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时,目睹了那个男人的裸体后改变了我

2021-06-14 13:25:33 共执桔梗枝

0

1

我爷爷和奶奶相识于1939的广州街头。

那一年,奶奶17岁,战火烧遍了全国,奶奶的父母带着她从东北南下,到广州投奔亲戚。

没成想,亲戚还没见着,他们刚到广州就被几个日本兵围了起来。

危急关头,爷爷恰好路过,他塞给日本兵一把银元,把奶奶一家救了下来。

可是,他们要投靠的亲戚家也人去楼空,爷爷好人做到底,就把奶奶一家带了回去。

爷爷家世代开医馆,做药材生意,仗打得紧,药材紧俏金贵,爷爷的父亲当时是政府的药材协会会长,家里自然也有些权势。

就这样,奶奶一家安顿了下来。她的父母帮着在医馆打杂跑腿,而奶奶因为和爷爷年纪相当,会读书识字,就被安排在爷爷的书房里做陪读。

当时,爷爷正在学英文,准备出国。

说是陪读,其实和监视差不多,因为爷爷的母亲经常会把她叫过去,问爷爷的行踪。

而爷爷呢,他每天都装模作样地读一会儿书,然后就偷偷地开了汽车和同学一起出去玩,一走就大半天不见踪影。

这可愁坏了奶奶,照实说吧,爷爷是恩人,她不想他受责难,撒个谎吧,她又从没办过阳奉阴违的事,每次都纠结难受个半死。

可没等她纠结几次,爷爷就出了事。

有一天,他和同学开车去日本人开设的商业街喝咖啡,刚好赶上抗日别动队搞袭击,混乱中,爷爷被误认为是别动队同伙,一直被日本人追回了家。

他急匆匆地跑回来时,奶奶正坐在院子里洗衣服。她看爷爷跑那么急,有点儿奇怪,可又在抬头的瞬间,看到他的白衬衣一角飘着点儿红,她都来不及考虑,下意识地就把手里的一件白汗衫扔了过去。

爷爷愣了几秒,然后赶紧接住,换下自己的衣服按进了洗衣盆里。

年轻人精壮的身体在阳光下一闪而过,奶奶的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连忙低了头使劲在凉水里搓洗衣裳。等日本人进来时,白衬衫已洗净挂起。

虽无证据,但日本人不肯善罢干休,爷爷的父母周旋好久,才终于平息事端。

那天,爷爷的父亲在家里大发雷霆,骂爷爷吃里爬外,而爷爷也毫不客气,说父亲是走狗汉奸,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

最后,爷爷被禁了足,锁在了家里。

0

2

爷爷被禁足后,突然就对奶奶变得很热情,说是要教她认药材,学英文。

而奶奶呢,虽然她不清楚爷爷到底在做什么,但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够爷们,是个顶天立地的人。

那时,广州已入冬,一下过雨,天气就有些阴冷。

爷爷和奶奶守着火盆读书,他读一句,她跟着念一句,南方和北方的口音大不相同,两个人读几句就得趴在桌子笑一会儿。

很快就熟悉起来。爷爷教奶奶认药材,他是个极好的老师,每一种药材都能叫得上来,他给她讲各种中药典故,讲中医的博大精深。

有时,他讲着讲着就岔开了,自由和平民族这些字眼不断地冒出来,冬日的阳光里,奶奶在他眼里看到了热烈的痛和深切的渴望,像火,在她的心上烧开了洞。

奶奶也给爷爷讲东北老家的趣事,她讲得很动情,一想到可能再也回不去,讲着讲着她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他就赶紧拿出手帕递给她。

东北姑娘爽利不做作,她用他精致的手帕撮鼻涕,一边撮还一边还埋怨他,你一个大老爷们,能不能不要整得跟个花蝴蝶似的。

他学着她的话疑惑地问,啥叫花蝴蝶啊。

她笑眯眯地提起手帕晃悠,这就是。

他一脸委屈地要抢回手帕说,那你还用。

手帕轻柔,他一抢就不小心地握住了她的手,两个人都红了脸,心跳得像擂鼓,彼此都听得到。

0

3

那个时候,广州的形势越发紧张,抗日别动队的活动也更加频繁,枪声动不动就传来。

爷爷的同学还是经常来找他,但因家里不准他到前院去,所以,他就经常让奶奶帮他送东西,都是些不起眼的书本钢笔之类。

也很巧,每次奶奶送东西回来,隔不久,家里的药材总会莫名其妙少一些。

有一次,奶奶刚送书回来,就看到了爷爷的父亲和一个日本军人站在门口。他们阴着脸,把奶奶带了回去。

奶奶不敢把爷爷找出来,而她自己又实在想不出什么合适的理由,就只好说,是自己看上了爷爷的同学,所以,偷偷地以借书的机会来见个面。

但这样的解释根本没有人信。后来,爷爷得了消息赶来,就顺着奶奶的供词说了下去,证实了奶奶和他的同学之间确实有私情。

会长的公子亲自作证,日本人多少也得卖个面子,所以也就没有再追究了,可在那个年代,这样的事像桃色新闻一样劲爆,很快就传开了,大家看奶奶的眼神就有了异样。

奶奶毕竟还年少,一时间羞得不敢见人,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鼻子。

爷爷悄悄地去找她,她不肯开门。

爷爷就隔着门不停道歉,他说,小玉对不起啦,我保证以后再也不用给你送书啦,你别哭了嘛,你看,你的泪都流到门口了……

他的音调长长的软软的,带着撒娇的意味,奶奶听着听着,就忍不住带着泪笑开了。

很多年后,奶奶再说起这一段,依然笑得像少女,她对我说,你不知道你爷爷,最会撒娇了,声调那么长,我一听就起鸡皮疙瘩。

我也笑她,我说那你还上当,一开始人家就是利用你当送信员的嘛。

奶奶的脸有点儿红,眯起眼睛说,我也不知道咋回事,一开始我不知道他是利用我,后来知道了,也心甘情愿地给他跑腿,假装自己不知道。

心甘情愿,大概是这世间最动人的告白吧。

那天,奶奶给爷爷开了门,她当时是下定了决心,要永远跟着这个男人的。

但没想到,奶奶原谅了爷爷后,爷爷却突然对奶奶冷淡下来,他不再教她认药材,不再让她陪读,也不再让她帮他做任何事。

就连见面,爷爷也尽量避免着,她从东头过来,他肯定就从西面绕着走,而且,他还和自己的母亲要求把奶奶调到了药房工作,说奶奶说话声音太大,经常吵到他。

奶奶委屈得不得了,觉得爷爷阴晴不定的,她就想找个机会当面问清楚,她到底是哪里得罪他了。

可惜,还没等她找到机会,爷爷就失踪了。

0

4

那年冬至,政府组织了中日亲善活动,然后,活动刚进入高潮,会场就发生了爆炸,从日本来的亲善头目直接被炸飞。

爆炸发生后,爷爷就再没有出现过。

奶奶跑出去打听,各种消息满天飞,什么别动队全军覆没了,有人死了,伤了的被日本人抓走了,但确切的消息谁也不知道。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她这样安慰自己,可是一天不见爷爷,她的心就慌慌地吊着,一秒都放不下来。

日本人不肯放过所有参加活动的人。爷爷的父母当时也在场,就被抓去审问,每审问一次,家里库房里的药就得少一批。

后来,爷爷的父亲说,这不是在要我的命,这是要劫我的财。药可救命,与其救日本人那不如去救中国人。

那个时候,因为爷爷的失踪,他的父母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他们借口重病不再出门,悄悄地租了个地方,一边继续打听爷爷的下落,一边做起了义诊。

人手不太够用,奶奶会认药材,于是就跟着他们学了中医。为了方便,她搬到了医馆住。

白天医馆忙完后,她还偷偷地私下出诊给人看病,尤其喜欢那些白天不方便出现,深夜来找她的病人。

她当然知道这样做的危险,可每次一听到暗夜里,那些低低的敲门声,一想到那些人有可能是爷爷的伙伴或战友,她就又不管不顾地跟了去。

她是无数次幻想过和爷爷重逢的,月光下,她推开了某扇门,爷爷就坐在桌前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说来也奇怪,她独自一人深夜出行走街串巷的,却从未遇到过什么危险。

学医的人都比较敏感,有时走在路上,她似乎觉得是有人在跟着她的,但猛然回头,除了夜风,又什么都没有。

0

5

有一次,奶奶去城郊出诊,回来时,遇到了日本兵巡逻,深夜独行,她怕招惹麻烦就躲了一下,结果没躲过,日本兵直接就端着枪追了过来。

她一慌扭头就跑,随即,身后传来几声枪响,她没敢回头,拼了命地跑回了家,到家后才发现,鞋早就丢了,脚上划开了好几道口子,但好在,捡了一条命回来。

劫后余生,第二天夜里,又有人来找她出诊时,她就有了些犹豫,但敲门声一响再响,她想到爷爷,就又背起药箱去了。

结果,那天在城郊竹林的小房子里,她接诊的居然是昏迷中的爷爷。

见到爷爷的那一刻,奶奶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她怕梦醒了,爷爷再一次消失不见,所以半天都不敢动弹。

直到旁人轻轻地叫了好几声,她才回过神来,然后才是心疼与惊慌。爷爷是枪伤,胸口中了弹。

而奶奶只是中医,平时只治疗一些跌打损伤,并不会手术取弹片。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后来,她先给他用了些药,转身回家把爷爷的事告诉了他的父母。

爷爷的父亲在广州几十年,终究还有些办法。

很快,就有医生来给爷爷取弹片,麻醉消炎药是管控药品,哪里都没有,奶奶就自告奋勇地跟着爷爷的父亲去找地下黑市的人买。

乱世,去黑市买药不亚于上战场,稍有不慎就是掉脑袋的事,但奶奶根本没有一点儿犹豫,她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把爷爷救下来,守着他再也不离开。

后来,爷爷总算是得救了。他醒来时,奶奶正在他身边,阳光里,她握着他的手,只有泪说不出话。

他牵起嘴角笑,傻瓜,我还好,不要哭。

还是那样长长软软的音调,奶奶一听就哭得更厉害了。

0

6

爷爷是伤好后,才告诉了奶奶实情。

当年,他之所以对奶奶那么冷淡,就是因为他们即将要做的事极其危险,他就怕自己万一回不来,奶奶伤心,所以才以冷漠来对她。

而在亲善活动成功后,他们撤退隐藏在了市郊,他怕自己的身份会连累家人,所以,不能回家更不敢轻易联系奶奶。

只是有一次,同伴受伤,找不到医生,他们便派人深夜去敲医馆的门,只是没想到,来开门的人竟然是奶奶。

那时他这才知道,原来奶奶一直在悄悄出诊,一个弱女子能有这样的胆识,爷爷惊诧之余,更多的是敬佩。

他怕她有危险,但又不方便露面,所以他就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暗中地跟着她,保护她。

奶奶的感觉是对的,她的身后确实是有人在保护着她,那个人就是爷爷。

后来,广州的任务结束后,爷爷就和奶奶一起去了东北。

去了东北后,他们俩都上了战场,因为都懂医术,所以都在卫生队工作,两个人并肩作战,跟着部队,炮火里进进出出,救治伤员。

有一次,奶奶抬着担架躲避敌机,不慎掉进了战壕,炮弹落在了不远处,硝烟弥漫里,爷爷以为她没了,但因为肩负任务,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好在,那次她只是伤了脚,但却从此落下了残疾,她在医院养伤时,爷爷曾趁着送伤员的空当去看了她一眼,两个人来不及说一句话,可握握手,彼此的心意就全明白了。

0

7

我曾问过奶奶,会不会怨恨爷爷,毕竟是自己的爱人,怎么能看着她眼睁睁地掉进战壕而不管。

奶奶答,怨啥,他要扔下别人救我,我才要怨他。再说了,我俩都处了那么多年了,他啥心思,我还能不明白吗?

1945年,日本投降,23岁的奶奶跛着一只脚和25岁的爷爷结了婚。

再后来,就是解放战争,那时,他们已在沈阳重新开了医馆,他们还是喜欢深夜出诊,去救治那些只能活在黑暗里,却最终将光明带给我们的人。

此后,便是顺顺遂遂的一辈子。

他们生了两女三子,奶奶85岁时,爷爷去世,他无病无灾走的极为平静。

他走后,奶奶就陷入了混沌,她掉进了过去的时空,提起爷爷,老态龙钟的她像少女一样娇羞。

我爸是家里排行最小的孩子,他从小就喜欢听爷爷讲过去,拼凑出整个故事,后来再讲给我听。

如今我也已经30而立,娶妻生子,回想起爷爷奶奶的故事,总觉得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慨和茫然,在那个年代能活下来已算幸运。

今年春天,奶奶也撒手人寰,她和爷爷总算团聚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