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没有制空权的悲剧,主力团开会,全团114名干部被炸身亡

2021-06-14 20:23:58 咳咳爱生活

抗美援朝战争是新中国建立之后的第一场对外战争,在这场战争中,中国军队面对的对手比以往的任何一个敌人都要强大。在这场战争中,由于没有制空权,志愿军遭受了惨重的伤亡,多位高级将领都是在美军的空袭中牺牲的。

强大的对手

美国是当时世界上最发达的工业化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生产了262524架飞机,而德国和日本在当时只生产了140885架飞机和62036架飞机。在坦克方面,美国也进行了大量生产,轻型坦克、中型坦克和重型坦克,美国分别生产了29680辆、50632辆和2202辆汽,这种工业能力,是当时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不能相比的。

抗美援朝爆发之初,

美国远东空军投入到朝鲜战场上的第五航空军,编有战斗截击机、战斗轰炸机、轻轰炸机、侦察机、空中指挥机联队20个以上,以及数个全天候战斗截击中队,救护中队等,总共有1100多架战机,加上其他国家派过来的,共有1200多架战机。

就是如此强大的空军,李奇微还觉得太少。在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之后,李奇微又从美国本土调了大批空军,还招募了很多参加过二战的飞行员,

将美军在朝鲜战场上可以动用的飞机增加到了3000架到4000架,当时美国空军飞机总数的三分之一,全部都在朝鲜战场上。

整个抗美援朝战争期间,联合国军

一共战斗出动1040708次,相当于平均每小时出动40架次飞机。其中,美国空军

空军部队投放各式弹药476000吨,舰载机航空兵投放各式弹药82000吨,其它国家的航空部队投放各式弹药20000吨,总计大约578000吨,实际可能还远不止这些。

和美军相比,志愿军的空军力量几乎为零,1950年10月,志愿军刚入朝的时候,解放军空军只有一支可以作战的部队,这支部队就是空军第四混成旅。

空军第四混成旅当时还是刚刚接收了苏联混合防空集团军在上海留下的飞机,飞行员的平均飞行时间不到100小时,而美军飞行员的飞行时间都在1000小时以上。

后来我们说的米格走廊,其实也只是朝鲜北部的一小块地方,我们勉强能够掌握制空权,朝鲜北部,甚至是中朝边界,我们依然无法掌控制空权。美军的飞机依然可以对我军前沿部队以及后勤补给线进行狂轰滥炸,给我军造成很大的伤亡。

三位军级干部牺牲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

志愿军牺牲、病故的团以上领导干部共238人,其中团长26人,团政委17人;师级领导19人,军级领导4人。

其中主要都在是美军的空袭中丧失的,牺牲的四位军级干部中,除了67军军长李湘是因为感染美军细菌武器牺牲,其他三位都是因空袭牺牲。

志愿军39军副军长兼参谋长

吴国璋,11岁参加红军,在

鄂豫皖

、川陕苏区反“围剿”和长征途中立下了赫赫战功。抗战期间,吴国璋又担任八路军

冀鲁豫军区

第十旅三十团、二十九团团长等职务,多次率部在日军的

铁壁合围

中,纵横驰骋,连挫敌军,受到根据地军民的交口称赞。

解放战争期间,吴国璋又担任

二纵五师参谋长,五师师长等职务。在

辽沈战役

中,他率部占领

义县

,不久又承担突破

锦州

城的主攻任务,歼敌7600余人,为辽沈战役的胜利作出了贡献。之后,又回师参加了解放沈阳的战斗。12月中旬,率部入关,在

平津战役

中一次毙伤俘敌1.7万余人,为天津的解放立了功勋。

1950年,吴国璋任39军副军长,随部队入朝参战。在朝鲜战场上,吴国璋配合军长吴信泉多次重创美军,打出了四野王牌的威风。

第五次战役之后,吴国璋担任39军代理军长。951年10月6日,他在去平壤志愿军总部开会,乘一辆吉普车返回军部途中遭到美军空袭,不幸牺牲。

志愿军40军副军长,50军副军长,代理军长蔡正国,1929年就参加革命,在革命战争年代立下了赫赫战功。1951年3月,曾泽生回国休养后,蔡正国担任五十军代理军长。

1953年4月12日,蔡正国在召开军事会议时,指挥部遭到美军轰炸,当场牺牲。

志愿军23军参谋长饶惠谭,1928年参加红军。不论是在红军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饶惠谭都冲锋在前,立下了赫赫战功。1953年3月21日,志愿军第二十三军的指挥所遭到了敌机近30分钟的轮番轰炸,饶惠谭不幸中弹,从此长眠在朝鲜的伊川郡古南左里,年仅38岁。

悲壮的第一军第七师19团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为了躲避美军的轰炸,我军修建了很多坚固的坑道。上甘岭战役,我军就是靠坑道作战,打败了不可一世的美军。但是坑道也不是万能的,也可能会被美军的炮弹炸塌,第一军第七师19团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军,

下辖第1、第2、第7师三个师。这支部队是在入朝之前,将一野一兵团第一军和第三军合并而来的一支部队,其中第七师原隶属于第三军。

志愿军第一军第七师入朝之后,经过300公里的车运和100公里的徒步行军,于1953年2月7日到达黄海道谷山郡天仪洞地区集结,准备接替志愿军47军141师的防务。

1953年6月中旬,第七师接到命令,准备进攻南朝鲜军控制的笛音里西北地区。

担任此次行动是第七师第19团,团长康致中是位老革命,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康致中投笔从戎,参加了八路军,在抗日战争期间和解放战争期间,康致中屡立战功,实战经验很丰富,他还有一定的文化知识,是我军不可多得的人才。

接到任务后,康致中立刻率领部队进行了多次演练。在作战开始之前,康致中又召集19团的干部在团部的坑道里开战前会议,商讨一下作战计划还有什么问题。

但是在这个时候,一个前所未有的大悲剧却发生了,当时志愿军第七师的一位干部被俘,这位干部被俘之后,立刻交代出了志愿军第七师各部队的坑道位置。美军立刻对志愿军第七师后勤处和志愿军19团所在的坑道进行轰炸。

由于事发突围,大家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导致美军把坑道炸塌,之后美军又出动40多架飞机进行二次轰炸,给我军的救援也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美军的这次轰炸造成9团团长康致中,政委孙泽东,参谋长王伯明,副政委傅颖等114名干部当场牺牲。另外第七师后勤处的处长,政委也在这次轰炸中牺牲。

此次轰炸,导致19团排以上干部几乎全军覆没,第七师决定换一支部队上来,接替19团的行动,但是19团战士坚决不同意,要求为战友们报仇。最后第七师师长吴子杰连夜派了一批干部补充进来,亲自指挥了这场战斗,歼灭了目标高地上的敌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