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烟民首选!味道正宗红塔山,现7块一包,褚时健:难辞其咎

2021-06-14 23:38:11 子晨情感

要说国内的高档香烟有哪些,相信很多人脱口而出就是利群、1916、和天下、中华等,而当初称霸亚洲一时的红塔山则很少有人把它规划在高档烟的行列之中。

“吸烟有害健康”,这是每一包香烟在包装上都会特别注明的一句标语,虽然明知道烟草有害健康,但很多人却依旧钟爱这口。在压力山大时,借物消愁,香烟总是首选之物,因此香烟自然就暗藏着巨大的经济利益。

通过香烟赚取利润的知名企业,就不得不提到红塔集团,而它早期的主营业务玉溪卷烟厂是当初的亚洲第一、世界第三卷烟厂,主打产品红塔山更是亚洲最著名的名牌香烟。

然而,如今的红塔山却成为广大烟民的次要选择,甚至在大多数人眼里它已经沦落成为低档烟,7块钱一包的定价早不是主打人民群众牌,而是不得不低头的身价体现。

要说落幕,那肯定是曾有辉煌的过去,红塔山在如今可能名气不大,但是90年代的它就是亚洲香烟的代言词。当然,把红塔山推上神位的肯定是一个有力的后台企业,玉溪卷烟厂的一路狂奔就是红塔山响誉世界的原因,而把玉溪卷烟厂盘活的褚时健则是这一切的掌舵者。

1979年,被下放20年之久的褚时健拨乱反正,回到家乡玉溪,面对稳定的政府机关工作岗位,褚时健沉寂了二十年的创业能力让他选择了工厂建设。面对当时条件最优越峨山塔甸煤矿,马上就见效益的潜力股没能让褚时健动心,反而地处市区中心的玉溪卷烟厂让他充满大显身手的欲望。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刚刚上任的褚时健就被派系林立、暗流涌动的人盯上了,各种告状信塞满了地委,在地委领导的撑腰下,褚时健厂长和书记一把抓,这才真正掌握了卷烟厂。

当时的玉溪卷烟厂虽然有两千人撑场子,但是根本没什么油水,年产量不足三十万箱,没市场、工资低、质量差、效率慢等都是褚时健不得不面对的当务之急。

而然,这一切却在褚时健监督“修锅炉”时发生改变,卷烟厂仅有的两只锅炉坏了一只,褚时健把修理时间从48天压缩到4天,疯狂遏制员工爱顶嘴的风气,实行加班工资奖励制度,自己和员工同甘共苦等等。

经过这次“锅炉效率”事件,褚时健不仅改变了企业政令不畅、积弊成疾、懒惰成风的企业疾病,更在卷烟厂里树立了自己的威望。

除此之外,卷烟厂最严重的弊病就是缺斤少两,质量不合格的烟草往往会被以次充好,一包烟或一箱烟都经常数量不足。

而且由于员工技术和设备问题,每生产一箱香烟,就需要消耗60公斤,为了提高利益,在保证质量下,褚时健将用量改革压缩至38公斤,缩减至一半依旧保持质量,这项技术的实施,直接让卷烟厂的焕发了生机,给后期的崛起之战打下了坚实基础。

当然,员工是一个企业能否时刻充满活力的主要要素,当时玉溪卷烟厂的员工几乎还是住在水泥工棚里,为了最大限度改善员工居住条件,褚时健用了半年时间建造3栋宿舍楼。

而为了提高员工的积极性,褚时健在当时企业发奖金不得超工资30%的条件限制下,大胆实行计件工资,每生产一件烟,员工可获取5元奖金,在1983年,卷烟厂突破年产量40万箱大关,而且在那个普遍工资只几十元的时代,玉溪卷烟厂员工能够赚到月入300元以上。

经过这一系列的改革措施,玉溪卷烟厂已经成为一个走在前端的企业,然而面对国外专家的考察,褚时健被当场打脸,没有技术指导和科学规划的烟草种植根本无法和世界弄潮儿相提并论,已经小有成就的褚时健最后还是虚心接受建议,亲自到国外考察。

面对国内的体制,卷烟厂的原料选择只能由政府管理,而原料的质量直接决定产品的好坏,所以想要改变原料的质量的参差不齐,只能再向未知的领域出发。

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难,这一切都需要资金的投入,褚时健只能自己出钱来发展农民烤烟种植,这在当时肯定是一个大胆的举动,甚至被同行认为是荒诞不经,拿着企业的钱他人做事。

褚时健被县烟草公司的管理人员拒绝后,他只能以“科学实验”为由展开工作,在卷烟厂投入50多万后,2400亩的试验田里最终迎来大丰收,上等烟从16.2%上涨至42.1%,于是玉溪卷烟厂便开始了轰轰烈烈的烟草种植变革,把高质量烟草当成自己登上宝座的法宝。

同行之间即是合作,也是竞争,在褚时健风风火火的壮大期间,全国的烟草市场却非常混乱,当时全国有180多个烟厂,两三千个牌子,能够在这么多竞争对手中生存下来,并且成为不可撼动的佼佼者,褚时健用最后一招折服众人——合并重组

“我给国家烟草局提建议说,烟厂太多、品牌太杂,太散乱了,这是不行的,应该整合一下。他们说,我们也意识到了,计划把全国烟厂合并成三十多家。中国的烟厂太多,很多厂产品卖不出去,都遇到了困难。由于利润少,改造又无资金,要合并、重组,难呀。”

就这样,褚时健把玉溪卷烟厂打造成为亚洲第一的卷烟厂,红塔山也成为亚洲最大的名牌香烟,全国“一千”多的红塔山直销店让“红塔山十年不倒”。

红塔山名满全国,玉溪卷烟厂从艰难度日到成为世界级企业,褚时健更是成为“改革风云人物”的实干企业家,然而,物极必反的道理从未失效过,96年卷烟厂的当家人褚时健被调查,红塔山合并直销店被迫停止,97年褚时健进入看守所,玉溪卷烟厂直接跌落神坛,瞬间滑落世界烟草前五行列。而卷烟厂的主打招牌红塔山也逐渐成为后来红塔集团的“副业”。

“褚时健”三个字不再是红塔山的靠山时,红塔山这个曾经称霸亚洲的第一香烟品牌也逐渐沦为现在的普通烟。现在普通价7-10元一包的红塔山,在广大烟民中也早已经不是最佳选择,如此的没落其中的原因自然非常多。

红塔山最开始的受众就是普通收入的大众阶级,在90年代,大多数烟民的收入都是普遍平均,没有多少高收入人群,所以红塔山的生产和销量如此巨大跟它的定价低廉是分不开的。

这样的价格制定,是褚时健根据当时市场的调研结果,作为世界级别的香烟,红塔山的知名度自然是被绝大多数的普通收入人群所传播开来。

后来的继续发展,卷烟厂直接放弃了东部沿海高收入人群,而其他品牌的香烟在产量和销量都无法媲美红塔山时,只能瞄准红塔山遗漏的客户进行破冰,久而久之,红塔山在高档烟这个领域竞争力便逐渐减弱,如今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对高档烟的需求也无限增大,红塔山的市场自然逐渐缩小。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假烟的横行霸道,进入90年代,玉溪卷烟厂早是名声显赫,巅峰红塔山年销售100万箱,如此巨大的经济利益自然吸引着很多弄虚作假的人。

在包装没有防伪措施下,假烟就瞅准了机会,市场上的假冒红塔山便数不胜数,即使正品质量经受得住考验,但是外在的口碑自然受到影响。

而这些事件的出现,终究逃不过褚时健的后期管理,褚时健在红塔山后期的顶峰时期功不可没,即使假烟和受众问题已经开始显露,但是“褚时健”这个金字招牌足够抵消一切的质疑声。

一个被下放二十年的人,原地逆袭,把一个毫无利益可言的小卷烟厂经过十八年的管理,改造成为世界级别的企业,这样的励志故事,以及褚时健的外在口碑载道,红塔山自然成为众多烟民的选择。

但是,随着褚时健离开卷烟厂,卷烟厂没有了这个招牌作为强有力的后盾,以及褚时健这个烟民、企业家“偶像”的人设坍塌,红塔山自然又被赋予一层不好的外观。如此一来,口碑坍塌、假烟众多、受众减少、竞争增大,在褚时健的影响下,全部一齐爆发,落没就成顺其自然的事情了。

红塔山能够有巅峰时期的辉煌,得力于褚时健的推动,然而如今红塔山的逐渐沦为低档烟,烟民的抛弃,熟知度的下降,褚时健这个核心人物自然有甩不开的责任。

而后继者红塔集团的管理虽然对红塔山香烟这个曾经的主打牌有着不一样的定位,红塔集团业务的扩张,红塔山这个牌子的分量减轻也是市场趋势,但是归根到底红塔山的下坡路的确受褚时健影响太大。

最后,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在大起大落中熬出来的人生韵味十足,在苦乐之间积累的质地更加厚重。红塔山因为褚时健而名声大噪,也部分因为他而返璞归真,或许现在的红塔山才是最接地气的珍品,性价比如此高的产品虽然如今逐渐被很多人看不上,但是它的历史和初心却依旧是那么纯净。

-END-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