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写封信告诉张惠妹,土耳其海洋的颜色现在是“鼻涕黄”

2021-06-16 12:06:29 中东流浪站

“写信告诉我/今天海是什么颜色/夜夜陪着你的海/心情又如何/灰色是不想说/蓝色是忧郁/而漂泊的你狂浪的心停在哪里”——摘自张惠妹歌曲《听海》

蓝色土耳其的海洋难道不是蓝色的吗?

至少最近不是...

5月下旬以来,位于土耳其西北部的马尔马拉海(Marmara Denizi)沿岸出现海鼻涕现象,而且越积越多。到6月中旬,伊斯坦布尔沿海区域大量堆积海鼻涕,海水上漂浮着大片大片的黄灰色粘稠物,严重影响了海洋景观和生态环境,更让当地渔民生产活动完全中断。

什么是海鼻涕?

海鼻涕(Sea Snot,土耳其语Deniz Salyasi)又称海洋粘液(Marine Mucilage,土Deniz Musilaji),指在海洋中发现的粘液状有机物,实际上是海中的藻类、浮游生物等自然释放出的凝胶状有机物质。当海水温度上升,海中磷和氮等营养物质增加的情况下,就会使得海鼻涕大量增生,形成覆盖海面的浓稠粘液。

海鼻涕粘液本身无毒无害,但非常容易吸引滋生细菌和病毒,是对海洋生态的严重威胁。大量粘液覆盖在海面上会阻断阳光,降低海中植物的光合作用,从而减少水中的氧气量,最终导致海中的鱼类、贝类窒息而死。

越来越严重的海鼻涕

土耳其最早发现海鼻涕是在2007年,当时在土耳其和希腊之间的爱琴海海域出现了海鼻涕的踪迹,但很快被海浪冲散。此后几年的时间,土耳其不同海域也都出现过类似的现象,但都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直到今年5月下旬,在土耳其人口稠密、经济发达的马尔马拉地区出现海鼻涕后,这种黄色和灰色的粘液才成为媒体报道的重点内容,成为土耳其群众关注的点。

其实今年一开始,海鼻涕主要是出现在了科贾埃利(Kocaeli)、恰纳卡莱(Çanakkale)和泰基尔达(Tekirdağ)几个沿海省份,还没有过多波及伊斯坦布尔,伊斯坦布尔当地政府也是轻描淡写地安抚群众说,海鼻涕会随着海水温度下降和海浪的冲刷而消散。但进入6月,海鼻涕现象没有发生明显好转,反而在伊斯坦布尔海边多个地点开始聚集起越来越多的粘液。根据环境监测,10天之内海鼻涕的覆盖面积增长了41%,形成非常“壮观”而且恶心的景象,人们开始坐不住了。

当地渔民向媒体表示,十几年来从没见过如此严重的海鼻涕,范围之广、深度之大让人恐惧。在不少停泊游艇和船只的码头,海鼻涕已经完全占领水面,船只像是被凝胶固定在了海中一样。有潜水员潜下水勘察情况,发现一些地方粘液厚度已经高达30米,在海底还发现了被粘液包裹的珊瑚、贝类等,更让人心生恐慌。

为什么突然这么严重了?

土耳其中东技术大学的海洋学家列凡特·阿图兹(Levent Artuz)长期从事马尔马拉海洋环境追踪和研究,他表示,土耳其的海鼻涕现象已历经多年,2007至2014年,他的团队专门跟踪海鼻涕现象,注意到马尔马拉地区的海鼻涕已然成为当地每年必生的一个生态现象,同时这一现象呈现出逐年增多的态势。

阿图兹说,造成海鼻涕逐年增长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废水排放,大量含有磷元素和氯元素的工业废水和生活废水在没有经过特殊处理的情况下直接排入海洋,使得一段时间内海水中适宜浮游生物生长的营养物质大幅增加,成为滋生海鼻涕的温床,并特别强调,如果人类不减少向海洋排放废水,海洋粘液将会年年生长,而且会越长越多。

土耳其班德尔玛大学教授穆斯塔法·撒勒(Mustafa Sarı)指出,今年海鼻涕大量生长有三方面的原因。首先是全球变暖导致的海水升温,根据测算,现在马尔马拉海的海水平均温度为18摄氏度,明显高于往年14-15.5摄氏度的平均水平。其次是废水的大量排放,尤其是马尔马拉海周围地区共居住了2500万以上的人口,约占土耳其总人口的30%,生活废水很多,加之当地作为土耳其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工厂林立,配有大量火电站,都是导致工业废水大增的原因。第三是马尔马拉海洋的地理条件,马尔马拉海是土耳其的内海,只通过北边伊斯坦布尔的博思普鲁斯海峡和南边恰纳卡莱的达达尼尔海峡两条细长的水道与黑海及爱琴海相连,洋流规模小,而且近期马尔马拉海一直都风平浪静,缺乏冲散海鼻涕的自然条件。撒勒说,三个条件至少要有一个得到管控,才能够改变海鼻涕肆虐的现状。

官方做什么了?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6月6日表示,土耳其政府将全力解决海鼻涕问题,专门组建超过300人的团队,一方面清理海面的粘液,另一方面深入排查马尔马拉海周围的废水排放和垃圾处理设施,找到并整治污染源头。7日,土耳其环境部发布具体措施,包括将马尔马拉海全海域作为保护区,24小时不间断清理作业,改良净水设施,补贴渔业从业者等。8日开始,包括伊斯坦布尔在内的各受灾省市的省政府、市政府以及当地环保组织、群众等纷纷向海鼻涕“宣战”。环境部还专门制作了“我们的马尔马拉海”主题宣传手册、标语等等,目的就是呼吁民众和企业减少排污。

但也有专家认为政府的举措仍然不够。土耳其环境工程师协会会长艾哈迈特·杜尔孙·卡赫拉曼(Ahmet Dursun Kahraman)以及海洋生物学家迈特·格卡普(Mert Gökalp)认为,政府出台的措施本意虽然是好的,但是执行起来只是治标不治本。比如在监管和整治净水系统方面,很多小工厂、小作坊都没有合格的净水设备,他们在政府开展检查的时候就会关门闭户,等一切风平浪静之后再复工。环境部这样的部门没有执法权,不能拿出有威慑力的惩治措施,拿他们根本没办法。此外,海面的清理工作只是表面,根本是要解决排放的问题,尤其是很多沿海住宅的生活废水不经处理直接排入海中,居民也缺乏环保意识,让源头整治的工作更加复杂和困难。

土耳其政客们也没有放过这个机会相互指责。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的一名国会议员依布拉欣·埃德米尔(Ibrahim Aydemir)直接把矛头对准了最大反对党共和人民党(CHP),因为马尔马拉海沿岸几乎所有省份的省会城市市长都是共和人民党党员。埃德米尔在国会的一场记者会上说,就是因为共和人民党把持的地方政府毫无作为,才导致真主“降罪”,让民众遭殃,共和人民党就是“扫把星”。共和人民党和一些左翼媒体也开始攻击政府,责备政府没有在2007年发现有海鼻涕现象时就采取措施,导致问题越来越大。也有人直接炮轰政府现在正在推进的伊斯坦布尔运河项目将严重破坏当地生态环境,项目建设和辅助工程等都将导致更多的废水废渣污染海洋环境,带来更严重的生态问题。

还有更神奇的,另一个政党民族行动党(MHP)的一名议员同时也是农业工程师,日前带领团队研究起了海鼻涕的废物利用问题,试图在当地实验室将采集到的海鼻涕样本转化为生物有机化肥。但目前实验仍在进行中,这位议员也表示结果明朗还需要至少两周左右的时间。

作者:流浪站驻土特派记者 木易

相关资料:

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民族报》、左翼新闻网、BBC土耳其版、维基百科土文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