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一商人赴北平欲接近周恩来,被捕时才知:特工身份已暴露

2021-06-16 21:28:24 平淡的妇女之友

1949年,建国前夕的北平市,正在准备两件极其重要的事情,一件是开国大典,另一件是政协大会。届时,中共高级干部以及极具影响力的民主人士将会云集北平,这将是一场被全世界瞩目的空前盛况。

然而,国民党却并未因此感到高兴,他们此时虽然已经败退台湾,但蒋介石却并不打算就此放弃,“反攻大陆”的野心尚存,他打算借着新中国成立之际,在举国欢腾的热烈氛围掩护下,安排一次“高规格”的特务任务,预谋派特工潜入北平市接近周恩来,以图日后伺机开展特务工作。

蒋介石的算盘打得虽然响,但潜入北平接近周恩来这样的事情,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如果特工的水平不够,很容易形成“关公面前耍大刀”的局面。

蒋介石与周恩来打过多年交道,深知周恩来的伟大之处,所以,他这次安排特务行动慎之又慎,执行任务的人选也由他亲自斟酌选定,最终,这个任务落在了一个名为赵冰谷的高级特工身上。

赵冰谷,曾经在奉军、湘军任职过帮办文书,后来在南京参加了“CC”特务集团,做特务期间,赵冰谷写过一本书,书名叫《中国共产党之透视》,在这本书中,赵冰谷将污蔑、造谣的本事可谓用尽,不遗余力地对共产党进行抹黑,因此得到了陈立夫、陈果夫的认可,取得了晋升的机会,后来升任为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少将参议。

1936年,赵冰谷分管国民党“四川反省院”和“行营感化所”,他在位期间,被捕的共产党员和红军战士饱受摧残,赵冰谷残暴的本性暴露无遗,欠下了不少的血债。但他如此灭绝人性的表现,在陈立夫、陈果夫的眼中,那可都是“功劳”,对他更加器重。而赵冰谷本人,无论职务如何变换,他始终都是一名高级特工,官职在某种程度上,成了掩护他特工身份的烟幕弹。

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以后,赵冰谷突然辞官从商了。自古以来,投笔从戎的事情发生了不少,这弃官从商的案例还真是不多见。且不说一个高级特工掌握众多机密,想要从容退出特务机构并不容易。只是单纯抛弃国民党官员的身份而去从商,也绝非是一个好的选择。

事出反常必有妖,赵冰谷也逃不过这个规律,他“辞官从商”只不过是换了一个掩盖自己的身份,他的真实身份依然是一名高级特工,与陈立夫的联系从未中断。

1947年,陈立夫密召赵冰谷前往南京见面。此时的赵冰谷的“商人”身份已经两年之久,两年中,他一直都在从事各种各样的商业活动,在不知道他特务身份的人眼中,他已经成为一名真正的商人。

陈立夫此次密会赵冰谷,授意他在近期行动方向,希望赵冰谷能在经商期间,借助商人的身份与当地具有影响力的民主人士结识,尤其是要博得李济深的信任,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表现出“反中央姿态”。

李济深,字任潮,原名李济琛。毕业于北京陆军大学,这所国立大学非常了不起,曾经培养了许多的优秀军事人才,它的存在甚至对中国近代军事史都产生了深远影响。李济深在这里受到专业的军事培训,又远赴日本留学,回国后曾先后任职黄埔军校副校长、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军长等职务。

后来,李济深又多次参与反蒋抗日活动,惹怒蒋介石,曾三次被蒋介石“永远开除党籍”。

蒋介石第三次将李济深“永远开除党籍”的时间,正好处于1947年,这与陈立夫密召赵冰谷见面的时间在同一年。由此可见,陈立夫命令赵冰谷接近李济深的目的,除了结交他获取情报外,还有监视他的意图在其中,一旦李济深的行动对蒋介石的影响过大,很难保证赵冰谷不会有进一步的行动。事实上,由于赵冰谷的刻意结交,并且在结交期间多次表示出“反蒋”的态度,他与李济深的交情很快有所提升。

1948年,陈立夫在上海与赵冰谷再次见面,陈立夫此次将会面地点设在自己的家中,见到赵冰谷后,面授机宜,令他返回香港后,要寻找机会放出他要北上的消息。从陈立夫的这次安排来看,国民党高层此时很可能就已经有了将赵冰谷安插到北平的意图。

赵冰谷领命以后,回香港后又转道四川,在四川特意找到陈万仞将军后,又发表了一些“反蒋”的言论,以此来迷惑反蒋人士,取得他们的信任。值得一提的是,为了配合赵冰谷完成未来长期潜伏的任务,国民党方面甚至不惜安排一场逼真的“苦肉计”,国民党保密局与“四川省肃奸委员会”以散布反蒋言论为由,将赵冰谷拘押了40余天。这样一来,赵冰谷不仅商人身份坐实,而且还成为了一名被敌人“迫害”过的“进步人士”,真可谓是处心积虑!

策划这场“苦肉计”的人并非只有陈立夫一人,还有一位名季源溥的国民党官员也参与其中,他后来调任为内政部调查局局长。有些读者朋友可能对这个“内政部调查局”不太熟悉,但大家对“中统”这个名词一定再熟悉不过,“中统”的全称为“中央党部调查统计局”,在1947年时被改组为“中央党员通讯局”,1949年4月份时又因为国民党政府南逃广州,再次将此机构改名为“内政部调查局”。

虽然规模一再缩小,但其特务机构的性质没变,所以,很多人都延续了之前的习惯,继续称之为“中统”。

1949年8月中旬,山城重庆的气温居高不下,酷热难耐,人们称重庆为“火炉”,实在是贴切。

重庆有一座寺庙,名为上清寺,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嘉靖年间,鼎盛时期曾发展为集市,人来人往极为热闹,1949年,三清寺早已没落,来往的人并不多了。

尽管客流量严重不足,但还是有老板在三清寺附近新开了一家餐馆, 这家餐馆没有豪华的装修,门面也不大,屋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平时也没什么客人光顾,如果不是门上挂着餐馆的牌匾,甚至都看不出这是一个营业的场所。所以,这家店在此地开了半年多,却很少有人知道。

其实,这家餐馆并非是普通餐馆,而是国民党特务在此地设立的一个秘密联络点。彼时的重庆虽然尚未解放,但国民党溃败之势已定,设立秘密联络点,以便于重庆被解放后特务可以继续潜伏,这便是这个秘密联络点存在的作用。

这天晚上7点多,一个身穿黑色短衫的微胖男子乘坐一乘滑杆,伴随着吱呀吱呀的声音,逐渐靠近了这家餐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前文提到的赵冰谷。

赵冰谷来到餐馆前,下了滑杆,一位小特务适时地从店里迎了出来,将他一路带到后院。餐馆后院有一棵存在多年的银杏树,此刻枝繁叶茂,树下成荫,在阴凉处摆放着一张桌子、一把藤椅,赵冰谷的领导季源溥此刻坐在藤椅上,正在等待赵冰谷到来。

赵冰谷来到后院时,有人搬来椅子和酒菜,季源溥示意赵冰谷入座,二人一边饮酒一边聊天。季源溥营造的氛围虽然轻松,但赵冰谷知道,这次的任务并不一般。季源溥闲聊几句后开始谈到正题。

他此次召见赵冰谷,主要是传达蒋介石的命令,让赵冰谷做好前往北平的准备,此次的任务核心是成为共产党的全国政协委员,再接近周恩来,谋求仕途的长期发展。季源溥显然是一只老狐狸,他知道此次的任务有很高风险,一开始并有直接将任务告知赵冰谷,而是先提到了蒋介石对他很欣赏,亲自拍板由他来执行此次任务,又继续说道,为了提升任务的隐蔽性,蒋经国为此事专程飞抵重庆,当面向他传达的命令,将赵冰谷即将执行的这次任务,渲染成一件非常具有荣誉感的事情,

赵冰谷做特工多年,自然知晓其中的利害,当他听说季源溥让他赴北平长期潜伏,要成为共产党的全国政协委员时,他当即表示了质疑:“我凭什么资格?请局座明示。”

季源溥听到赵冰谷的质疑并未着急,对此他早有预料,季源溥的理由一共有三条:

第一,赵冰谷辞官从商已经有4年左右的时间,在此期间,他刻意与四川的社会名流交往甚深,有了这些民主人士、开明绅士的支持,未来进入打入政协不是难事;

第二,赵冰谷此时的身份并非是普通的商人,他一直以来宣扬“反蒋”,又施展苦肉计被拘押过40余天,身上早已经有了一层“进步”色彩;

第三,共产党未来势必要进军大西南,解放四川,四川的进步人士肯定会在被争取的名单之中,赵冰谷也会在争取的名单之中。

赵冰谷听罢,对季源溥的一番言论深以为然,二人举杯相庆,一饮而尽。季源溥随后又传达了蒋经国的命令,他要求赵冰谷此次前往北平,要尽可能地接近周恩来,取得周恩来的信任后,这样才能达到长期潜伏的目的,甚至还有可能得到提拔和晋升。

季源溥又谨慎地问赵冰谷,此前是否与周恩来见过面?赵冰谷略作回忆后,摇头表示没有过单独见面和少数人聊天的情况,只是在一些公开场合见过周恩来,但他并未注意到自己,季源溥这才放心下来,没有再说什么。

季源溥临行之际,又对赵冰谷说道,最近几天会有一位熟悉周恩来的同志找他,将周恩来的一些详细情况给他讲一遍,以帮助他未来开展工作。

数日后,果然有人前来约谈赵冰谷,此人名为张厉生,是周恩来在天津南开中学读书时的同学,而且与周恩来共同赴法国留学,此后还有与周恩来共事的经历。难怪季源溥称他很了解周恩来,此话不虚。张厉生具体能了解周恩来多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此人也不可小视,他一直以来都主张反共,颇为蒋介石信任,曾任职过国民党的行政院副院长,此次前来重庆,是专程为帮助赵冰谷执行这次特殊任务而,自然会不遗余力。

可见,此次派赵冰谷赴北平接近周恩来,蒋介石多么希望能“赢”一次,最终他能够如愿吗?

1949年9月3日下午,一辆由上海疾驰而来的沪平快车呼啸而至,停靠在北平前门车站,从车上下来一对男女,男的是以商人身份来到北平的赵冰谷,女人则是他的妻子杨淑平,赵冰谷为何要带她的妻子同行?因为他有任务在身,身边有家眷,能增加一定的可信度,有利于他特务工作的开展。可惜,杨淑平对此毫不知情。

赵冰谷下车后,带着妻子入住到前门外头条撷英饭店的23号房间。此次赴北平执行任务,赵冰谷信心满满,由于当天距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开幕只有18日,所以,赵冰谷行动非常迅速,次日,便按照事先约定好的时间前往拜谒李济深。

李济深与赵冰谷是旧识,又一直被他“追求进步”和“反蒋”的表象所迷惑,加上赵冰谷在四川具有一定影响力,而且他还宣称自己正在策划川康民主人士待机起义,待解放军入川时,会共同迎接。

所以,李济深对赵冰谷颇具好感,对他没有任何的戒心。但赵冰谷却心怀鬼胎,在李济深接民主同盟总部电话时,听到李济深明日将与张澜见面,他佯装不知,离开李济深处,便立即通话张澜,也约定明日见面。

就这样,在赵冰谷的刻意安排下,他与李济深在张澜处“不期而遇”了,三人在畅聊一段时间后,赵冰谷见时机成熟,决定趁热打铁,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他提出自己想由李济深、张澜二人能共同举荐他担任全国政协委员的请求,二人称会做考虑。

事毕,赵冰谷又按照既定计划,着手准备接近周恩来。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专程去拜见了李明灏。

李明灏,毕业于日本东京士官学校,曾任职国民党高官,后来为中共做过大量工作,是一位革命家。他与周恩来的友情很深厚,李明灏曾任国民党重庆警备司令时,就经常到重庆八路军办事处拜会周恩来,因此被蒋介石忌恨,将他撤职。

李明灏此次来北平,周恩来亲自不仅亲自接待,还设下家宴为他接风洗尘。

赵冰谷拜会李明灏,就是想利用他与周恩来的关系,想通过李明灏的介绍,获得谒见周恩来的一次宝贵机会,为长期潜伏做准备。

赵冰谷的计划看似进展得顺利,但他却不知道,早已经有一双眼睛盯上了他!

其实,早在赵冰谷赴北平执行任务之前,李克农就已经收到了一份情报:

“蒋经国专程飞渝,与内调局局长季源溥密议派遣特务破坏中共新政协之事。”

素有中共“特工之王”之称的李克农,时任中央军委情报部长,奉命负责公安工作,正值北平要举行政协大会和开国大典的重要时间段,捕获的这份重要情报,立即引起李克农的重视,他约见了中央社会部副部长兼北平市公安局局长谭政文,二人经过分析以后,开始着手进行调查。

谭政文局长回到公安局后,找来了二处处长冯基平,并将李克农获得的那份情报给他看,二人皆是具有丰富经验的专家,经过商讨、研究后得出结论,此次国民党派出敌特潜入北平搞破坏的可能性非常高,而他们实施破坏的手段无非两种,一种是采取散布谣言的方式,暗中挑拨或者策反即将参加政协的人员;另一种则是比较低劣的手段,直接采取暴力破坏,比如暗杀、爆炸等。

由于情报内已经表明,此次敌特的任务命令是由蒋经国当面下达,所以,谭政文、冯基平二人分析,此次敌特的目的应该不会是暴力破坏,很可能是挑拨、策反或者潜伏,否则蒋经国没必要亲自跑这一趟。

此时,我方还不清楚敌特的任何信息,只是知道敌特会在近期潜入北平搞破坏,在这样极其有限的信息下,只能进行无目的排查,而且要在暗中摸排,避免打草惊蛇,也避免引起不必要的紧张氛围。

就在调查进展受阻时,李克农再次获得一条情报,这条情报的内容如下:

“内调局局长季源溥在重庆该局一密点秘密单独召见一位体态较胖的中年男子,身份不详,历时两个小时余。”

随后,又接到了第3条情报:

“张厉生飞渝,逗留一天,其况不详。”

李克农见到第三条情报时最为吃惊,因为他很清楚,张厉生此时飞往重庆,必然与蒋经国的命令有关,二者之间如果真有联系,敌特此番潜入北平的目标就很可能与周恩来有关,因为张厉生最是了解周恩来!

至此,李克农等人靠着收到的三条情报,就几乎准确地将敌人的阴谋全部识破,但具体捉拿敌特的任务依然艰巨,目前关于敌特人员的直接情报只有“体态微胖的中年男子”。

这种情况下,谭政文向负责守卫工作的三处下达命令,李济深、张澜、李明灏等人拜访者,每个人都要做登记处理,并对宾馆加大监视力度。很快,赵冰谷因为频繁走动,在许多人拜访登记簿中都出现了他的名字,引起了谭政文的注意。

很快,赵冰谷的底细就被我方的侦查员查清楚,赵冰谷过往经历再也瞒不住,再加上他的体态属于微胖,又是中年男子,与李克农取得的情报符合,就此被列入了怀疑对象,被严密监视起来。

同时,李克农将此事报告给了北平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叶剑英,叶剑英得知此事后,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当时李济深、张澜可是即将成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的人选,他们的安全不能有半点差池。

叶剑英立即派人将此事的来龙去脉告知了李济深、张澜二人,他们得知此消息后,大受震惊,万万没想到赵冰谷居然是这样的人,随后,他们事无巨细的将他们与赵冰谷见面期间的谈话内容全部说出,协助侦查员进行调查取证。

1949年9月20日晚,政协大会召开的前一天晚上,对自己身份暴露浑然不知的赵冰谷,被从天而降的侦查员在熟睡中抓捕归案,直到此刻,赵冰谷才知道他特务身份早已暴露了,只是为时已晚,没有回头路可走。

经过审讯得知,赵冰谷的妻子对此事并不知情,于同年11月释放,赵冰谷则没那么幸运,因为罪孽深重,于1954年3月被判处死刑,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叶剑英、李克农、谭政文、冯基平等人,如同一道不可逾越的屏障,保护了北平的安全,使得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顺利召开,开国大典如期举行,浇灭了敌特的嚣张气焰,令人拍手称快!

赵冰谷此次的特务行动,隐蔽性极强,不仅有事先准备多年的商人身份作掩护,还有长期高呼“反蒋”形成的“进步人士”外壳,在潜入北平预谋接近周恩来前,又精心策划了一场“苦肉计”,如果不是我方具有极强的侦查能力,还真是防不胜防!今天的生活来之不易,感谢每一位前辈和将军们,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依然保护着我们伟大的祖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