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春张杰同款“跑厕所”太尴尬?在“95后见家长”里只能排第五

2021-06-14 14:39:09 巫月蝶影

但凡以结婚为目的谈恋爱,就总有见家长的那一天;但凡第一次见家长,也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尴尬。

比如陈小春在综艺《妻子》里就曾经谈到自己第一次见丁爸丁妈的场景。

那天,陈小春和应采儿吃完饭,准备回家。丁爸丁妈提前知道了,就说要见一见陈小春。

当车停在楼下,一开车门,陈小春突然觉得自己肚子疼,于是进门见到丁爸丁妈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丁爸丁妈,我想上个厕所。”

厕所里是陈小春蹲大号,厕所外是未来岳父岳母在干等,可以想象,当时厕所内外的气氛和气味都是相当尴尬的。

同款“跑厕所”的,还有张杰

张杰第一次见谢娜父母,事先没有准备,谢娜先上楼回家,张杰在楼下等。等了一会儿之后,张杰也上去了,敲了敲门,谢爸开的门。

张杰说:“叔叔您好,我想上个厕所。”

确实相当尴尬,而且留给未来岳父岳母的第一印象也不太好。

不过,和《青春须早为》里的4个见家长场景比起来,陈小春和张杰的同款“跑厕所”真心只能算小尴尬。

看看下面这几位,不止尴尬,甚至直接发展成社死现场。

孔浩的父母都是体制内的干部,父亲还是个“官”。在孔浩父母的观念里,他们家就是传说中的“高干家庭”,对未来儿媳妇的要求就是“门当户对”。

于是,当孔浩也考进了体制内,姚佳仁第一次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孔浩妈妈直截了当地问:“你爸爸是干什么的?”

孔浩想帮姚佳仁遮掩,说:“是运输行业的。”

但姚佳仁没觉得自己的父母有什么丢人的,告诉孔妈妈:“我爸爸是开出租车的。”

孔浩妈妈面露难色,继续问到:“那你妈妈是做什么的?”

姚佳仁回答:“是个普通工人。”

孔浩妈妈手里的饭菜突然不香了,她开始了滔滔不绝地总结,大意如下:

  • 1.你这样的出身就想找我儿子?摆明了是看上我们家的家境了。
  • 2.我儿子最近不乖了,都是跟你学的。

总而言之,就是不同意,你们俩别想在一起!

顿时,吃饭现场的气氛紧张起来,姚佳仁委屈,孔浩父母生气,孔浩更是尴尬至极。

孔浩把姚佳仁介绍给父母的场景应该是生活中最常见的,而孔浩妈妈这种嫌贫爱富,自视甚高的未来婆婆也是相当普遍。

不可否认,孔浩确实给姚佳仁花了很多钱,但是这些钱,并不是姚佳仁逼着孔浩给的,而且姚佳仁也在自食其力地找工作。相反,孔浩毕业后就游手好闲打游戏,只要没钱了就伸手管妈妈要。

除去家庭背景,姚佳仁显然比孔浩要成熟懂事。

这种不经过深入了解,一见面就凭着家庭背景,把人批评得一无是处的未来婆婆,好像有了道明枫的影子。不过,人家道明枫的实力的确无人能及,您家,顶多算个普通+。

莫小宝和莎莎的婚礼上,宾客各自找到归属方,递上红包。本来一阵喜气洋洋的氛围,突然被一阵吵闹声打断。

一方说:“就这么点礼金,你们至于吗?”

另一方说:“我们不在乎这些钱,但是这么多亲朋好友看着呢,不像话啊。”

这两方,就是新郎莫小宝的父母新娘莎莎的母亲

起因是什么,并没有明说,但可以猜得出来,应该是莎莎的娘家拿走了男方宾客送来的礼金。

从莎莎妈妈的话里很容易听出来:嫁女儿=换钱,谁想娶我们家女儿,就得毫无怨言地给钱。

莫小宝家里是做水产生意的,有一些家底。可谁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何况大庭广众这样“抢”钱,怎么说都是不好的。

于是,浪漫的婚礼演变成了:新郎想息事宁人,新娘要求公婆必须道歉。

生活中办婚礼无外乎两种情况:一是要有个美好的回忆,二是应付亲朋好友。

无论哪种情况,正常的新人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干扰婚礼,通常都会做出莫小宝的选择。莎莎的要求,不仅是无理取闹,更是直接在自己和未来公婆之间竖起了隔音墙。

试想一下,就算这个婚结了,以后的日子,能消停吗?

所以结论只有一个,莎莎根本不在乎能不能结婚,她的眼里只有钱,和她的妈妈一样。只可怜老实巴交的莫小宝,一个人面对如此大型的社死现场。

程心想把郑乾正式介绍给自己的爸爸,把地点定在了自己家的高级酒店的餐厅。

郑乾赴约之前,不小心撞车,弄得满身臭豆腐味道。走到餐厅门口,被经理嫌弃,不让郑乾进去。

正在推囊之际,程心走出来,带着郑乾去房间里洗澡换衣服。

到此为止,其实还是蛮正常的,只是万万没想到,身后那位经理是位“神”助攻。

经理舍弃了“臭味”前提,用“难以置信”+“大事不妙”的语气告诉秘书:大小姐带男人去开房了,他们要洗澡!

秘书更简单粗暴,对董事长说:大小姐出事了!

这可还行?程爸直接带队杀上房间,推开房门就看见了这一幕:

郑乾连程心的嘴都没碰着,可从程爸的角度看………天呐,你们都干什么了!

程爸当时的心啊,隔着屏幕都听到了碎掉的声音。程心和郑乾更是尴尬到无法形容,关键旁边还有N个陌生员工看着哪。

由于“道德绑架”事件,郑乾本来留给程爸的印象就不好,再加上这一出,危机扑面而来。

更可怕的是,郑乾直接穿着浴袍就被“扔”出去了,在围观群众的指指点点下,郑乾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但要说最尬的,绝对是接下来这个。

郑爸爸准备了一桌丰盛的美酒佳肴,打扮得很正式,说要向郑乾介绍个人;程妈妈打扮得很漂亮,说要带程心去见个人。

见面之后,郑爸爸一个劲儿地夸程心,程妈妈一个劲儿地表扬郑乾,如此场面,让郑乾和程心都以为等待他们的是一场相亲局。

坐在饭桌前,郑乾和程心满脸写着幸福的“扭捏”。

四个人聊得非常“顺利”,当然,是各自心里认为的“顺利”。于是,郑爸爸说:“怎么还叫阿姨呢?应该改口叫妈了。”

程妈妈附和道:“心心,你也得改口了。”

郑乾和程心开心到爆炸,嘴上却说着:“太快了,还没领证呢。”

郑爸爸愣了一下,赶紧接上:“对对对,那我们就抓紧时间把证领了。”

纳尼?!谁?我听到了什么?正当郑乾和程心不敢相信的时候,程妈妈正式官宣:“我和你爸爸情投意合……”

郑乾和程心当时的内心OS,想来也只有这幅九宫图能表达了。

当小情侣恋爱遇上父母夕阳红,不知到底是情人变兄妹惨一点?还是父母再婚被儿女反对惨一点呢?

总之,很尴尬、很尴尬、很尴尬……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