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包养3年后,老公却爱我入骨

2021-06-12 22:34:40 深情供你饮

0

1

严莉是个女老板。

因为是临海小城,她开了一家海鲜酒楼,生意很好,在当地也算小有名气,还上过几次报纸,但是关于她本人的风评却不太好,所以32岁了,还单着。

倒不是嫁不出去,只是她不愿意。

关于严莉的话题,最多的还是她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她7年前开的这家酒楼,少说也要投资百八十万,她家在小镇上,父母在街边开了一辈子的包子店,哪来这么多钱?

有人说,她被一个老男人包养过,也有人说,她表面开酒楼,私底下干见不得人的。

对于这些谣言,严莉早已经不在乎了,现在她只想怎么开分店,把酒楼往大城市发展,只不过,每次听到关于老男人的传言,她还是会忍不住恍惚一下。

因为所有的谣言里,只有这个有一半是真的。

严莉的人生里,只爱过两个男人。

0

2

先说说那个老男人,他叫老何。

严莉是大学毕业时,认识的老何,他比严莉大了15岁,但看起来也就30出头,他是她的老板,而她是唯一的员工。

老何刚开一家很小的广告公司,利用之前在电视台的人脉,做做新闻业务,只需要一个编辑帮他写点东西。

严莉是第一个来面试的应届生,他留下了她。

渐渐的,严莉知道,他读的是名校,以前在北京有很好的工作,娶了个北京媳妇儿,在北京买了房子,后来因为性格问题离婚了,之后10岁的儿子跟前妻定居在北京,偶尔会通通电话,或者飞去北京看儿子。

老何很瘦,也很挺拔,这个年纪保持这样的身材,实属难得,最重要的是,他很关照严莉,她没什么工作经验,他会仔细教她,她犯了错,他也不会责备,只说,下次要注意。

如此一个男人,对刚毕业的严莉来说,是致命的诱惑。

两人朝夕相处,就连有时候周末,严莉都要跟着老何去采访,他会贴心地开车到她的楼下来接,因为他说,年轻女孩子都爱睡懒觉,让她多睡会儿。

严莉不知不觉就动了心。

0

3

这是严莉,第一次真正地爱上一个人。

22岁的严莉,清新得像一朵花,老何也不过是个单身男人,她的心意,他很快就明了。

没有人表白,两人越走越近,就这样在一起了。

老何认真地跟她说:“你才22岁,如果将来你喜欢上了别人,我也不怪你,只管放心大胆地离开我。”

严莉正爱得热烈,被他感动得一塌糊涂。

她说,“我不会爱上别人了。我只爱你。”

老何笑笑,“你的人生还长着呢。”

严莉爱得满满当当,有时候走出去,别人一眼就看出来,他们是一对儿,老何就让她稍微收敛点,毕竟还要工作。

严莉理解他的顾虑,他们的工作范围,都是他的人脉圈。

他不想让人家知道,他在和一个年纪这么小的下属谈恋爱。

第二年,老何又招了一个设计师,两个人的小公司,成了三个人,第三年时,老何的公司,已经有8个人了。

严莉负责管理公司,老何在外谈生意。

日子美好,两人感情也一直很好,严莉悄悄幻想过无数次,将来嫁给老何的情景,可是老何却突然说了分手。

0

4

春节,老何去了一趟北京。

回来后,他就变了,先是解散了公司,后来是跟严莉提了分手。

原因是,为了儿子,他决定跟前妻复婚,他也会回北京工作,分手是唯一的选择。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严莉不敢相信。

可是老何去意已决,并且没有给严莉挽留的机会,就回了北京。

因为老何说过,还没结婚不要同居,尤其是跟他这个年纪的男人,对女孩子名声不好,所以,她只偶尔来他的住处,自己一直住在租的房子里。

老何换了号码,所有的社交平台也都拉黑了她,严莉躺在出租房里,整整一个礼拜,行尸走肉,失魂落魄,暴瘦了10斤,整个人像个纸片。

她终于意识到老何不会回来了。

一个月后,她决定回老家疗伤,当她收拾行李时,才发现空着的行李箱里放一张银行卡,还有一张字条。

老何说:“我没有别的意思,这是三年来的全部盈利,知道不足以换你三年的感情。可是对不起,祝你幸福。”

严莉看着这张字条泪流满面,甚至想过去北京找他,但是北京那么大,她去哪里找呢。

回老家之前,严莉才去看了一下,卡里有整整90万。

她用三年的感情,换了这90万。

可是,她宁愿不要,在她眼里,她跟老何不过是一场最正常的恋爱而已,给了钱,性质好像就变了。

可是老何就这样消失了,她还也没地方还了。

这些年,她一直确定的是,老何有爱过她。

0

5

回去后,严莉在家沉寂了几个月后,去县城开了海鲜酒楼。

父母问她钱从哪里来的,她只说,是贷款的,或者跟朋友借的,反正她要赚钱,赚很多钱,将来如果能见到老何,她会让他另眼相看。

可惜,她再也不会见到他了。

他像她人生里的过客,消失在茫茫人海。

遇见丁桥,是严莉开酒楼的第二年了。

丁桥没读过大学,18岁出门打工,学的是厨师,染着一头黄头发,手臂上还纹了一只像狗又像龙的文身。

严莉觉得很恶心,但是当时实在缺人,她就留下了他。

严莉虽然每天都会去酒楼,但很少到后厨去。

所以,后来整整一年里,严莉跟丁桥都没怎么说过话,直到有天,酒楼要上报纸做推广,需要严莉跟厨师一起拍个宣传照。

然而,整个后厨上得了台面的,也就只有年轻点儿的丁桥了。

严莉特地化妆打扮了一番,让丁桥也去收拾一下,结果一看丁桥,他穿着白色的厨师服,头发至少抹了一瓶发胶,头发一根根竖起来,像个刺猬。

严莉扑哧笑出来,拉着他去理发店吹了个造型。

拍宣传照时,严莉跟丁桥配合得很好,选照片的时候,摄影师说:“你俩还挺像情侣照的。”

严莉笑了笑,身旁的丁桥却忽然红了脸。

0

6

酒楼上了报纸后,生意直接爆了。

严莉也每天来店里帮忙了,从前人人都觉得她虽然大方,对员工也很客气,但不太容易亲近,现在才发现,其实她很爱笑。

严莉跟丁桥拍照之后,也熟悉了,后来又上了几次报纸,都是他们俩拍宣传照,来回的路上,两人也会聊聊天。

严莉才知道,丁桥比她小两岁,老家和她老家只有20分钟的车程。

丁桥大概也知道严莉不喜欢他的文身,每次都穿长袖挡起来,头发也剪短了,染成了黑色,就连厨师服都洗得干干净净,熨得整整齐齐。

当一个男人,在意一个女人怎么看自己的时候,那他绝对是动心了。

但是,他却不敢,她是这个酒楼的老板,他不过是个打工仔而已,酒楼一天的营业额,都快赶上他一个月工资了。

只不过,这一切严莉并不知道,她只是忽然觉得,丁桥比之前顺眼了。

酒楼开业三周年的时候,严莉在门口做活动,忽然有个女孩子,说是在报纸上看到丁桥的照片,特地跑来酒楼吃饭,还要跟丁桥合影。

严莉在一旁看着丁桥跟那个女孩合影,忽然觉得心里有点烦。

酒楼第四年,别的酒楼有人来挖丁桥,但是丁桥一口回绝了,严莉很高兴,主动给他涨了工资。

可是,丁桥在不久后还是提了辞职。

严莉很意外,特地约他出去聊天,问他为什么要走。

丁桥看了她一眼,低着头说,不想当厨师了,没前途。

严莉认真想了想,才叹了一口气说:“那,既然你决定了,我总不能不放人。不过,如果你回来,随时欢迎。”

可是丁桥说,“严姐,你放心,我不会去别的餐厅。”

严莉很想说,其实她不是怕他去别的餐厅,只是单纯地不希望他走,但是,她无法辩驳。

丁桥离职的第一天,严莉恍惚地走到酒楼,站在后厨出餐口时,忽然有些难过。

从跟老何分手,已经四年多了,她曾经以为这辈子都会对他恋恋不忘,可是如今,人心难敌时间的消磨,她甚至很少想起他来了。

曾经,她拼命赚钱,是想有一天他来找她时,她能帅气地把钱扔在他身上,再潇洒地转身离开。

但是现在,她不想了,不是舍不得钱,只是觉得没必要再见了。

0

7

丁桥走后,严莉有留意过他的动向。

他真的没去别的餐厅,但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她装作不经意地问过,丁桥只说,在尝试各种创业,至于到底做什么,他没说得很清楚。

丁桥说:“你还不放心我啊,严姐,我真的没做厨师了。”

严莉有点伤心,她只是想问问他的近况而已。

气氛到这里有点尴尬,两人都自动结束了对话。

接下来很久,严莉都没有再找过丁桥,但是逢年过节时严莉会收到丁桥的祝福。

2019年,严莉30岁了,父母开始操心她的婚事,但是到她这个阶段,找对象实在太难了。

年轻的没有钱,有钱的不年轻了,就这样一直拖着。

严莉却不着急,无所谓结不结婚,更不在意对方有没有钱,她想要的只是她喜欢,可是就是这么难。

加上那些谣言,连相亲的人都找不到合适的了。

严莉也不用在意父母催婚的事情了,只忙着发展事业,她想把酒楼做成连锁,拉投资,然后再发展到大城市去。

重逢丁桥,是在严莉30岁的尾巴上。

那天,夜风很大,严莉忙到酒楼关门大家都下班后,她才出来,刚裹着围巾走出来,就看见一个人站在门前的大榕树下。

她没当回事,刚要走,却听见熟悉的声音,叫了她的名字。

她反应了一下,才想起来这是谁的声音。

是丁桥,他剪了头发,穿着长风衣,比之前胖了一点,也成熟了一些,他在路灯下微微笑着。

严莉怔怔地说,“好久不见。”

丁桥说:“那个,我刚好路过。”

两人走到一处站着,刚聊了几句,严莉被父母的电话催着回家了,走之前,丁桥说了一句,明天见。

严莉只当是一句话别,没想到,第二天丁桥真的来了,而且是跟她谈生意。

原来丁桥尝试了很多创业都失败后,干脆开了一个洗碗公司,负责清洗餐厅酒楼的碗,没想到居然做成功了,现在已经承接了县城50%的洗碗业务,他的目标是,垄断这个市场。

这次,丁桥就是来谈生意的。

0

8

严莉理所当然地跟丁桥合作了。

每天,丁桥都会和工人一起来收碗,第二天再送来,还有认识丁桥的老员工,也会跟他热情地聊天。

严莉也开始每天出现在餐厅,两人在门口聊几句。

严莉说:“你都当老板了,怎么还亲自来送啊,不是有员工吗?”

没想到,丁桥说:“顺便来看看你啊。”

严莉脸忽然有些发热。

不久后是二月的情人节,餐厅忙到飞起,严莉忽然收到丁桥的微信,说感谢她的支持,要请她吃饭。

严莉也顾不上餐厅,立刻赶去赴约了。

两人吃着饭,丁桥忽然从桌子底下捧出一大束玫瑰花来,严莉傻眼了。

“这,这是什么意思?今天可不是个普通日子啊。”

这次,丁桥却没笑。

他忽然无比认真地说:“就是因为今天不普通啊。”

话音刚落,严莉就懂了他的意思。

“严莉。”

丁桥第一次叫她的名字,严莉注意到他的手,紧张到紧紧握着,指关节都泛白了。

“我喜欢你,很久了。从前我很自卑,总觉得你太遥远了,我一个小厨师配不上,但现在我有了底气,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陪在你身边。”

“还有,其实我不是负责这里50%的洗碗业务,是99.99%,你是我合作的最后一家。这样,我才有勇气来找你。”

“对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文身,你看我已经洗掉了,你都不知道洗文身有多疼……”

丁桥挽起袖子,一脸认真地给她看。

“总之,喜欢你这件事,是我的幸运。即使你不答应,我至少也成了可以站在你身边的朋友……”丁桥自嘲地笑了笑。

严莉已经被感动得红了眼眶。

“谁说我不答应了。”

说完,严莉抱住了丁桥的玫瑰花。

0

9

2020年12月14日,严莉嫁给了丁桥。

结婚前,严莉跟丁桥坦白了,关于她和老何那段过去,丁桥义愤填膺地说:“这就是正常的恋爱啊,谁再说这些事,我就骂死他!”

严莉特别感动。

有时候,严莉还是会想起老何,遥远的像上辈子的事。

其实,她是感激他的,如果没有他,她也不会遇见丁桥。他给她的那笔钱,对她来说是巨款,让她上了新的台阶,但对他来说,也许不过是九牛一毛。

人生海海,长路迢迢,有的人一离开,就是一辈子。

但有的人离开后,会回来。

其实,丁桥从来就没有真的离开过严莉,他经常开着他的面包车从她的餐厅前经过,无数次看见她的背影,还好,他的努力有了回报。

从今往后,他都会陪在她身边。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