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肿瘤黑幕医生张煜“忍无可忍再发声”:请求公开辩论!

2021-06-14 12:15:58 抗癌管家

时隔半个多月,“肿瘤门”事件当事人之一张煜医生再次发声,他请求卫健委给予机会,让他和专家团对陆巍医生事件进行辩论,并且最好在全国媒体公开进行。

这是五一长假的最后一天,张煜医生再度发文,他在文中表示,所有发言均是他作为中国一名普通医生的个人行为,与他所在医院——北医三院无关。对于这次发声原因,他写道:“忍无可忍,必须发声”。

在本次的声明中,张煜特意提到了自己当日发声的初衷:

首先,我和陆巍医生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反复指责和控诉,就是因为我认为他就是医生中的败类,非常卑劣的、对患者敲骨吸髓的那种。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经过长时间的努力和奋力一搏,终于被媒体注意,被卫健委重视,我很开心,以为会得到圆满的结局:涉事医生被严肃处理,患者家属得到应有的赔偿,医疗不良行为得到监管。

他提到了自己对陆巍用药的看法:

“假如连陆巍医生这种胡乱的前所未有的五药联合治疗都是不违反原则的治疗,那么诱骗患者进行血液NGS测序和未经准许的生物免疫治疗都只是小问题了。

我觉得我不需要继续控诉不良医疗行为,反正将来任何肿瘤患者用任何不靠谱的药物都可以说是不违反原则,所谓指南、说明书和临床文献都可以丢到一边,因为不需要参考,医生可以想怎么治疗就怎么治疗,拍脑袋想出的治疗也符合原则。”

最后,他提到了自己发文章的目的:

“我非常诚恳的请求卫健委领导允许我和专家团的全体人员进行一场媒体的公开辩论,主题是关于陆巍医生事件中是否违反医疗原则的问题。医学是科学,不是玄学,不会因为所谓专家团的意见就把黑的能说成白的。这个辩论我觉得很有用,可以向不懂真相的民众和受害患者的女儿马荣解释事情经过,这也是给她的一个交代。同时,这也是肿瘤知识科普的很好的机会,可能给非常多的肿瘤患者家属敲响警钟,了解肿瘤治疗中的诊治原则,并注意在诊疗过程中识别出什么样的医生是垃圾医生。

如果我输了,我请求卫健委吊销我的行医执照,终生剥夺我的行医资格,无怨无悔。

如果我赢了,我请求卫健委重新更换专家团,并对陆巍事件进行二次审查,期望得到一个更加公平公正的结果。”

“在这里,我再次呼吁医疗改革,严控医疗不良行为,同时请求更高层领导的关注,事关亿万民众,不可不察。我也请求更多人的关注、理解和支持,只有这样,我国的医疗才会越来越好。”

张煜医生的这个请求,源自于4月27日上午,国家卫健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医政医管局焦雅辉局长在回答记者关于“肿瘤治疗黑幕事件”的提问中表示,经过专家和同行进行评议,认为整个治疗过程当中,治疗的原则基本符合规范。

至于反映的如基因测序、基因检测的问题、NK细胞治疗的问题,国家卫健委也已要求上海市卫健委调查,如果发现有利益交换和利益输送的违法违规情况,绝不护短、绝不回避,将依法依规,予以严肃处理。

就在国家卫健委公布“肿瘤门”部分调查结果的前几日,国内一年一度的肿瘤界盛事——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指南大会在北京召开。大会召开的前一日,CSCO监事长、哈尔滨血液病肿瘤研究所所长马军接受媒体访问的文章《马军教授回复肿瘤医生爆料:因噎废食,是肿瘤治疗的倒退》发布,引起业内热议。

大会召开第二日,文章被删除。“医学界”与多位肿瘤医生交流,在陆巍医生治疗方法的合理性、医疗的偶然性及监管方面,他们匿名发表了不同看法。

这应该是个只限于学术层面的讨论

北京某三甲医院肿瘤科医生A:当事医生对这个问题的出发点,1000个人可能有1000个理解。他(陆巍医生)那个方案,也不是说完全没有道理。为什么会选一个内分泌药?因为甲胎蛋白升高。本身在肝癌里面有一段时间探讨比较热的,就是基础受体跟激素结合的信号,超脑通路可能会有异常的活化。(胃癌转移到)肝癌不是甲胎蛋白也高嘛,所以我猜可能陆教授得出一个方案,也确实是从患者的角度去出发。

我感觉总的来说大家对(陆巍)医生的做法还是有一些理解。可能有一些(与常规)不同的地方,但是我倾向于从善意的角度去理解,不妥当的地方可能就是跟家属沟通没有很充分。确实普遍临床上暂时不会去推荐创新方案,毕竟这不是标准方案,这是不太妥的地方。

上海某三甲医院肿瘤科医生B:我看了他(陆巍医生)用药和疗法情况,他的这个方案,说实话,上海的外科医生要挣那几个钱做什么?人家能看得上吗?人家出去开台手术不比这挣得多吗?

应不应该接受这样的药物治疗、到底有效性是什么样、对这个病人有没有用?大家一起来讨论,事情本应该基本停留在这个层面。这本是个学术讨论,但问题到了社会上,就变成了道德层面的考核、医疗体制的考核,这是比较危险的。

黑龙江某三甲医院肿瘤科医生C:我觉得这个医生(张煜)可能有些角度上有些偏激,绝大多数都患医生都是从患者角度出发,都是为了能使患者获得更好的疗效,甚至延长他的生存。

北京某三甲医院肿瘤科医生D:陆医生在治疗患者的时候,我相信他肯定是有一些依据和对这个问题的一些思考的。我更希望是知道他在对待这个问题的时候,是如何去思考,他跟患者沟通交流的过程是怎么样。

有些情况,可能只有当事人才会更清楚一些。现在媒体的发酵会很大程度上影响到这个医生,包括他日常的一些工作,包括他周围的环境,大家对他的一些看法,很容易会毁掉一个医生。

我觉得医患本身的利益是一致的,都是为了患者健康。媒体或者其他各方面别有用心之人借机去攻击医生,会加深医患之间的不信任感,最终受害的其实还是患者。

超指南治疗需要严格执行知情同意

广东某三甲医院肿瘤科医生E:即使完全按标准来,也不能确保一定成功,比如外科肝切除,允许有3%的死亡率。医学就跟路上开车一样,事故率是有的,小心驾驶、按照规章行事也会有问题的。所以要和患者及其家属非常客观地去沟通“事故率”的问题,包括使用指南以外的方法的时候。

在临床当中,作为医生,我觉得有时候也很难,因为病人和家属的态度是会变化的,开始沟通的时候,他们也许抱着生的欲望,或者其他医院都不接受了,他们把宝全部押在你这个地方,最后没有达到期望值。

其实我觉得任何一个医生也不可能比全国的医生就高明了,沟通的时候还是要留有余地,因为医学不可预知的因素很多。比如给你做一台手术,我觉得这个很好,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然后现实中并发症来了,突然病人就没了,这种情况是不可预知的。现在医患之间存在一种商品属性,病人觉得我花这么多钱,你就要给我这么多回馈,这是他们的想法,现实中很难做到。

北京某三甲医院肿瘤科医生A:无论是用药、包括检测、细胞治疗,有些方面国家没有建立规范,但是很多的临床研究报道,其实是有一定的作用的,你完全按照指南,你就切断了可能起作用的方法。对一个晚期已经经过一线治疗失败的患者,能不能进行尝试?无论有效率如何,也有可能在个体上是有作用的。我觉得反正是不能一棍子打倒。

张煜医生的意思是好像陆巍医生有违普遍的治疗共识或者规范指南。但是我觉得怎么说,临床真实世界当中,并不是每个患者都可以按照指南推荐去做的,会有个体化处理的方面。假如说你完全按照指南的话,很多患者可能在身体状况很好、还有治疗机会的时候你就得停下来了,岂不是对于患者来说也是一个特别绝望的事情?

还是要从比较善意的角度去理解医生和患者,因为大多数我们的本质的出发点还是为了患者要好,假如说你把本质的一个东西给切断了以后,哪个大夫又敢真心实意地去给你制定一个治疗方案,患者又从中会得到什么呢?

北京某三甲医院肿瘤科医生D:患者家属本身就有知情权,应该提供相关的一些信息,让他们对这些可以选择的治疗措施,有比较系统全面的了解。但很多时候可能患者跟医生的理解会有一些偏差,很多患者可能要的是明确的更好的方案,但在临床上不同的患者之间存在明显的差异,大夫很难告诉你,是不是哪一个更加有效。

天津某三甲医院肿瘤科医生F:(知情同意的问题)很不好解决,说实话在临床实践中病人也不知道那些规定,医生还是被动的,你能给他讲,你看国家有这个法规,你就这样用,那在临床中真的很好笑了,咱也没有那么大的精力去给他讲这些。

医生创新精神不应被抹杀,但患者应量力而行

北京某三甲医院肿瘤科医生D:这个事情之后,所有医生可能都会去反思、慎思自己的用药和诊疗是不是规范。规范化治疗和个体化治疗如何结合确实一直是值得探讨的一个课题,在规范治疗的前提下,能不能根据不同患者的各方面情况去做到精准治疗,包括探讨一些新的诊治方法和策略,是非常值得大家去思考的问题。

天津某三甲医院肿瘤科医生F:今后临床治疗上,大家肯定会更谨慎一点。我觉得这里也有好的地方,因为一定会存在不合理治疗的,管一管也是好事。但是对于整个肿瘤界来讲,有的时候我们开玩笑,说那些胆大的你管你也管不了,但是胆小的会更胆小了。

这件事对医生的压力是客观存在的,对病人也一定会有一部分的利益受损。尤其在目前敏感的情况下,没有标准治疗的这些病人,你怎么去跟他谈?特别是一些对相关知识不太了解的病人,他自己就会丧失(利用创新方法)治疗的机会。

北京某三甲医院肿瘤科医生A:中国的患者很多,有些人会把对生的渴求、体制方面的一些问题、花费的问题,一下子都转嫁到大夫的身上,产生一些碰撞。我觉得大家还是从善意出发来看待问题。网上很多攻击谩骂,我就特别想问,如果说大夫真的完全按照指南推荐去做,那多少患者的生命就更加处于无望之中?肿瘤大夫治疗的积极性,不应该被完全抹杀掉,最后可能毁的是这个学科或整个医疗的现状。

黑龙江某三甲医院肿瘤科医生C:搞肿瘤的医生应该说指南是基础,是最根本的,我们每个医生都要遵守。但我们也应该有创新的精神,没有创新,患者的疗效永远不会提高。抗癌管家-康爱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特别是对于非常难治的患者,进一步提高这些患者的疗效,使这些患者能够长期生存、获得更好的生存质量,如果没有创新,这些都无从谈起。

张煜医生可能出发点是觉得现在的肿瘤患者花费太多了,确实是这样,很多的肿瘤患者得了肿瘤以后因病返贫、因病致贫。我经常跟患者说一句话,量力而行、量体裁衣,我们有多少钱花多少钱,我不主张患者家属卖房子卖地。恶性肿瘤的患者终有去世的那一天,我们活着的人怎么办?

所以可以参加研究创新、可以采取使用这些新药,但不是说使用传统的药物就不行。我经常跟患者打比方,大米、鲍鱼都能养活人,选哪个都可以,量力而行,这是最关键的。

本文转自肺癌康复圈(由“抗癌管家网站-康爱管家”转载分享)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