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物体坠落鱼塘,改变了他们一家的日常……嘉善王师傅说,他现在只关注两件事

2021-06-17 09:47:36 都市快报

5月24日

上午9:50,嘉兴市嘉善县姚庄镇俞汇村,村民王师傅和妻子陈大姐在自家养殖螃蟹鱼塘干活,“天空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轰’的一声,一瞬间,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就一头砸进了鱼塘里,响声蛮大的,溅起的水花很高。”王师傅说,当时他和妻子都吓坏了,不明物体落下的地方,离他们只有10多米,赶紧报了警。

点击下图查看早前报道

接讯后,嘉善县自然资源规划局、县公安局、姚庄镇等相关部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开展现场保护以及探查、挖掘等工作。

“坑就像被东西砸到一样,篮球大小。”消防员整整挖了一个多小时,挖到1米深左右,因塘水不断倒灌进来,开挖工程难度很大,消防人员暂时停止了工程作业。

5月25日

相关部门继续挖掘,还是没有挖到不明物体。

5月26日-27日

现场停止作业。

嘉善政府部门有关人士表示,目前已与自然规划部门对接,将情况向省级有关部门上报。鉴于落下东西为不明物体,为安全起见,暂时中止挖掘。等专家来,再进一步调查。

27日,记者赶到事发现场,看到鱼塘中前几天刚挖的坑里,水倒灌了进去,水面平静。

点击下图查看早前报道

5月28日

嘉善县自然规划资源局邀请浙江省地球物理地球化学勘查院有关专业技术人员到现场进行勘查工作。当日下午5时,勘查工作完成,排除现场有危害性放射性存在,具体勘查结果有待进一步分析后确认。

点击下图查看早前报道

记者再次赶到现场,直播专家下坑底用磁力设备探测过程。嘉善自然资源规划局沈晓春副局长说,“我们特意请了省里权威部门的专家,来帮忙看看这里到底有没有不明物体,土壤也进行了采样,水里也采样了,具体是什么,还要回去再做检测。”

6月16日

据了解,省地球物理地球化学勘查院已将检测结果反馈给嘉善县自然资源规划局。专家表示,目前没有发现不明物体的踪迹。

一只白色大鸟飞快地掠过塘面,长喙巧妙掠起一只小螃蟹,飞遁远方……

王师傅眼里掠过一丝无奈,站在闷热的塘洼里,看看被开挖过的地方,那里曾是不明飞行物掉落的地方,又接着埋头劳作。

“鱼塘里的不明飞行物没查明前,说要保护现场,先不要注水。”如今,他的鱼塘水位才30厘米深,比正常水位少了一米左右,鸟一来,嘴一掠,一只螃蟹被抓走。

他有些心疼,现在螃蟹已经长到一两左右了。

塘太大,鸟赶不完,还和人打游击战:人在塘这边,鸟躲到彼岸,人走了,又飞来了。

昨天下午,我把“没发现不明物体”的勘察结果告诉他,他轻叹了一声,“我还要干活……”

“彗星来的那一夜”

这一片鱼塘,17.7亩,王师傅一家侍弄了40多年。

如果没有这个事,没有人会关注到浙江嘉善姚庄镇这个普通的农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想什么。

王师傅担心地说,今年的损失有多少,还不知道。

他从不奢望生活会有奇迹,可这次,他和老伴都看到有不明物体从天上掉了下来,就掉在十米远的地方,砸进自家鱼塘。

那天,王师傅在岸边割草,草长高了人走不过去,陈大姐在岸边挖土豆。

“蛮吓人的,听老公惊叫了一声,我扭头一看,篮球大小的物体砸进鱼塘,溅起很大的水花,连泥巴都飞了起来。”陈大姐说,刚开始是怕,耳边总是那个声音,“砸到我们身上不得了。”

虽然庆幸没砸到,但这个事以后,“不是睡得很踏实,晚上老醒来。”

不明物体坠落鱼塘,也改变了王师傅一家的日常。

王师傅说没想到,自己会以这种方式出名,“老远的人都来问我。”

也有人调侃他们夫妻,“1个亿与你们擦肩而过。”

我想起一部电影,《彗星来的那一夜》,是詹姆斯·沃德·布柯特自编自导的第一部长片,讲述了在一场大停电之后,一起聚餐的八个朋友的人际关系甚至世界秩序都有了改变的故事。

王家人赖以生存的鱼塘

姚庄镇,素有“银嘉善”之称,位于嘉善县东北部,东与上海市金山区枫泾镇相连,两地边界线长达8公里,是浙江省接轨上海的第一站,北靠苏州。

这里有“鱼米之乡”的美称,鱼塘遍布、水流纵横交错。

讲到自家鱼塘,王师傅蛮有感情,“以前没鱼塘的,在爷爷辈那时,是一个天然湖泊,叫叶塘”。

那时候是上世纪60年代,王师傅不过六七岁,还有一点点印象:满眼都是水。

先是村民小组开挖养殖,有五六户村民一起养,后来,他家也开始承包鱼塘,草鱼、鲤鱼……养四大家鱼。

“我们村有800亩鱼塘,我们这一块地势最低。”王师傅说,有一年发洪水,全没了,村子也进水了,“我们叫了挖机,重新开挖。”

“我年轻时,梦想就是把这片鱼塘养好。”王师傅说。

1999年以后,开始养殖螃蟹,崇明岛的品种,也有中华蟹,市场主要是上海。

王师傅说,去年,他家的螃蟹收购价大概每斤50元,转手卖到上海,价格80元到100元。

我问王师傅,“为什么不自己到上海卖螃蟹?”

他说,“哪有这个精力,我老伴身体不好。”

2019年的夏天,陈大姐在鱼塘干活,说肚子不舒服,到嘉兴妇幼保健院一检查,是宫颈癌,化疗了6次,一年后又查出肺癌,这些年医药费也花了将近二十万元了。

每年鱼塘的收入,除了过日子,剩下都是给陈大姐治病。

协商赔偿挖掘对鱼塘的影响

塘蟹成熟季,是每年十月份,晚上王家一家人都不睡觉。

西风一吹,螃蟹全都爬到岸上来。不用管,太阳一出来,它们会自己爬进水里。

可王师傅夫妻还是担心,轮换守夜,他前半夜,她后半夜,生怕有人捡漏。

晚上看螃蟹,天气冷,带上铺盖卷,挣这个钱很辛苦的。

行情不好,这个季节就不卖,一直挺到春节前,节前价格好一点。

于是,整个冬天,夫妻俩都在塘边守夜。

“这么多年来,收成最好的一年是赚了八万元。”陈大姐说,很辛苦的,要种水草,水草多了又要剪掉,螃蟹喂玉米粒,每天投放两次,早上八九点,下午三四点,每次三四十斤,“鱼塘主要靠他一个人干活,我偶尔帮他一下,我要带孙子。现在孙子带大了,我终于可以帮他干活了,可我又生病了。”

王师傅和陈大姐,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还是同班同学。“他人很好的,就是脾气有点急,但我俩很少吵架的。”陈大姐说。

我去过王师傅家的鱼塘两次,每次见到他,都在忙自己鱼塘里的那点事,身边的人来来往往,有专家,有媒体,一拨又一拨……但他看看,接受一下采访,又自顾自去喂了喂小螃蟹,他有点担心,“动静这么大,怕影响小螃蟹们的生长。”

给螃蟹喂玉米粒

鱼塘边和水里,有零星几只死去的螃蟹。“只要看到一只死螃蟹,水下肯定会死十多只,养螃蟹的人都知道。”

“无法估计今年损失有多少。”王师傅说,他现在只关注两件事:鱼塘和老伴的病。

十天前,他找了一回村干部,对方说,补偿的事,会向上级有关部门争取的。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记者 程潇龙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