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丘这个小山村里藏着“八景”,你听说过吗?

2021-06-13 20:29:57 章丘新闻中心

村庄名片西山村位于章丘长白山下,地处济南、淄博、滨州三界交接地段,相传始建于明朝,有500多年的樱桃和桑葚种植历史,以盛产中华小樱桃和“江米桑葚”闻名。不仅如此,这里还有古柏、古井、古庙、古桥等自然和人文景观,文化底蕴深厚。小山村,秀外慧中,充满诗情画意,每年吸引众多游客纷至沓来。

看山望水:小村有“八景”

初夏时节,走进西山村,满眼苍翠,绿树成荫,鲜花盛开,群蝶飞舞。小村地处峡谷,房屋依山势而建,村内多是羊肠小道,最宽处不过三米,勉强通过一辆轿车。

山村虽小,却有“八景”,有诗曰:“村庙岿然藏遗篇,龙湾刻石隐尼庵。老人石兀悬崖顶,古柏傲挺虬刺天。鹰嘴泉沨拨琵琶,老虎洞冥悚魂断。对松桥缠游子梦,柳树古井映月弯。”

村中央有棵千年古柏树,盘根错节,苍翠挺拔。相传,明朝初年西山三大姓氏的先人从山西迁来寻找落脚之处,恰逢阴雨而在柏树下避淋歇息,后在此定居繁衍而成西山村,这棵千年古柏也成为西山的“镇村之宝”。古柏树干巨大,要三人才能合抱,树干岔出七个分枝弯曲四阔,梢头似虬角直插云天,底部坦露着的根系诉说着它历经风雨的沧桑。几百年来,村民世世代代保护古树,将折枝摘叶视为禁忌,更不让孩童们爬上爬下,只允许观赏抚摸,如此以来古树才能年年枝繁叶茂,历经千年傲立世人面前。

有村的地方必有井。 西山村的古井距今已有600年历史,据说西山村三大姓氏先人迁徙至此之前就有此井。 当时古井东北侧有棵大柳树,枝繁叶茂,垂下的枝条可以盖住井口,故得名“柳树古井”。 井水为山体渗透过滤的山泉水,甘甜可口,常年不竭,二十年前还是全村600多名居民的直饮水源,一天到晚扁担声吱悠吱悠。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遇到大旱年份,村民就组织淘井,很多70岁以上的老人也都有记忆。 目前井深约八米,水面距离井口约一米,一到雨天泉水就会溢出,沿着石桥下的水沟形成涓涓溪流。

古桥历史久远,年代已不可考。 原来古桥东西两侧各有一棵松树,树干粗壮,对称生长,枝条在上空纠缠,仿佛一对长相厮守的恋人,所以命名为“对松桥”。 据说盛夏的夜晚对松桥最有诗情: 月光皎洁,小桥独立,清风徐来,松影荡漾……很多早年间“闯关东”的乡民念念不忘对松桥,在给家乡人的信中曾作“对松桥万丈高,西山水忘不了”的打油诗以记之。

村外的山坡也是块风景奇特的宝地,有明正德年间石刻、有状如老妪的怪石、还有老虎洞、鹰嘴泉等众多人文和自然景观,造型奇特优美,背后牵出的故事耐人寻味,寄托了先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生态产品打“call”:

“吃干榨尽”小浆果

走进西山村,路边常见卖樱桃和桑葚的老妈妈,她们三五成群坐在墙根下,面前摆着柳提篮,里面盛满晶莹剔透的浆果,每当游客路过,她们总会捧起一把,让大伙尝鲜。游客多时,不过晌午就见底了,游客不多,她们就喝热茶,聊着家人琐事,悠闲地度过一天。

“斜日庭前风袅袅,碧油千片漏红珠。”西山村是一个有着500多年樱桃种植历史的小村,以小樱桃居多。这里房前屋后,田间地头都长满了樱桃树。“村在樱桃环抱中,樱桃花开屋檐下”正是西山樱桃的真实写照。这里的樱桃树很“长寿”,有不少树龄在六七十年,山顶还有几颗近百岁的老樱桃树,每年都能结出酸甜的果实。

在樱桃树林中的,还夹杂着桑葚树。 其中以“江米桑葚”最具特色。 这种白桑葚形如蚕茧,比紫桑葚更甜,也更早熟,等白桑葚摘完了,紫桑葚才熟透,村民们往往从五月中旬开始采摘,一直忙到六月底。

早先,定居到这里的村民,都依靠这些浆果养家糊口。 每当小满时节,漫山遍野硕果累累,一簇簇的樱桃和桑葚挂满枝头,新鲜的浆果一经采摘,就被小商贩运到临近的周村和章丘集市。

75 岁的徐盛春,种植樱桃有四十多年。 “本地樱桃虽然好吃,甜度够,但不易储存,成熟后最多两天就变质了。 ”徐盛春说。 十五年前,他开始引进嫁接“黄蜜”大樱桃,目前已经栽种50多棵,按照当前市场价20元一斤,一年收入将近万元。

大樱桃易储存,产量高,迅速走俏市场,小樱桃则受到大家冷落。 可祖祖辈辈种了上百年,看着小樱桃烂在地里,大家心里自然割舍不下。

这两年,在街道的帮助下,徐盛春开始转变思路,酿起了樱桃酒,晒起了桑葚茶。樱桃酒美容养颜,桑葚茶护肝明目,这些土特产一经推出,就火爆了章丘市民的朋友圈,不少游客专程驱车前来品尝这些“养生产品”。百年老树“发新枝”,昔日没落的小樱桃也逐渐成为了富民增收的“金果果”。

去年5月15日,普集街道宣传办、旅游办联合策划举办“群‘樱’荟萃打卡西山”文明实践活动,学生和老师们来这里游玩学习,看风景、品美食,听故事。 如今西山村已是名扬章丘、周村、淄川等地市老年团和写生、摄影爱好者的圈子,每到假期,游客络绎不绝,人们陶醉于它的诗情画意,青山秀水,也带着这些土特产品走出大山,摆上了市民餐桌。

舌尖上的乡村:

“土鹅蛋”成了“金招牌”

“咕咕,喔喔”,中午时分,村民徐大娘拿着簸箩走进鹅圈,大白鹅听见叫唤,扭着肥硕的身躯,齐刷刷奔过来。趁着大鹅吃着正香,徐大娘悄悄把手伸进草窝,一摸,好家伙,五个光溜溜的大鹅蛋,还带着余温。

“你对它们好,它们也对你好。”徐大娘说,“别看鹅凶,可它们吃饭不挑剔,一日三餐,都是路边野菜,馋了就吃桑葚和樱桃,两三天就能下一个蛋。”

徐大娘养了五只鹅,当中有只十二斤的大鹅,一年产了120多个蛋。这两年,随着乡村旅游的发展,村里来的游客多了,鹅蛋价格也跟着水涨船高,从4元一个,到6元一个,再贵也不够卖。

“有的游客刚进村,就让俺先把鹅蛋蒸好,等爬山回来再热热吃,临走还要带着一筐,分给亲戚朋友。”徐大娘笑着对记者说。

去年,村里建起了民宿和农家乐餐厅,大伙儿琢磨,咱能否让游客吃出新花样?徐大娘想起了山坡上的野槐花,院墙下的香椿芽。剁碎掺入葱姜蒜,再磕上两个“土鹅蛋”,拌入猪油一煎,香气扑鼻,邻家都馋的上门打听。

槐花炒鹅蛋、椿芽炒鹅蛋,如今成了农家乐的招牌菜,它们留住了游客们的胃,更留住了游客们的心。

微信改版啦

标星+置顶章丘融媒

才能天天跟小编见面哟

▍免责声明:我们尊重原创。此内容整理自“济南日报”,如有侵犯,请联系删除。

提示:长按指纹,识别二维码,即可关注哦!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