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惨冬训,210人进山,199人被活活冻死,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2021-06-15 14:16:07 钟铭聊科学

都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日本历史上最惨集训,210人进山集训遇险,因为指挥官的盲目自信,最后仅幸存11人,那这究竟是咋回事呢?

20世纪初,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假想如果与当时的沙俄开战,很有可能会在冬季寒冷的地带进行作战,而冬季作战是日军十分不擅长的。他们假想如果沙俄入侵日本北部的“青森”,那么沿岸的火车运输线很有可能被沙俄截断。

于是在1902年年初,日本陆军计划对军队进行冬季集训,并且研究在寒冷地区的作战方法。当时在这个区域集训的有两支日军联队,分别是弘前步兵第31联队以及青森步兵第5联队

弘前步兵第31联队由37名士兵组成,随行的还有一名记者,指挥官是福岛泰藏大尉。

他们的计划路线是弘前→十和田湖→三本木→田代→青森→浪冈→弘前。

青森步兵第5联队由210人组成,每个人都带着个人行李,随行的还有14台雪橇拖着各种物品,每台雪橇重约80公斤,需要4人才能拖动雪橇。青森步兵第5联队的指挥是中队长神成文吉,他的官阶是:陆军步兵大尉

除此之外,这次同行的还有官阶为陆军步兵少佐的大队长:山口(鋠读作shèn,为了方便,后文统一称他为:山口)。山口的官阶要比神成文吉大。因此,青森步兵第5联队的实际指挥是山口,而不是神成文吉。

青森第5联队的新军计划是从青森出发,经由田代、三本木到达八户,在这段路程中最大的难关是:从青森推进到田代温泉,总长度大概是20公里,这里的难点在于越过八甲田山。而问题恰恰就出现在了这里,那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1902年1月23日早上6点55分,青森第5连队按照计划从本部出发,出发没多久后,他们就收到了大规模寒流即将侵袭青森的信息,当地的村民还向山口建议停止此次计划,如果一定要执行任务,那一定要带上当地的向导。

山口认为村民这是在小题大做,只是为了挣钱,没有理会村民的建议,他认为只要有地图和罗盘就一定可以越过八甲田山。于是,他们继续往前推进。在推进的过程中,雪橇队由于速度相对较慢,逐渐落后了大部队。于是,大部队停下来吃午餐,等待雪橇队赶上。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暴风雪的征兆,军医发现不妙,就提出回到大本营取防寒的装备再出发,否则大军可能会出现大规模的冻伤冻死的情况。不过,他的提议被山口一口回绝,山口认为在傍晚之前可以抵达目的地田代新汤,到时候就可以泡温泉了,于是他决定继续推进。

下午四点左右,大部队抵达了距离田代新汤仅3公里的马立场。而此时,暴风雪来临,降雪量大规模增加,运送物资的雪橇队已经大幅度落后大部队了。于是,部队派出了88人回去帮助雪橇队,同时又派出了15人前往田代新汤的方向探路。

下午五点左右,雪橇队终于和大部队会合,但此时太阳已经落山,风雪变得更急更大,能见度极差,根本没有办法继续推进,更不要说带着雪橇。于是,山口决定让雪橇队的士兵背负着雪橇上的物资推进。

更糟糕的是,之前派出的15人探路小队莫名巧妙地与大部队会合了,他们不是因为找到了方向,而是迷失了方向,几乎是出去转了一圈回到了原点。山口只能再派人去探路,但都没有找到去路。

晚上8点15分,山口决定放弃前往田代新汤的计划,在雪地里露营。由于早上出发时自信地认为大部队可以晚上前抵达田代新汤。因此,士兵们并没有携带露营的装备,只能在雪地里挖大坑,每个大坑容纳40人。不过,此时的温度实在太低,挖的这些坑也不保温。到了晚上9点,士兵们开始生火做饭,但是由于暴风雪实在太大,生火很困难。

一直到凌晨1点左右,士兵们才勉强吃上了剩米饭。此时温度下降到了零下20度以下,如果就这样睡去,那基本上就很难再醒过来。于是,士兵们在命令下开始原定踏步和唱军歌。

由于没有装备保温的衣物,士兵们也开始出现了冻伤的情况,如果情况再恶化下去,估计就要有人冻死了。于是,山口与其他军官协议后竟然提出:此时的行军任务已经完成,可以返回大本营了。于是,在凌晨2点30分,大部队拔营启程。仅仅出发后1个小时,他们就迷路了,而此时的指南针也因为温度太低而冻坏了。于是,大部队又决定返回之前扎营的地方,可惜又再次迷路。

于是,大部队就开始兜兜转转,走了很多冤枉路,好不容易回到了之前露营的地方。此时有一位军官向山口表示,自己知道如何前往田代新汤。于是,大部队又拔营推进。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位军官带错了方向,大部队再次迷路。

要知道他们一直都是在暴风雪中行军,此时士兵们都精疲力尽,队伍开始溃散,不少人倒下、冻死。第二天不仅是降雪量大,风也超级大,风速达到了11级。恶劣的环境,使得更多的士兵被冻死。

大部队在第二天里新进了14.5小时,可是晚上扎营的地方距离第一天营地只有700米。而此时,士兵们已经没有力气再挖坑了。他们采取了类似企鹅报团取暖的方式。把受伤的人围在里圈,然后一圈圈围起来。士兵们还发现随身带的粮食已经完全被冻上,根本没办法吃。

由于超低温的环境,再加上长时间不进食,被冻死冻伤的人越来越多,到了当天晚上9点清点人数时,1/3的人已经死亡,1/3的人严重冻伤,只有1/3的人勉强算得上是健康状态。

凌晨三点钟, 中队长神成大尉带着大部队出发返回大本营,结果还是迷路了,最后走到了一处断崖绝壁。到了早上7点后,风速减弱,于是神成大尉派出12个志愿者去寻找救援。到了10点半,志愿者汇报路径,于是全员出动。到了下午3点钟,他们扎营时,仅剩下71人幸存。问题是夜里的风速加剧,降雪量又增加,又有不少人被冻死。

凌晨1点时,只剩下30人幸存,他们选择继续往返回大本营。天亮时,暴风雪再次加剧,此时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分叉口。此时的山口已经被冻到昏迷,他们为了避免被团灭,由神成大尉带一组人往左走,另一个仓石大尉带剩余的人往右走,并相约谁先抵达,就立刻请当地村民来救援另一队。

最终,神成大尉这一队先抵达,并请求了救援。而仓石大尉与山口这队被瀑布拦住了去路,无奈之下只能等待救援,期间派出的志愿者都失踪了。

神成大尉这一队(此时带队的是神成大尉的下属)返回大本营请求救援后,周围的村民和军队就开始陆续展开了大规模的救援行动。他们在途中发现了大量被冻死的士兵遗体,整个青森第5联队只剩下17人,其中6人被送往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

(上图为八甲田山地图,其中红点是尸体发现的地方)

因此,210人最终只有11人幸存,死亡人数达到了199人,其中山口在医院过世,神成大尉则是冻死在返回大本营的途中。搜救活动持续了4个月左右的时间,最后一具遗体是在5月28日发现的,这也成为了日本史上最惨烈的冬训。可能你要问了不是还有一个联队吗?

(上图为11名幸存者合照)

弘前第31联队也确实遭遇了暴风雪,不过弘前第31联队的指挥官福岛泰藏大尉在出发之前准备充分,学习了大量的防寒知识,并且配备了足够多的防寒装备,更关键的是他还携带了向导。在遭遇暴风雪时,采用一条粗麻绳系住所有人,防止士兵脱队。因此,弘前第31联队并没有伤亡的情况。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次的悲剧正是由于部队指挥官的指挥不当以及前期准备太过草率造成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戴丽丽_NN4994)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