世。 爷爷去世后,奶奶的身体日渐衰弱。

邓萃雯那时同时拍两部戏,连睡觉的机会也没有。 那晚凌晨两点收工,她赶回家洗澡,洗完澡走进房间看奶奶,奶奶说:“你能不能先不走,留下来陪我聊聊天。”

但邓萃雯急着赶回片场,还是匆匆走了。

这一走,成了她的终生遗憾。当晚她走后,奶奶即中风,之后不省人事,不久与世长辞。

半年内痛失两位至亲,曾经很想逃离的女孩,连唯一的、哪怕不是那么幸福的家也没了。

这时,或许上天看她无依无靠实在可怜,就安排了一个男人在她身边。

这个男人就是万梓良。在《薛仁贵征东》剧组,连续3个多月朝夕相处,邓萃雯与万梓良日久生情,爱意绵绵。

万梓良年长她9岁 ,出身也不好,小时候因为家中贫困,被亲生父母送给姓万的一户人家。他是邓萃雯的初恋,两人相识时他已小有名气。

19岁的邓萃雯看28岁的万梓良,依恋又崇拜。

万梓良虽然长得豪放粗犷,人却浪漫细心(详见万小刀公众号往期精选:《“流氓大亨”万梓良的风流与沧桑》)。

他会给邓萃雯写诗,惹邓萃雯生气了也会哄她,即使在大街上也无妨,说跪就跪。

圣诞节,邓萃雯和婶婶一起去美国,没有邀请万梓良。万梓良虽然伤心,但是仍然很体贴地留在香港,陪邓萃雯的叔叔一起过生日。

那时,万梓良放话,说要等邓萃雯十年,然后娶她。

可惜,初恋总是容易失败的,万梓良对邓萃雯的关爱最后变成枷锁。

他教邓萃雯:“当你演主角时,你有一个重任,需要用灵魂带动每一场戏。”当时邓萃雯还年轻,甚至都听不明白万梓良在说什么。

万梓良经常劝告邓萃雯要多读点书,但他看《推销员之死》《活着》的时候,邓萃雯在一旁已经进入梦乡……

万梓良像关心女儿一样关心邓萃雯,处处告诉她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做错会跌得很惨……时间一长,邓萃雯很反感,她要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跌倒也不怕。

终于,两年半后,这对思想无法统一的恋人分手了。但是 邓萃雯没时间伤心太久,因为戏约纷至沓来,她根本无暇他顾。

四、

在TVB的头五年,是邓萃雯早年演艺事业中最红的阶段,基本上每部戏都是她演女主角,几乎所有的娱乐杂志都是她上封面。

她在 《开心女鬼》《倚天屠龙记》《侠客行》《大城小子》《决战皇城》《灰网》 等剧集中出演柔情可爱的形象,尤其受观众喜爱。

不过,伴随着红而来的还有疲惫和拮据。

她曾和吴启华在偏远的龙鼓滩拍戏,没他们戏份的时候赶紧找弹床睡觉。那个地方有很多苍蝇,嘴巴张大一点苍蝇就会飞进来,但是两人都累得顾不上考虑这些。

邓萃雯第一年进入TVB,工资是2500块,跟茶餐厅领班差不多,但是比茶餐厅领班开销大,做艺人不方便坐公交车,还要常常出席活动,打扮得漂漂亮亮,很费钱。

做了5年女主角,工资涨到6000块,她从单位宿舍搬出去租了个房子,付完房租,缴完停车费,兜里就又所剩无几。

那一刻她觉得非常委屈,自己像头牛一样不停地工作,到底得到了什么?

她开始为自己想出路。

当时的女明星流行和有钱人谈恋爱,以嫁入豪门为目标,邓萃雯不想走这条路。 她对自己的出身耿耿于怀,不想以后的人生路也无法掌控。

所以她做了一个让人惊讶的决定。

五、

1991年,正当红的邓萃雯离开娱乐圈,远赴美国学设计,并计划念完书就在美国找份设计师工作。

那时她才25岁。在国外念书的日子,快乐是快乐,就是没钱。每个月只出不进,这样过了两三年,邓萃雯手上的积蓄快花光了。

于是1994年,28岁的邓萃雯回到TVB,打算赚一笔再去圆她的设计师梦。

然而,TVB的花旦头牌早已更迭,前有稳坐花旦之位的关咏荷、郭霭明,后有观众缘颇好的新人佘诗曼、宣萱。

邓萃雯在前后夹击下,终于沦落到只能做配角。

在电视剧《生死讼》中,邓萃雯出演戏份很少的卖菜女。戏份虽少,意义却很大。

剧中邓萃雯搭档廖启智,几场戏下来,邓萃雯对廖启智敬佩不已,原来配角演好这么难——既要融合剧情,又不能抢主角风头。

就是这部戏让她从此很留意配角演员,为她和黎耀祥的合作埋下了伏笔。

昔日当红花旦混成配角,TVB的老对手亚视看到了机会,开出高价来挖邓萃雯,邓萃雯就喜滋滋地跳了槽。

她绝不会想到,自己在亚视竟然会身败名裂。

六、

1995年,亚视用重金打造电视剧《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四位性格鲜明、命运迥异的女性故事打动万千观众,一经播出即引起轰动。

饰演女一号姚小蝶的邓萃雯,迎来了职业生涯中的巅峰。

当时的邓萃雯十分得意,工作上得到最大认同,赚了入行以来最多的钱,买了一套房子作为自己的养老屋。

并且,还有一份她梦想中的爱情,也随之而来。

爱情的男主角,就是《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的男主角江华。

江华大邓萃雯4岁,幼时有个粗暴的爸爸,经常把他吊起来打。1992年,他就与香港女歌手麦洁文结了婚,和邓萃雯拍这部戏时,儿子已经两岁。

香港记者马上嗅到娱乐大新闻的味道,日夜蹲守在他们家附近。

江华被拍到连续6天进出邓萃雯的香闺,结伴看电影。邓萃雯还在公司举办的庆功宴上,大胆向江华表白。

证据确凿,媒体出手了。

当这段婚外情被曝光,江华选择迅速回到老婆身边寻求原谅,麦洁文则第一时间站出来,指责邓萃雯勾引江华,不要脸。

邓萃雯也不肯善罢甘休,找来记者声泪俱下地控诉江华。

多年后,在TVB高层的节目上,邓萃雯是这么谈论这次婚外情的:

“我只想着爱,我想作为第三者的时候,都有一个很傻的思想,就是对方一定令你觉得他不快乐,他只有在你那里,你才是最合适的人。某种程度上,作为第三者,觉得自己是一个拯救别人的人,所以你不觉得你是在破坏别人,是在补给,在拯救。”

1996年的邓萃雯,相信江华很爱他,她准备为爱壮烈牺牲,结果却看到了对方的反目无情。

随后,邓萃雯被公司冷藏,江华跳槽到了TVB。

1996年11月,江华主演的古装剧《西游记》创下44点的收视纪录,凭借“唐三藏”一角再度走红。

而年仅30岁的邓萃雯,更难的日子还在后头。

七、

1997年,一场金融危机在亚洲爆发,持续到1999年。 邓萃雯买的那套房子, 瞬间变成负资产。

从入行起,邓萃雯就很勤奋,从来不推戏,赚到钱就攒着,钱只用来读书和付这套房的首付。

现在,事业、爱情、金钱,全都没有了,邓萃雯从高处跌到谷底,自觉一败涂地。

她看不到希望,以后怎么办?她非常焦虑,经常想:

“我已经30多岁,还有没有女主角做呢,还有没有人找我拍戏呢?我还存不存得到钱呢?简直是穷途末路!”

最后在实在拿不出钱供楼时,她忍痛卖掉了房子。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房子卖掉那一刻,她忽然浑身轻松。

为了生活,邓萃雯什么都做,学会了配音,学会做DJ,登台唱歌、跳舞,担任司仪、主持……

这种日子过下来,她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开心。她发掘了很多自己的生存能力,以后就算不做明星,不管到什么地方,都可以从低做起,用广东话说:马死落地行。

1998年,32岁的熟女邓萃雯还主持过“谈性”的电台节目,一是为了生活,二是她的心结。她经常想:“妈妈那么小就有了我,也一定是因为缺乏性知识。”

最难的时刻,出现了一个将她照顾得无微不至的男人。

八、

这个男人叫郑敬基,TVB演员,担任多个电台节目主持人。邓萃雯形容郑敬基是一个完全可以给予她安全感的男人 ,“如果他有十元,就会给我九元。”

可惜拍拖1年多,郑敬基要去加拿大发展,于是两人决定做回朋友。

2000年后,历经起伏的邓萃雯,以34岁的“高龄”重返TVB。

彼时的TVB,已是佘诗曼、宣萱、陈慧珊、蔡少芬等人的天下,没人看好一个过气花旦的回归。

2004年,在香港电视行业发展日渐萎靡的情况下,宫斗剧始祖《金枝欲孽》来势汹汹,像是投入海中的巨石,翻起万丈浪花。

电视剧尚未播出时,邓萃雯和一众女主演接受媒体采访备受冷落,拍照都被挤到一边。 播出后,邓萃雯却凭借《金枝欲孽》的“如妃”一角红遍整个华语圈,红到街头小贩将大闸蟹冠以“如妃”之名,便可以卖上高价。

她自己都想不到,自己演的一个“奸妃”,会备受观众喜爱。

这一年,TVB“万千星辉颁奖典礼”上邓萃雯“视后”的呼声极高,结果桂冠被黎姿夺得。不少观众反应激烈,直斥TVB罔顾民意,并迁怒黎姿,指她是“最令人讨厌女主角”。

虽与“视后”失之交臂,邓萃雯的地位已不同往昔。

2009年,准备筹拍《巾帼枭雄》的金牌导演李添胜在公司被邓萃雯抓住,邓萃雯说她想和黎耀祥合作。

李添胜很诧异,小演员求着跟当红演员搭戏的很多,当红演员求着跟小演员合作的却少见。

李添胜问她:“为什么是黎耀祥?”

邓萃雯答:“年纪相当,他演技也好,好戏之人是不应该被埋没的。”

这年黎耀祥45岁了,想都不敢想到自己是主角,“哪会有人跟你说你是主角,我一辈子没听过。”黎耀祥要是知道原因,不只要感谢邓萃雯,还要感谢廖启智。

《巾帼枭雄》播出,黎耀祥人气急增,并连续获得“观众最爱男角色”“最佳男主角”等3个奖项,成为TVB举办颁奖礼以来首名“三料视帝”。

邓萃雯的“四奶奶”一角也好评如潮,被誉为香港无线的 “40点收视天后” 。在2009年TVB的万千星辉颁奖礼上, 43岁的邓萃雯,终于众望所归拿下“视后”

次年,TVB开拍台庆剧《巾帼枭雄之义海豪情》, 黎耀祥和邓萃雯再度合作,两人双双拿了那年的“视帝”“视后”。

而邓萃雯,亦成为 “TVB史上第一位连庄的视后” 。但这种绝地反击、东山再起的背后,却肩负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

九、

拍摄《金枝欲孽2》时,邓萃雯因为压力过大患上焦虑症

她看了很多心理学的书自救,知道要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她记得中学时,有一次妈妈带她回外婆家,外婆趁妈妈离开,对她说:

“我知道你很恨你妈妈,不过我希望你长大后会想,她永远都是你的亲人,有可能的话你就再爱她吧。其实你想想,妈妈也是受害者,她也一样失婚,一样做了件很失败的事。其实她也很可怜,你不要责怪她。”

邓萃雯的爸爸妈妈,后来各自的婚姻又都失败了。因为女儿,两个人反而能在一起和平相处。但邓萃雯问他们有没有复合的意愿,两个人都没有。

邓萃雯就想,这样也不错,大家能一起旅行,又可以各自做自己的事。

过往的两段重量级感情,对于江华,她说这是她唯一后悔的。

有记者就去问江华,江华说他不后悔。而且,邓萃雯在拍《金枝欲孽2》和公司产生纠纷时,江华难得一见地发声支持了邓萃雯。

说到万梓良,邓萃雯则大赞他才华横溢,也感激他对自己帮助甚多。

曾经渴望远走高飞、渴望爱的女子,如今已55岁,她对生活也有了新的理解:

“有时候,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们过的小日子,才是最幸福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