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决定全球征收15%的企业税率,“世纪税改”会拔谁的毛?

2021-06-14 11:10:08 醉井观商

6月5日,在国人都在聚焦如何筹备高考时,G7集团财政部长一起开了个会,一致决定在全球范围执行最低15%的企业税率,这意味着跨国科技公司将会在其运营的业务所在国家合理纳税。一系列疑问随之而来:为何突然有这样的“世纪税改”?这场税收会是拔了谁的毛?我们该如何打赢税收保卫战等?

  • 毫无疑问,这场税改首当其冲的就是避税天堂,主要是欧洲、加勒比海、亚洲等诸多小国,他们无法对抗G7集团的外部压力。爱尔兰财长更是明言该方案是针对自己,爱尔兰目前的企业税率为12.5%。

本次之所以能如此快速达成一致,与全球范围的科罗娜大流行息息相关。疫情中各国大举纾困、经济衰退都造成了政府财政紧张,政府债务急剧飙升。

尤其是美国通过政府强加杠杆保住了民间的就业和消费,但这些“借贷”在未来是必然付出代价的,美国政府也是明白的。

  • 再看看,全球的跨国巨头大多为美国企业,跨国企业们通过转移资产到低税率国家合法避税,损失最大的自然都是美国政府。美国财长耶伦几个月前就在公开表示,要联合各国共同制定全球最低税率。

在G7会议上,美国也是煞费苦心,为了换取盟友的合作,竟然同意让盟国对美国利润率10%以上的大型科技企业,其海外营业利润将被各国课税20%。

这些国际型企业包括像是Apple、Google、Facebook、Amazon等企业将都会是首当其冲,这也是其他盟友同意方案的直接原因。
  • 其实,许多“避税天堂”未来将不复繁荣,为了避免本国税基逃离,G7在之后必然会出台一系列更严格的限制措施。

跨国企业利用各地税率差异,将高税率地区的利润转移到低税率地区避税,科技巨企迅速扩张后,这种现象更受关注。

  • 如今,G7除了支持制定全球最低企业税率之外,还提出要跨国企业在销售产品或服务的国家缴税,而不是申报利润的地方,随后改革方案将会交到二十国集团(G20)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讨论通过。

要我看,其实这就是新时代的“广场协议”,只不过,这回没有日本、德国这样的“软柿子”捏,所以只能拿跨国公司和避税小国开刀。

我们可以看看看G5主导的广场协议:1985年9月22日,美国、日本、联邦德国、法国及英国的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简称G5)在纽约广场饭店举行会议,达成五国政府联合干预外汇市场,诱导美元对主要货币的汇率有秩序地贬值,以解决美国巨额贸易赤字问题的协议。因协议在广场饭店签署,故该协议又被称为“广场协议”。
  • 简单来说,就是美国已经被你日本以及德国搞得没钱了,现在G5开会,你卖的东西涨涨价吧。当时日本为啥会答应?因为经济心态认为,日元升值,虽然卖得少了,但“日元走强”听起来就像是国家走强一样,可结果咱们都知道了。

而这回G7联合搞的全球税改,主要原因还是财政问题,疫情导致欧美诸国财政揭不开,发动印钞机疯狂印钱等于是饮鸩止渴,那就只能找人收割一波。割谁?最好的对象当然是中国,和日本一样,要求人民币升值,美元贬值。可中国确实不是日本,哪怕是G7联合起来,也撼不动。

  • 既然想割中国没门,只能拿全球化公司开刀,打击避税天堂。但我们应该看到:避税天堂也不是谁都能做的,像新加坡、爱尔兰、比利时、瑞士等低税区,别看体量小,其实是拜登真正的“价值观联盟”成员,这回要从它们身上薅羊毛,那可真是一出好戏。

为啥是这样呢?因为避税天堂也不是谁都能做的,非洲有些小国,说你到我这儿,给你开1%的税,大公司会去吗?不去,因为欧美大公司需要这地方的会计、金融方面的透明、公正、专业,制度上也符合西方价值观的审美标准,可见被薅羊毛都是无力反抗的。

  • 所以,这回要是有人说,征全球税会是伤害了“第三世界穷国”,那纯粹就是搅混水,完全不可能的。
当媒体问到美国如何确保让中国等全球至少135个国家通过这个“统一税率协议”时,耶伦的回复是:“其实我们不需要他们通过!”因为美国所谓的惩治方案,就是“未及税率支付规则”,对于不接受15%最低企业税的国家,将对该国企业进行惩罚性加税。

什么意思呢?就是美国不需要中国等其它国家同意15%最低税率,只要美国认定相关国家进行了税收补贴来吸引跨国公司,美国就可以通过向美国的中国企业加收税收,把这一切“弥补回来”。

  • 也就是说,与美国这套“全球税收计划”硬顶的结果,就是中国对美国跨国企业用低税收来吸引,可是美国却在此基础上,会从中国企业身上多收税来弥补。

可见,要是我们硬顶“全球税收协议”,就是不是正确的斗争手段。不过一旦我们在未来的5到10年,经济体量超过美国,这个“全球税收协议”对我们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其实是有利的。从长远来看,它是个好东西,只是现阶段,美国单独主导下,是个坏东西。那我们应该如何博弈呢?

  • 这次美国纠集G7集团,制定全球统一税率,是为了固定全球跨国垄断财团的格局,锁死发展中国家的产业链地位。其实我们应对策略也是可以同意“全球财税计划”,只要方案能够针对不同国家的国情与发展阶段,允许更加灵活而不是更加强制的一致性协议。

比如10年前的“全球气候峰会”,我们经历了2010年联合发展中国家,硬顶西方强国的不公平方案,到2015年,中美两国共同引领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达成协议,再到2020年,中国主动宣布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向全球输出清洁能源产品,也就是用10年时间,将“碳减排”这个锁死发展中国家的“锁喉功”变成有利于我国新能源产业扩张的排云掌。

和“全球碳减排”一样,“全球统一税率,封杀避税天堂”对5~10年后的中国来说,同样可以避免资本的逃离与产业向低税率国家转移。可见,只要我们能够联合发展中国家,喊破“发达国家先发展,维护垄断锁死发展中国家”的图谋,提出弹性方案。

  • 在未来几年,没有经济危机与通胀危机的中国,对“全球税收协议”并不迫切,反而可以成为与欧美强国博弈的一张牌。3~5年后,中美GDP基本持平,一些卡脖子领域的资本与技术转移完成后,中美两国可以共同推出“全球税收协议”,而这几年,我们已经在博弈中拿到了足够的利益。

  • 总的来看,它所传达的明确信号,一是美国确实缺钱了,都到了要对本国大财团动手的地步,要知道,以往的美国政府可都是要讨好这些财团的。另外,美国也在拉拢欧盟,缓和欧美关系。这则协议实际上可以看成是美国在给欧盟画饼,表面上看,如果这则协议执行的话,美国会分出不少利润给欧盟。但是,这则协议从提出到最终执行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