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生低调,与华国锋相爱59年,丈夫归葬时表态:找块地埋了就行

2021-06-17 13:41:42 斯外戈戈

序言:

“让我回卦山吧。哪里树多,清净。小时候就在那,打游击也在那。”

华国锋生前对妻子韩芝俊说。

华国锋去世之后,民政局同志前来征求韩芝俊的意见。韩芝俊只是淡淡地说道:

“找一块荒山坡,埋了就行了。”

2011年11月3日,华国锋的骨灰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安放了两年零三个月后,终于回到了卦山,守望他心心念念的交城。

交城的大山里来了游击队,游击队里有华政委

华国锋,原名苏铸,1921年出生于山西交城县。家庭以制革为营生,生活也算过得去。学生时代的华国锋,深感国家之孱弱,于是发奋图强,刻苦读书,成功考入交城县“商业职业学校”。

全面抗战爆发,日军在山西大地上的所作所为历历在目,发奋读书已经难以挽救中国,唯有投笔从戎,方能对得起自己的满腔热血。

1938年6月,华国锋加入了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交城游击队,从此开始了自己大半辈子的革命事业。

交城处于吕梁山脉,地形复杂且多为山地。距离交城城北三公里有一座山,名叫卦山,在此与日军周旋打游击是最佳的选择。华国锋土生土长的交城人,对于卦山一带了如指掌。

1939年,华国锋刚满十八周岁,就已经担任了抗日晋绥边区第八分区汾阳县的特派员,在汾阳展开游击抗日活动。次年华国锋再次担任抗日救国联合会的主任。

抗战时期的华国锋

1945年,华国锋已经成长为交城县县委书记以及县武装大队政治委员。从此时起,华国锋就多了一个新的名头——“华政委”。

游击队刚组建时,多为当地农民组成,军事素养普遍偏低,缺少体系化的训练。不要说打仗,就连会瞄准开枪的都不多。华国锋针对这群人进行思想教育的同时,还要负责教他们如何使用武器作战。

当时日军统一使用的是“三八大盖”,射程远,穿透力强。而游击队两人才能配一支枪,另一人只能手握大刀或者长枪。每一支枪支配发两发子弹,还要留着上战场用,平常训练根本无法实现。

华国锋就想出了一个特殊的办法:重点培养悟性高的同志,平时训练枪口吊一块石头,进行举枪练习,而战斗时多给他们发一些弹药,大大提高了游击队的杀敌能力。一时间交城的日伪军闻风丧胆。

就像是当地民歌里面的词一样:

“交城的大山里来了游击队,游击队里有华政委。”

八路军游击队袭扰敌寇

相濡以沫一甲子,从容平淡九十秋

1949年1月,华国锋与韩芝俊结为伉俪。此时华国锋28岁,而韩芝俊只有18岁。华国锋山西交城人,韩芝俊山西五台县人,一个在晋东北,一个在晋西南,整整相距360里。

革命时期,不拜天地,简简单单一顿饭,乡里乡亲行个礼成,也就算是结婚了。华国锋与韩芝俊是在工作当中认识的,没有轰轰烈烈,也没有花前月下,仅仅是在于革命的日久生情,而走在了一起。

华国锋与韩芝俊,新婚燕尔

韩芝俊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也许是寒门出身会更加要强,表现出来往往有些“男子”气概。抗日战争时期,日军攻入山西,韩芝俊父亲种了大半辈子的地,选择放下锄头加入游击队,一直成长为游击队的大队长,母亲也是五台县早期共产党员之一。

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下,韩芝俊七岁时便参加了儿童团,虽然能做得不多,但履历并不低,干革命的时间与华国锋基本同步。

1945年,14岁的韩芝俊考进了晋中一中,随后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8年10月,山西解放,韩芝俊随着文工团转战阳泉孟县,演出几乎是场场爆满。此时的华国锋与晋中地委机关也到达孟县,文工团成为了地委的直辖部门。华国锋是晋中宣传部长,自然也就成了韩芝俊的直属上司。

秋收时节已过,作为宣传部长的华国锋决定向老乡宣传宣传共产党的方针政策,文工团自然在其中发挥不小的作用。

八路军文工团

渐渐地在工作中,韩芝俊开始了解这位17岁抗日,20岁在敌后拉起一支队伍的年轻人。战争年代没有英雄,只有生和死。但这个普普通通但精神气十足的山西汉子,很快俘获了韩芝俊的芳心。

当地的县委书记田泽仁是韩芝俊的三舅,韩芝俊已经17岁,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了,此时的华国锋也还未成家,便想着撮合他们俩。本以为二人年纪相差十岁,会遭到韩芝俊的反对,但未曾想到韩芝俊没怎么犹豫便同意了。

其实韩芝俊心里也明白,嫁给华国锋,就等于嫁给了革命事业,而这条路是一去不复返的。

婚后不久,中央便下达了南下命令。这一对小夫妻便随着组织一路南下。跨越黄河、淮河、长江,一路到达湖南。虽然陌生,但肩膀上担负着前所未有的使命。

1949年8月,华国锋被任命为湘阴县县委书记,开始了他在华南二十二年的职业生涯。湖南从抗日战争开始,就是战火摧残的重灾区,经济萧条,百废待兴,能吃饱饭已经算是富裕家庭。

在湖南时的华国锋

新官上任的华国锋,对当地并不熟悉。只能下到各乡镇调研,摸清楚情况。华国锋这段时间,半个月不回家是常有的事情。韩芝俊则对应负责当地的宣传工作。

1950年,华国锋长子苏华出生,二人调往湖南,无依无靠。工作又是处于关键阶段,无奈之下只能交由老乡带一带,忙完一段时间再把孩子给带回来。

工作踏实的华国锋,先后大力提倡农业合作化,消灭血吸虫运动大火成,1970年华国锋已经成为湖南省省委书记。

华国锋职务一路高升,则意味着韩芝俊需要为家庭牺牲更多。在后面的十几年间,三个孩子相继出生,韩芝俊则成为了华国锋背后的女人,将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

华国锋来湘工作已经二十年,但胃依旧是个山西胃,对河南鱼虾类依旧吃不惯,唯一感兴趣的肉类还是羊肉。有时候上不喜欢的菜,华国锋也不会直接说出来,就是很少动筷子。

尽管食堂的大师傅把湘菜做得翻出花样,但华国锋就是不喜欢。只有韩芝俊做的拉面、刀削面、揪面片等面食,才是最符合华国锋胃口的。

食堂湘菜大师傅到最后,为了照顾华国锋的口味,跟着韩芝俊学一些山西面食的做法,但最后只有西红柿鸡蛋面能俘获华国锋的胃。

作为湖南一把手的夫人,韩芝俊似乎没有任何的感觉,觉得丈夫和普通工人没有任何区别。接送娃娃上放学、骑着自行车上下班、骑着自行车到菜市场买菜,甚至与小贩为了几厘钱算来算去,与普通的妇人没有任何区别。

韩芝俊是对于丈夫是支持的,但十分不爱抛头露面出风头,从未与华国锋出席过公共场合。就连走在大街上,没人能发现韩芝俊与旁人有异同之处。

对于这种生活,韩芝俊是十分满足的,后来韩芝俊表示:

“本来就是普普通通的两个人,平平淡淡的老夫老妻,就跟当年结婚一样,特别简单。”

但是当年投身革命的那火一般的热情,始终没有消退,现在要将这股热情,注入到生活当中。

1974年,此时华国锋已经调任国务院负责农业工作,一年时间里跑了18个省,调研农业生产。刚到上海时,经常肚子痛,开始以为水土不服也就没有在意,但三天两头的肚子痛,补不得不到医院检查,糖尿病随之被查出。

韩芝俊收到消息急坏了,从这之后只要华国锋没有外出调研,所有的饮食都是由韩芝俊亲自把控,少油少盐,一点糖不放。

此时的华国锋正在中国轻工业进出口公司政治部任职。但此时的韩芝俊仍然是华国锋的全职大厨,只要在北京,华国锋吃的一定是韩芝俊负责的。

华国锋身居要职,身体是不能出一丝一毫的差错,韩芝俊帮不上什么忙,只能解决华老扫清工作上的障碍。

“普通人”当习惯了,成了领导干部,也没有一点架子。就连在国务院的同志碰到韩芝俊,也是以姑、姨之类的称呼。

晚年的华国锋与韩芝俊,伉俪情深

华国锋退出领导职位之后,没有原来的紧张,韩芝俊松了一大口气,终于可以过上简简单单的生活了。

从华国锋与韩芝俊喜结伉俪之后,两人相伴走过了五十九年。历经风雨之后,依旧是平平淡淡,也许这就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吧。

华老最终魂归故里,韩芝俊:不与民争地

交城天宁镇的一个狭长的巷子里,有一座带有山西特色的院子,这是华国锋同志出生的地方,房子的主人姓张,此时张家后人依旧居住在此。

当年华国锋离开之时,院子有一颗小桃树,现在这颗桃树还在,现在已经很粗壮了。这棵树见证了华国锋同志的成长之路。桃树下的房屋因年久失修,已经略显破旧。透过窗户能看见屋内的屋顶,长期烟熏火燎已经变得漆黑。

华国锋故居,温馨、质朴

1991年,华国锋同志返回交城,特意回到这个小院子中,看了看自己出生的房间,刚到门口就连声感慨:

“到家了,到家了!”

距离这个院子再北走个几百米,是华国锋住过的另一处院子,这间院子很精美,坐西朝东,除了朝向,与北京四合院有几分相似。华国锋曾与父母住在北边的两间厢房中。

院子的主人还在,已经七十五岁了,老人说道:

“1930年左右的时候,华国锋同志就住在这里,房间里有灶台和炕,都是华国锋同志用过的,东西都还是原来的没换过。”

“我小时候,华国锋同志只要一放学回来就抱着我和我一起玩。”

这是老人家对华国锋同志最深刻的记忆。

建国之后,华国锋忙于工作,建国后只回去过三次,每次回宁远镇都会来看望他。

1995年,华国锋生前最后一次返回自己的家乡交城,看望父老乡亲,看望这块他土生土长的地方。虽然华老嘴上不说,但韩芝俊知道,华老对这片土地,是爱得深沉的。

晚年的华国锋,深深思念故土

自从华国锋退休之后,度过了27年的远离公众视野的晚年生活。位于北京城城西的九号大院,迎来了他新的主人——华国锋韩芝俊夫妇。

二人退休以后,终于如了韩芝俊的愿,回归了简简单单的老头老太太生活。加上韩芝俊希望华老多运动运动,便对华国锋喊道:

老华,咱们出门买个菜吧?

对于这种生活,华国锋这几年一直没有体验过,因为只要他出现,身边必定被百姓围得水泄不通。这次出门,韩芝俊为华国锋准备了帽子和口罩,装成一起外出的老头老太太。

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华老总是很快在人群中被人认出。被认出几次之后,韩芝俊也喊不动华老了,华老怕这样会影响群众扰乱秩序,韩芝俊也就不好再坚持。

韩芝俊对子女的教育问题,也是很重视的。从小就要求踏实做事,本分做人。对于经商和出国管得尤为严厉。韩芝俊对子女强调:

“出国旅游可以,但改国籍不行;经商也可以,但投机取巧不行,尤其是不能用父亲的名头去做这些事情。”

华国锋夫妇与孩子们

韩芝俊也时常担心华老无事可做,便鼓励在自家的院子里弄一些小菜园子。

在韩芝俊的支持之下,家中院子里很快就开了两片地。一边是留给华老的,他对葡萄感兴趣,另一边是留给自己的,给种一些自家吃的青菜,例如华老爱吃的茄子、南瓜、山药等作物。

为了种葡萄,华老在北京郊区找了几个葡萄园,专门去学怎么种葡萄。1988年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摆放了两个很大的葡萄架,架子上葡萄一串又一串,品种加起来有五六十个。闲来无事的时候,华老总是喜欢看着这些葡萄串发呆。

每次到了葡萄收获的季节总是馋猫似的,但华老患有糖尿病,韩芝俊是不会让华老放开吃的。每次华老的馋劲来了之后,给两三个葡萄给华老吃,解解馋就罢了。多的葡萄由韩芝俊统一采摘,送给部队的战士或者身边的工作人员。

晚年华国锋在打理菜园

华老查出糖尿病之后,韩芝俊是严格控制华老的饮食的,甚至精确到了三钱五钱,每天的主食只有2两8钱:

早上5钱,中午1两3,晚上1两。

华老对素菜是不挑剔的,基本都爱吃。对荤菜则是独爱羊肉。偶尔韩芝俊会给弄一盘水煮白切羊肉,但华老吃的也不多。

主食方面韩芝俊管控得十分严格,但偶尔也有放松的时候。华老喜欢吃饺子,而韩芝俊为了给老伴解解馋,也就做了一些。结果华老一时没管住嘴巴,一下吃了十来个。

韩芝俊见状赶紧制止:

今天已经严重超标了!不能再吃了。

华老见状也不敢言语,毕竟超量了。但仍然意犹未尽,便向韩芝俊申请再吃最后两个。韩芝俊见此番又生气又好笑,终于还是答应了让再吃两个。

在这个院子里,韩芝俊便是院子的主人,每天早上天蒙蒙亮便起床,先是去院子里弄半个小时的活,把一天要吃的素菜搞定。半小时后把华老喊起床,然后在院子里溜达溜达。溜达完之后,韩芝俊的早饭也就做好了。

由于糖尿病的问题,华国锋的早餐主要是以牛奶为主,有时会弄一点鸡蛋羹,搭配一点烤得干干的馒头片,搭配一个炒洋葱,这便是一顿早餐了。韩芝俊知道华老喜欢在牛奶中加一点点的咖啡,这是从工作时期保留下来的习惯。

2006年,侄女苏凤仙从澳洲归来,特意为华老带了一件羊毛衫、一条毛裤以及一床毛毯,亲属之间本来带点礼物没什么问题,华老见此也是乐乐呵呵的。

此时韩芝俊发话了:

“不能要!不能要!不能养成受礼的习惯。”

苏凤仙也没想到韩芝俊会拒绝,也想不出什么好的理由,便临时急中生智说这是保护腿的,叔叔的腿不好。

华老见状,打破了其中的尴尬,说道:

“好好,保护腿......那我就把毛毯留下吧,其他的你还是带回去。”

对于韩芝俊的朴素与低调,众人都是看在眼中的,北大教授王力曾赋诗一首,赞扬其勤俭:

自是梁鸿有孟光,荆钗裙布俭梳妆。

渠渠夏屋非吾愿,滚滚轻轮为国忙。

裴席荣膺全印职,木兰不用尚书郞。

万年吕雉终遗臭,争似韩姑姓字香。

每次忙完晚饭之后,韩芝俊便喜欢拉着华老坐在院子的椅子上,晒着太阳等着孩子们放学回家。此时华国锋祖孙三代住在九号院中,对于华国锋来说,并不是住不上一个更好的房子,而是华国锋不愿意向中央谈待遇。

1998年,韩芝俊的退休工资还是六百多块,对此韩芝俊也是十分淡然:

既然国家有津贴,儿女有工作,给再多钱也有什么用?

韩芝俊是不喜欢搞特殊的,这也是几十年以来韩芝俊一直奉行的行为准则。

2008年8月20日,华老在北京逝世,华国锋生前对妻子韩芝俊说:

“让我回卦山吧。哪里树多,清净。小时候就在那,打游击也在那。”

2009年初,韩芝俊按照华老的遗愿,提出要将骨灰迁至交城卦山请求,县里经过慎重考虑,同意了这个请求,考虑到华老对交城的贡献以及交城人的身份,按照不与民争地的要求,最终决定将华国锋墓的选址定在晋绥革命纪念馆、交城县文物博物馆和吕梁英雄广场的荒坡上。

时隔17年后的2011年11月3日,华国锋第四次回到自己的故乡,这次回来的却是他的骨灰,他的魂,以及他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也许这次之后,华老才能真正守护这片土地了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