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JT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刘某某单位受贿罪、受贿罪案

2021-06-13 17:04:52 爱与感恩

2013年至2019年期间,刘某某在担任常德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以下简称发改委)农村产业发展指导中心主任、文旅投公司董事长、常德市JT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建投公司)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建筑承建商刘某1、张某1、龚某1、刘某2、吴某1、林某、龚某2等人谋取利益,并单独或伙同他人收受以上人员所送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约802.4937万元、美元2万元、港币16万元,其中收受的人民币中有155万元属于未遂。

2014年至2018年,为将常德市桃花源景区打造成5A景区,经桃花源管委会批准,文旅投公司发包了大量的工程建设项目。建筑承建商龚某1、张某1、刘某2、黄某3等人先后从市文旅投公司承接了工程项目。2015年至2018年,文旅投公司为了解决单位账外开支资金,经文旅投公司时任党委书记、董事长的刘某某决定,文旅投公司先后多次找龚某1、张某1、刘某2、黄某3索要人民币共计310.688万元。

2019年11月26日,刘某某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以上犯罪事实,积极配合调查机关退缴大部分赃款。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单位文旅投公司作为国有企业,为解决单位账外开支资金索取他人人民币310.688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单位受贿罪,刘某某作为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其行为亦构成单位受贿罪。同时,刘某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受贿罪。本案刘某某收受刘某2的财物中有155万元人民币系犯罪未遂;刘某某涉嫌的受贿罪中有部分系共同犯罪,刘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刘某某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被告单位文旅投公司及刘某某均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对指控的犯罪没有异议,愿意接受刑事处罚,建议对被告单位文旅投公司犯单位受贿罪,判处罚金50万元,对刘某某犯单位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二个月,并处罚金80万元,数罪并罚合并执行后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80万元。

被告单位文旅投公司及刘某某对指控事实、罪名及量刑建议没有异议且签字具结,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刘某某的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刘某某犯受贿罪、单位受贿罪的罪名不持异议,但就刘某某受贿数额及从轻、减轻处罚等量刑问题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1.指控刘某某收受张某1人民币50万元的事实,证人证言与被告人供述之间存在诸多矛盾,且涉案资金来源和资金去向不明,公诉机关指控此笔受贿金额没有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其指控存在合理怀疑,不能认定;

2.起诉书指控刘某某收受龚某1130万元实为龚某1送给高某1,由高某1实际占有和使用,高某1不是为刘某某代收上述款项,不应认定;

3.指控刘某某收受刘某2、吴某1200万元,黄某3与刘某2、吴某1二人彼此之间不认识,刘、吴二人将各自所借100万元直接汇入黄某3银行账户上,刘某某直至本案案发都没有占有和控制此款,只是代替刘、吴二人保管借款人黄某3出具的《借条》,这一保管借条的行为并不能认定刘某某收受其贿赂,虽然刘某某在口供中多次表示有占有该200万想法,吴某1、刘某2也表示是将该款是送给刘某某,但这都是其主观上的想法,客观上刘某某并没有占有该200万的行为,该200万借款债权依然属于吴某1、刘某2二人,依据我国刑法规定的主客观相一致原则,不应认定;

4.指控刘某某通过刘某2给“关系密切人”谋取利益200万元,其中155万元未遂,依据我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之一规定:国家工作人员的关系密切的人,通过该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或者利用该国家工作人员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请托人财物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较重情节的,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该罪的犯罪主体属于国家工作人员的关系密切人,并非国家工作人员本人,结合本案,其犯罪主体应当是“关系密切人”,而不是刘某某,依法不予认定;

5.龚某1支付文旅投公司110万元中的60万元不应认定为单位受贿,文旅投公司没有实际占有上述60万元,且收受龚某1的60万元是应桃花源财政分局和桃花源征拆办的请求而代收,其主观故意不明确;

6.刘某某具有自首情节,请求减轻量刑,2019年11月26日上午9时,刘某某自动投案,公诉机关指控刘某某收受他人贿赂的案件线索,均在监察机关对刘某某立案之后掌握,公诉机关没有提交监察机关在立案之前掌握刘某某犯罪线索的证据,刘某某在接受调查期间,如实交代了组织上没有掌握的全部犯罪事实,因此,刘某某自动到监察机关接受谈话,主动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应当认定为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7.刘某某在纪监委调查阶段退缴绝大部分赃款,并主动提前缴清罚金,请求从轻量刑;

8.刘某某真诚悔罪,并自愿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建议从宽量刑。

2021年5月24日,湖南省津市市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法院认为,被告单位文旅投公司作为国有企业,为解决单位账外开支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情节严重,构成单位受贿罪,刘某某作为该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其行为亦构成单位受贿罪;刘某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构成受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及主要犯罪事实成立。

其中收受刘某2的200万元中155万元因案发而未给付,属犯罪未遂,可以从轻处罚;刘某某到案后,在留置期间,如实供述组织上已掌握的犯罪事实,主动交代组织上尚未掌握的部分犯罪事实,属坦白,其真诚悔罪并自愿认罪认罚、积极退赃,结合本案犯罪事实,决定对其从轻处罚。被告单位文旅投公司当庭承认犯罪事实,并自愿认罪认罚,结合本案单位犯罪事实,决定对其从轻处罚。刘某某犯数罪,应数罪并罚;刘某某个人受贿犯罪中有部分是共同犯罪,刘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单位文旅投公司及刘某某的违法所得依法应当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关于刘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的刘某某收受天鹰公司董事长张某150万元,缺乏完整的证据锁链,不能认定的辩护意见。经查,刘某某的多次口供与张某1的多次陈述,对行贿、受贿的数额、主要情节的描述是基本一致的,刘某某也当庭予以承认,至于替刘某某保管赃款的陈某1对赃款去向交代不清,这属于赃款的处置问题,并不能因此而否定刘某某收受张某150万元的犯罪事实,认定这一犯罪事实的证据充分。上述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信。

关于刘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的刘某某收受龚某1274.2087万元中的130万元不应认定的辩护意见。经查,刘某某为谋求所谓政治前途,2015年至2018年,每年春节期间均由高某1带其给某领导拜年,加之高某1参与过给文旅投公司融资,但并未承接到相关项目,刘某某便想通过给高某1承接书院路项目的方法给予其好处,但考虑该项目为隧道工程,工程难度大,经与高某1商量,将该项目转由龚某1承接,由龚某1按工程款的8%给予高某1工程转让费,实际上高某1并未与文旅投公司签订承包合同,龚某1考虑到刘某某过去在工程承包上给予过帮助,将来还需刘某某的支持,这次虽按刘某某的安排给他人支付8%,实际上也就是为感谢刘某某而给予刘某某钱,遂予应允。其后,龚某1分两次给高某1130万元,并将给付高某1130万元的事实告知刘某某,刘某某予以认可。

以上事实,刘某某当庭认罪,龚某1、高某1的证言亦可印证,该130万元实质上就是龚某1为感谢刘某某所提供的帮助而给予刘某某的贿赂,按刘某某的安排,由龚某1直接支付给了高某1,这是刘某某对受贿赃款的一种处置方式。因此,上述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信。

关于刘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的指控刘某某收受刘某2、吴某1各100万元,违反罪刑法定和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不应认定的辩护意见。

经查,当黄某3找刘某某借钱时,刘某某想到刘某2、吴某1从文旅投承包工程,多次表示要感谢他,他想试探二人是否真心感谢他,便将借款之事告知二人,二人当即应允,并按刘某某提供的黄某3的账户将钱汇了过去,刘某某多次交代主观上是想占有这200万元,刘某2、吴某1也多次对刘某某表示钱是送给他的,随他处置,只不过刘某某为了“避嫌”,要黄某3将借条打给了刘某2、吴某1,正如黄某3所陈述,他借200万元只认刘某某,还钱他只会还给刘某某,刘某2、吴某1两人也认为,他们并不是借钱给黄某3,而是为感谢刘某某对他们的照顾送钱给刘某某,至于刘某某怎么处理这笔钱他们不管,刘某某要他们交给谁他们就交给谁。刘某某自己掌管了黄某3出具给刘某2、吴某1的借条,应视为已实际掌控了该200万元。辩护人所述违反罪刑法定和主客观相一致的辩护意见,与案件事实不符,不予采信。

关于刘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的指控刘某某收受刘某2206.126万元中的200万元没有法律依据,不应认定的辩护意见。经查,该笔受贿200万元,为刘某某、刘某8的共同犯罪,公诉机关在指控中将刘某8表述为“关系密切人”,而辩护人认为“关系密切的人”只体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之一中,而该条款中的犯罪主体是与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的人”,因此,收受该200万元的犯罪主体是“关系密切人”刘某8,而非刘某某。法院认为,起诉书指控的内容为“刘某某……,为了帮助其关系密切人谋取利益……”公诉机关将刘某8表述为“关系密切人”不够准确,应表示为“特定关系人”,但公诉机关也仅仅只是为了表明刘某8与刘某某之间的一种情人关系,使用“关系密切人”一词并不必然引起适用《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之一条款的后果,也并不必然导致本起犯罪的主体发生变化,辩护人的这一辩护观点,不予采信。

刘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的单位犯罪中文旅投公司收受龚某1110万中的60万元不应认定的辩护意见。经查,文旅投公司收受龚某1110万元,其中50万元支付给了桃花源财政分局,10万元支付给了桃花源征拆办,这属于文旅投公司对受贿赃款的处置,并不影响受贿罪的构成。辩护人的这一辩护意见,不予采信。

刘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的刘某某具有自首情节,请求减轻量刑的辩护意见。经查,早在2019年6月,常德市纪监委就掌握了刘某某担任董事长的文旅投公司收受贿赂的犯罪线索,其后于2019年11月26日决定对刘某某予以立案调查,刘某某主动投案后,当日并未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被常德纪监委决定留置,期间,组织掌握了刘某某个人收受贿赂的6笔犯罪线索后,刘某某再予以了交代,仅有1笔,即收受刘某2、吴某1200万元,为刘某某主动交代后组织调查核实,且与其他受贿为同种犯罪,依法不能按自首论处,但可认定为坦白。辩护人的这一辩护观点,不予采纳。

刘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的刘某某主动退缴赃款、真诚悔罪、自愿认罪认罚、提前预缴罚金等等,建议从轻从宽量刑的辩护意见,符合案件事实和法律规定,予以采纳。

公诉机关建议对被告单位文旅投公司犯单位受贿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对刘某某犯单位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数罪并罚后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的量刑意见,其中刘某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二个月,与犯单位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年五个月的量刑意见不当,法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七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二百零一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十九条之规定,经法院审判委员会研究,判决:

一、被告单位常德市文化旅游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犯单位受贿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二、刘某某犯单位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数罪并罚,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

三、被告单位常德市文化旅游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违法所得人民币三百一十万六千八百八十元,刘某某违法所得人民币六百七十五万六千九百三十七元(美元、港币均已折算为人民币),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