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的岳父:老伴刚过世一个月,退休没几天,就又找了一个后老伴

2021-06-14 21:11:34 赵主任故事会

文/赵主任

同事的老丈人,据说,是机关的副处级干部,刚刚退休没几天,老伴刚刚过世一个月,就又找了一个后老伴,而且马上搬离了市里,到了乡下。

一个多月之内,干了四件人生的大事!这个老头儿不简单。夫妻大难各自飞,何况人都已经走了。现在的人心真是隔肚皮啊!

同事开车拉着我,一起去探望他老丈人,每个季度同事都会给他老丈人送点粮草啥的。

据说那个村子很偏僻。

具体我就知道这些信息,同事是个很内向的人,不愿意多说话,我也不敢多问。毕竟是自己的老丈人,他的工作也是老丈人给介绍的。再说,也不是什么很光彩的事儿。

村子很破败,有的道儿泥泞,有的道儿又干又硬,时而塌陷,时而很颠簸。

一进院子,就看见一个秃顶,一个文化人模样的老头儿,在院子里的大盆里,冲洗硕大的西瓜

看样子,西瓜是刚刚从地里摘的。这老头儿,挺会享受的!知道姑爷来了,还从地里摘个又大又圆的西瓜。

此姑爷乐乐屁了!

和我把东西一一地卸下来,颠颠的,和老丈人一起洗西瓜。西瓜真他么大!一定很甜!

老头儿问了我简单的情况,就像在审查户口,并叮嘱我:要爱惜身体,年轻人不要太玩命!

其实,我对这个秃顶老头,没什么好感。觉得太没人性了!老伴刚走一个月,又找了一个,还一起到乡下过起了隐居生活。天地良心!

这种男人就是身价千万,狗屁不是!

老头和我寒暄几句,就保持了沉默,和自己姑爷几乎一句话没说。只是把硕大的西瓜扛起来,稳稳当当地摆在院子里大桌子上。看样子,准备开造。

顶大的日头,来一块农村的冰凉西瓜,有多爽口!即便,我厌恶这个西瓜的出身。可以暂时忽略。

姑爷也很有眼力,进屋拿菜刀去了!然后,颠颠地窜回来,拿刀要替老丈人切开。看着同事低三下四的样子,我才知道倒插门的女婿不好当啊!

你干啥!老丈人的眼神,就像一个处长在训斥下属,一个老鹰在瞄着小白兔,眼珠子差点迸溅出来。

姑爷吓得手一哆嗦,菜刀差点掉在地上:爸……不是……吃西瓜吗?

吃什么西瓜?着什么急!等着!

倒插门儿,就是不一样啊!

我这个同事一定受了很多的窝囊气,一个西瓜至于急眼吗!再说,西瓜本来就是给我们吃的吗!谁弄,不是一样吗?

我对这个倔强,毫无道德感,毫无人性底线的老头儿,上升到想暴锤他的地步。要不是同事关系铁,我早就特么撂杆子了!

同事汗珠子噼里啪啦地,瞬间地砸在了地上,砸在地面上,溅起了十恶不赦的尘埃。同事低着头,手里攥着菜刀,瑟瑟发抖。

我赶紧把同事菜刀夺了下来,生怕同事有过激的行为。

说实话,我这个同事的胆子,你就是砍他几刀,他都不带还手的!一辈子窝囊惯了,要不,能被老丈人欺负成这个样子吗!

赶紧去迎迎你妈去!老头手往外一指。

同事赶紧溜溜儿的,跑出去院子去迎接。

可能是老头的后老伴!我勒个去!这特么有啥仗义的!不就是退休前是个副处长吗!不就是给姑爷介绍了个工作吗,那不,也是你姑爷自己考试过关的吗!至于吗?

姑爷和一个带着硕大耳环的,时髦的小老太太,一起左右搀扶着,一个颤颤巍巍,即将零碎的干瘪小老头儿,一步一步地,往院子里挪。

老丈人赶紧窜起身,往里屋跑,傻愣地端出个带凉棚的竹凳子。看样子,应该是他自己手工做的。

端放在院子当中,赶紧上去把姑爷推开。两口子,不,是两个堕落的老年人,一起搀扶着老爷子缓缓坐下。就像伺候皇上一样。

然后,刚才耀武扬威的老丈人,迅速站在一边,垂下双臂,耷拉着脑袋:爹!爹!吃西瓜不!

老爷子双手无力地扶着拐杖,勉强地点点头。

老丈人拿起刀,气啦咔擦,切开西瓜,瓜汁四处喷溅。然后递给他的那口子。他那口子恭恭敬敬地,递到老头子的嘴边!一边用手接着,一边用纸巾给老头子擦拭嘴角。

你这老娘们干活就是不行!赶紧进屋端个盘子去!别给老头子滴在身上!他那口子溜溜地,进屋去了。

老头子有气无力地指指我们,意思是让我们吃西瓜。

然后,老丈人给我们端西瓜。此时,姑爷接过来,就像端过老丈人的炸药包一般,还腼腆地,仔细打量了一番,好不容易到嘴的西瓜。心里一定在骂:这老特么头子,事真多!渴死我了!

老丈人诚意地横冷着眼:我做饭,你们吃了饭再走!

姑爷:爸……,不吃了,我回去还要加班!

老丈夫也没再谦让,只是给我点了点头,并递过来一个歉意的眼神。

我勉强领会了。

车上,同事一句话没说。我绕着弯说,你这几年,是不是过得很难!

他瞅我一眼:不挺好吗!我有啥难的!

那老头是你老丈人的父亲吗?

哈哈,不是!是我老丈母娘的父亲!

同事和我说,他老丈人伺候病重的老丈母娘已经8年了!

整整八年!

单位本来可以享受处级待遇,是他自己要求调整岗位的,到后勤,自己好有时间和精力照顾老伴。

这个人挺狠!自己8年整整瘦了30斤,我老丈人以前胖的和地球仪似的!

同事眼睛似乎迸溅出几滴眼泪:在我老丈夫娘最后的那几年,老丈夫已经瘦得不像人样了!看得出已经挺不住了!是我老丈母娘强给老丈人找了一个,是他们单位的同事,也是丧偶的。

我老丈人那时候坚决不同意,老丈母娘几天不吃饭。最后没办法,老丈夫勉强答应了。待病逝后,他俩可以走到一起。

同事说,我老丈人和老丈母娘恩恩爱爱了一辈子!我老丈夫和这个后老伴结婚没举行婚礼,就是家里人吃了顿饭。

老丈人给他这个后老伴敬酒:我就一个要求,把老爷子安安顿顿的伺候走了!我什么都听你的!我怎么对我家那口子,我就怎么对你!

同事说,老丈夫一辈子挺可怜的,从小没妈没爸,当年是老丈母娘的爸爸给的干粮!要不就饿死了!

同事说,那天,岳母在医院走了的时候,老丈人一个人蹲在走廊的尽头,捂着脸,噼里啪啦地无声地抽泣着。

同事说,那是我第一次看老爷子哭。

回想起,那天乡下,看同事老丈人给他自己岳父递西瓜的场景:

恭恭敬敬,小心翼翼地给老人擦拭嘴角,收拾利落后,乖乖地站在一边,瞅着老人把西瓜一口一口地吃完。

顶大的日头。汗流浃背。

老爷子不发话,自己就不敢动弹。

已经退休,年过半百的老者,在老爷子面前,乖乖的,像个十岁的孩子。

故事发生在哈尔滨郊区。

我和同事在机关单位办公室上班。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