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涨40斤,破产、闹离婚,他到底经历什么?

2021-06-13 09:34:02 伊姐看电影

文 | 伊姐(周桂伊)小星

“各就各位……”

随后砰地一声枪响,大家迅速起身,开始在赛道上疾驰。

四周的加油声此起彼伏,赛道上的人们咬紧牙关奋力向前。

“反超,冲刺”,他左腿一个大跨步,越过了终点线,“赢了”。

他张开了嘴,激动地喊着,一瞬间全场沸腾,掌声、欢呼声传遍每个角落。

昨天新上映的电影超越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那是2009年一场全球性的百米短跑比赛,热血澎湃,斗志激昂。

片段里那个身着红色运动服,如闪电般飞驰的男人,就是电影的男主,一位新晋百米短跑新星:郝超越(郑恺 饰),浑身散发着一股拼劲儿。

怎么看都是典型体育题材电影的既视感,所以,起初我基本就把它当作体育片在看。

随后,时光流转到了2019年。

相似的赛场,熟悉的氛围,但赛道上冲刺的不是郝超越,而是正值巅峰的运动员吴添翼(李昀锐 饰),他成功夺得了冠军奖杯。

镜头一转,是郝超越,他嘴里叼着烟,假装不经意地关掉了正在直播着比赛的电视机。

他不再是之前的模样:大腹便便,金手表,头发梳得油光瓦亮,而且家庭和事业似乎都并不如意。

看到这里,心里一边会好奇:他到底经历什么变成了这样?

一边随着剧情发展,看到新一代冠军吴添翼荣归故乡,特意来找他时,开始不自觉地猜测——按照体育片一贯的套路,接下来的故事大概就是在师弟也是他“迷弟”的吴添翼的鼓舞下,郝超越经历波折又重新站起来,最终再次获得了昔日的荣光。

但是,接着看下去,我发现我错了。

在经历了受挫、彷徨、挣扎之后,在电影里,我们并没有明确看到郝超越获得“必然”的胜利,而这也就是《超越》最让人惊喜,又意外好看的地方——

体育不过是一个切入点,在体育的外壳下,我们看到的是人性,是现实的人生。

曾经,郝超越是第一次参加全国比赛就追平了亚洲百米纪录的种子选手。

刚刚18岁,已经夺下了很多枚金牌。


他们一帮队友,日常打打闹闹,同时每天也刻苦训练。

尤其是极具天赋的郝超越和吴添翼,日常竞争向前彼此激励着,为了梦想,为了在各种比赛中不断超越。

在意气风发的当年,他和吴添翼曾一起躺在赛道的起点,分享着自己的经验:

短跑最大的魅力是,当你望向一百米的终点,全世界只剩下你自己。盯紧它,冲向它。

“终点之前是训练,是汗水,是努力。”

吴添翼问:那终点之后是什么?

他们没有得出答案。后来的观影中,这个问题也不断地出现。

所以,终点之后到底是什么呢?

当时的他们虽然一个沉默,一个说了句“我tm怎么知道”,但或许,在脑海里是浮现出一些东西的,比如:鲜花、掌声,一个又一个比这些更荣耀更巅峰的时刻。

但《超越》并没有按这个套路走,而是将视角转向了现实——

谁也没想到,在终点之后,是每一个人都无法避开的平凡且艰难的生活。

在攀上巅峰后,郝超越选择退役,回到故乡:“只是换个跑道,你看人家李宁,在商场也能拼出个冠军嘛。”

他兴致勃勃地开了公司,做起生意。只是,一切并没有那么顺遂,甚至有些落魄。曾厚着脸皮挤着笑脸站在大雨里,挨个给老板们打电话,想要努力挽救一下局面,但都没有成功。

短短十年间,他生意失败公司破产,欠了一屁股债,不得不变卖房产,还近乎妻离子散。

正如在电影中饰演牛铁驹的李晨在采访时所说:“因为年轻的时候人们都会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但是往往他会发现,现实生活能够给予你的幸运并没有那么多。”

也像电影里饰演张奔驰的曹炳琨说的,“你的初衷跟你现在所做的事业(相悖),没办法这是为了生活所迫。”

即便曾经幸运如‍郝超越,集天赋、机遇‍‍‍、努力于一身,但最终因为身体、年龄等各种因素的限制,也不得‍不开始面对高光逝去后归于平淡的生活。

这些无论是谁,都无可避免。

曾经和郝超越一起为梦想拼搏过的伙伴们也一样——

大师兄张奔驰因伤退役,早早就开始放下尊严讨生活;



曾经全省跆拳道冠军谢小芳(张蓝心 饰)每天开黑车拉货,还经常被郝超越拖欠钱款;

擅长举铁的牛铁驹,开了健身房,无奈生意惨淡,于是开始教阿姨们跳广场舞维持生计。‍

即便是现在在体育界正当红的吴添翼也有自己的苦恼、迷茫、挣扎和痛苦,要不要继续,一切未定。

这里必须要提的是,电影《超越》在演员选角上真的非常用心。

像张蓝心,本身就是从国家队出来的,拿过跆拳道全国冠军,不管是整体气场和感觉,还是几次抬脚踢腿的动作‍,就是那个味儿‍。

其中,最让我惊喜还是郑恺,相比之前,他在表演上又带来了很大的突破。

为了更好地从各方面呈现出郝超越的运动员姿态,他花了半年时间在田径场,系统学习跑步,做了大量仰卧起坐、战绳、抓举等体能、技能训练。

剧组还专门请来了男子60米、100米亚洲纪录保持者苏炳添,针对技术要点,进行亲身指导和示范。

经过各种努力,郑恺最终练出八块腹肌,体脂率降到9%,百米成绩提高了一秒钟。

郝超越,年轻时是矫健的运动员,之后又是有点油腻的中年大叔。

为诠释好退役后臃肿的中年状态,他强迫自己大量进食,用两个月的时间,增重40斤。‍‍‍


郝超越从青年到中年的变化,不仅仅只是身材上的差异。

郑恺还用了很多小细节来呈现:比如一个油腻的发型,大金链子金手表,甚至是留长的左手小指的指甲。

当他出现在屏幕里时,你完全相信了,他就是那个有点落寞、有点丧气的被生活摩擦过无数次的中年郝超越。

为了生活,他找到了多年不联系,一直把自己视为榜样的学弟吴添翼。

从起初假装自己春风得意,到后来,手里紧紧攥着合同,低着头在吴添翼面前跪了下去。

“兄弟,我给你磕个头,好吧。”

郑恺把很多细节诠释得非常细腻到位,好几个情景都戳到了我。

那些曾经视如珍宝,只可远观,绝对不允许别人碰一下的奖牌,如今也成了拉拢客户的工具,“我给你全部打包带走”。

尤其是看见他笑嘻嘻把自己的奖牌一个一个挂到身边那些老板脖子上时,那一幕太揪心了,仿佛看到的是他为了生活,把自己一点点撕碎,跪舔着送给别人。

当曾经的伙伴们再次聚在一起,郝超越说:“兄弟,回不去了”,仿佛酒杯一碰只剩‍梦想支离破碎‍的声音。‍‍‍‍‍‍‍


难道高光之后,回归平淡生活,注定只有悲惨吗?

当然不!


生活虽苦,每个人都不容易。但是《超越》没有一味地苦情、贩卖焦虑,它让我们看到——

其实,回归平淡生活不可怕,可怕的是忘记了心中的爱,从而迷失了方向。

跑步,是郝超越的真实所爱。

盯紧它,冲向它,是他的精神,是他前行的能量。

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郝超越都刻意避开了自己所爱:短跑,甚至不让自己的儿子参加跑步活动,只是为了生活而生活。

6月6日,在伊姐观影团组织的提前观影场,现场观众里一位退役职业运动员,让我印象特别深刻。

看完电影,他感伤地说,“我败给了时间。”

我跟他说,没事的,不仅是运动员,我们每个人最后都会败给时间。

命运从来不是赛道,没有对手,没有终点。如果一定要说,大概唯一的对手就是我们自己。

祝福每个奔跑的你在路途中都不要忘记内心真正所爱,带着爱,和《超越》一起跑起来,别停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