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师大教授戴建业:我老婆一盒药五万一,你跟我谈文人风骨?

2021-06-14 19:04:08 商业模式桑博士

来源:深圳方远

一次讲座中,华师大教授戴建业无奈地说:我夫人得了肺癌,一盒抗癌药51000块钱,这是我几个月的工资你们知道吗?很多人批评我到处赚钱没有文人风骨,可是如果丢了妻子,我要文人风骨做什么??

原来,讲座中有人站起来质疑戴建业到处上节目、讲课、演讲捞钱:我们承认你的课程很好,但是你这样为了钱到处走穴,有一个文人学者的风骨和风范么?作为知识分子,更应该懂得“有所为有所不为”的道理吧?

一向温文尔雅的戴建业这次真的怒了,这才出现开篇的那一幕。愤怒过后,他说着说着有些哽咽了。其实,戴教授的夫人是城里人,却嫁给了一个从黄冈来的穷小子。

然而,喜悦是暂时的,痛苦是恒久远的。戴建业生长在偏僻的黄冈农村,跟妻子城里姑娘何小平在生活方式、观念认知方面格格不入,两人几乎天天吵架。就这样一直吵了七八年,他多次想要结束这段婚姻,从这样的痛苦中解脱出来!

直到七八年后的某天晚上,戴建业教授深夜加班回到家,看着厨房里温热的饭菜,妻子已经早早睡下了,这时的他突然感慨万千地流泪了:她一个城里姑娘,不嫌弃我这个穷小子、穷书生,天天照顾我的生活起居,我还天天跟她吵架,真不是人呐!

他对自己说:戴建业啊,这个女人是你的妻子啊,是无论多晚都会给你留饭、留门的人,你让她一点又有什么啊?从此以后,他再也不跟妻子吵架了!

后来的日子风平浪静,虽说生活不富裕但也衣食无忧。这样的时光持续了一二十年,当孩子长大成人他们清闲下来之后,原本以为可以好好享受生活了,这时候妻子却被查出得了肺癌,而且已经发展到了晚期,这让戴教授伤心欲绝!!

为了给妻子看病买药,已经有点名气的戴教授开始到处讲座、出席活动,因为肺癌靶向治疗的药实在是太贵了,一盒就要50000块,而且只能吃一个月。再加上放疗化疗,又是一笔不小的费用。纵然是教授家庭,也承担不了这样高昂的医药费。

有一次,他回到家后发现妻子正嚎啕大哭,原来一颗药掉在地上找不到了,一颗药就是上千块钱,太让人伤心了。其实戴教授知道:她不是心疼药,而是心疼丈夫为了自己四处奔波,早已身心俱疲了。

戴建业轻声安慰妻子:没事没事,不就是一颗药吗,多大点事?说完这番话,他转身就拨通了电视台的电话。对方邀请他去电视台做节目,好几次他都拒绝了,但这一次他同意了,因为妻子的病情不等人,耽误不得。

关于文人的风骨和面子,其实他根本没看多重。其实易中天教授多年前也面对过这样的质疑,那时候他说:谁规定文人就要一贫如洗?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们知识分子凭什么就不能赚钱?难道当个又穷又不会赚钱的知识分子就很光荣?

电视台的判断是准确的,戴建业在电视台的节目一下子就火了,被很多网友称之为魔性诗词。因为他那湖北普通话配上他的段子,让人忍俊不禁、捧腹大笑,最关键的是还有很深度的知识点,这让他一夜爆火。

在说到《红楼梦》林黛玉时,他说:跟媳妇吵架的时候,我就想想,要是能娶到林黛玉就好了,后来才恍然大悟,真娶了林黛玉那就倒大霉了。这么矫情的女孩子,娶回家还不被气成脑溢血么?

在谈到李白时,他说:人生失意时读读李白,要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人生迷茫时读读苏轼: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讲到唐代诗人元稹的时候,戴建业直言:“这就是个渣男!”他广为人知的名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见云。”其实就是分手后忽悠人的!在写下这首诗的半个月之后,元稹要去追其他女生了。

谈到李清照,戴建业教授这样解读:有一晚上,李清照喝醉了酒,外面狂风骤雨。李清照红着脸问丫环,外面的海棠花,被吹落了几朵。忙碌了一天的丫环,哪里有心情回答,敷衍道:“还是像昨天一样!”

感情细腻的李清照一听,发起了脾气,反问道:“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婉约派的温柔女词人,原来也有发脾气的时候。戴建业一番话,可谓是打破了我们对李清照的原本认知。

后来,《戴老师魔性诗词课》这本书一下子也火了,钱赚到了。可人世间最让人痛苦的是:钱有了,人却没了!

在和病魔战斗了一两年之后,妻子还是输给了疾病,那个跟自己吵了七八年的妻子还是走了。在一次授课中,他读到苏轼哀悼妻子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读着读着他就哽咽了……

随着妻子的去世,戴建业也淡出了网络。他完成了一个丈夫的使命,淡出了我们的视野,又回归了一个教授的使命,开始了对古诗词的深入研究。

延伸阅读

戴建业 :为救老伴,64岁教授接商演做直播 ,文人就该清贫?

自古文人大多都把声名看得高过一切,他们不为五斗米折腰,也不为虚名浮利所诱惑,但倘若爱人有难,他们还会如此“固执”吗?当代文人戴建业对此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在他看来,妻子的性命远比他的名声要重要。如果心爱的人不在人间了,那又徒留这虚无飘渺的风骨有何用

国民教授

出生于1956年的戴建业教授是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古代文学教研室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同时他也是古代文学学科组长和学科带头人。戴建业教授的课非常受学生欢迎,一般来说,中国传统文化这样深奥晦涩的课程很难引起学生的兴趣,大多数学生上这种课都是浑水摸鱼,而老师呢,大多也毫无办法,只能按部就班地照着书本讲课。

但不同于那些毫无新意又不做出改变的老师,戴建业教授努力钻研出了独属于自己的一套讲课方法,他用幽默的语言和生动的故事,将古代那些文人墨客带到了当代大学生课堂上来

别人都注重赞赏陶渊明蔑视名利的高风亮节,戴建业却调侃陶渊明“草盛豆苗稀”,种了个鬼田,甚至说他种不好田还好意思写出来。别人钦佩李白的傲人风骨,戴建业却笑李白自大,明明没有什么政治才能却自我感觉良好。

但也不要因此就认为戴建业教授是个只会调侃文人的假学士,他对古代文人的了解远比一般人要深刻,比如大多数人只关注到李白的诗情,戴建业教授却还看到了李白的历史意义。同样,陶渊明隐逸的豪情雅致他也一样清楚。

戴建业教授就这样凭借着自己有趣的解读收获了一大波学生的喜爱,上他的课的学生不会打瞌睡更不会低头玩手机,毕竟这么有趣的课可是很难有机会听到。一名学生在听课时录下了一小段视频上传到网上,虽然视频很短,网民的反响却很热烈,他们在评论里调侃,像“要是我早上这样的课就好了”“这就是别人家的老师吗”等诸多言论霸屏。

其实早在2012年,戴建业教授就荣获了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首届“我心目中的好导师”第一名。在2016年,他又斩获了香港“明德教师奖”。就连《人民日报》等多家媒体都争相报道此事。

成为“网红”惹争议

那条视频成功让戴建业教授火出了圈,不光是大学生,男女老少都被那条视频给吸引了,与此同时戴建业教授的粉丝数也在疯狂上涨,甚至达到了平均一天上涨十万粉丝的程度,最终涨到了500万

网络热度的寿命大多很短,戴建业教授的火爆可能只是一时,毕竟堂堂一个教授,怎么会整天像一个网红一样直播。当他的消息和动态越来越少时,大家都会沉寂下来。但出乎意料的是,戴建业教授非但没有这么做,反而反其道而为之

他开始在全国各地参加各种活动,接各种商演邀约,回到家后还坚持直播。据说在此期间戴建业教授赚了不少钱,多达一千多万。这时候,就有一些网友拿起键盘,开始在网上“攻击”戴建业教授了。他们认为戴建业教授作为一个教师,应该以教书育人为主业,整天抛头露面,甚至像个网红一样直播算什么样子,这不是教坏小孩儿吗?

面对众多网友的诘难,戴建业教授并没有因此改变自己的做法,他还是像之前一样,去全国各地商演,在网上开直播,甚至还出版了一本名为《戴老师魔性诗词课》的书,向全世界讲中国传统文化。一些媒体对此表示不解,便对戴建业教授进行了采访。在采访中,戴建业教授表明自己知道一些网友对自己的不满,但他不能因此就停下。

教授的爱情

记者问他为什么被人辱骂还要坚持,戴建业教授表明自己有一个患癌症的妻子,癌症用药十分昂贵,一颗就要一千多元,吃一年的药就要花几十万元。戴建业教授仅仅做本职工作是挣不了那么多钱的,所以他需要一些其他的渠道来挣钱为妻子治病。虽然癌症治愈的希望很小,但戴建业教授不愿意放弃妻子,想着能多治一天也是好的。

在妻子性命危急的情况下,文人风骨又有何用呢,它甚至换不来一颗药。说起戴建业教授走上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这条路,据说还和他那患病的妻子有关

戴建业出生在一个小乡村,后来偶然间认识了城里的一个女孩儿,为了和对方有更多共同话题,所以戴建业开始研究古文诗词,希望提高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形象,让自己显得有涵养一些。结果自己也因此爱上了古诗词。

两人在一起之后,戴建业教授很高兴,因为妻子非常体贴,表明以后家里的大事都由戴建业做主,自己只管一些小事。但没想到,戴建业教授掉进了坑里,结婚后三十多年,家里似乎就没发生过什么大事,有时候戴建业想要主张一些事时,妻子便会笑他,这么一点小事你也要管。戴建业教授被说得哑口无言,也只能笑笑作罢。

虽然柴米油盐的生活里也难免会有摩擦,但戴建业教授对妻子也慢慢变得越来越包容。在儿子的婚宴上,戴建业教授苦口婆心地这样对儿子说,“我想特别提醒新郎,‘好男人沿途都有好风景’纯属一派胡言,妻子永远是丈夫‘最美的风景’。”

戴建业教授虽是文人,却也不好意思说出那些“我爱你”的浪漫话,他坦言直到妻子患上癌症,他才会每天睡觉前对妻子说一句“我爱你,宝贝”。戴建业教授和妻子二人感情之深厚,从这些事无巨细的小事里可见一斑。

人有悲欢离合

得知了教授“疯狂捞金”背后的故事,舆论的方向又开始转变,公众同情戴建业教授的遭遇,开始支持起他来,《戴老师魔性诗词课》一书开始大卖。毕竟这样深情又有趣的教授,谁不想伸出援手呢?但有时候,有些事情是人力所不能改变的。

戴建业教授的妻子最终还是因为病情加重而不幸去世,再昂贵的药也难以挽回她的性命了。毫无疑问,戴建业教授为此消沉了许久。有一次为学生上课,在课堂上讲到关于古人爱情的诗句,老教授忍不住老泪纵横,斯人已逝,怎能教他不伤心?那个管着他生活里各种小事的人,再也不能和他拌嘴了。

伤心也有寿命,相信戴建业教授也会明白“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这个道理,毕竟人间的美好总是难以长久存在,但只要曾经拥有并为之努力过,就不存在遗憾。逝去的人离开了,但活着的人的生活,还要继续往前。

文人是否必须清贫?

再说到前面一些网友对戴建业教授的偏见,就算戴建业教授的妻子没有患病,那他出来做商演,开直播是否又有悖人伦,违背道德了?这实在是对文人的一种道德束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大多数人就形成了这样一种认知,文人一定要清贫简朴,如果腰缠万贯就算不上是个文人了。

以戴建业教授为例,他出来做商演,开直播,并没有影响到学校课程的进度,就算只是为了提高自己的生活品质也是人之常情,如果有条件有能力,谁愿意过清汤寡水的生活?

知识分子并不一定要清贫,他们成为富翁后只要不变成金钱的奴隶也依旧是文人墨客而且戴建业教授的这些举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了中华诗词的美,传播了文化也教育了公众,何乐而不为

再由此说到当代教师的工资,一些偏远地区的教师工资相对于城市来说较低,有谁愿意吃力不讨好呢?如果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下去,那乡村地区的教育只会一直落后。我们也不能因此就说那些教师势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

结语

戴建业教授在六十多岁的年纪背上骂名只是为了给重病的妻子治病,由此我们也应该明白,公众应该对文人多一些理解和包容,文人同样是人,他们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而是和我们一样,是生活在人间,与生活挣扎斗争的普通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