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元雪糕爱要不要!创始人:肯为奶茶买单,凭什么不给钟薛高掏钱

2021-06-15 20:25:25 财经正解局

上周末,正解君破天荒在商场买了一只钟薛雪糕,花了66元,名副其实“雪糕界的爱马仕”,诚不欺我。

今天,#钟薛高雪糕最贵一支66元#登上了热搜第一。

作为网红中式雪糕品牌,钟薛高成立于2018年3月,取谐音“中雪糕”,即“中国的雪糕”之意。

雪糕设计成独特的中式瓦片型,强调国风概念,顶部 " 回 " 字花纹,意为 " 回归 " 本味。

这三年来,在高速发展的同时,网红、贵、吃不起等评价一直是钟薛高的标签,上个月钟薛高刚刚完成2亿元的A轮融资,一边说着不差钱,一边忙着讲新故事。

正解君这次尝试了一下,也不禁想知道,到底谁在为钟薛高买单

价格刷屏

颜值刷屏

在#雪糕为何越卖越贵#的话题里,阅读量已经超3.4亿,10年价格涨3倍;66元一根被疯抢已经成了普遍现象

2010年—2019年,大部分消费者最常接触的低端雪糕,已经从0.5元—1元涨到了3元—3.5元,整整翻了三倍

但在这10年里,我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涨了2倍,明显跟不上雪糕的价格增速。

2018年5月,钟薛高定价在13-18元,10支组合装线上售卖,价格在150元左右。

自从开始搞升级款和跨界联名款之后,钟薛高的价格一路走高,借助各大电商渠道,以及微博、小红书和抖音等社交平台,钟薛高迅速站稳脚跟。

价格是一般雪糕的好几倍,但还经常断货,连冰淇淋巨头哈根达斯都忌它三分。当年“双11”,仅成立8个月的钟薛高一举打败哈根达斯,荣登冰品类销售额第一,销售额达460万元

其打造的限量2万支的“厄瓜多尔粉钻”雪糕,原材料是厄瓜多尔出产的天然粉色可可,成本40元,每支售价66元,15小时内脱销,也因此得名“雪糕界的爱马仕”。

2019年,钟薛高因发布虚假广告被处罚0.3万元,但并未挡住它狂奔的脚步。

2020年,钟薛高创下64分钟销售额破300万元纪录,只用了不到半年,轻轻松松拿下销售过亿的目标。

一度炒到388元一盒的钟薛高,其包装颜值高,主打低糖、低脂概念,配上饥饿营销,用限量爆款营造出火爆感,并在小红书等年轻人聚集地大肆投放广告,利用网红效应不断向年轻人传递种草信息,从而刺激目标群体购买。

钟薛高“生”得适逢其时,趁着消费升级、国潮兴起创、新的营销方式的东风,迅速成为冰淇淋行业的“网红”,很快吸引了年轻群体,尤其是年轻女性群体的喜爱。在过去的4个多月里,钟薛高销售额同比增长300%

究竟是谁一直为钟薛高买单

近日,在《艾问人物》节目中,钟薛高创始人林盛表示,钟薛高最贵的一支卖过66元,产品成本差不多40块钱,它就那个价格,你爱要不要

据百度指数和微热点的数据显示,关注和购买钟薛高的人数当中,以20—29岁的女性用户居多主要分布在北上广深以及杭州等一线城市。

20—29的年轻女性,有一定的经济基础,追求新鲜和潮流,容易被种草,注重消费体验。

其次是30—39岁的女性用户,这类女性有经济基础、追求生活品质,掌握家庭采购权。

在女性用户占80%的小红书上,以“钟薛高”为关键词,可以搜出1万篇以上的笔记。

还能“收割”消费者多久?

在人均冰淇淋消费量上,美国、日本分别为25.8公斤、11公斤,而我国人均冰淇淋消费仅3公斤左右,中国雪糕市场前景仍然可观

钟薛高应该按照产品来定价,而不是按市场需求定价。林盛认为,有人愿意为30元一杯的奶茶掏钱,凭什么不愿意为30元一支的雪糕掏钱?

不过购买钟薛高的人,有多少愿意复购的?

有消费者表示,“最初因为好奇买了一支,但口味和预想得差不多,没有梦龙的好吃。尝一次就行了。”

钟薛高的价格是普通雪糕的两到三倍,但并没有比它们好吃两到三倍。

客观来说,钟薛高已经是坐拥流量的网红产品,但还未建立坚固的品牌壁垒,借助互联网营销获取短期暴利,但长期来看,其市场天花板并不会太高,能否支撑起钟薛高的高端野心还需要拭目以待。

本文系和讯网旗下自媒体财经正解局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和讯网。

延伸阅读

“雪糕界爱马仕”因创始人一句话冲上热搜第一,曾两次发布虚假广告被罚

炎炎夏日,避暑解渴少不了一口雪糕。但是,一支雪糕66元,你还会买吗?

6月15日,#钟薛高雪糕最贵一支66元# 冲上微博热搜第一。

钟薛高创始人称最贵一支卖66元:你爱要不要

近日,在《艾问人物》节目中,钟薛高创始人林盛表示:“钟薛高的毛利和传统冷饮企业毛利相比,其实略高。最贵的一支卖过66元,产品成本差不多40块钱,它就那个价格,你爱要不要。我就算拿成本价卖,甚至倒贴一半价格卖,还是会有人说太贵。造雪糕也是需要机器、水电煤、原材料和人工成本的,成本一定是不断涨价的。”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一支雪糕66元,对此不少网友都表示确实有点贵:

也有网友表示,价格可以贵,但是要真材实料,拒绝虚假宣传。

被称为“雪糕界的爱马仕”

什么是钟薛高?钟薛高是一家近年崛起的中式雪糕品牌,被称为“雪糕界的爱马仕”。公司在官网介绍,钟薛高,采百家之姓汇“钟薛高”之名,是地道的中式雪糕品牌,雪糕采用独特的中式瓦片型设计,辅以顶部“回”字花纹,意为“回归”本味。收罗不同好食材,制造鲜活雪糕,力求还原食材风味。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截图

据悉,钟薛高2018年5月20日正式亮相,2020年全年雪糕出库数达4800万片。钟薛高旗下产品官方售价,从低至13元/片到高达88元/盒均有

图片来源:公司官微截图

和大部分的国产雪糕不一样,钟薛高一开始就坚持高定价来明确品牌形象。2018年双十一,钟薛高打造出的“厄瓜多尔粉钻”雪糕,定价每支66元,一天之内售罄。经此一役,钟薛高迅速打响了品牌知名度。

粉丝对钟薛高的追捧可从黄牛倒卖价格得到一些印证。钟薛高在5月14日的一篇官微公告中透露,观察到近期市场上出现了许多价格异常的钟薛高产品。有些是因为产能不足缺货,导致被黄牛高价倒卖。如原价68-88元/盒的“钟薛高的糕”被倒卖至近229元/盒。

两次因发布虚假广告被行政罚款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9年,钟薛高两次因发布虚假广告被行政处罚,共计罚款0.9万元。

当年4月3日,黄浦区市场监管局作出行政处罚0.6万元,并责令停止发布。

经查,当事人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于2018年9月5日委托上海掌尚智慧数字科技有限公司设计关于钟薛高全心全意系列组图广告平面设计稿与文案创意, 2018年9月份当事人在公司官网发布产品介绍。

当事人在其销售产品酿红提?雪糕页面宣传“不含一粒蔗糖或代糖,果糖带来更馥郁的香气,只选用吐鲁番盆地核心葡萄种植区特级红提,零添加,清甜不腻”的内容。而当事人提供的酿红提?雪糕原料红葡萄干的检验报告2017G-J-SP5391显示该红葡萄干规格等级为散装/一级,当事人宣传特级红提构成虚假宣传

当事人在其销售产品老树北抹茶?雪糕页面宣传“钟薛高荣誉原创只选用日本薮北茶,纯手工研磨,完全不同三种抹茶风味融于一体,零添加,不甜不齁不腻”的内容。而当事人提供的老树北抹茶?雪糕原料供应商上海嵘耀食品配料有限公司的销售品说明书显示老树北抹茶?雪糕原料抹茶粉采用鸠坑、龙井、薮北树等多种品种的茶树鲜叶制成,当事人宣传只选用日本薮北茶构成虚假宣传

当事人在其销售产品爱尔兰陈年干酪?雪糕页面宣传 “钟薛高荣誉原创,中国首款顶级陈年干酪,鲜奶与陈酪的奇妙组合,独一无二,原产切达陈年干酪,陈放经年,色金黄,味甘浓香,零添加,营养健康”的内容。而在2018国际奶酪与乳制品大奖英国最佳的切打干酪奖中,当事人爱尔兰陈年干酪?雪糕所使用的金凯利爱尔兰风味切打干酪未获任何奖项,当事人宣传首款顶级陈年干酪构成虚假宣传

当事人产品介绍页面中宣传 “棒签采用14周可降解的天然秸秆原料,极为苛刻的婴儿级使用标准”的内容,而当事人的产品所使用的棒签是由义乌市康朔塑料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经检测该棒签仅符合《GB/T 18006.1-2009(淀粉基塑料一次性餐饮具)》和《GB 14934-2016》的要求,以上标准分别为《塑料一次性餐饮具通用技术要求》和《食品安全国家标准消毒餐(饮)具》,当事人宣传婴儿级使用标准构成虚假宣传。

当事人在产品介绍页面中宣传“中国、意大利、美国、日本等全球研发机构联手开发,全球仅十台的生产设备制作”的内容,而当事人提供的与美国加州州立理工大学乳品创新研究学院(DII)合作开发健康冷冻制品甜点配方及生产工艺以及上海盛治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和日本的生物治疗发展研究中心有限公司签订服务协议,未进行联手开发;当事人提供的卡布詹尼(中山)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进口货物报关单显示当事人所使用的冰淇淋机进口数量为18台,当事人宣传中国、意大利、美国、日本等全球研发机构联手开发,全球仅十台的生产设备制作构成虚假宣传。 当事人的广告费用为1500元。

当年8月8日,钟薛高又被嘉定区市场监管局行政处罚0.3万元。

主要违法事实为:当事人成立于2018年3月,在天猫网上设立钟薛高旗舰店从事冰激凌产品的销售。经查,自2019年3月起,当事人在天猫网上销售的一款轻牛乳冰激凌产品网页宣传“不加一滴水、纯纯牛乳香”等宣传内容。经核实,该款冰激凌产品配料表中明确含有饮用水成分,其宣传内容和实际情况不符,系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当事人委托他人制作上述宣传网页的制作费用为人民币1000元。

另查,当事人正在销售的另一款干酪冰激凌产品网页宣传“中式首款陈年干酪雪糕”等内容,其中“首款”涉嫌违反《广告法》规定。经核实,该款产品是当事人自行设计雪糕瓦片形状具有中式内涵,且口味也是公司新出的首款陈年干酪口味,故违法事实不成立。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综合钟薛高官网官微、公开消息、网友评论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戴丽丽_NN4994)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