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新政府好欺负?哈马斯火攻以色列,示威者围攻安全部队

2021-06-17 00:31:08 真实星球

执政十二年,素以强硬著称的内塔尼亚胡才下台不久,横跨左中右,甚至包含了阿拉伯人政坛的“八党内阁”才新组阁,但巴勒斯坦人却没有给这个看起来“多元包容”的以色列新内阁好脸色。

哈马斯直接就在6月15日夜间,向以色列发起了火攻!

星期二的晚上,以色列境作为世界一流富强之国,夜色下的国土一片灯火辉煌。然而在临近加沙的隔离墙上空,却有一些不明飞行物,飘在上空——这些都是哈马斯发射的“爆炸气球”。

似乎是为了掩护这些爆炸气球,加沙的诸多抗议者们,自傍晚开始就里向以色列发起了抗议活动,面对安全部队的弹压,巴勒斯坦抗议者们却丝毫不怯弱——他们知道,以色列安全部队面对平民时,虽然携带的是真枪,可里面装的却是橡胶子弹。

黄昏的橙黄色阳光之下,巴勒斯坦的抗议者们,叫嚣震天!

一块块的碎石,被他们向以色列安全部队投去。

一面面的巴勒斯坦旗帜,在傍晚的徐风中飘扬。

还有滚滚的黑烟,在他们四周升起,这那是催泪瓦斯、燃烧的轮胎的遗留。

以色列的安全部队,面对巴勒斯坦人的抗议,不为所动。他们既清楚于加沙的抗议者们,并不算纯粹——由于常年的动乱,加沙地带的失业率居高不下。国际援助的资金,又多收于巴勒斯坦各路组织之手。

所以一般加沙的平民,想要获得除了救济以外的收入,最好的零工来钱路子,就是参与对以色列抗议。

以色列安全部队,面对巴勒斯坦人的抗议叫嚣无动于衷,橡胶子弹轻易的驱散了人群,但抗议者们散而不乱,很快就又结成一团,进行着抗议。

哈马斯自然知道,对以色列的抗议,在当下其实没有太多意义——过去数十年里,每一年都有类似的戏码不停上演,内里细情谁也不会通过泛泛的示威去了解。

星期二从傍晚到深夜的加沙抗议活动,都是为了不同于以往的袭击。

哈马斯采取了新的袭击手段——发射爆炸气球。

爆炸气球的发射跟火箭弹不同,除了需要借助夜色掩护,同样也要吸引以色列边境安全部队的注意力。

火箭弹袭击的威力在于破坏,而爆炸气球则在于大火延烧。

夜色降临之后,巴勒斯坦抗议者开始了更进一步的激烈行为——爆炸物被他们丢向了以色列安全部队。

而以色列人也予以了强硬还击——一名涉嫌使用爆炸物,威胁以方人员安全的巴勒斯坦暴徒被击毙。

当加沙地带被枪声、爆炸声和抗疫浪潮的喧嚣充满时,爆炸气球已悄然飘过了隔离墙,向以色列南部飘荡而去。

但这些爆炸气球怎么可能被“城墙守护者”——以色列国防军的侦测系统忽视呢?

哈马斯声东击西,将现代设备视为儿戏的计谋没有生效,所有的爆炸气球都被以色列方面击落。

然而爆炸气球引起的火场,却让人心惊不已。

被击落的爆炸气球引起了二十处火场,熊熊大火在以色列南境的原野上燃烧!

如果这些爆炸气球落入城镇或定居点,那么后果就将不堪设想。

“‘城墙守护者’行动,取得了巨大的震慑,但哈马斯的爆炸气球证明,这还远远不足够。”自五月哈马斯的大规模火箭弹袭击以来,以色列展开了旨在报复和震慑的“城墙守护者”行动。

“城墙守护者”行动的效果,其实已经不问可知——在经过定点清除、轰塌大楼等一系列行为后,哈马斯只能选择接受埃及的调停斡旋,跟以色列保持和平。

而之所以哈马斯在周二再度肇事的缘由,还是在于内塔尼亚胡的下野。

新的以色列内阁看起来“好欺负”。

同时右翼集会“国旗大游行”在延期后,于当日在耶路撒冷举行。

盛夏阳光下的大马士革门,斑驳古老的城墙与门洞,再度见证了又一场“宗教纷争”的上演——以色列右翼示威者举行的“国旗大游行”蜂拥而至。

数千名以色列示威者,塞满了耶路撒冷东城的古老街道,六芒星的蓝白旗帜,高高飘扬。

而在另一边,誓要守卫国土的巴勒斯坦人,将这些涌入东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右翼示威者视为“入侵者”,虽然对方人数众多,在东耶路撒冷和圣殿山上,更遍布着两千余名以色列警察和安全部队。

以色列示威者高呼着“以色列无所畏惧”的口号,在游行的路上载歌载舞,可随着更激进的口号被喊出,本来冷眼旁观的巴勒斯坦人,再难作壁上观。

先是爆发口角争吵,进而在大马士革门前,爆发了冲突。

负责督护游行的以色列安全部队,没有作壁上观,很快介入其间。但安全部队的介入,反而引起了更多的巴勒斯坦人不满。

石头如雨一般,砸向了以色列的安全部队!

这是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的愤怒,虽然代价是数十名参与围攻安全部队的巴勒斯坦人遭到逮捕。

但这里不是加沙,这里是耶路撒冷,这里是全球瞩目之地,所以这更是另一种试探。

五月的巴以冲突,可以说是内塔尼亚胡的“阿克琉斯之踵”,让他在经历了两年的“悬浮执政”后,最终惨淡失败,无奈下野——而这一轮的伊始之处,就发生在耶路撒冷。

以色列试图驱逐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结果遭到巴勒斯坦方面的抵抗,引来哈马斯的“火箭弹雨袭击”,又由此引发连锁反应,境内的阿拉伯族裔在罗德等城发动了大规模的暴力抗议。

最终内外交迫之下,八党跨越以色列的“政治光谱”,竟然结成了大联盟,成功组阁。

所以,哈马斯此次的“爆炸气球”袭击和加沙的抗议活动,一在于回应以色列右翼在耶路撒冷举行的“国企大游行”。其次也在于试探“八党内阁”的底色。

而“八党内阁”之所以能组成,原因全在于“反内塔尼亚胡”,所以很可能缺乏政治共识。

但很明显,哈马斯打错了算盘。

就在6月15日“爆炸气球”袭击发生后不久,以色列方面就空袭加沙,作为报复。

但这毕竟是“以色列的内阁”,哪怕里面存在着“巴勒斯坦裔”,但以色列境内的巴勒斯坦人和境外的巴勒斯坦人,其实政治立场并不完全相同——说到底,以色列里的巴勒斯坦族裔再穷,那放在中东也是“过着好日子的‘上等阿拉伯人’”。

境况不同,利益自然不一致。

更别提,贝内特作为“八党内阁”的总理,其人素以“比内塔尼亚胡更右翼”的形象示人,若他软弱相待袭击和暴力示威者,则无疑是在自掘根基——此次“八党内阁”信任案,仅仅以60:59,1票弃权的票形险胜。

容不得半点差池,内塔尼亚胡如今在一旁可是虎视眈眈。

对于其他的党派而言,时隔十二年,好不容易将内塔尼亚胡赶下台,如何愿意轻易就将执政权力拱手相让?

所以,如今的以色列内阁虽然看似“悬浮”,实则在经历了十二年的内塔尼亚胡的漫长执政时代后,以色列新内阁里的所有党派或许正维持着前所未有的团结。

对于一个政治人物来说,政治生涯的黄金时代,又有几个十二年呢?

“八党内阁”下的以色列,所以并不好欺负。

对于巴勒斯坦方面而言,这恐怕是他们为数不多,可以改善自身处境和以色列关系的时机窗口了,毕竟一旦内塔尼亚胡或者利库德集团再度上台,那么素以强硬姿态取悦选民的他们,可不会和巴勒斯坦有太多斡旋余地。

- END -

记得点赞!

还有转发、评论、关注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